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大陽刀聖)吳焱宋依依_大陽刀聖全章節閱讀

(大陽刀聖)吳焱宋依依_大陽刀聖全章節閱讀

2022-09-15 08:47 作者:哎喲喂yooooo

章節介紹

第一人稱玄幻穿越文,沉浸式修仙體驗我穿越修真世界,意外捲入復國風波為復興大陽努力修鍊,終成大陽刀聖,一統八荒

在線試讀

第2章 吟遊詩人

上馬車後,看見小翠和馬夫一起坐在外面,便把她喊了進來。

小翠進來後身子卻微微發顫,依舊低着頭不說話。

「你抖什麼?」

小翠聽到我的話頓時一個激靈,像是內心掙扎了好一會兒,隨後慢慢的脫下外衣。

「???」

「你這是做什麼?!」我慌忙站起身驚恐的看着她。心裏害怕她要把我綁起來然後笑呵呵着對我說:八百!

不過看着小翠的絕色美顏,心裏好像就不是那麼抗拒了。

小翠紅着臉低頭,嬌柔道:「少爺不是經常在馬車上讓我服侍的嗎……」

天吶,這原主是什麼魔鬼。腦子裡都裝着些什麼東西。

「他……我都讓你做什麼了?」

小翠摸了摸喉嚨,又看向我胯下。

「……」

變態啊!

虧我還以為原主作為大戶人家的公子應該是高冷的。媽耶,這讓我怎麼做人,投胎了又要再讓我社死。

不對,這件事外人不知道的話就不算社死了。

嗯,我平復了心情,認真說道:「我喊你進來只是問你幾個問題。」

小翠連忙穿好衣服低着頭站起身。

「咳咳……我是誰。」

「???」小翠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半晌才緩緩道:「少爺,您是贛州知縣老爺的三少爺,吳公子。」

嗯,我是三少爺。我爹是知縣老爺?不過縣長也確實很大了。我把笑容藏在心裏,高冷的點點頭。

「我今年多少歲了。」

「……少爺今年二十二。」

「我家裡幾口人。」

「……除了你之外還有老爺、夫人、四少爺和大小姐。」

「大少爺和二少爺呢?」

小翠詫異的看着我:「兩位少爺去年在沙場上殉職了。」

好吧。雖然兩位哥哥都走了,但是我沒見過,所以沒什麼好傷心的。

問完,我便讓小翠退出去了。小翠也不願意多待,匆匆走了。

……

看着路上的事物,其實和電視劇里演的差不太多,路邊的小販,叫賣的店家。也有看到騎馬的富家公子在調戲着小販的妻子,小販則低着頭不敢說話。

聽小翠說的,現在的國號叫大陽,贛州基本上算是大陽最窮的那一批。下屬之後三縣,畢竟越窮的地方規劃越少,反而每個知縣管的地方就多,收稅時能吃的回扣也就越多。而且我家和知府住在同一座城,應該算是「省會」,怪不得家裡這麼富貴。

「少爺,到了。」

下了馬車,迎面走來知府府管家模樣的人:「吳公子,恭候多時了。」

我依舊高冷的點點頭。

管家疑惑的眼神一閃而過後笑着說:「公子請。」

管家帶着我和小翠到會客室,我被引着入座,小翠則站在我邊上。屁股還沒挨着座位就聽見四周小聲議論的聲音,廢物、知縣府怎麼來的是他不是四少爺、淫賊怎麼也來詩會打擾我等雅興之類的話。

我便側頭小聲的問坐在我鄰座的人:「他們說的是誰啊?」

旁邊的人嫌棄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我靠過去就會污染他周圍的空氣一樣。皺了皺眉頭隨即又禮貌道:「在下不知……」

噢。好吧,說的是我。

我喝了一口桌上放的茶水,細細品味着,就好像可以掩飾剛才的尷尬一樣。MD,這原主是做了什麼才讓人這麼討厭,果然投胎也是一門技術啊。

一盞茶的功夫,座位上的人差不多坐滿了,主人才從側廳里走出來。

那人是一位女子。五官立體,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烏黑的秀髮綰成如意髻,僅插了一支帶着梅花的白玉簪子。身穿青色長衫,腰間掛着一支香囊,手裡捧着一把摺扇。

傾國傾城!

酷似迪麗熱巴!在座的公子哥都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眼睛,耳朵里聽見的全是咽口水的聲音。

小翠低聲說:「這位是知府劉大人的二女兒,名叫玉淑。這次詩會是劉大人舉辦,意在招婿的。」

招婿?

我心裏一沉。依我這個聲望,那肯定沒我什麼事兒了。

玉淑坐在主位,緩緩喝了口茶,笑道:「父親今日上值,小女子便代父親與各位公子一同赴會。」

說著,她眼神和我對視上,隨即不露聲色的皺了皺眉頭。

TMD!這就被嫌棄了?

我禮貌性的回了個微笑。玉淑的秀眉則皺的更深了,立馬移開視線。

行吧……是因為原主的聲望?還是因為我笑的太猥瑣了……

……

……

……

茶過三巡,便開始進入主題。

「以情為題,哪位公子能賦詩一首?」玉淑嬌柔的說道。

四下里,各家公子都騷動起來,嘰嘰喳喳的與自己的書童討論。這下才發現,除了我帶着侍女,其他人帶的都是書童。

說是和書童討論,實則冒用書童的作品。就算是哪位書童出了傳世之作,也怕是敢怒不敢言。

「劉姑娘,最近在下才思泉涌,剛好有一首詠情詩不曾面世。」鄰座的公子哥拱着手,看上去是個文化人。

「這是趙家趙公子,趙家是贛州最大的茶葉商。」小翠低聲說。

趙公子吟着詩,一邊的書童皺着眉頭嘆氣。

這首詩是冒用書童的。

果然!只見其他公子哥的書童同樣也唉聲嘆氣的。看來在座的各位都是有準備的呀。

哼!看來我只能勉為其難的來一首《春江花月夜》了。

哎呀,孤篇壓全唐而已啦!

