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的外掛之路)曹興時光機里時光雞全文在線閱讀_我的外掛之路最新熱門小說

(我的外掛之路)曹興時光機里時光雞全文在線閱讀_我的外掛之路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5 08:47 作者:時光機里時光雞

章節介紹

穿越到平行時空的我做個社畜不好么?為什麼偏偏還要趕上末世來臨?不過唯一還好的是,我竟然覺醒了系統可是為什麼我的末世之路竟然是這樣的啊

在線試讀

第9章 恐怖開始

此時的CEDA工作人員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工作還沒有開展呢事情就激化成了這樣。而此時的鮑勃才是真正的焦頭爛額,因為他接到了上級總管的電話。

「好你個鮑勃,你還記得之前臨出發的時候我說的什麼?一定要低調,都說了一切為了總統的中期選舉,那你現在跑到電視台是為了做什麼?你準備把這件事情準備鬧得多大才罷休啊?」

鮑勃苦惱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是我這裡的問題。我現在連電視台在哪裡都不知道啊。」

「你現在必須不擇手段的把事態控制住,不能再繼續發酵下去了」對面的總管說完後就掛斷了電話。

『嘟嘟嘟』

聽着電話里的忙音,鮑勃也是一陣無奈,畢竟剛來就被政敵陰了,也是自己的不謹慎造成的。

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先收治辨別來的這些人了。突然,有一個眼尖的人發現了一個穿着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後便大聲喊道:「你看,果然是有病毒,我們的**竟然還告訴我們是暴力分子,你們看他們還有人穿防護服呢。」

聽到這句話的人齊齊的向他指的地方看去,果然,他們在一個帳篷旁發現了一個穿着防護服的人正背衝著他們站在那裡。一時間,民眾的怒火更加掩蓋不住了。

就在這時,『科伯特』市長走到了人群中高聲喊道:「各位居民,我不知道新聞里的那個鮑勃是誰,但是這個鮑勃主管可才剛來咱們這裡,他甚至都不知道電視台在哪裡啊。而且我嚴重懷疑,這一切一定是那些邪教徒的陰謀。我們的這個地方也只是免費醫療救助的國家補貼而已。」

看着自己城市的市長都帶頭解釋了,這些民眾的憤怒也就稍稍減退了一些。於是沒有與暴力分子接觸過的大多數人都離開了CEDA駐地,不過還有一小部分人出於對自己身體的擔心而留在了那裡。

當然,這個事情也被電視台的記者們進行了全程直播。而曹興和珍妮正好看到了全過程的直播。坐在沙發上的曹興這時與珍妮說到了興頭上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咚~咚~』的響聲。

這個聲音不像是有人敲門的聲音,雖然緩慢,但是卻類似於有人在用拳頭捶打門時的響動。兩人聽到後突然就安靜了下來,曹興揮手示意珍妮安靜,並指向牆邊的一根棒球棍。

曹興靠近大門,發現並不是自己所擔心的幻聽,實際上卻是真的有這個聲音發了出來。於是曹興小心的抽出了自己做的觀察口遮擋後並把臉貼在原有的貓眼那裡。

曹興突然渾身一緊,他看到了一個和珍妮描述的怪物一樣的一個肥碩身影在院子的鐵門前轉悠着。

它的身體極其臃腫,和身體同樣臃腫的還有它異常肥胖的臉頰。但是它的臉頰上全是碎肉和鮮血,眼睛也呈現出鮮紅的血色,而在它的手上還握着一根手臂狀的物體。

曹興越看越心驚,不光是這個屋子門前有這個怪物,整條小區的街上有好幾個和他門前的怪物一樣的身影。

正思索着接下來要怎麼辦的曹興,突然被遠處響起的槍聲嚇了一跳。也正是這聲槍響,在他家院子門前不停撞擊那個怪物也離開了大門,循着聲音奔跑了過去。

「系統你能告訴我這是個什麼怪物么?」曹興在心底不斷的呼喚着沉寂已久的系統。

系統這使得音調一直呈現着一種嚴肅和沉重的感覺對曹興說道:「宿主,這個怪物我的數據庫並沒有相關信息,不過我覺得你現階段最好不要和它面對面起衝突,注意安全。還有,為什麼這個怪物會不自覺地往你這裡前進,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你是說?」曹興疑惑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畢竟只是輔助你成長的系統,也只是對你的身體了如指掌而已,其他人的情況我確實無法得知。不過我建議你可以開啟拾荒功能的時候,按你實際的所需將撿到的東西交給我進行鑒定。」

聽到這句話的曹興立刻就打開了拾荒系統,不過這時的家裡除了珍妮身下有一些光點以外,也就是曹興後買的一些材料才顯示可拾取的字樣。

曹興操控系統撿起了珍妮身下的光團,其中有一個東西着實讓他感到意外

『珍妮的帶菌體體液採集管*1』

看這個裏面裝有透明顏色的試管後,曹興對系統問道:「這是啥玩意兒?還體液?你就這麼沒節操么?好歹咱也得有點底線好不?」

「宿主你不要激動,你看看這個試管上寫的『帶菌者』,這可不一定是個什麼好詞。」系統並未給自己辯解,反而及時提醒了曹興。

所幸現在還能使用網絡,當曹興查到帶菌者的含義時,結合著剛才的新聞,後背不由得出了一片冷汗。

珍妮看到曹興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擔心的問道:「曹興,你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很願意幫助你的。」

