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霍先生的豪門千金(霍司墨沈千染)全集閱讀_霍先生的豪門千金全本在線閱讀

霍先生的豪門千金(霍司墨沈千染)全集閱讀_霍先生的豪門千金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14 18:53 作者:月月愛寫字

章節介紹

沈千染怔住,剛才還在和沈若雪在一起的霍司墨,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跟前 依舊是清清爽爽的氣質,言語和眼神里卻夾着厭惡.........

在線試讀

霍先生的豪門千金第3章  第三章

精彩節選


沈千染怔住,剛才還在和沈若雪在一起的霍司墨,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跟前。
依舊是清清爽爽的氣質,言語和眼神里卻夾着厭惡。
李總,抱歉了,這位是我前妻。
霍司墨將前妻兩個字咬得分外重。
原來他並不是看到了她才過來了,而是因為這個豬頭三。
沈千染深吸了一口氣,當即站穩將豬頭三推開,看向霍司墨的眼神幾分逆反,不好意思,這種貨色我還看不上,跟你一個級別。
什麼叫這種貨色?
豬頭三的臉頃刻如豬肝醬紫,沈千染捋了捋垂在肩頭的黑長直發,鞠了一躬,抱歉,先失陪了。
霍司墨眼底掩藏不住的詫異,才剛離婚一個星期,這個女人泰若自然,彷彿根本沒有受過傷一般。
果然,她嫁給自己只是因為錢,眼看揭穿了她醜惡嘴臉,索性及時止損么?
念及此,霍司墨面色陰沉,甚至已經後悔擬定離婚協議時的一絲仁慈,承諾每個月給予她一筆不菲的贍養費。
有沒有受傷,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沈千染緊攥着手,似乎只有將所有痛化作力氣,心裏才會好受一些。
此時,會場的燈光瞬間黯淡,唯有舞台一束追光。
阿墨。
沈若雪操控着輪椅到他身邊,抬手拽着男人袖子,兩人齊齊地看向舞台。
應該是摩爾的老闆亮相了吧?
說起來,摩爾是個別具一格的公司,聽聞起初創建公司時,並不為盈利,只為給所有人才一個展露頭角的空間。
摩爾是國內具有做多版權、專利的地方,公司內,有知名編劇、小說家、畫家、科技研發團隊、醫藥研究學者不以盈利為目的,到現在,卻成為炙手可熱的存在。
瑞豐想要的芯片專利,屢次被拒。
這時,只見深藍色弔帶長裙的女人提着裙擺款款上台,聚光燈下,她如同最為清澈的泉水,雪山上的花蕊,賞心悅目。
怎麼會?

沈若雪驚呼,險些從輪椅上站起身。
霍司墨亦是面色凝重,她的失陪居然是要上台演講么?
大家好。
清脆的聲音通過立式的話筒傳遍大廳的每個角落,浸人心脾。
沈千染標準禮儀微笑,纖細的手交疊置在腹間,我代表摩爾,感謝各位的到來,請允許我做個自我介紹,我姓沈,名千染。
沈千染?
哦!
我想起來了,這不是霍少的前妻么?
來賓中,有人記憶力不錯。
忽然間,以霍司墨為中心點,瘋狂地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霍司墨本就黑沉的臉色,更如潑了墨一般。
我知道,很多人今天到這裡來,都是為了這個。
沈千染及時的將眾人的視線再次匯聚到自己身上,在她的指尖,是一枚指甲大小的芯片。
芯片水藍色的,仿若星辰璀璨。
阿墨!
沈若雪揪着霍司墨的袖口更緊了些,芯片,居然就在沈千染手上!
霍司墨拂開了她的手,闊步走上前,靠近舞台一些。
那張溫婉的臉,着上了妝容,徒添張揚氣息。
就是這張臉,前幾天還哭哭啼啼地,裝成一朵白蓮花,今天,卻擎着他最想要的東西!
China330,這是它的名字。
沈千染不緊不慢繼續道,對於機械工程的作用,想必大家都清楚,最大強度地加速傳感器的運行,已達到最大生產值,各大工廠趨之若鶩。
不是她誇誇而談,確實,專利的實用性顯著。
沈小姐,到底說,你真的能代表摩爾,芯片售價怎麼說?
不少人都興趣,對於技術這種東西,永遠是升值空間大。
沈千染有意無意地瞟了霍司墨一眼,他身高出眾,哪怕是站在人群中,宛如標杆。
看他陰翳的眼神,沈千染深吸了一口氣,330芯片的專利不賣,只送。
送?
送給誰?
大家再次看向霍司墨,難道這位沈小姐,是打算用這枚芯片的專利破鏡重圓嗎?
沈千染收回目光,心平氣和道,這枚芯片,打算送給彌音。
當下,另一名優雅的女人走上台,盈盈輕笑和沈千染並肩站在一起,接過了芯片。
彌音,後起之秀,是瑞豐實打實的競爭對手!
霍司墨勾起薄唇,看不出是喜是怒,轉身就走。
阿墨,沈千染到底是怎麼拿到330的?
阿墨,你走太快了,等等我她現在將芯片拱手讓給彌音,擺明就是跟你作對啊!
摩爾大廈樓下,霍司墨頓住腳步。
阿墨沈若雪的聲音放得很輕,和他分開了三年,這三年來,他的脾氣越來越陰晴不定了。
霍司墨抬手覆蓋在額頭,指尖揉着鼻根,會場上,沈千染氣定神閑,靚麗嬌美的樣子在腦海里揮之不散。
正當沈若雪抬手想要勾住他手,霍司墨沉靜片刻道,林濤送你回去,我還有事。
說完,他看也沒看她一眼,拉開車門坐進駕駛座。
隔着遮陽膜,沈若雪看不清霍司墨的臉,想說什麼,話到嘴邊作罷,明眸多了絲狠戾。
沈千染,三年,她在阿墨心裏到底是什麼位置!
會場熱鬧非凡,賓客對沈千染和霍司墨的事甚囂塵上,而休息區,沈千染捧着杯熱水,三年來,總是等霍司墨晚歸,隔三差五的熬夜,身子骨虛了,手腳總是冰涼。
染染。
葉彌音小心翼翼地將芯片收納在金屬盒子里,密封好之後,才單手托着下巴注視着她,你說,你結婚不讓伯父伯母知道,離婚也不告訴他們,就那老兩口,以為你現在還在澳大利亞歷練呢。
沈千染長睫微顫,抿緊紅唇,不言不語。
別的孩子都是在父母陪伴下長大,而她呢,三歲就被送出國,迄今為止,四海為家,她甚至懷疑,自己不是沈家親生的。
好了,別生氣了,不就是個臭男人么?
葉彌音手肘戳了戳她側腰,若有所思,不過,我聽說,沈若雪是江南沈家的千金,你們江南,到底有幾個沈家。
沈家千金?
沈千染終於從石像的狀態活絡過來,緊皺着眉頭,她身份造假?
她是沈家的孩子,從沒聽父母說過,自己還有姐妹。
反正那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
葉彌音嘖嘖有聲,霍司墨能為了她跟你離婚,也沒什麼好留戀的。
葉彌音今年二十六,單身主義,從來就沒把情情愛愛放在眼裡。
她又怎麼會知道,被人背叛的痛楚?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