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姜明亦幻魚)獻祭之墟:這個醫生搞活祭_(姜明亦幻魚)全文在線閱讀

(姜明亦幻魚)獻祭之墟:這個醫生搞活祭_(姜明亦幻魚)全文在線閱讀

2022-09-14 18:50 作者:亦幻魚

章節介紹

靈力復蘇,血月降臨 滿天繁星變成一隻只冰冷的眼睛,俯視着大地 紅日暗淡,異物橫行 屍山血海中翻湧的蛟龍; 從古代復活的大帝,欲再戰天地; 靈力污染的普通物品,也能成為封禁物,能力詭異; 荒土城市中,一名神秘的年輕人,一座靜謐的醫院, 那是痛苦中的安寧,暗夜中的…

在線試讀

第6章 背叛者與傷痛者

「哦,你發現了?」院長恢復了和藹的表情。

吳坤向前爬動,想要抓住院長的腿,可卻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擋住,無法向前。

他露出狂喜之色:「您就是能力者!快去殺了那個賤人,我早就發現她不對勁,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羔羊,碗里的一塊肉!」

院長拿起保溫杯,抿了一口:「別擔心,小明就是在幫你夫人擺脫這種狀態,一切會好起來的。」

吳坤恐懼的搖頭:「不不不,她已經變成怪物了,只有殺了她,我才能安全,求你們了!」

說完,吳坤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額頭都破皮了,確實很誠心。

殺死妻子的意念也極其堅定。

院長嘆息一聲,這就是人性,哪怕卑躬屈膝,跪地乞求,也不會再相信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

院長不再多言,是非曲直本就複雜,他不可能要求吳坤違背自身的意願,強行去做什麼。

但吳坤也不可能違背院長的意願。

拔了牙的柳芳芳,就是身體素質強一點的正常人,沒有釀成大禍,又憑什麼殺了她呢?

