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郁愷言祁元白)斬卻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斬卻)全章節在線閱讀

(郁愷言祁元白)斬卻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斬卻)全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14 18:53 作者:陸計拙

章節介紹

這是一部關於神人六界暗流涌動的時代 有些少年很容易自卑的,那是因為內心的驕傲,譬如郁愷言 郁愷言是一個懷揣正義心存善良的好孩子,也是惡魔深埋在罪惡泥土裡的種子,他內心深處那些壓抑已久的慾望、悲傷和憤怒的情緒爆發的時候,只有手中握着冰冷的劍柄才能讓他心安但是他恐…

在線試讀

第1章 一隻敗狗

精彩節選

郁愷言低着頭站在辦公桌前耷拉着腦袋,心不在焉地用手指頭摳捏着翠綠色校服褲子的邊線,讓他分不清楚科目的老師們,圍在他的身邊,當然郁愷言此刻也沒有什麼心情去分辨。

「郁愷言,過幾天就要中考了,你看看自己的成績,連畢業證都夠嗆能拿到手,就因為你一個人拉低了咱們年級多少平均分!」年級主任是個略顯富態的中年婦女,她用手扶了扶眼鏡,一邊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普通話出言諷刺,一邊手指用力戳着郁愷言的腦袋。

郁愷言沒吭聲,任由年級主任戳他,用餘光瞥了一眼旁邊物理彭老頭的辦公桌,桌面上還是一片空白,郁愷言有點失望,送模擬測試卷的女孩還沒有來,馬上要放學了,估計今天老彭開恩,沒留測試卷子吧,這次看來又是白等了。

「李主任,他不想學您也沒招,不想學就拉倒吧,哪年都得有幾個這樣的學生,咱們這社會是由形形**的人構成的,既需要國家領導人也需要淘糞工人,既然他想當淘糞工,咱們也阻止不了,您說是不。」說話的是郁愷言所在班級的班主任,姓單,是個教歷史的,她一邊將手裡的茶杯遞給主任,一邊鄙夷地挖苦着手底下這個不爭氣的學生,圍觀的老師們聽了不禁偷笑,郁愷言能想像到這群臨近更年期婦女眉飛色舞的表情。

「算啦算啦,你趕緊回教室收拾收拾放學吧,自己可長點心吧!」李主任接過下屬遞過來的茶杯吹了吹,嘬一口潤潤乾澀的喉嚨,她也覺得沒有必要再在這個不成器的學生身上多餘浪費唾沫星子,畢竟已經開始耽誤自己寶貴的下班時間了。

「哦。」郁愷言應了一聲,低着頭轉身往門外走去。

「郁愷言、郁愷言……」那幾個圍觀的老師跟着一起出來,在辦公室門口把他攔下,每人都拚命地往他手心裏塞着各式各樣彩色印刷的宣傳單,七嘴八舌地說著:「考不上重點高中不要緊,連國外的初中生都去學技術工種了,這年頭有一門手藝傍身不吃虧,你看這些技術學校環境都不錯,考慮考慮,如果想去記得給老師們打電話。」

郁愷言手裡揣着不知道多少個老師塞過來的宣傳頁,木然地點着頭,一路跌跌撞撞走出學校辦公樓,他知道這都是老師私下裡幫着外校在招生,如果真去了哪一所技術學校,她們還能賺到一筆頗為可觀的學費提成。

郁愷言低頭看了一眼,當頭一張是紅底黃字妖艷彩頁,上面寫着「藍翔技校:辦學早,規模大,老牌名校,質量可靠」長嘆了一口氣,將手裡的彩頁揉成紙團。本想隨手丟掉,怎奈垃圾桶已經被各式各樣花花綠綠的宣傳單堆得跟小山一樣。

郁愷言無奈地感慨了一下,人生果然事事不如意,隨手將紙團揣進兜里默默地往回走。

同學們大多已經離校了,回教室的路上已經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路過鄰班的時候,郁愷言習慣性地瞥了一眼那個熟悉的位置,穿着白色襯衫的女孩還在認真地做着課桌上的習題,齊耳短髮自然地垂了下來,郁愷言看不清她的臉。

嘿,真幸運,她還沒有走。

「郁愷言,」突然這時候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緊接着一個重重地巴掌拍在郁愷言肩膀上,「你又不複習,放學了還不趕緊回家,在別的班門口發什麼呆,真是丟我們5班的人。」

郁愷言無奈地回過頭,來人是他們班上的語文課代表周曉彤,用郁愷言自己的話說,這姑娘武藝高強,自己完全不是對手。

「知道了,彤姐。我現在立刻馬上就回教室收拾滾蛋,保證絕對不給咱一班丟人…」郁愷言回答得斬釘截鐵。

「切,說得好聽,我要先走了,你自己慢慢留在這發獃吧,」周曉彤滿臉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小聲說:「甭看了,你高中都考不上,以後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了,沒戲啦。」

