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王爍黃燁)跟外甥互換身體後,我來實現預言_(跟外甥互換身體後,我來實現預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王爍黃燁)跟外甥互換身體後,我來實現預言_(跟外甥互換身體後,我來實現預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08:46 作者:傘屋寺

章節介紹

我叫王爍,今年40歲,本來衣食無憂,也沒啥追求,就想伺候完父母后平淡的過完下半輩子,可誰曾想一次同自己的外甥去摘野菜,差點被一塊小石頭奪舍,卻意外的和外甥互換了身體,自此生活變得亂七八糟不信?那你聽聽我那挨千刀的外甥是怎麼說的: 「舅舅,以後您的房子是我的,車…

在線試讀

第8章 胡星

剛出遊戲廳,王爍把空的奶茶杯扔進垃圾桶。

迎面走來一個穿着時髦的年輕人和平頭壯漢。

時髦年輕人個頭與王爍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身材魁梧,長相也比較英俊,身上全是國際名牌,穿着的大牌花襯衫,LOGO大的要命,居然上邊的三個扣子都不扣,和謝凱那個富二代相比有點顯擺的味道。

錢靈言看到後,趕緊抽回手臂,緊張的對時髦男孩說道:

「胡星哥,這麼巧,你也來打遊戲啊。」

時髦男孩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哎呦,這不是我那未過門的媳婦,靈言妹妹嘛,你媽捨得你一個人出來啊?」

「你旁邊那小子是誰?長的還挺白凈的,你喜歡這一款?」

「我可告訴你靈言妹妹,小小年紀可別瞎談戀愛。」

「見到謝凱了么?」

錢靈言聽完就很不爽,知道爺爺曾給她定過娃娃親,可家裡人都沒在意,這幾年與胡家來往也不多。

錢靈言和胡星都在星都國際中學上學,難免碰到,胡星從來也沒主動提過娃娃親的事情,今天這是怎麼回事?

錢靈言皺着眉頭說道:「胡星哥,你可別瞎說。」

「你找謝凱啊,他在遊戲廳和同學打遊戲呢,你去找他吧。」

這時胡星旁邊的平頭壯漢盯着王爍,然後對胡星耳語了幾句。

胡星意外的看了一眼王爍,又對平頭壯漢使了個眼色。

「靈言,也不介紹一下你旁邊的帥哥,不會真是你談的男朋友吧,放心我不會告訴你家裡人的。」

王爍見到平頭壯漢,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然後大方的朝胡星走了一步,說道:「你好,我叫黃燁,是靈言的朋友。」

胡星撇了一眼王爍,又看了一眼王爍的後面,說道:「你好,黃燁,雖說頭一次見面,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不該拿的東西還是不要拿為好,否則將會大難臨頭的。」

錢靈言還以為胡星誤會是王爍是她的男朋友,於是說道:「胡星哥,你別誤會,我媽正在叫我們去餐廳吃飯,你快去找謝凱吧,我先走了,拜拜。」

錢靈言說完就拉着王爍越過胡星,往餐廳的方向走去,可大約走了十幾米,平頭壯漢卻攔住了他們。。

平頭壯漢盯着王爍說道:「小子,不該拿的,還是拿出來吧,別逼我動手。」

王爍有點生氣了,怎麼這個平頭壯漢陰魂不散的跟着自己,非要自己交出什麼破東西,看來要整一下這個大塊頭,要不然沒完沒了。

「這位大哥,貌似咱們沒什麼交集吧,咱們從沒有什麼身體接觸,怎麼總讓我拿東西?」

「你擋在我們前面做什麼?莫非你想找茬?」

「還有你總盯着我幹什麼?」

「難不成你要~光天化日之下,我擦,你可不要亂來。」

王爍說完雙臂護住了身子,往旁邊挪了一步。

錢靈言也有點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剛才胡星和平頭壯漢耳語了幾句。

於是回頭沖胡星喊道道:「胡星哥,你什麼意思啊?」

「這猛男是的你的健身教練嗎?」

「是想讓我辦卡嗎?」

這一聲雷人的不行,王爍都沒想到錢靈言會這麼想,正好,大塊頭,你慘了。

錢靈言喊完,見胡星發愣,就回過頭,走向平頭壯漢面前,用手指戳了戳平頭壯漢的胸膛。

「哇塞,好結實啊,黃燁哥哥,你也來試一試,健身教練的肌肉好發達,要不你到他那辦張卡,也練一身肌肉,保准吸引女孩子。」

平頭壯漢這個鬱悶,不知道我是來找麻煩的嗎?

怎麼我就變成健身教練了呢?