「吳先生,治療結束後,你夫人會恢復正常,如果你覺得難以面對,可以分開,沒必要置對方於死地。」

院長將具體情況說明後,就抱着保溫杯,坐在姜明的位置上閉目小憩。

吳坤心生不滿,卻又不敢再出言打擾,爬回椅子上,目光閃爍不定,不斷環顧四周,似乎在尋找什麼。

沒多久,走廊另一端傳來開門聲,緊接着是兩個人的腳步。

辦公室門打開,柳芳芳乖巧的跟在姜明身後,沒有再戴面紗,眼神中是恐懼和感激交織的複雜情緒。

姜明敏銳的發現吳坤的異樣,關切問道:「吳先生,你額頭怎麼了?」

「我…我去上廁所,一時沒站穩,磕到了……」吳坤有些慌張,僵硬的用袖子擦了擦。

柳芳芳驚呼一聲,急忙上前,用手帕擦去吳坤額上的灰塵和乾燥血跡,柔聲道:「怎莫芥末不小心?」

只不過沒有牙齒,發音跑調嚴重。

吳坤強忍着內心的衝動,憨厚的笑道:「沒事,一點小傷,你…身體不舒服嗎?」

柳芳芳笑不露齒:「窩也沒事了,咱們肥家吧~」

隨後她向院長和姜明鞠躬道謝,攙扶起吳坤,往外走去。

「對了,可能會長回去,下個月再來一趟,我好確定治療情況。」姜明拍了拍額頭,剛才只顧着欣賞那些牙齒了,忘了這一茬。

門口的兩人同時僵了一下,柳芳芳輕聲道:「窩知道了,謝謝醫生。」

吳坤眯了眯眼睛,藏在袖中的右手緊緊握住,在柳芳芳的攙扶下,走了出去。

「收穫怎麼樣?」院長朝姜明擠眉弄眼,老不正經,不知在暗示什麼。

「變異的牙齒十分鋒利,含有麻痹神經的毒素,不過持續時間只有五分鐘左右。」

「對了,這種能力還會激發嗜血的**,可能是胃部,或是神經方面被靈氣輕微的侵蝕了。」

姜明對院長的微表情視而不見,拿來紙筆,準備記錄下來,不過位置被院長佔了,只能拉來吳坤坐的椅子,剛坐下就感覺不對勁。

「椅子怎麼壞了,扶手呢?」

院長正出神的看着窗外,昏黃的晚霞中,那對年輕夫妻相互攙扶,走過醫院的鐵門,往遠處陰暗的樓區走去。

光影拉長,逐漸將二人吞噬,消失在破敗的老樓群。

「老頭?」

「老傢伙?」

「老王?」

姜明喊了幾句,院長才回過神來,揉了揉眉心,疲憊的說道:「椅子是吳先生弄壞的。」

「賠錢了嗎?」

「沒有……」

「你個敗家老頭!」

姜明忽然放下筆,看向窗外,紅日已落至夷江邊:「他想殺了柳夫人?」

院長默然,只是眉間的疲憊之意更甚。

「你怎麼不阻止他。」姜明站起身。

「每個人都有求活的權利,在事情發生之前,我無法釐定對錯的界線。」院長望着江面上的紅日,一時分不清哪邊是水,哪邊是天。

「我去看看。」姜明無法辯駁,但若讓他撞見,那就對錯分明。

「恐怕來不及了。」

「人各有命,看她的運氣了。」

……

陰暗的巷子內,到處都是發臭的積水和垃圾,立着的路燈早已成為擺設,兩側的高樓黑壓壓的,像是猛獸張開的巨口。

「坤,還是走大路吧,這裡怪瘮人的。」柳芳芳縮了縮頭,要不是吳坤受了傷,肯定已經鑽進他懷裡了。

吳坤左手摟在柳芳芳肩上,整張臉在陰暗中看不清表情,冷冷說道:「大路要繞一圈,醫生說我不能過多運動。」

「好趴。」

柳芳芳挺起精神,支撐起吳坤的重量,勇敢向前走去,有丈夫在身邊,她還是很有安全感。

還好成為了覺醒者,柳芳芳的力氣大了很多,攙扶着丈夫走了這麼久,她也只是感到有些許疲憊,完全能支撐到家。

以後她就不是個弱女子了,可以做更多的工作,幫助丈夫分擔壓力,要是有了小寶寶,就不用跟着他們吃苦,一切又好起來了。

那個醫生將她從懸崖邊上拉了回來!

柳芳芳心中再次感激的道謝一聲,突然想到自己還誤會了他,有些忍俊不禁,臉頰升起淡淡的羞紅。

「你在笑什麼?你果然還是想吃掉我!」

始終盯着柳芳芳的吳坤感到一股寒氣從腳底升起,一把將柳芳芳推了出去,重重撞在牆邊。

沒有任何防備的柳芳芳跌坐在腥臭的污水中,不敢置信的看着丈夫,那張猙獰的面龐,讓她感到無比陌生。

「你……你知道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現在我已經治好了,再也不會傷害你了!」

剛升起的希望轉瞬破滅。

柳芳芳渾身顫抖,眼淚止不住的流,心中是無盡的無助和委屈,向吳坤伸出手,嘴裏不停說著:「對不起……請相信我……」

這該死的世界,為什麼要讓我覺醒?

「啪!」

吳坤狠狠將柳芳芳的手打開,衣袖中藏着的鐵扶手滑了出來,被他握在手中,厲聲道:「相信你?羊相信狼就不會被吃了嗎?你已經背叛過我一次了,還想着騙我!」

「吃過肉的野獸怎麼可能改回吃素,只有殺了你,我才能活命!」

吳坤大聲吼了兩句,像是在解釋給誰聽,心中再沒有顧慮,彷彿在執行正義,掄起鐵扶手狠狠砸了下去。

柳芳芳倒在污水中,潔白的碎花長裙沾滿了泥濘,血色從眼前流過,視線逐漸模糊。

「坤……」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想伸手再摸一次男人的臉,

「砰——!」

手臂癱軟落下。

吳坤像是魔怔了,眼中閃動着興奮的光芒,那是以下克上,以平凡獵殺超凡的強大快感,手中的鐵扶手一下一下往下砸。

「誰在行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