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這世界有點卡)王子陵華仙明月全文閱讀_王子陵華仙明月最新熱門小說

(這世界有點卡)王子陵華仙明月全文閱讀_王子陵華仙明月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4 18:49 作者:子陵decivy

章節介紹

這是一個精彩的異世界異獸、機械、星外文明、靈境、修為……主角問:這是一個修真鬥氣的世界吧異世界答:不,這裡可以拿出卡片……主角馬上道:我懂了,卡師,什麼什麼卡師職業的異世界答:這世界並沒有任何叫卡師的職業,這世界有點卡……主角:這世界有點卡……?

在線試讀

第1章 藍色星球最後一塊凈土?

精彩節選

稻城縣亞丁村除了有「藍色星球上最後一塊凈土」這種標誌性旅遊標語外,還有着「身在地獄,眼在天堂」這種在很多高海拔景點的口號,更鮮為人知的是有着「人類最後的避難所」,傳說中的「香格里拉」等傳說。

王子陵看着透徹的藍天白雲下映襯着的神聖的央邁勇雪山,一條清澈見底小溪從山坳雪山腳下蜿蜒而至,穿過一塊小草平原,這大概就是《消失的地平線》一書裏面所描述,傳說中的香格里拉了吧。

稻城亞丁在網上口碑兩極化,有些人說無比漂亮,有人說除了辛苦,不值得,以王子陵的戶外經驗來講,應該是受天氣所限,因為這種高山天氣極不穩定,很容易出現滿天陰沉,甚至下雨下雪的情況,在那個滿天陰沉陰雨的情況下,人會變得極為辛苦,所以會覺得景色不行,但是在現在藍天白雲下的亞丁三神山,卻是如此的聖潔美麗。

王子陵在感覺自己真的沒辦法堅持下去,壓抑難受的時候辭去了沿海城市收入還算不錯的互聯網行業工作,一氣之下這次一個人背上了行囊準備一個人的亞丁徒步環線。

王子陵因為走的是環線,就沒有沿着這溪流旁景區建好的綠道往牛奶海方向上去,而是轉去了徒步路線那邊比較原始少人走的路線,特別是現在冬天徒步線根本沒有發現有其他人,如果風雪大了,景區還會關閉。

幾小時的徒步體力消耗加上高海撥的喘息加重,在這種4000幾海撥的地方徒步的確不是身體素質跟不上的能走的,幸好王逸才二十八歲,雖然沒有長期那種健身鍛煉,但以前長期的足球、籃球等運動打下的底子,加上久不久就去周邊徒步的鍛煉,還算是能堅持,但明顯也感覺到頭壓壓帶點刺痛的高原反應,其實大部分人都有這種情況,王子陵去過西藏等地方,對這種反應不會有特別承受不了的感覺,如果有些人特別擔心害怕,休息不好,只會導致更加嚴重的情況,一般盡量放緩放平的走,適應着是不會有太大的情況,不過最重要還是量力而為。

此處是山上莫名的一個山坳處,這裡因為凹進去而能躲避多少冷風,所以王子陵挑選了這裡歇息,等緩過一陣上山的喘息之後,看着遠方無比漂亮的風景,整個人莫名開心得大喊一聲,殊不知一下不注意,往左邊側倒了過去,幸好山坳不小能藏起幾個人的範圍,不然就直接掉下山去了,正當王子陵慶幸此時,側身倒地扶着的右手抓住的一塊明顯突出的石頭一陣亮光,王子陵整個人感覺自己被亮光所包裹,然後一陣陣失重的感覺,然後暈了過去。

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中年男人拿出一張巴掌大的卡片,然後突然卡片上一陣陣淡綠色的亮光,卡片化為無數亮點,亮點慢慢形成一隻棕紅色的比較像獅子,或者說是類似獅子的動物,但它身上卻穿着一些科技感十足的盔甲裝置,而且這種極為威武面相的獅子品種是地球上沒有看到過的。