還戳我,還辦卡,我擦,這女孩腦袋是不是長包了。

平頭壯漢剛想說話制止錢靈言,王爍居然也戳了一下平頭壯漢的胸膛,故意大聲說道:「哇,好結實啊,大哥,您是哪個會所的?」

平頭壯漢話到嘴邊的話被憋了回去,徹底懵了,內心吼道:

「老子是來找你麻煩的,不是會所的。」

旁邊路過的女人,都側目看着平頭壯漢,一看平頭壯漢可以被戳,又聽說是會所的,於是漸漸的圍觀了過來。

有個大膽的女人,走到平頭壯漢旁邊,也戳了戳。

「哇,真的哎,好結實,閨蜜,過來,你也戳一戳。」

「喂,猛男,絕對猛男,快說會所地址在哪?我辦張卡,你是幾號啊?」

「嚯,猛男,你們會所還有小皮鞭的項目啊,哈哈,我喜歡,我也要辦卡。」

「讓我也戳一下,你們別擠呀,我戳一下就走,哎呀,踩到我腳了……」

……

平頭壯漢被戳的發火也不是,撤退也不是,胡星又沒有發話,只能呆在當地,任人戳。

胡星也不知道什麼情況,老五莫名其妙的被一幫婦女圍上了,一看周圍有好幾家女裝店,頓時明白了。

王爍和錢靈言看着平頭壯漢那尷尬的樣子,閃到一旁,開心的笑着看熱鬧。

此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謝凱也帶着同學出了遊戲廳看熱鬧,在門口見到胡星,打招呼道:

「喂,胡星,真巧啊,那個被一群女人圍着的不是你的保鏢么?」

「啥時候兼職去會所了?」

「身上還有鞭痕,哇,夠勁爆的。」

「有創意,真人廣告啊,看來生意不錯,哈哈。」

胡星臉上掛不住,對謝凱說道:「謝凱,你稍等我一下,我處理完後,再找你說點事。」

胡星說完,直接走向王爍,又向平頭壯漢做了個手勢。

平頭壯漢如釋重負,巴拉開面前的一堆手指,橫衝直撞的走向王爍,一邊走一邊吼:

「都給我閃開,我不是會所的,這傷也不是鞭痕。」

有幾個中年女人被撞的東倒西歪。

「哎呀,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粗魯,信不信,我給你差評,讓你下崗。」

「唬誰呢,那不是鞭痕,難道是繩子的勒痕?啊,哈哈,不敢想啊。」

「你們看啊,猛男沖那個帥小伙走去了,不會是…,嘔,真噁心,快去看熱鬧。」

……

胡星走到王爍面前,冷笑道:

「小子,挺會找事啊,既然你不交出東西,老五,按住他,搜身。」

錢靈言有心想幫王爍,卻被胡星攔住。

眼看平頭壯漢就要動手,王爍卻淡定的對胡星說道:

「胡星,貌似咱們是第一次見,沒什麼深仇大恨吧,既然這樣,那就看好戲吧。」

王爍說完沖那些還沒走遠的中年婦女喊道:

「小姐姐,大姐姐們,你們別走啊,這猛男和那個文藝青年要非禮我啊,你們幫拍個視頻作證啊,這視頻絕對爆火啊。」

沒走多遠的幾個中年婦女這時納悶的回過頭,驚喜的看着平頭壯漢,全部回身往平頭壯漢方向跑,一邊跑一邊喊:

「猛男,稍等一下啊,我還沒錄視頻呢。」

「猛男,你居然連一個小青年都不放過,太禽獸了,我要報警。」

「哇,這文藝青年的鞋子可是今年的國際潮牌新款啊,我的天啊,這一雙鞋怎麼也要好幾萬吧。」

「原來是富二代啊,這癖好是不是心理有問題,我聽說,好多富豪的家庭的孩子,心理都扭曲,你們看這文藝青年就是個例子。」

……

平頭壯漢剛把手搭到王爍的肩頭,猛地手顫了一下,不敢強行搜身。

這時人越聚越多,其中一個女孩開啟了現場直播,鏡頭直接對準平頭壯漢和胡星:

「兄弟們,某著名商場四層,一個猛男和一個文藝青年居然大庭廣眾之下要對一個年輕帥哥,行不軌之事。」

「這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社會的扭曲。」

「你看那文藝青年,怎麼好像穿的全是大牌,哇卡,富二代,有錢的人真是會玩。」

「這文藝青年看來要坑爹了,兄弟們,你們看一下周圍多少人拍視頻,想看文藝青年近臉特寫的,扣1,多的話,我擠進去給他來個特寫。」

……

胡星見人越聚越多,居然有保安往這裡趕,臉色終於凝重了,生怕視頻傳到網上被爺爺看到,又要禁足了。

胡星眼中冒火的盯着王爍,咬着牙,從牙縫漏出一句:。

「小子,你夠牛逼,老五別搜身了,把那幫人給我轟走,快。」

平頭壯漢趕緊衝著圍觀人群,阻攔他們錄視頻。

這時謝凱走了過來,沖王爍比了個大拇指,對胡星說道:

「胡星,這是我剛認的大哥,你不會找他的麻煩吧?」

「大哥,你帶靈言先走吧,這裡有小弟我呢。」

胡星意外的看着謝凱,又瞟了一眼王爍,不可思議的問道:

「謝凱,你腦袋沒病吧,認他當大哥?」

謝凱笑着與胡星對視了一眼,也沒說話。

王爍可不管這個傻缺胡星,插嘴道:「謝凱,謝了,我先和靈言撤了。」

說完沖謝凱打了個手勢,拉着錢靈言就離開了人群,往餐廳方向走去。

胡星忍住怒火,並沒有阻攔,過了一會兒,卻突然笑了。

「居然被一個小屁孩激怒,有趣。」

「小子,小爺我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既然你這麼喜歡玩,那咱們就玩玩吧。」

……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