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末世:開局引爆富土火山)林霸瘋子獸醫_(末世:開局引爆富土火山)完整版閱讀

(末世:開局引爆富土火山)林霸瘋子獸醫_(末世:開局引爆富土火山)完整版閱讀

2022-09-14 18:53 作者:瘋子獸醫

章節介紹

混亂的街區,被撞毀的車輛燃燒着熊熊大火,濃煙瀰漫 哀嚎和咀嚼聲交織, 時不時響起汽車爆炸的轟鳴 煙塵漫天 活着的人拚命的奔跑想要離開這人間煉獄,死去的人眼中無光漫無目的的搖曳濃烈的血腥氣息湧入鼻息,讓人作嘔 城市的鐘樓敲響屬於人類的喪鐘,為末世的到來哀悼 極夜…

在線試讀

第006章 好鄰居

「霧草。」

「霧草!」

站在別墅二樓的林霸凝望着窗外的畫面,親眼目睹着鄰居咬死外面的女人的全部過程,止不住的驚呼着。

明明該驚恐,林霸不知為何他的心中竟是有些興奮。

喪屍,活的!

不是遊戲畫面中的那種,是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他並沒有去救被咬的女人。

來不及!

哪怕他真的有着充足的時間去反應,他也未必會出現。

末世降臨,活人屍變。

對喪屍的信息林霸掌握的少之又少,他並不想為了旁人讓自己身陷囹圄。

再者這種大環境下,

救人,誰知道會帶來什麼連鎖反應。

要是對方有能力還好說,能夠增加在末世生存的概率,要是個拖累,還特喵的是個二五仔。

救了不就是腦子有病么?

他也不是救世主,更不是什麼道德聖人,修的也不是舍利子。

整棟別墅的燈都被林霸關閉。

就目前而言,他還不能確定光會不會吸引到喪屍,極夜還在持續中,他可不想自己的別墅成了喪屍派對。

窗外路燈下不少喪屍在搖曳。

看到有活人出現,這些遊盪的喪屍就會像發現了獵物般蜂擁的撲上去,那些生者的結果可想而知。

這畫面,像極了林霸的夢。

活着的人在拚命的奔跑,死去的人在街上遊盪。

「我甘霖娘啊。」

「這特喵的也太突然了,說變就變啊!」

凝望着窗外的林霸低喃。

他大致觀望了一下,這些喪屍並沒有想要來他這裡的跡象,他們只是會漫無目的的搖曳,襲擊出現在墅區中的生者。

這倒是讓他安心不少,也取來手機去通知蘇湛末世降臨的消息。

「蘇湛!」

語音接通,還沒等林霸將後面的話說出來,蘇湛那就已經驚恐的喊了出來。

「林霸,我好像看到喪屍了!」

「你那面也出現了么?」林霸驚訝的低呼一聲,蘇湛很明顯愣了一下道,「你也看到了?剛才我在消食,聽到樓下有叫嚷聲就趴在窗戶那看了一眼,霧草,好幾個人再咬另一個人。」

「我這也出現了。」

靠着沙發,林霸長吐着氣。

「我親眼看到活人變成喪屍,給外面的一個女人給咬死了,現在我這裡還在持續咬園區里的人。」

「你說有沒有可能,這些人變成喪屍跟月光有關。」蘇湛忽然狐疑道。

林霸沉默着沒有作聲,抬頭看向窗外猩紅的月。

他覺得,極有可能。

外面的月亮現在越發的詭異,最開始還橘紅色,現在已經變的赤紅,就像是被鮮血澆築過,紅的讓人心悸。

來他這求資源的男人最開始並沒有什麼異樣。

沒有被咬,

就那樣平白無故的變成了喪屍。

那麼,有沒有可能是長時間暴露在月光下,才讓他的身體出現了異變。

救援物資遲遲沒有到,

也許那些輸送物資的人員都已經變成了喪屍。

那麼多民眾出門搶奪物資,卻沒有任何報道,極有可能他們在極夜中突變,外面現在已經是喪屍的汪洋。

「咱別出去。」

林霸舔着嘴唇微微皺眉。

「現在咱們倆儲備的資源都很充足,有資本去慢慢觀察。現在外面已經混亂不堪,網絡都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