王子陵已經是一臉平靜地看着盧鵬召喚出火獅獸,地球上的人不會知道這幾天他是有什麼樣的經歷。

從三天前王子陵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在陌生的山上,根本不是自己暈過去前的地方,隨後在找下山的路,發現附近都是茫茫大山,好多半山以上都是白雪皚皚,根本不是在亞丁三神之上。

然後很「幸運」地被盧鵬找到,然後看着盧鵬拿着卡片召喚着火獅獸,當時被嚇得完全說不出話來,隨後盧鵬「科普」了他一路,才知道這世界情況。

這世界所在的星球叫藍球,嗯,不是打的那個籃球,因為有着跟地球極為類似的環境情況,人類在太空上看着這顆藍色星球,慢慢就將名字定成了藍球,而找到王子陵的這片山脈,竟然也被稱為「藍色星球上最後一塊凈土」。

王子陵不禁無語,這是人類的悲歡是如此相通嗎?

原來盧鵬在執行着一個任務,他是戶外搜救團成員,因為此前有探險的人發現因為最近附近的天災原因,有一些失落的部族遺民無法在原本生存的村落生存而流落在這茫茫群山之中,於是有位善心的大人物僱傭了盧鵬所在的戶外搜救團隊和其他一些團隊進山為期七天的救援行動,因為這裡實在太大,而搜救團一些能力不錯的人就單獨帶着探測儀器往着不同的路線行進,盧鵬正好是其中之一。

王子陵剛開始還想聲稱自己不是什麼遺民,但隨着盧鵬一臉友好的拿出一些衣服給他更換的時候,王子陵才發現自己穿着一身襤褸的衣服,只得默默拿着衣服換上。

王子陵換好了衣服,用着盧鵬僅有的小鏡子看着自己大約十七、八歲的臉,蒙了快半天,然後隨着盧鵬繼續去搜救的路上,過了好半天聽着盧鵬講解了很多很多外面「社會」的情況,緩過來之後才問盧鵬的職業是不是叫「卡師」,或者什麼「戰卡師」、「制卡師」之類的。

盧鵬一臉奇怪的說為什麼會叫這什麼「卡師」,王子陵說你們拿着這些卡片出來戰鬥或者幹嘛幹嘛的,不應該叫「卡師」嗎,盧鵬無奈地說那廚師是不是應該叫鏟師鍋師,搞物理的是不是叫物師,搞火箭研究或者開火箭的是不是叫火師?

王子陵當下錯愕,你說得很對啊,心想,那些小說誤人啊。

王子陵接下一臉好奇的把玩着盧鵬拿出來的另一張卡片,上面背景夜空幽深,而近前一隻像狼非狼身型龐大兇相逼人的野獸,身雷孤環繞,明明是一張靜止的平面卡片,但彷彿就像立體靈動一般。

盧鵬看王子陵摸得差不多,再拿出一張前後都是遮蔽紋飾的綠得幾近發白的卡片,遞給王子陵,然後介紹道:「這是原卡,普通級別,我們社會每普通公民,包括很多青少年都能開出這種卡。」

王子陵拿過這張原卡看着兩邊都是個樣子,有點像撲克牌背面的感覺,對比着旁邊那張淺藍色的卡片,感覺材質差不多又有點不一樣,而背面比較想像也不完全一樣,問道:「這原卡每張都能開出這種異獸來嗎?」

盧鵬回道:「卡片分種類,理論上說,開出什麼都有可能,不過對應不同的大類別的卡,還是開出對應類別的可能性相當高,而且也不是每張卡都一定能開出來,有時候發生一些萬中無一的情況,同一境界的某張卡某個人就是打不開也是偶有發生的,這張卡是一張偏向開出工具裝備的卡片,你看卡其中一面有一個小圖案上是制卡的人標識出來類別的圖案,這是一張偏向功能性甚至會帶點工具性質的,而且這是為我們救援使用,這卡如果由我們來開,極有可能開出我們需要的工具,這卡是準備來應急的時候拼一拼的,當然開不出想要的工具裝備也是很有可能,這個誰也不能保證。」