「那又怎麼樣!」郁愷言有點惱火,試着抬高聲音,心裏卻莫名地冷了下去。

「哎喲,惱羞成怒咯,」周曉彤噘嘴指了指郁愷言背後的方向,「人家在看你呢。」

郁愷言趕緊回頭看去,可惜錯過了女孩的目光,短髮重新阻擋了他的視線。郁愷言不知道女孩有沒有聽見周曉彤的話,心裏忐忑不安,只是她終究沒有再抬起頭。郁愷言心裏有點沮喪,慢慢地走回教室,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雙手使勁抓了抓頭髮,要把煩悶的心情從腦海里揪出去。

「別揪別揪,萬一揪禿頂了,那以後我出來可就要戴帽子了,」坐在離郁愷言不遠的座位的少年正邊梳理着自己的頭髮,邊悠閑地晃着二郎腿,腳上穿着亮銀色布洛克皮鞋,一身深海藍色的商務西裝,白色的襯衫打着精緻的紫色領結,他打理精緻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我討厭戴帽子。」

郁愷言翻了翻白眼,隨手抄起抽屜里的課本就丟了過去,「靠,你丫的要不要每次出場都這麼炫酷!」

「別打別打,」少年噌地從座位上跳起來,一個側閃躲過飛來的課本,轉身坐在教室的窗台上,舉起雙手表示投降,「怎麼?這不是你總幻想着自己衣冠楚楚的模樣嗎,現在我替你打扮出來了,你竟然不領情,還丟課本砸我。」

郁愷言沒好氣地說:「因為上課走神我已經被年級主任深深地烙印在腦海里了,眼看着過幾天升學考試要完蛋了,就真的會變成反面教材飄蕩在校歌的歌聲里了,趁現在打死你,我再利用最後三天時間好好複習一下,沒準還能有機會僥倖畢業……」

「說不定還能和趙雯雯一起考進重點高中,」少年打斷郁愷言的話,笑容燦爛地看着他,「對吧?」

郁愷言愣住了。

通常這個名字總被郁愷言以鄰班物理課代表的稱謂取代,他下意識地不喜歡直接在別人面前叫出趙雯雯的名字,因為趙雯雯是老師們有口皆碑的學習榜樣,而自己只是班主任嘴裏建設祖國美好未來的淘糞工人……

說得簡單點,趙雯雯是好學生里的代表,而郁愷言是差生里的攪屎棍……

剛升入初中的時候『趙雯雯』這三個字就常在班上學霸們交流學習方法的時候出現,郁愷言一直很好奇,感覺趙雯雯就像金庸小說里郭大俠式的英雄人物。

而郁愷言第一次見到趙雯雯是在初中二年級,季末考試的總結大會上,趙雯雯作為學生代表上台講話,一身整潔的校服,白色的短襪和運動鞋,落日的餘暉打在她精緻的短髮上,那抹明亮如天使一般的光芒,從此深深地射進了郁愷言的心裏。

趙雯雯…唉,趙雯雯……

「你把妹子放在心底,妹子可未必把你放在眼裡。」少年聳聳肩,一副非常遺憾的樣子,「別想了,舔狗可是不會有好下場的,俗話說得好,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關你屁事!」郁愷言雙手同時抄起課本狠狠丟了過去。

少年靈活地躲過來勢兇猛的「暗器」,兩本書順勢穿過窗戶飛出了教室,「當然關我的事咯,我本就是你啊,我們是一體的,你的心裏原本從來沒在意過感情這種東西,總以為你到最後心裏應該還是空空的,沒想到到頭來你居然在最重要的位置放上了一個無關緊要的人類。」

「那你準備讓我把誰放在心裏?要不你把自己放進去得了,省得一天到晚出來煩我。」郁愷言抱怨。

「你真那麼做就對了,」少年抬頭看着天空,「我們就是Lucife,是光的使者,我們只需要愛自己就足夠了,當我們重臨之日,世界都將臣服。」

「呸呸呸,凈撿得好聽的話說,牛皮哄哄,」郁愷言說,「廢話少說,能行就來點乾貨。」

少年聳聳肩,無奈地攤了攤手,「還不到時候。」

「切!」

「今夜卻有好月光。」少年將身體後仰探出窗外,「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你心裏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少年低聲地吟誦着古老的詩歌,聲音時而清脆悠揚時而深沉持重,那不是一個少年應該有的聲音,因為孩子的聲音不會有那種冰冷的孤傲和不羈的滄桑。

郁愷言不由得順着他的目光,能看見空中高懸的明月泛着銀色的光,少年口中念着郁愷言聽不懂的詩歌,身子漸漸傾斜到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但少年毫不在意,他繼續向後倒去,最終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陡然從窗檯栽了下去,郁愷言下意識地去拉他,卻沒有抓到。

郁愷言把身體探出窗外,少年早就不見了蹤影,只有看門的校工大爺左手舉着兩本課本,右手摸着腦門一臉怒氣地盯着郁愷言。

「放學了,不趕快收拾收拾回家複習,還留在學校幹嘛呢!」看門大爺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沖郁愷言大喊。

「我…我看月亮……」郁愷言不知道該說什麼就隨口回答道。

看門大爺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郁愷言問:「這才幾點?哪來的什麼月亮?」

郁愷言抬頭看了一眼,夕陽的光芒依舊燦爛如火,哪有一點月亮的影子。

「卧槽,又被耍了。」郁愷言惡狠狠地從牙縫裡擠出這個他懂得為數不多的英文單詞。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