想到這,我心神一動,隨即回憶起來。

春江潮水什麼什麼平,海上明月什麼什麼生……

每回憶一點,臉色便下沉一分。半分鐘後,我的臉已是死沉死沉的……

完了!

上輩子看小說,裡頭的男主又是作詩又是製鹽的,到我這兒……

啥也不會!

就說背詩……

春眠不覺曉處處蚊子咬,舉頭望明月低頭摸褲襠……

哦對!還有鵝鵝鵝,什麼什麼向天歌。

MD,我還是去廁所躲躲吧……

想到這,我以喝了太多茶為由,趕緊溜了出去……

……

……

……

躲了有三十分鐘左右,回來之後,只見在座都垂頭喪氣的便知道各位公子哥的詩並沒有驚艷到這女子。

「不知道吳公子詩才怎樣?」

趙公子特別有禮貌的笑着朝我拱拱手,其他公子哥也跟着瞎起鬨。

我也有樣學樣,朝他拱拱手,尷尬的笑道:「在下不會作詩。」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吳公子的『聲望』。當即,耳邊傳來各種廢物啊淫賊啊一類的嘲笑聲,絲毫不加掩飾,也完全不怕我父親是知縣的名頭,似乎這是贛州城公認公知的事情。

「少爺,咱們回去吧……」小翠低着頭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只是不想掃大家的興而已。」我笑咪咪道。

公子哥們聽我這麼一說便笑得更加瘋狂了,嘴裏嘰里呱啦的嘲諷個不停。玉淑也掩面搖着頭。小翠的腦袋垂得更低了,臉上布滿委屈的表情。

「我的詩一出,恐怕只會薄了在座的顏面。」我依舊笑咪咪。

「哈哈哈哈哈,真是大言不慚。誰不知道吳大公子是個滿腹『精』綸的猥瑣小人!」

趙公子說完,其他公子哥也顧不住自己是否失態了,笑得前仰後合。玉淑也掩着面走向側廳。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笑聲戛然而止,公子哥們笑容僵在臉上,書童們則一臉疑惑的看向小翠,他們似乎不相信像我這種風評的人也能寫出這樣的詩來。小翠也一臉驚訝的看着我,也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玉淑則愣住腳步,轉頭看向我,楠楠着:「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不過,作詩沒什麼意思,不如我們換一個樣式。」我依舊笑着。

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孤篇壓全唐!還壓不住你們嗎!

只不過我確實只能記住這兩句罷了……

趙公子聽見我念的第一句詩雖然心中疑惑,但本着看熱鬧的心態便說:

「吳公子想怎麼來。」

「琴來!」

我招招手,知府府的侍女看見自家小姐點頭後便從側廳抱出了一張古箏。

哦豁。

古箏我可不會彈,失策了……

我的潛意識裡想像的應該是一把吉他。不過既然同是樂器的話應該大差不差。沒錯,雖然上輩子讀書時不學無術,但是彈唱吉他還是撩過很多小姐姐的。

我撥動着琴弦,傳出亂七八糟的琴聲。想先找找哆來咪發。

玉淑看見我的樣子,微微的皺起眉。其他公子哥們也重新嘲諷了起來。

不多時,隨着古箏彈出前奏的旋律,漸漸的,公子哥們的嘲笑聲越來越小。

「趙公子,代我執筆記錄。」我一邊彈着琴,一邊看向趙公子。

趙公子雖然心生疑惑,但還是拿起了筆。

伴隨着古箏彈出的悠長旋律,我嘴裏悠悠着唱了出來。

「讓晚風,輕輕吹送了落霞,我已習慣,每個傍晚去想她。在遠方的她,此刻可知道,這段情在我心,始終記掛……」

玉淑皺起的眉慢慢舒展開來,雖然聽起來與以往學的曲子有些不同,但確實能感覺到曲子的韻味。心念至此,玉淑便重新坐了下來,認真聆聽。

「但這天收到,她父親的一封信,信裏面說,血癌已帶走她,但覺得空虛的心彷彿已僵化,過去事像炮彈,心中爆炸……」

歌曲講述的是一個男孩深愛着一個女孩,他們彼此相愛,偏偏天意弄人,那女孩不幸患上了血癌。沒多久女孩便與世長辭,女孩的離去讓男孩傷心欲絕。

「遙遠的她,不可以再歸家。我在夢裡卻,始終只有她。遙遠的她,可知我心中的說話。熱情並無變,哪管它滄桑變化……」

玉淑靜靜的聽着,伴隨着歌聲,眼中含着淚水。

確實,歌曲的力量不比詩詞的要小,好的歌曲要更勝一般的詩詞。更別說我唱的聲淚俱下,唱出了不死八個老婆唱不出來的滄桑感。

就是委屈了張學友老師,莫名其妙被我盜用了這首《遙遠的她》。

不過不能全賴我,只是這群公子哥們欺人太甚。

隨着歌曲結束,男默女淚,公子哥們則滿臉不相信,怔怔的看着我。

趙公子的筆尖也同樣楞在紙上,暈出一片墨漬。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