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數碼寶貝:沒有被選召的孩子)泉真吾為了養貓而碼字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數碼寶貝:沒有被選召的孩子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數碼寶貝:沒有被選召的孩子)泉真吾為了養貓而碼字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數碼寶貝:沒有被選召的孩子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4 18:53 作者:為了養貓而碼字

章節介紹

太一:「上吧,亞古獸!」 亞古獸進化——暴龍獸 阿和:「上吧,加布獸!」 加布獸進化——加魯魯獸 素娜:「上吧,比丘獸!」 比丘獸進化——巴多拉獸 阿武:「上吧,巴達獸!」 巴達獸進化——天使獸 光子郎:「上吧,甲蟲獸!」 甲蟲獸進化——比多獸 真吾:「變——…

在線試讀

第009章 一張地圖

巨大的5號電池內,光子郎盤腿而坐聚精會神的在筆記本電腦上編寫着代碼。

真吾和甲蟲獸分別坐在他的兩側,真吾看得同樣聚精會神,生怕錯過一點信息;

相對的,完全看不懂光子郎在幹嘛的甲蟲獸則感覺有些百無聊賴。

「光子郎的表情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呢!」甲蟲獸感慨道。

「是嗎?」光子郎一邊和甲蟲**談,手上敲鍵盤的動作也沒有停下。

「是啊,有什麼高興的事情嗎?」

「這有點像解讀暗號或者古代文字的樂趣。」光子郎臉上露出了真誠的笑容。

「解讀的樂趣啊……」甲蟲獸還是有些不能理解,「那解讀之後有什麼發現嗎?」

「或許能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世界,你們又是誰。」

「這是什麼世界?我是誰?這些問題我完全沒興趣知道啊。」甲蟲獸兩個前足一攤,「光子郎你很想知道自己是誰嗎?」

「我……」光子郎聞言一愣,似是陷入了回憶。

這時,一隻溫暖而有力的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光子郎抬起頭,看到的是真吾堅定的眼神。

「光子郎他已經知道自己是誰了,泉家的第二天才。」說到這裡,他的嘴角掛上了略帶痞氣的笑容。

接着他轉頭看向甲蟲獸,岔開了話題:「你覺得這就是他最興奮的狀態那是你和他相處的時間還太短了。」

「哥哥!」光子郎已經意識到他想說什麼了,忙出聲想制止。

不過真吾可不管他怎麼想,自顧自繼續說道:「那是他七歲那年吧,老爸從希臘出差帶回來一個刻有符文護身符讓我們兄弟倆查出符文的涵義,誰先查出來誰就能得到護身符。」

往事不堪回首,光子郎忍不住雙手掩面。

「從希臘帶回的刻有神秘符文的護身符,這對於年僅七歲的小光子郎來說可太有吸引力了。

「他每天一放學就跑進市圖書館裏,左手一本英日詞典,右手一本希臘神話故事,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整整一個星期。」

「然後呢?!」甲蟲獸非常感興趣的問道,它可太想了解光子郎的過去了。

「然後……當然是我贏了!」真吾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這護符現在還掛在我的床頭呢!」

「那是因為你作弊了!」光子郎忍不住開口。

「是的,我作弊了。」真吾恬不知恥的點頭承認了,「我問老爸借了一下電腦,用儀器把符文掃描進電腦。

「然後駭入城南大學考古學研究室的數據庫中進行搜索比對,花了十分鐘不到就查出符文的涵義了。」

「城南大學的防火牆也太差勁了!」光子郎忿忿道。

「他們根本就沒防火牆,進出他們的數據庫比進出公共廁所還簡單。」真吾挖了挖鼻孔不屑的說道。

「那你也不該就這麼作弊,你知道我為了查出符文的意思在圖書館花了多少精力嗎?」

事情已經過去三年多了,但是光子郎至今想起來還是有些意難平。

「這可不是我的問題,是你自己腦子沒轉過來,我們可是程序員的兒子,用電腦解決問題應該是刻在我們DNA里的本能,頭髮掉光了也不能忘記。」

見光子郎不再反駁,真吾看向甲蟲獸繼續說道:「然後我就見識到了光子郎有史以來情緒最激動的一面。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次對我罵藏話,還是當著老爸和老媽的面。」

光子郎臉都紅了,把頭埋低瓮聲瓮氣地喊道:「我都向你道歉過好多次了。」

「而我也早就原諒你好多次了。」真吾挑了挑眉頭,「話說那藏話你是哪裡學來的?我作為說藏話的行家都不知道那個詞。」

「……」光子郎沒有回答。

雖然一臉窘迫,但是童年的「歡樂」記憶還是衝散了光子郎原本有些陰鬱的心情。

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真吾微微一笑:「繼續破解牆上程序的涵義吧。」

光子郎對上真吾溫柔的眼神微微一愣,這才反應過來真吾的用意,心口當即湧上一股暖流:「嗯!」

按鍵被敲擊發出的清脆聲音再次響起。

真吾看不懂牆壁上的符文,但是電腦上的編程語言對他來說卻是比日語還熟悉的存在。

隨着電腦上的程序逐漸完整,他也漸漸看出了一點眉目。

「這是……定位程序?」真吾的語氣帶着些遲疑,「可是不應該是關於動力系統的代碼嗎?」

「我從牆上的文字中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程序。」光子郎回答道。

真吾沉吟了片刻:「有機會你把這種特殊文字與編程語言的對應教我。」

「好的。」說話間,光子郎敲下了最後一個回車。

接着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在光子郎雙手離開鍵盤的情況下,電腦上的代碼自動往下編寫了起來。

代碼生成的越來越快,很快超過了真吾肉眼能處理的極限。

但是光子郎卻很輕鬆的看懂了代碼蘊含的信息:「這是一張地圖。」

隨着他一語道破了程序的真身,一張由極簡線條勾勒而成的3D地圖出現在了電腦屏幕上。

先是一個黑點位於一個柱狀體內部;接着視線拔高出現一間像是工廠的建築;再往上拔高則變成了一座海島,島**陡然聳立一座高聳的山丘。

「這是我們現在身處的位置嗎?果然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了。」

「好痛!好痛!」甲蟲獸痛苦的喊叫突然打斷了正專註看着地圖的兄弟倆,「身體好燙啊!」

轉頭看過去,甲蟲獸甲殼的縫隙中冒起了藍色的光芒,縷縷青煙從它身上升騰而起。

「怎麼了?!」光子郎緊張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好痛啊!」甲蟲獸手舞足蹈道。

而一旁的真吾則發現光子郎別在背包肩帶上的不明裝置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閃起了光芒,就和亞古獸進化成暴龍獸前太一的裝置閃的光一樣。

真吾腦海中靈光一閃,似是抓住了什麼關鍵。

「這樣太危險了!」光子郎焦急的看着難受的搭檔,就要關掉電腦的電源。

「等等!」真吾伸手制止了光子郎的動作。

「可是……」

「相信我!這是正確的決定!」真吾的語氣堅定。

光子郎眉頭緊鎖,看了看難受的甲蟲獸,又看了看錶情堅決的真吾,最終咬了咬牙沒有動作。

而那個未知裝置上,光芒閃爍得愈發頻繁了起來。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