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江可心楚隸琛(誘吻:禁慾財閥撩寵軟甜嬌氣包)_《誘吻:禁慾財閥撩寵軟甜嬌氣包》全章節免費閱讀

江可心楚隸琛(誘吻:禁慾財閥撩寵軟甜嬌氣包)_《誘吻:禁慾財閥撩寵軟甜嬌氣包》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4 18:52 作者:春與秋

章節介紹

雙潔 爹系寵 萌甜乖軟國風設計師✘斯文敗類頂級財閥 年齡差10 身高差   長居國外的嬌氣包回京造夢,為求幫助寄人籬下,她的存在讓大叔時刻炸毛   「這麼簡單的字都不會寫?」他長指推了推金絲邊眼鏡,聲音低磁夾帶鄙夷,「還想自己開公司?」   江可心無辜狀:「你…

在線試讀

第6章 江可心,為什麼躲着我

這時楚隸琛特別凶的吼了一句:「拉走啊!」

這兇巴巴的語氣讓小劉的笑僵住,她還真以為江小姐會是個例外呢!

「哦哦哦!好。」小劉抓住江可心的小細胳膊。

江可心哭的有些缺氧,兩隻眼睛被水霧矇著,長睫毛像掛着珍珠,鼻頭粉粉的呆萌的不像樣子。

楚隸琛又氣又笑的抓着她的手臂,轉着她的身體推給小劉。

低頭看着自己襯衣上的眼淚混着鼻涕,終是忍不住乾嘔一陣,只想快步走回卧室洗漱換衣服。

小劉看江可心長的這麼好看的份上,多少有些心軟。

被扶着回到房間的江可心,滿腦子亂鬨哄的,帶着眼淚鼻涕,衣服也沒換就倒在床上睡著了。

「秒睡啊?」小劉倒吸一口涼氣,輕輕地關上房門離開。

……

傍晚。

楚隸琛優雅地吃着牛排,他放下刀叉,擦乾淨嘴巴,又用消毒濕巾擦了擦手,起身去洗手間刷了刷牙又來一套搓手歌。

楚楚表現的很乖,她一直在觀察舅舅的變化,聽說今天可心姐姐抱他了。

這件事她偷偷的發給了遠在莫斯科的媽媽,當時聽到微信內容的楚涵驚喜萬分。

為了自己哥哥,在部隊特意選修了心理學,這麼多年嘗試了各種方法都沒能改善他的病情。

現在卻被江爺爺家的小可愛抱了?!

於是楚涵給自己哥哥發了長篇大論,【你這屬於生理暴戾+心理潔癖,既然遇到一個不是特別反感的人,你應該多接觸接觸,慢慢的再去接觸其他人,興許好了呢?好了就能娶媳婦兒啦!】

楚隸琛收起手機回到座位坐着,長腿交疊儒雅端正。

「舅舅,你吃好了?」

楚楚含着叉子說話,楚隸琛瞥了一眼,她立刻意識到,忙把叉子放好。

「楚楚,明天周一,吃完飯消消食早點睡,上學不能遲到。」

楚楚撇撇嘴,才五點多,要睡這麼早嘛?

「知道啦,舅舅,你不是吃好了?在這等可心姐姐嗎?」

被說中的楚隸琛清清嗓子,如扇的睫毛忽閃兩下,黑色的瞳仁虛縮,「我等她幹嘛?我監督你吃飯。」

楚楚笑嘻嘻:「真的嗎?舅舅還是第一次監督我吃飯呢,那我要快點吃。」

「不用快,慢慢吃。」

楚隸琛抬手看了看Patrimony傳承系列三問萬年曆腕錶,心裏有些擔心,這都快六點了,怎麼還不下來吃飯?

不會哭暈了吧?

沒人疼的小孩兒確實可憐,既然把這孩子交給他了,他也不能太過分了。

「楚楚,哈……啊!」江可心穿着一身白色純棉娃娃領睡衣,打着哈哈還用手拍出了「哇哇」聲。

這讓楚隸琛重新皺起眉頭,女孩子這樣以後怎麼找對象?

