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越世子妃帶球跑》侯夫人牧山川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穿越世子妃帶球跑全文閱讀

《穿越世子妃帶球跑》侯夫人牧山川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穿越世子妃帶球跑全文閱讀

2022-09-14 17:51 作者:紅色榴槤

章節介紹

第6章好不容易送走兩個麻煩,縣令還未喘口氣,便有下人匆匆來報,說是先前那要做訟棍的女子又和定北侯府世子拉扯着前來,正在前.........

在線試讀

穿越世子妃帶球跑第5章  第5章

精彩節選


第5章恰好醫館的人經過,便將昏迷者帶回了醫館。
楚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來不及喘息,身體突然被一股大力帶走。
「誰……牧山川?」
整個人被硬生生塞進了馬車,牧山川鐵青着臉,命令道,「月初,回府去祠堂,本世子要休妻!」
坐在馬車外的月初都被嚇住,一時之間竟是不知該不該動,低着聲音說道,「世子爺,世子妃雖然是性格跋扈了些,這要是被休了……得多難堪啊。」
「呵,她難堪?」
牧山川冷哼一聲,眸子往楚嵐的方向一瞥,「她一個女子在大街上與男子有肌膚之親,可曾考慮過本世子是否難堪?」
「我那是救人!」
楚嵐反駁道,而後轉念一想,頓時笑了。
只怕是牧山川早就有了休妻的念頭,如今不過是尋了個由頭罷了,反正從她穿越過來的那一刻,就清楚她與牧山川的關係定然不會緩和。
加上還有一個溫月如在一旁虎視眈眈,休妻那也是遲早的事。
牧山川見她竟沒有絲毫的害怕和慌張,心中沒由來的不快,「救人?
救人有必要將手伸進男子的衣襟,按壓胸膛?
知不知道什麼叫男女授受不親?
分明就是你不守婦道!」
如今一想到方才楚嵐在那男人身上按壓的樣子,便越來越氣。
楚嵐無奈,「不過是一個你未曾見過的救治手段罷了,世子若執意休妻,我也攔不住。」
二人坐在馬車上僵持着,氣氛格外尷尬。
牧山川要休妻的消息傳遍了整個侯府,祠堂之中聚滿了家族裡的長輩,就連定北侯夫婦和老太君都給驚動了。
闔府上下,最為欣喜的便是溫月如了。
「穿雲,速速為我梳妝打扮!
本夫人一定要看到楚嵐猶如喪家之犬般的樣子!」
牧家祠堂。
侯夫人上來拉住楚嵐的手,勸道,「你們夫妻倆這是鬧得哪一出?
夫妻二人相處本就是忍讓,你且收一收性子,遷就他幾分吧。」
楚嵐皮笑肉不笑道,「娘,這可是世子執意要休了我,即便我再怎麼乖順,都攔不住。」
侯夫人瞳孔微顫,嘆了一口氣,眼見着牧山川正在一旁的桌子上奮筆疾書地寫下休書。
本該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的正主卻是氣定神閑的模樣,反倒是愁壞了老太君和侯夫人。
紙上的筆墨在一點點地乾涸,侯夫人上前按住牧山川的手,輕輕搖了搖頭,阻攔道,「川兒,此事不可兒戲,你隨我來。」
母子二人掃了祠堂後方,侯夫人苦口婆心的勸道,「楚嵐確實是性格刁蠻了些,但是卻也不是什麼惡毒的女人,何必要做得如此難看?」
「況且兩家皆是世交,你要是休妻便是讓牧家與楚家之間的關係徹底決裂,於你的仕途而言是大大的不利啊!」
他們都知道,楚家在朝中的分量。
牧山川卻冷着一張臉,不曾聽進去一個字,「娘,您不必再勸了,仕途一事兒子自有分寸,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即便是兩家交惡,今日也要休妻!」
他隔着一道屏風,冷冷的看着那坐在椅子上氣定神閑的女子,握着筆桿的手緊了緊。
「弟妹見過世子妃,老太君。」
溫月如一身嬌嫩的打扮,頭上的珠釵精緻耀眼,臉上顯出一份擔憂的表情,眼底的狂喜卻是顯而易見。
「聽聞世子和世子妃正鬧着彆扭,弟妹擔心影響了家裡的和氣,便想着看看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
溫月如溫順的垂着頭,一張掛滿笑意的臉蛋格外討人喜歡,唯獨楚嵐覺得噁心。
楚嵐輕扯嘴角,此刻她怕是巴不得自己早早地滾出侯府,溫月如必定恨不得連放三日的鞭炮慶祝。
「世子妃受盡寵愛,難免不習慣妻從夫綱,個性鮮明,咱們女子啊到底還是要依附在丈夫身上的,世子妃就微微放低些姿態,對世子溫柔些,興許這夫妻關係便能和睦不少呢。」
明着勸他們二人相處和諧,這字字句句都是在當著老太君的面說楚嵐刁蠻任性,不配做世子妃。
聞言,老太君看向楚嵐的眼神也多了許多不悅。
誰料,楚嵐卻是直接站起身,回應道,「夫妻二人和睦自然是比不上弟妹的,只是可惜了,我也不想要這份和睦。
即便今日牧山川不休我,我也會休夫!」
「什麼?」
老太君險些將嘴裏的一口茶噴出來,溫月如也猝不及防。
這女人是不是瘋了?
竟然還想着休夫?
本是在後殿談話的二人猛地走出來,牧山川腳步隱隱帶着怒氣,劍眉微豎,「你要休本世子?」
「正是。」
楚嵐點頭,「雖然這朝廷的律法皆偏向男子,但若是男子的行徑和罪狀皆足夠,這休夫也不是什麼難事。」
她輕輕一笑,特地把腦袋往牧山川耳邊湊了湊,壓低嗓音說道,「你以為誰想和你過日子?」
侯夫人見狀,頓時急了,這要是傳到了楚家人的耳朵里,指不定會責怪他們慢待了楚嵐。
侯夫人連忙上前拉住了楚嵐,又握住牧山川的手,氣道,「你們小兩口非要將我氣暈在病床上才肯消停嗎?」
楚嵐冷淡的扯掉了侯夫人的手,冷漠道,「只可惜,世子爺實在是看不上我,做您的兒媳,我沒這福分。」
她走出去幾步,牧山川還愣在原地。
她的一語驚天本以為只是打腫臉充胖子,竟不想是來真的。
牧山川有些不可思議,楚嵐回頭,微微挑眉,「怎麼?
世子爺這是不敢了?」
「有何不敢,那就去辯一辯,究竟是休妻還是休夫!」
他就不信,他還能輸給楚嵐不成?
眼看着二人漸行漸遠,侯夫人和老太君急的不行,老太君重重地拿着拐杖敲了幾下地面,「哎,這年頭的年輕人,還真是不可理喻!」
站在門口的溫月如卻靜靜的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嘴角微勾。
鬧吧,鬧得越大越好,要讓整座京城都知道楚嵐這個粗鄙的女人,要讓她在所有人面前丟盡顏面!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