王子陵本來還想問他能不能自己開着試試,盧鵬這樣一說,只能一臉悻悻。

盧鵬笑道:「還有一個傳說,反正很多人都是這樣傳的,每個人第一次開卡的時候,有一種奇異的靈覺,如果覺醒後再開卡,會開出特別適合自己的卡,反正你也沒有開過,我覺得可以到時候試試。」

王子陵聽得一臉蒙圈,盧鵬也隨口簡單的解釋了一下。

連續三天還真給盧鵬在除了王子陵之外搜救了有五個人,這五個人的衣衫還真跟王子陵當時的很像,令到他不禁懷疑自己穿越的時候是不是穿到誰身上了,但樣子跟自己年輕的時候是一樣的,而且也沒感覺有啥其他什麼記憶或者想不起的地方呀。

王子陵看着盧鵬召喚出火獅獸後,熟練得將一些繩子扣索什麼的綁到火獅獸身上的突出來的盔甲上,讓它下去山谷底下找人,盧鵬在另一邊照看着那五人。

過了沒半小時,盧鵬感應到火獅獸的信息,隔着距離人和卡片召喚物之間是沒辦法進行直接的心靈交流,但卻能召喚物來自心靈上的呼叫。

盧鵬對着王子陵道:「子陵你照看一下他們五人,我去看看火獅獸什麼事情叫我。」

王子陵看了一眼那五個基本都帶着傷病的遺民道:「如果你能定位到火獅獸大約的方位的話,還是我去吧,如果這邊有什麼意外情況,我也沒辦法照看。」

盧鵬知道王子陵和那五人都沒有經過修鍊和覺醒,並沒有契約過任何卡片,雖然現在藍球大部分人類居住的地方基本沒有什麼危險性,但在這片所謂「凈土」由於人類故意的放養,這裡可是有一些比猛獸還危險的事物。

於是便給王子陵指向了山谷下方大約多遠的位置,王逸便拿着一些防身和攀爬工具背着一個小包出發過去。

走得快半小時,王子陵才算靠近了那附近,距離指得不遠,但這山谷內往下走的野路都沒有,只能靠着自己一路硬走過來。

雖然下到谷底在一條河流邊上,火獅獸離遠就朝着王子陵呼喊了一聲。

王子陵心想這三天跟你還沒白交流,於是快步走到近前,才發現火獅獸腳邊躺着一大約四、五歲的小女孩,眼睛緊閉,但臉蛋非常可愛,身上穿着一套明顯不是遺民的服飾,更像正常社會上的衣服。

王子陵趕緊過來用手感觸一下小女孩的鼻息,發現有鼻息之後,輕輕搖晃了幾下小女孩,發現小女孩沒有什麼蘇醒的跡象,於是趕緊將小女孩抱起,讓火獅獸趴下,爬上火獅獸背上後,用繩扣將小女孩靠着自己固定好,讓火獅獸出發回去。

下來大半小時,可火獅獸回去剛才的半山腰上,只用了兩分鐘,這還是顧忌着王子陵要扶着小女孩不敢大幅度的跳躍,不然更快。

盧鵬讓王子陵小心的將小女孩放平,檢查了一下小女孩有沒有什麼外傷之後,用手輕輕地給她把着脈搏,擁有很強急救能力和一定醫學常識的盧鵬判定小女孩的昏迷跟外傷沒關係,可能是身體內出現了什麼狀況,這情況只能找醫院詳細檢查。

王子陵問道:「沒有什麼治療的卡片可以使用嗎?」

盧鵬解釋道:「一般常用的治療類卡片都是以外傷或者一些常見的情況為主,但在不確定情況昏迷下這種,如果強烈刺激傷者,不知道會不會造成任何不可逆的狀況,除非是有善長治療的人物卡,讓人物卡給傷者診斷。」

王子陵表示明白點點頭,盧鵬需要搜救的線路是出發之前規劃好,本來七天是怕有什麼突髮狀況多預計了一些天數,行程上都基本走完,於是便使用衛星電話讓有飛行能力的同事過來接人。