「可心姐姐,快來坐。」

江可心走到楚隸琛跟前小小鞠躬道:「楚叔叔好。」

說完,突然想起來三米距離的事,趕忙後退好幾步。

楚隸琛見她這樣乖巧輕「嗯」一聲,江可心走到楚楚旁邊,拉開椅子坐下。

「我不喜歡吃牛排,」吃膩了都。

楚隸琛抬眸瞪過去:「這是紅牛肉,對長身體有好處,不可以挑食。」

小劉張大嘴巴,好像剛才楚楚小姐說不喜歡吃的時候被他大聲凶了一頓哎!

他現在不僅沒有因為被抱責備江小姐,還溫柔的勸她別挑食。

(ノ°ο°)ノ震驚小劉又一年。

可話到江可心耳朵里就成了兇巴巴地管教,她也不敢反駁,低着頭叉着牛排,小心的切成小塊。

等她們兩個吃的差不多了,江可心鬥著膽子問:「我什麼時候能去你公司學習啊?」

楚隸琛起身慢聲:「你剛回國先適應一下生活環境,不着急。」

她已經適應的差不多了,可是這男人像只斯文的老虎,江可心不敢再問。

片刻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站起身走過去遞到楚隸琛面前。

「這裡有10萬塊,算我的房租。」

楚隸琛嗤笑一聲:「你打我臉呢?」接着站起身走了兩步轉身悶笑兩聲,「今晚我出去參加一個酒會,你們兩個不要調皮,至於房租等你上班了從你工資里扣。」

兩小隻竊喜的點頭。

接連十幾日,江可心每天都在挑戰楚隸琛的規矩,偷吃零食被抓包,薯片渣掉了一沙發,懶散又膽小,老是被罰站,她乾脆躲着他。

她和楚楚相處的就很愉快,只是心裏有點着急想去他公司,又不敢提。

這一天天的閑着太難受了。

照這樣下去啥時候能造夢啊?

「可心姐姐,你挖啊!」

楚楚一手拎着小桶一手拿着小鐵鏟,大眼睛忽閃着盯着發愣的江可心。

江可心抬起頭,「哦」了一聲,又低頭挖坑。

今天周末,楚楚幼兒園布置了家庭作業。

種植一株愛心小樹苗,並且學着保護小樹苗度過寒冷的冬天。

江可心心不在焉的挖了一個又一個坑,她心血來潮的用草坪把大坑蓋上,「楚楚,你看這樣像不像茅草房。」

「不像!像豬坑,哈哈……」

江可心星星眼轉了轉,大腦認真的思考了好一會兒,豬坑是什麼東西?

遠處的黑色邁巴赫s650緩緩停下,司機下車打開車門,楚隸琛捻滅雪茄優雅下車,大手拍了拍深灰色定製西裝,黑色的襯衣系著黑色領帶,禁慾十足。

從頭到腳都散發著大佬氣質,優雅又有距離感。

江可心和楚楚穿着同款的鵝黃色毛衣,下面的白色紗裙已經蹭到泥土。

楚隸琛看到這一幕,猶豫了下。

因為痛經,所以可心今天頭髮還沒洗,轉過身看到遠處一雙精緻乾淨的皮鞋,她知道自己沒洗頭怕被說教,假裝沒看見又默默轉身,蹲着身子,小白鞋慢悠悠地挪到遠處。

被她這一舉動弄的心癢難耐的楚隸琛,顧不上泥土抬腳踏上草坪,繞過楚楚直接走向獨自挖坑的江可心。

楚楚抬眸喊了聲「舅舅」便繼續挖自己的,小劉偷偷看戲。

「為什麼躲着我?」這頭幾天沒洗了?他嫌棄的捂住鼻子。

江可心聽的出來這聲音有點煩躁,頭也沒敢抬糯糯回,「不是你讓我離你越遠越好的嘛?」

楚隸琛長出一口氣,這話確實是他說的,所以他質問人家做什麼?

楚隸琛裝作大氣的轉身離開,江可心嘟着唇使勁插土壤,「給凶大叔挖個豬坑。」

撲通——

聽到龐然大物倒地的震動聲,江可心猛然回頭,迅速站起身。

小心臟提到嗓子眼,快步跑過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