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曦顧斯銘(顧少的首席秘書)_《顧少的首席秘書》全章節免費閱讀

陳曦顧斯銘(顧少的首席秘書)_《顧少的首席秘書》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4 18:47 作者:小小果凍呀

章節介紹

陳曦眼眶裡水靈靈的,慢慢從他身上起來 她沒有責怪黎淵,反而有些感謝他 畢竟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顧斯銘面前百依百順 .........

在線試讀

顧少的首席秘書第3章  同意與你合作

精彩節選


陳曦眼眶裡水靈靈的,慢慢從他身上起來。
她沒有責怪黎淵,反而有些感謝他。
畢竟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顧斯銘面前百依百順。
今天若不是黎淵,恐怕她的尊嚴和她卑微的愛,又要一地破碎了。
小淵,這麼多年,你過得好嗎?
千言萬語湧上心頭,可到唇齒之間,卻只吐出了一句最樸素的話。
黎淵抿唇,微微低頭,喃喃:姐姐,過去的事情,咱們不提了吧。
陳曦一愣。
看着黎淵眸子里閃爍着晶瑩的淚水,心中一痛。
她還記得,小時候兩人一起在花園裏面乘涼。
小黎淵靠在她的肩膀上,喃喃自語:姐姐,如果不是遇到了你們,我就死在外面了,裏面的小朋友都欺負我,福利院的阿姨還讓我懂事。
姐姐,你們就是我心裏的一束光往事回首,陳曦眼眶一濕,上前,抬起手緩緩摸了摸黎淵的頭。
是經歷了太多痛苦所以不願意說嗎?
不過現在好了,她已經找到他了。
她又有弟弟了。
黎淵吸了吸鼻子:姐姐,我現在又不是小孩子了,你總摸我的頭,會長不高的。
陳曦破涕而笑:好好好,我的小淵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黎淵輕瞥了眼門口。
那是方才顧斯銘離開的地方。
想到方才顧斯銘將他心愛的姐姐拱手讓人毫不在意的模樣,他原本溫和的眸子逐漸變得冰冷。
冰冷中隱隱透露着淡淡的殺氣。
姐姐。
黎淵開口,眼神透露着諱莫如深的算計,冷聲:那個男人是你的上司對吧?
今晚他把你自己一個人留在這,安的什麼心可想而知。
陳曦沉下臉,面無表情道:這件事我會處理的,你不用擔心。
黎淵就像是沒聽到一樣,銳利的眼神如刀,嗓音低沉:如果姐姐想要報復回來,我完全可以幫你。
陳曦一愣。
她的小淵,好像變了。
似乎變成了和顧斯銘同性質的人。
在生意場上運籌帷幄,睚眥必報。
方才還是她親切可人的弟弟,可轉眼間,彷彿變成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男人。
小淵。
陳曦揚唇:姐姐不希望你為了我和別人結仇,你與顧斯銘的個人恩怨,姐姐不管,但是姐姐不需要你報復,你只要照顧好自己就好,明白了嗎?
黎淵抿了抿唇,看着陳曦白皙精緻的臉龐,羞澀地轉過頭。
心中似乎有些不服氣。
姐姐拒絕他的幫助,不還是把他當成小孩子嗎?
可經歷了這麼多年的血雨腥風,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他現在有能力保護她!
想罷,黎淵轉過身,眼神和語氣皆是斬釘截鐵。
姐姐,我不急着你給我答覆,如果你想通了,隨時聯繫我。
黎淵將名片遞給陳曦。
陳曦猶豫了一瞬,想起顧斯銘六親不認的眼神以及看着黎淵期待的目光,終究還是接過了名片。
姐姐,我等你哦!
帝豪酒店門外的黑色賓利內。
顧斯銘透着鏡子往後瞥了一眼,漆黑的瞳眸布滿陰翳。
她,這是不會回來了?
顧斯銘剛啟動車子,就看見自酒店大門口走出一纖瘦的身影。
陳曦平靜地坐在副駕駛,熟練地綁上安全帶,一言不發。
這麼久才出來,事辦完了?
顧斯銘冷嘲熱諷。
陳曦收緊了拳頭,屈辱感油然而生。
不多時,陳曦眨了眨乾澀的眼睛,啞聲:對啊,事辦完了,把黎總伺候得很高興,還說要和我們公司長期合作呢。
顧斯銘眯着眼,審視的目光輕飄飄地落在陳曦的身上。
真不愧是跟了我三年的女人,有點本事。
是顧總**得好。
陳曦面無表情地看着前方。
顧斯銘的視線倏地陰森起來,狠狠扯過陳曦,灼熱的吻落在陳曦白嫩的鎖骨處。
陳曦打了個哆嗦,感受着打手在她胸前遊走,即將要伸入之時一把將顧斯銘推開。
顧斯銘笑容輕蔑:怎麼?
時間太晚了,不想營業了?
王八蛋!
陳曦氣得渾身發抖,幽幽道:顧總,我不幹了。
與其讓顧斯銘自己發話將她一腳踢開,那莫不如她先開這個口。
陳曦一字一句:當年我們陳家家道中落,感謝顧總的威脅讓我過了三年衣食無憂的生活,還供應了我母親的醫藥費。
說到底,我還是謝謝你的。
說著,陳曦聲音變得有些哽咽:不過,現在的黎總貌似比你更有錢,還比你年輕身體也比你好,我準備換個金主依附了。
顧斯銘瞳孔微縮,眼神中閃過一抹嫌惡。
滾!
陳曦深呼吸一口氣,毫不留戀地推開車門,下車,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夏天的夜晚,熱風徐徐。
但陳曦卻只覺背脊發涼。
時間太晚,已經趕不上末班的公交和地鐵。
陳曦只好走着回家。
五公里的路,走到家時,腳上磨出了顆粒般的水泡。
陳曦一聲不吭地洗澡,接着窩在床里。
卻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直到天剛蒙蒙亮,她的腦袋才微微昏沉,有了些許的睡意。
早上,她是被一道乒乒乓乓的聲音吵醒的。
出了卧室,陳曦居然看見搬家公司的人在將屋子裡的東西往外搬。
你們在幹什麼?
陳曦花容失色。
陳小姐。
一個站在門口指揮的男人回過身,禮貌地對陳曦點點頭。
陳曦認識這人。
他是顧斯銘的專職司機。
以前顧斯銘應酬喝多了,他就會送顧斯銘回來。
而如今,這人卻把搬家公司的人帶來了,顯然是顧斯銘自己的意思。
陳小姐,您住的這棟別墅,顧總已經收回來了,一會兒會有其他人住進來。
其他人?
陳曦一愣,接着就想到了溫若惜。
對,陳小姐也別怪我,這都是顧總的意思。
雖然我也不想把您趕出去,可誰讓您昨天說不在顧總身邊幹了呢,顧總自然要收回他曾經給您的東西。
司機的眼光略帶着不屑。
陳曦深呼吸一口氣,不再反駁。
顧斯銘是什麼人?
手段一向乾脆。
這不,她前腳說完不幹了,後腳就要收回一切,不給她任何喘息的時間。
陳小姐,您是個聰明的女人,也該知道在這棟別墅的新主人來之前,應該抓緊離開。
半個小時後,陳曦已經收拾好了行李箱。
箱子雖然小,但瘦弱的陳曦一個人提着箱子,步伐多少有些踉蹌。
而平日里對她十分友善的司機先生現在只會冷眼旁觀。
嗯?
這裡就是斯銘哥哥為我安排的新家嗎?
一道甜美突兀的女聲響起。
溫若惜一襲白色衣裙站在門口,笑顏如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