在等待的過程里,王子陵又問道:「如果是人型的卡片,出來的人物會不會有什麼太獨立的個性,甚至背叛主人?」

盧鵬回道:「基本沒有,因為契約卡片的時候有一種主、從的理念,會使召喚卡片人與卡片生成一種無形的主從關係,但有些卡片召喚出來的人或獸比較有特立獨行的性格,有什麼有自己的行動想法,這是很正常。而另一種是不需要契約而直接使用的卡片,基本不會出現人或其他生命類。」

王子陵斟酌了一下又問道:「鵬哥方便的話,你能說一下你契約了多少張卡片嗎?」

盧鵬笑道:「沒問題的,我也不是什麼特殊人物,我的靈境是一階也就是御靈境中段,神識強度可以契約大約六張普通級別的卡片,我修行的等級是一階七級,精氣強度大約可以短時間內使用七張普通級別的卡片,我靈力儲量可以讓火獅獸這種在普通卡片能級上處於中上水平的異獸維持半天的活動,如果有劇烈的戰鬥或者高強度的行動,只使用火獅獸可以維持兩小時左右吧。」

王子陵一臉說不出的表情道:「額,神識、精氣、靈力,這,那卡片除了普通級別還有什麼級別呀?」

盧鵬介紹道:「卡片所我們所能了解得到的是分為了傳說、史詩、稀有、優良、普通這五個級別,但每個級別的卡片並不代表每一個等級的卡片所具備的能級是一樣的,有些能級特別高的普通卡片,都快趕上一張比較低的優良卡片的能級。」

王子陵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不禁想道,我不會穿越到一個游戲裏面了吧,雖然什麼都是無比的真實,但卡片的機制,我怎麼看怎麼覺得是那種抽卡遊戲啊。

王子陵續問道:「那卡片的製作是不是由制卡師來製造?」

盧鵬笑道:「我們那邊沒有叫什麼『卡師』的職業,不過高端卡片大部分的製作的確由一些天賦才情和學識能力都非常厲害的人完成,這種製作由各大院校分了一個大的類別作為培養,而且還細分了特別多的分類,但他們並不統一叫『卡師』,你這種叫法真的有點像那種小說或者游戲裏面的叫法。」

聊了一個多小時,一架能直上直下的小型無人架駛的飛機到了,盧鵬帶着眾人上了飛機,小心的先讓小女孩躺在一個飛機上配置好的床上固定好,然後五個遺民和王子陵各自找了位置坐好,那五個遺民是兩對夫妻和其中一對夫妻的兒子,一對夫妻大約二十來歲,一對夫妻四十歲左右的,而兒子跟王子陵差不了不兩三歲,大約有十五、六歲的樣子,他們的部落雖然坐落在深山裡,但並不是什麼原始部落,只是祖上不太喜歡城市生活,就聚居在那山裏面 ,除了他們沒有最新的一些設備什麼的之外,他們還是有着正常的使用着太陽能發電等電器設備的,但明顯他們對接下來被安置的生活充滿了很多未知和茫然,這幾天來大家基本沒有怎麼交流過。

飛機直接飛回到一個小城市的機場上,此時機場還頗為熱鬧,估計大部分都在安排着搜救行動。

然後王子陵留存着盧鵬的聯繫方式,在搜救行動的統籌里與那五個遺民分開被安排了,原因是他們還是想着在靠近這片山的縣城生活,而王子陵卻因為跟盧鵬問得清楚,所以被安排到那大人物所在的大城市去了,那大人物除了安排搜救之外,還在自己城市安排了以後的生活區,可算是好人做到底,這不由讓王子陵對他這手安排點了一個贊,這大人物可能地位比較高,問了盧鵬,都說是沒有透露準確是誰,只是通過一些渠道安排了這次行動,那對王子陵來說這好人救到自己,還不留名,暫且給他一個名字,雷鋒叔叔。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