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撞上真權貴了)沈詞蘇七_撞上真權貴了完整版免費閱讀

(撞上真權貴了)沈詞蘇七_撞上真權貴了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4 18:48 作者:姜難忍

章節介紹

一口氣還沒喘勻,蘇七就聽到頭頂上響起熟悉的聲音說道: 蘇小姐要是想搭電梯,完全可以坐下一班 蘇七抬起頭才發現電梯裏面不.........

在線試讀

撞上真權貴了第3章  交易

精彩節選


一口氣還沒喘勻,蘇七就聽到頭頂上響起熟悉的聲音說道:蘇小姐要是想搭電梯,完全可以坐下一班。
蘇七抬起頭才發現電梯裏面不止她跟沈詞兩個人,看穿着打扮應該是沈詞的人,要是平時還能客客氣氣打個招呼,現在她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面子跟命比起來,肯定是命重要。
怕他惱羞成怒報復自己,沒回答沈詞的那句話,蘇七笑了笑說道:沈總,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到您了,在這給您賠個罪。
剛剛酒桌上那件事情我一時半會也解釋不清楚。
但毫無疑問的是我是真心愛慕您的,而且如果沈總您需要的話,我可以什麼都聽您的,您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說著話,蘇七就緩步走上前去,沒提鞋的那隻手輕輕的鉤了一下男人的手心。
身子也慢慢的貼了上去,眼睛裏面好像含着水,柔柔的看着沈詞。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蘇七自己都要不自信的時候,沈詞終於有了動作:他一隻手攬住蘇七的後腰,再緩緩的往上摸了上去,整個人向前靠了一下,不知名香水的味道瞬間籠罩了蘇七。
她感受到腦袋旁邊一股呼吸落在了上面,緊接着又慢慢下落,停在了她耳朵旁邊。
一道磁性的嗓音帶着不明意味的笑在耳旁響了起來:任何事情都可以?
那如果我說,再睡一晚,然後跟我結婚如何?
剛說完,蘇七就沒忍住抬頭獃獃的看着沈詞,緊接着高聲問道:您沒開玩笑?
如果蘇七眼神再直白點,可能更像是在問:你腦袋沒進水?
那股氣息抽離開蘇七,緊接着沈詞又慢慢的站了回去:你覺得呢?
那雙眼睛依舊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好像直直的望進了蘇七的心裏,讓她忍不住的發寒,同時也意識到。
沈詞他是認真的。
恰好在這個時候,電梯門叮咚一聲打開了,蘇七這才發現剛剛那個電梯並不是下行的,而且朝上走的。
沈詞看了一眼蘇七,直接繞過她從電梯出去了,後面的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出去,霎時間整個電梯就只剩下她一個人。
她心有餘悸的看着沈詞的背影,第一次意識到這個人是頭披着人皮的狼,表面上端的衣冠楚楚,實際內心瘋狂又狠戾。
電梯門漸漸關閉,門外的沈詞越走越遠,蘇七思索幾秒,彎下腰把那雙一直提在手裡的高跟鞋重新穿上。
還有什麼比死可怕?
她按了開門按鈕,趁機電梯反光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髮型,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沒什麼好權衡利弊的了。
前面走着的沈詞聽到背後響起的高跟鞋聲,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隨即放慢了腳步。
緊接着一雙溫熱的手挽上了他的胳膊,旁邊的女孩子燦爛的笑臉上帶着一抹狡猾,不惹人討厭,像個小狐狸,滿臉寫着野心勃勃。
助理打開了房門,蘇七被沈詞邀着走了進去。
剩下的手下留在外面面面相覷,覺得整個世界觀完全破碎了。
蘇七剛進門還沒來得及看清楚裏面的布置,就被男人抵在了門上,房間內的感應光源隨之亮起。
一個不屬於她的溫度落在她的唇上,緊接着狠狠的壓了下來,像是頭剛開胃的狼,忍不住要把到口的獵物吞入腹中。
蘇七被男人壓的不行,從沒正式接過吻的她被吻的喘不過來氣,整個人好像被火燒一樣。
男人聲音已經帶了一絲啞意,一邊吻着蘇七,一邊說道:沒接過吻?
換氣啊。
這個時候的蘇七已經被吻的急切起來,聽到男人這種話,沒忍住咬了一下沈詞的嘴唇。
嘶你屬狗的?
蘇七沒有回答沈詞的話,似乎她也知道自己這麼做不對,於是試探性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咬的地方。
沈詞頓了一下,側頭故意貼着蘇七的耳朵,讓熱氣一下一下的刺激着蘇七的神經,然後慢悠悠的說道:要不是資料上顯示你第一次是跟我,我真的以為你久經風雨。
還不等蘇七反問沈詞調查她這件事,沈詞就猛的侵入她的嘴裏,同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像兩方交戰的士兵,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他們貼合又分開,此次毫不認輸。
明明是最曖昧的接吻,活生生的被兩個人演化成了一場戰鬥。
碰撞,熱度在同一時間升了起來,兩個人的呼吸聲都重了起來。
雙唇剛剛分開,她就感受到一隻大手插入膝彎,將她抱了起來,另一隻手則探到背後,開始拉她的拉鏈。
下意識的,蘇七的手攀上男人的肩膀,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沈詞,這個時候換作任何一個男人都忍不住。
男人的手一用力,就將她輕輕的扔在了床上,再伏了上去,開始解她剩下的衣服。
一隻手輕輕的摩擦着蘇七裸露的皮膚,一邊慢慢的吻着她的額頭跟眼角,兩個人都出了點汗。
這個時候蘇七突然想到什麼,抓住沈詞作亂的手,有點羞澀的說道:那個,沒有那個東西。
要是不帶的話,可能會有孩子的。
隨即又怕男人誤會什麼,補充了句:我還在讀大學。
床頭櫃里有。
沈詞長手一撈,整個抽屜裏面整整齊齊的碼着一抽屜的避孕套,夠用。
整個晚上,床頭櫃的東西都得到了充分利用。
第二天蘇七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渾身上下都酸軟的厲害,她連動都不想動。
房間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他應該還在沐浴。
蘇七費勁把她上半身撐了起來,靠在床頭,閉目養神了一會才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音,她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具帶着熱氣的酮體走了出來。
看到蘇七醒了,沈詞一邊擦着頭髮一邊問:用不用我幫你洗漱?
本來懶散癱着的蘇七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激靈了一下,咬牙切齒的說著:你還敢說,昨天是誰算了,不用你黃鼠狼給雞拜年!
昨晚蘇七實在累的不行,好不容易被沈詞放過了,但又覺着身體黏糊糊的不舒服,想清理一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