曹興說道:「沒事的珍妮,我只是在想一些事兒,你先去把門窗再檢查一遍,檢查好了就把所有的燈全部關掉,我們今天先去地下室休整一下。」

說著這些話的曹興同時向系統問道:「系統,你告訴我我現在是否被感染了?」

「你很健康,並沒有任何病毒入侵的跡象,經過比對,我也並未發現你身上有和珍妮體液中採集的病毒相近的基因片段。」系統細細的對曹興的身體進行了檢查,在檢查完曹興的身體狀況後說道。

系統感覺好像還需要補充點什麼似的又繼續說道:「放心吧,如果你的身體有問題,作為系統的我,當然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畢竟,咱倆的命運是交織在一起的。咋說呢,就像別人是順着擰起來的,而咱倆是打了個死結,分不開的。」

這時,外面傳出來的的槍聲從零散的逐漸變成密集的,而最後又趨於分散了。

聽着這些的曹興默默地點了一根香煙,深吸了一口後繼續向外面進行着觀察,應該是槍聲,爆炸聲的原因,曹興家周圍逐漸看不到有『人』在路上徘徊了。

這時珍妮的聲音在曹興的耳邊響了起來:「我都準備好了,門窗全部封閉完成,而且每一層都做好了分割,並且地下室的床、收音機還有連接監控器的電腦也全部都收拾好了。」

放下心後的曹興表情也隨即緩和了下來,在轉身的時候便隨手插上了觀察口遮擋板。

在走向地下室的一路上,曹興向系統問道:「珍妮現在的身體情況有沒有化驗出來?」

系統沉吟了一下說道:「比較有意思,她的身體比較強壯,所謂的病毒並沒有搶佔她的身體控制權。不過,她的身體在和病毒融合的時候,產生了奇怪的反應,就是她會不定期的散發著這個病毒,並且我還發現她們這種人的體液中還含有對你所看到的那種生物會產生致命的吸引力的一種特殊的信息素。」

系統說完後感受了一下曹興的反應,發現曹興的臉上沒有新的變化以後接着對他說道:

「不過還好,目前這種病毒在空氣中的存活時間也只有二十分鐘左右。不過信息素的問題則有點麻煩啊,這種信息素在水裡反而會抱團,可在乾燥的空氣中反而會擴散起來。大約是1ml左右的信息素可以使得1平方米的區域被籠罩起來。」

「那就等於是如果珍妮這種情況的人的周邊有大量的水並且空氣極其潮濕的話,那他們即便是有信息素產生,也完全不會吸引到那種生物?」

「正解!你可算是聰明了一回。」系統揶揄道。

曹興沒有回懟,在收集完周圍的光斑後便鎖上了地下室的大門。

地下室里的曹興一邊吃着晚餐,一邊使用監控器觀察着周圍的情況。而珍妮則在另一邊用網絡搜索着周圍城市的情況。沉默了一會兒,曹興說道:「珍妮,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你這裡以後盡量注意一下自己的出汗情況,勤用水擦拭一下自己。還有。。。」

曹興說著說著也突然感覺到了有點不好意思了,而一旁的珍妮一下子漲紅了臉,羞惱道:「我不臭,真的,我現在身上只是一些消毒水的味道。」

曹興連忙解釋道:「不是這樣的,我沒有嫌棄你臭,主要是我擔心咱們的氣味兒會不會引起那些傢伙的注意,一會兒你和我都得清理一下。」

聽到曹興的解釋,再回想到之前的經歷後,珍妮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急急忙忙的拉了一個布簾去擦拭身上的汗液了。

兩人本來並沒有多想什麼,但因為曹興說出了這句話後,兩人之間的氣氛反而變得微妙了起來。

看着布簾對面被燈光照出的曼妙身影,曹興不禁吞了吞口水,但是隨即又狠狠地用手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

『看什麼看,現在小命都保不了,你還在想啥呢?』強逼着自己回憶起之前看到自家大門前的那個怪物的樣子後曹興瞬間冷靜了不少。

精神狀態恢復正常以後的曹興,立刻將全部注意力投入到了信息的收集當中。也正是這時,曹興透過監控器看到路上有一輛越野車向城外的方向狂奔而去,而因為它發出的噪音足夠大,吸引到了很多『暴力分子』的出現,而他們瘋狂的追向越野車的方向。其實也不是沒有出現在越野車前面的『人』,但是越野車根本不躲避看到了就徑直的撞了上去。

『砰砰砰~』

「威斯克,這可真爽啊」一面一個紅色頭巾的男人拿起手中的霰彈槍,衝著那些『人』一槍一個。

白色頭巾的男人一手開車一手摟着一個爆炸頭的女人對後面大喊:「閉嘴吧,崔斯克,我可沒見過你這麼嘮叨的,就算我是你哥,我也都快煩死你了。艾麗你現在過去把他的嘴封了。」

正當三人的車路過一個房子時,那個肥胖的怪物也沖向了他們,崔斯克看到後一槍就打向了那個怪物,只聽到『蹦~』的一聲,怪物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但是怪物爆炸後不是一地碎肉,而是像水球一樣,直接噴出了一大片液體。這些液體淋了那三個人一身。

崔斯克嫌棄的擦了擦臉上粘滑的東西,卻不曾想竟然把自己的皮肉也帶了下來。

「瑪德法克疼死我了」、「啊,我的臉」三人頓時發出了一聲又一聲的慘叫。而此時的駕駛員威斯克因為劇痛無法操控方向盤,車一下子就撞到了路邊的電線杆上。

幾人痛的不能動彈,而這時大約有三十多個人影圍向了他們幾個。不多時,幾人的慘叫聲漸漸地消失了,等到圍着他們的人影消失了以後,地面上便僅剩下一片血污。。。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