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深度追愛小罪妻》艾麗婭沈司夜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深度追愛小罪妻全文閱讀

《深度追愛小罪妻》艾麗婭沈司夜全本免費在線閱讀_深度追愛小罪妻全文閱讀

2022-09-14 19:49 作者:加麻加辣

章節介紹

「啊?」艾麗婭一時沒明白溫晴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過去的事情了,溫晴也不想再提「沒什麼,我是說是因為昨晚服務不周到才惹怒了.........

在線試讀

深度追愛小罪妻第2章  服務員做不做(2281字)

精彩節選


沈司夜說的話,沒有人敢反駁。
「我明白了沈總,我這就去辦。
溫晴在走進監獄之前就已經不對沈司夜抱有任何幻想了,可她卻沒想到,這男人能絕情到這個地步!
「溫晴,你清楚吧?
現在可就沒什麼溫小姐了,你的編號是0721。」
溫晴看着獄警塞到她手裡的衣服,心裏麻木到已經沒有任何感覺了。
從此海城驕傲的溫大小姐徹徹底底變成了一隻過街老鼠。
一個編號為0721的殺人犯。
獄警們打量着她的表情,將她帶去了監房。
監房裡除了溫晴意以外還有七個女囚,她們只是用眼神上上下下的將溫晴打量了個遍,什麼話都沒有說。
「這是新來的0721,你們好好照看着。」
獄警掂量着手裡的電棍:「要是不消停別說我不講情面了。」
電棍在監房的門上砸了兩下,很有威懾力。
溫晴的牢獄生活還算是順風順水,只是監房的女囚都不怎麼和她說話,她已經習慣了沒什麼存在感,每天兢兢業業的參加勞動。
沈司夜將她送進來,她輕易是出不去的了。
某天下午例行的勞動過後,監獄長沒有帶着囚犯們回去,而是讓所有人都站在了原地。
「現在!
這裡丟了一把刀子!
是你們誰偷的?」
溫晴站在人群之後,這裡很少有尖銳的物品,她剛剛搬東西的時候只看見了一把開箱用的刀子,只是一個轉身的時間那刀子就不見了。
「都進到這裡來了還不老實?」
獄警的眼神在每個人身上打量,而溫晴只想這一切快點結束,她感覺自己熱的快要暈過去了。
「警官!
我知道是誰拿的!」
人群中,一道高亢的女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溫晴!
我眼睜睜看着她將刀子揣進了兜里,還念念有詞的說要殺了誰。」
所有人的視線在一瞬間聚集到了溫晴的身上。
她下意識為自己辯解:「我沒有!
我沒有拿!」
獄警卻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將溫晴帶去了禁閉室。
狹窄的沒有窗戶的房間里甚至還泛着霉濕的味道。
「真的不是我!」
她急着辯解,將身上所有的衣兜都翻開了。
「你兜里是沒有,衣服里呢?
也沒有么?」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溫晴的話音才落身上的衣服就被人扒下去了。
她被迫**了衣服站在小房間的**,四五個女警上上下下將她打量了一遍,確認過她沒有拿刀子卻也還是沒有輕易放過她。
她被按在了桌子上。
「說!
把刀子藏哪去了!」
「我沒拿!
我真的沒拿!」
「沒拿?
你沒拿怎麼有人舉報你?」
溫晴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受的冤枉已經足夠多了。
她掙扎着,不料打翻了手邊獄警剛剛打來的一壺晾着沒喝的熱水。
剛剛燒開的水順着溫晴的手臂淋了下來。
她的手臂瞬間皮肉翻飛。
獄警們很快將她送到了醫務室。
在處置室里,溫晴咬住自己的嘴唇,恨不能當時沈司夜直接將自己掐死算了。
如果死了…「你說這不能有什麼事吧?
沈總是說讓咱們想辦法讓她長長記性,可是這弄成這樣…沈總不會找我們麻煩吧?」
「這有什麼的,沈總說了,只要有一口氣,隨我們折騰。」
門外獄警的對話一字不落的落進了溫晴的耳朵里。
在聽到那熟悉的名字的時候,溫晴不知道到底是手臂比較疼還是心口比較疼。
沈總,在這海城能有這樣地位的人除了沈司夜還有誰呢?
沈司夜!
這男人到底還要怎樣!
難道他的心真的是鐵打的么!
溫晴咬住了牙關,一聲沒吭。
手臂上的燙傷還沒有痊癒,溫晴有被叫去做和別人一樣的搬重物的活計。
「我說你快點!
磨蹭什麼呢!」
獄警跟在她的後邊催促,溫晴不得不加快了腳步。
儘管走的快,可每一步都很踏實,如果沒有突然伸出來絆她的那隻腳的話,溫晴是不會摔倒的。
她倒下去的瞬間,手上的重物掉落,正好砸在她的小拇指上,手指瞬間就變了形狀。
獄警卻說這不過是小傷,別人腿傷了都堅持幹活兒,她更沒什麼特殊的。
溫晴不敢喊疼,在每一個被疼醒的夜裡都是儘力的死死的咬住牙關。
她很清楚,她喊了,就正中了那男人的下懷。
整整五年,溫晴只靠着當年的一句話支撐着自己活了下來。
——沈司夜,你會後悔的!
五年後仲夏的某一天,海城女子監獄的鐵皮大門轟隆隆的打開。
「0721,出去之後好好做人。」
朝獄警點了點頭,女人艱難的邁過了那道門檻。
三十幾度的夏天,外頭的地上泛起一陣陣熱浪,女人往下扯了扯自己的短袖,想要蓋住胳膊的傷疤,可惜無濟於事。
她慢吞吞的往外挪。
女人攏了一把乾枯的頭髮,曾經精緻的面龐在經過這五年的牢獄之災之後依舊美的不可方物。
沒有錢坐車,也不知道這裡會不會有到市裡的公交,她打算往市裡走。
她走得很慢,一路走一路看。
走到市裡的時候天都快黑了。
她抬頭,在路邊的大屏幕里看到了那張無初次出現在她的噩夢裡的臉。
這五年海城好像變化很大,唯一不變的是那男人的地位。
在監獄裏每天晚上看新聞的時候都會看到那張臉。
他頻繁的出現在財經頻道或是娛樂頻道,他好像無處不在,過着人上人的生活,生意風生水起,和他曾經的愛人的妹妹日久生情,就快要訂婚了。
女人低下頭接着往前走。
她在路邊找人打聽了最近的一家中介所,她需要工作,至少需要一個今晚睡覺的地方。
好在這城市裡還是好心人更多一點,她的運氣也不錯,走到中介所的時候人家還沒有下班。
曾經作為頂尖設計師的女人現在已經不敢奢想那樣的工作,她知道男人一定不會讓她有這樣的機會的,現在哪怕有一份小職員的工作她都已經很滿足了。
不過她的夢很快就破碎了,接待她的人在聽見她有前科的時候就把她趕出來了,一臉嫌棄的指着街尾的那家叫「夜色」的國際娛樂會所告訴她:「那邊啊找保潔,沒條件,你去試試吧。」
她走到娛樂會所門口,門上的確貼着招聘信息——找保潔,管吃管住,一個月一千五百塊。
她心有不甘卻別無他法。
女人毫不猶豫的推門找到了酒吧的經理表示自己想要應聘保潔。
經理上下打量着她,長得倒是很不錯,就是胳膊上的傷疤難看了點,不過要是穿上長袖的禮服倒是也瞧不出什麼。
這模樣做保潔多少是有些「屈才」了,女人的長相要是好好利用,搞不好能給酒吧多增添點收入。
經理努了努下巴問她:「服務員做不做?」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