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俊哲陳湖光)兵王一怒_(李俊哲陳湖光)全本閱讀

(李俊哲陳湖光)兵王一怒_(李俊哲陳湖光)全本閱讀

2022-09-14 19:48 作者:月逐九天

章節介紹

第二天一早,楚風早早的出了家門說去上班,其實是去找工作剛走出小區門外,楚風便遇見了住在對門的鄰居許華聽到楚風沒有了.........

在線試讀

兵王一怒第1章  李俊哲

精彩節選


臨海市,香苑別墅。
一個留着披肩長發,身材修長,渾身上下只是在腰間搭了一件薄薄的床單的美女捲縮在鑽石床上面。
女子膚如凝脂,風華絕代,真是天下少有的美人。
「我要殺了你,你這個王八蛋!」
突然,鑽石床上的女人瘋狂的怒吼着,一雙明澈的美眸中簡直可以噴出火來。
在她的面前,站立着一位小哥。
「嘿,美女,俺一進門卻被你強推,該怒的人是我,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抓破了,你得給我賠。」
該男子叫楚風,此時,還未完全從剛才的瘋狂中清醒過來。
敲開屋門,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一名美女拽了進來,一手脫着自己衣服,一手瘋狂的撕扯他的衣服。
楚風二十三四歲,小處一個,那經過這麼大的陣仗。
還有,面對如此絕代玉女的瘋狂,能頂的住,那還是個男人嗎?
就是沒有想到,完事後,那女人像變了個人的,立即翻臉不認人,恨不得殺了楚風。
聽到「你得給我賠」幾個字,美女顫抖的玉手伸到枕頭後,拿出一個高檔的愛馬仕包。
從包里掏出一沓子錢甩到了楚風面前。
「拿上這些錢滾蛋,記住,永遠不要把今天發生的事說出去,永遠別讓我再見到你,否則,我絕對會殺了你。」
楚風有點無語:「不是,美女,你這就有點不講理了,別忘了,咱倆誰是受害者,要滾的人也是你啊。」
「你給我滾!」
美女大吼,手中的愛馬仕砸向了楚風。
楚風接住了愛馬仕,笑道:「美女,你第一.次給了我,在下感激不盡,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找你妹啊,滾!
!」
美女扔過來個玻璃魚缸,楚風接過玻璃缸,放在地上,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剛才雖然佔了天大的便宜,但女子若倒打一耙,告他個用強,違背什麼意志,這社會,雖然他有理,那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跑出香苑別墅,楚風竟直跑到他的小電驢前。
這小電驢已經跟了他半年了,風裡來雨里去,為他立下了汗馬功勞。
剛騎上小電驢,忽然,從四周跑出來幾名大漢來,將楚風圍在了中間。
為首的絡腮鬍大漢指着楚風大罵:「媽的,李少的女人也敢動,給我打,往死里打。」
楚風還未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幾名大漢將楚風從小電驢上扯了下來,霹靂扒拉,一陣猛揍。
絡腮鬍大漢則拿着鐵棒,瘋狂的打擊楚風的小電驢。
不一時,小電驢被打成了一堆廢鐵。
拳頭下的楚風緊緊的握着拳頭,拳頭上的青筋清晰可見。
可最終,楚風還是鬆開了拳頭。
任由幾名大漢在身上擊打着。
「住手。」
突然,身後傳來女人的呵斥聲。
幾名大漢停了下來,被暴揍的楚風添了添嘴角的鮮血,慢慢的抬起頭來。
只見剛才強推他的美女站在屋門前,美眸中滿是怒氣。
絡腮鬍大漢急忙跑過去,恭恭敬敬的說了一句:「蘇小姐,我們是奉李少的命令來保護你的。」
「讓他走。」
美女沒有理會絡腮鬍大漢,冷冷說道。
「蘇小姐,這小子他……」「我說了,讓他走。」
