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鐵馬嘯雪西風烈》葉翊江行歌_(鐵馬嘯雪西風烈)完整版閱讀

《鐵馬嘯雪西風烈》葉翊江行歌_(鐵馬嘯雪西風烈)完整版閱讀

2022-09-14 19:48 作者:江行歌

章節介紹

一部少年戰將的成長史,血腥悲涼的沙場,波譎詭異的王朝內爭,哀婉凄涼的紅顏愛情,不能打倒他的,必將使他更加強大!那年,鐵馬嘯雪,西風烈

在線試讀

第6章 江霓裳的抉擇

果不其然,宇文玄是被他的部下攔住了去路。

身為統軍主將,部下的所作所為,符峒謙不可能不知道,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符峒謙恨不得馬上宰了那些蠢貨,打劫誰不好,偏偏打劫皇帝?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宇文玄明顯已經知道了實情,藉此在敲打他。

符峒謙猛地抬頭,一副驚訝的表情:「打劫陛下?這……盜匪不知陛下身份,攔路搶劫驚擾了陛下身份,是末將的失職,末將定當整肅地方,清剿亂匪。」南楓看着信誓旦旦的符峒謙,面有不屑,鼻孔里冷哼一聲,依舊抱扇而立。

「還有一事……」宇文玄皺着眉道。聽到這裡,符峒謙心裏已經欲哭無淚,還有誰招惹了您吶?

「江修家眷審得怎麼樣了?」符峒謙沒想到聖上會突然問及此事,不知是何用意,不敢貿然回答。

「陛下,江修心腹皆已戰死,其餘家眷似乎也不知情,現在還沒有審出有用的東西來。」符峒謙搪塞一句,狐疑地瞅向方同。

方同見符峒謙一臉狐疑,冷笑兩聲,站了出來。

符峒謙看着方同的表情,心頭連跳,暗道不好,此刻殺了方同的心都有。「陛下,青陽郡有一才女,名江霓裳,乃江修之女,傳聞此女音律一絕,且韜略不俗,就連江修有時也倚賴其出謀劃策,依老臣看,她有可能知道什麼。」

「哦?這倒是新鮮了。」宇文玄轉過頭看着符峒謙。

符峒謙本想將方同嘲笑一番,可此刻的心情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陛下,怕是方大人道聽途說罷了,一介女流而已。」

「一介女流能讓朕的肱骨之臣如此爭論,朕很有興趣。」宇文玄目光示意南楓,符峒謙苦笑,叫了老梁為南楓帶路。

方同則是一旁站定,眼神中似有得意之色。忽而想到了什麼,方同小心說道:「聽說薛泰清將軍已經在豫州擊敗了叛軍,掌控了地方,接下來平南之事大有可為了。」

宇文玄不置可否。薛泰清的統軍能力不容懷疑,但豫州周邊除了青州外,其餘皆叛,相當於是四面環敵,僅靠豫州與周邊叛軍作戰,顯然不是長久之計,何況以一州之地支撐大軍長期作戰,更顯吃力。

宇文玄沉默片刻,手指有節奏地敲打着,正要說什麼,卻看到兩個婢女扶着一個女子走來,後面是南楓在跟着。

因為兩天未進食,江霓裳已經腳步虛浮,還沒有跨上台階,就已經摔倒在地,秀髮散亂,遮掩着蒼白的臉龐。

兩邊的婢女也索性放開了她,站到一旁,在她們眼裡,她已經是將死之人。宇文玄從台階上逐級而下,一步一步。

他給了方同一個眼色,方同與符峒謙屏退眾人,隨後也退了出去。

江霓裳拼盡全身力氣,用胳膊支起了上半身,抬頭看清了來人的模樣。

宇文玄身子彎下,伸出了一隻手。

江霓裳心中想像過了無數的可能,卻唯獨沒有想到過眼前的善意。歷經過家道大變後,甚至活着也成為奢侈的時候,江霓裳早已做好了準備去見父親。

可眼前,卻不是她想的那樣。她痴痴地盯着宇文玄看。

宇文玄眸似星光,淡淡一笑,「是文熙先生讓我來的。」

文熙,是江鳳年的字。

江霓裳眼神中有些怯弱,但還是咬咬唇,將手遞給宇文玄。

宇文玄稍一用力,把江霓裳扶了起來。

「祖父他還好嗎?」江霓裳顯然對這唯一的長輩很在意,迫不及待地問道。

「很好。」

回答雖有搪塞的嫌疑,但江霓裳心裏還是鬆了一口氣:祖父還在,江家就倒不了。

江霓裳坐到大堂,顯然已經意識到此人地位不凡,開口問道:「你是誰?」

「重要嗎?」宇文玄反問道,「你想死還是想活?」

這個問題看起來莫名其妙,但江霓裳知道是什麼意思。

她本就臉色蒼白,嘴唇緊咬之下,總算有了一絲不正常的血色。

一死了之固然容易,但江家的仇恨就此煙消雲散,或許再也沒有雪恨的機會,但如果背負仇恨活下去,每一刻對她來說將是煎熬。

就算拼盡全力,就能大仇得報嗎?

江霓裳笑得悲涼,幾乎沒有聲響,「我想活。」

宇文玄左手背後,逼近了江霓裳,右手伸出,眼神中滿是鄭重:「跟我走。」

這次沒有猶豫,江霓裳的手被握得很緊,那一瞬間,她好像看見,這個男人的眼神又化作了漫天的星光……

……

炎國龍丘,日頭高懸,街道上的行人三三兩兩,有兩三個奔跑玩耍的孩童,跑在前的一個小女孩手握風車,笑語不斷,她高舉着風車回頭,卻撞上了一位頭戴斗笠的白鬍子老頭,風車也跌落出去。

老頭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手拄拐杖,衣着樸素,他將小女孩扶起,眼神中有些慈愛。

老頭身後的女子將風車拾起,拿手絹輕柔地擦了擦女孩的臟手,把風車給了小女孩。

小女孩睜着大眼睛,盯着女子看,「姐姐你真好看!」

女子柔柔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孩子們轉眼又歡樂地跑開。

「師父,宮裡傳來消息,陛下邀您進宮一聚。」女子對老頭說道。

老頭點點頭,轉過頭看了一眼女子,言語中似有感嘆,「雲遊數載,也該回去了。」

「您有心事?」女子看出了老頭的情緒。

老頭一愣,忽而哈哈大笑,手指女子,「你個鬼丫頭!」

女子掩笑,有些得意地瞧着她的師父:他不說,她自然也不會問。

「離開龍丘後,你就回藥王谷吧,為師獨自前往京城。」

藥王谷,西涼國的一支江湖力量,以懸壺濟世為己任,從不參與江湖紛爭,因此在各國間都頗有名望。

藥王黎東卿,正是眼前這老頭,他唯一的女弟子,喚作沐靈薰。

「我可不走,我都好久沒見大師兄了。」沐靈薰眉頭微皺,一副不滿的樣子。

黎東卿沒好氣地白了沐靈薰一眼,他對這個弟子是真的無計可施。沐靈薰看他的樣子,知道是答應了,眉頭舒展,喜笑顏開,緊跟師父而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