「蘇湛,活下去。」

「放心吧,你也是。」蘇湛低沉的話語傳來,「希望咱們倆還能見面,一起舉杯共飲。」

結束通話後的林霸,點開了各主流媒體軟件。

喪屍的出現並非只有林霸和蘇湛發現,網絡上已經有不少人看到了『吃人』的傢伙,末世的氣息愈發濃郁。

林霸皺着眉頭退出媒體平台。

在腕錶中,翻開一本日記。

「林霸。」

「當你看到這本日記時,說明你放棄了我們蔚藍高校對你的邀請,很可惜,又很慶幸你做出了這樣的抉擇。」

「這本日記是我對末世發生事件的一些總結。」

「顧南枝會根據時間的推動,為你一點點的展示出近期會發生的事情,很抱歉不能對你全盤告知,知道的太多也許反而會影響你的判斷。」

「至於如何選擇,權利在你。」

「我並不過多的干涉你的人生,歸根結底,你的人生和未來應該由你來主宰。」

「你也不需要在意我的身份。」

「待到時機成熟時,咱們會有機會見面的。」

這本日記是跟『基因突破基礎』放在一起,應該也是刀疤臉所說的某個人想要對他說的話。

當時,日記的後面沒有任何內容。

待到此時林霸再將日記向後翻的時候,日記中出現了新的文字。

……

墓區。

碩大的園林墓區中放滿了石碑,一個左臂義肢的男人靜靜坐在墓碑前,白色玫瑰鋪滿了墓碑的周圍,充斥着哀悼的氣息。

「回來了。」

忽然,依舊凝望着墓碑的男人低語。

「辛苦,明明你那面的勢力也需要你坐鎮,卻還是麻煩你跑了一趟。」

「瞧你這話說的,咱倆是兄弟!」刀疤臉皺了皺眉,看着眼前的墓碑,「你怎麼突然來這?」

從懷中取出個本子,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喔,今天是她的忌日啊。」

翻看一眼後的刀疤臉將本子重新放到懷中,走到墓碑前彎腰行禮,又徒手不知從何處取來一束白色玫瑰放到墓碑前。

墓碑前的男人默不作聲,靜靜的凝望着墓碑上的照片。

「他沒有答應咱們的邀請。」

「這點你不是早就清楚。」刀疤臉攤手聳肩,「他是什麼樣的人,你比誰都清楚。倒是你,主體就那麼給他了?」

墓碑前的人又沉默了下來。

好似在緬懷,好似在感傷,又好似在自嘲。

「現在的我根本配不上她那顆赤誠的心和清澈的眼睛。」墓碑前的人黯然嘆着氣,低頭看着自己的手,「我已經不是曾經的我了。」

沉悶的氣息籠罩住墓園,許久墓碑前的男人才低聲一嘆。

「沒去看看蘇湛么?」

「他不值得我去看一趟,你應該也很了解他。」刀疤臉又笑了聲,「讓他好好在末世中磨鍊,給他太多他會飄起來的。」

「你確定要這樣說他?」

墓碑前的人好似有些藏掖的笑了笑,刀疤臉渾不在意的聳肩。

「調查的怎麼樣?」墓碑前的男人換了個話題。

「跟咱們想的大致相仿,極夜的赤月光並非是影響屍變的唯一可能性,我親眼看到幾個在家中也屍變的人。」刀疤臉低語。

「科爾雷諾呢?」

「沒抓到他的尾巴。」刀疤臉搖頭,緊鎖着眉眼,「你確定,科爾雷諾會出現在赤月極夜中么?」

「不確定,就是一種假想。」

墓碑前的男人搖頭笑着,刀疤臉沉吟片刻。

「我倒是有個想法,有沒有可能是咱們想錯了,科爾雷諾並非是人而是其他,植物、動物,或者一枚石頭?」

「不重要了。」

墓碑前的男人深深的吐了口氣。

「我剛剛已經通知蔚藍,顧南枝系統正式投入使用,半年內咱們就對那些入侵者發起正式的反擊。」

「這麼著急?」刀疤臉愕然。

緊握着拳頭的男人忽然咬了咬牙,脖頸的青筋都爆了出來。

「我等不下去了!」

……

「呼!」

睡夢中的林霸驚醒。

喘着粗氣的他抬手扶額,腦海中回想着剛剛夢中的畫面。

夢,變了!

赤月高懸。

整個世界都被赤紅色的光籠罩,城市內到處都是倉皇逃命的人類,在他們的身後是數不盡的喪屍追趕。

林霸也是那些逃命的人類之一。

然而,就在他即將跑出喪屍潮時,從赤月中忽然伸出一雙如惡魔般的大手,朝着他抓了過來。

「這又是什麼夢?」

「赤月?」

低喃中的林霸下意識的朝着窗外看去,才注意到極夜已經退去,那份早就讓所有人類習以為常的白晝又降臨這個世界。

「嗚呼?」

被夢驚的不輕的林霸,瞬間精神起來,縱身跑到窗檯處向外眺望。

窗外陽光明媚。

就是院落外路上搖曳着的喪屍有些煞風景。

「這到底是死多少啊。」

趴在窗戶向外眺望,林霸不禁低喃。

他門外的路已被鮮血澆築成血紅色,就好似在他的門前鋪上了紅毯,偶爾還能看不到不少碎肉、斷臂。

保守估計他這門口得死了幾十個人。

林霸這裡是墅區。

住在這的人相對居民區那種高樓本來就少很多,面積也要更大,按理來說會從他這裡路過的應該不多。

偏偏,這些死者好像都聚集在他這。

沒看到屍體,應該他們已經變成喪屍遊盪到別的地方了。

「不能是他們都想到我這來搶食物,路上就被喪屍都給KO了吧。」林霸心中不禁琢磨着,看向守在他的大門外,好似侍衛般的喪屍。

林霸認識他。

這個喪屍就是曾威脅他索要物資未果,親眼看到他屍變咬死了外面另一個女人的『好鄰居』。

此時的他,看上去在休息張開血盆大口打着哈氣。

哈氣後又警覺的打量着周圍。

一時間,林霸的心中竟是湧上無言的感動。

好人啊!

為了守護他的資源,數日不休的站在他的門外。

林霸都想給他個大拇指。

輕輕推開窗,站在門外守護的『好鄰居』好似嗅到了林霸的氣味,無神的雙眼被爆怒取締,咧着血盆大口拚命的撞擊着別墅的鐵門。

「謝謝你,默默為我付出了這麼多。」

眼眶好似都有些濕潤的林霸,將手槍上膛推開窗,對準了『好鄰居』的頭。

嘭!

血花四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