美女喊道,聲音較前次大了好幾倍。
「滾!」
絡腮鬍不耐煩擺手,衝著楚風吼道。
楚風卻沒有走,指了指被打成廢鐵的小電驢:「你們得賠。」
「我去你的,敢讓老子賠,是不是找死。」
絡腮鬍大漢舉着拳頭向楚風打去。
啪!
絡腮鬍大漢的手臂剛剛舉起來,被美女狠狠的扇一巴掌,冷斥道:「你們也都給我滾。」
絡腮鬍大漢眼睛中滿是不悅,十分不情願的猛然擺手,招呼着幾名小弟離去。
美女走到楚風面前,冷漠的眼神在楚風臉上飄過,此刻,楚風的臉青一塊紫一塊,嘴角還不住的往外滲着鮮血。
這些,美女好像都沒有看到,又甩出了一沓子錢到楚風面前。
「這些錢夠賠你的電車了,趕緊滾,記住我說的話,還有,臨海市已經不適合你呆了,不想死,趕緊走。」
不等楚風說話,女子轉身回到屋中,砰的一聲關上了屋門。
楚風蹲下身子,一張一張的撿着地面上的鈔票,嘴角露出一抹抹苦澀的笑意。
那女子叫蘇晴,正是臨海市著名的企業集團,蘇氏集團的千金三小姐。
進屋的蘇晴靠在門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剛才發生了什麼,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有人在她喝的東西中做了手腳,才會讓她不受控制。
她也知道做手腳都人是誰。
是臨海市有名的花花公子,李家家族的少爺李俊哲。
一直以來,這位李家少爺瘋狂的追求她。
可她知道這位李家少爺的為人,被他傷害過又拋棄的女人,數都數不過來。
今天,李俊哲給她打電話,說要過來找她共進晚餐。
當然,被她直接拒絕了。
可她沒有想到,李俊哲早已在她每晚休息前必喝一杯的牛奶下了葯。
喝了牛奶後,很快,她就感到渾身燥.熱。
就在這時,李俊哲又打來電話,說她馬上就到。
蘇晴知道,一旦李俊哲過來,就會被李俊哲得逞,讓李俊哲這樣的人得逞,她還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眼看身體越來越不受控制,甚至出現了幻覺,這時門鈴響了。
正是楚風來了。
在幻覺中,她把那個男人當成了她的白馬公子,可當清醒過來後,卻是別人。
於是,就有了開頭的一幕。
想到這些,蘇晴的眼淚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她堂堂的蘇家三小姐,臨海市著名的玉女,商海中的精英,就這樣,把寶貴的第.一次給了一個完全不相識,根本不想給的男人。
蘇晴並不是看不起他的,而是她的身份與秦風相比,真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按理說,就像兩根平行線,根本不該有交集。
可偏偏……雖然心中充滿了不甘,但蘇晴不後悔。
這總比把自己給了李俊哲強多了。
香苑別墅大門外頭,一位二十來歲的奶油青年,狠狠的在絡腮鬍男子臉上抽了幾把掌。
「胡強,本少謀划了這麼多天,就等今天晚上實施了,老子高高興興的來的,你媽的,竟然給我說蘇晴讓一個小哥先睡了,你這個廢物,本少讓你看好蘇晴,你幹什麼吃的。」
青年,正是臨海市李家的公子李俊哲。
被李俊哲打的胡強大氣不敢喘一聲,待李俊哲的巴掌落完了,才急忙解釋道:「少,少爺,我們以為屋中的人是你,誰知道是別人。」
「他么的。」
李俊哲又抬起了手臂,胡強的脖子猛縮,像烏龜縮脖子似的縮了進去。
啪。
李俊哲狠狠的在胡強大腦袋上打了一巴掌。
「去,將那個人雙腿給老子打斷,然後,扔到臨海市外面的垃圾堆里,奶奶的。」
胡強不敢怠慢,急忙帶着幾名小弟離去。
李俊哲則點了根雪茄,吐出口濃煙來。
「蘇晴,你就是成了賤人,老子也要把弄你弄到手。」
李俊哲狠狠說道。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