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別和我撒嬌》溫紓周景肆完結版閱讀_別和我撒嬌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別和我撒嬌》溫紓周景肆完結版閱讀_別和我撒嬌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08:49 作者:棲雪

章節介紹

【痞帥&乖甜軟妹】 【暗戀成真 甜寵 雙潔】 周景肆曾在數學書里發現一封粉色的情書 小姑娘字跡娟秀,筆畫間靦腆青澀,情書的內容很短,沒有署名,只有一句話—— 「今天見到你, 忽然很想帶你去可可西里看看海」 …… 溫紓這輩子做過兩件出格的事 一是她年少時寫過一封…

在線試讀

第7章 他像野火燎原

溫紓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就安靜的捧着那杯氣泡飲料看着那邊的人玩遊戲,時不時小口的吞咽一口。

像只小貓兒似的。

周景肆嗤笑,重新開了一罐啤酒,視線重新落回了手機上。

林佳儀不是待的住的性子,坐了一會兒就按耐不住了,幹了一杯雞尾酒,不由分說的拉着溫紓也加入了那邊的遊戲。

秦驍幾個正在玩狼人殺,玩的上了頭,歡呼雀躍的吵鬧聲不停,見兩人過來,直接給讓了位置。

「佳儀姐,來一起玩啊。」

「佳儀姐還沒介紹過呢,這位小美女也是咱們學校的?」

這波輪到秦驍,他隨手轉了下手機,漫不經心笑:「人家今天剛報到,年齡小着呢,你們這群大老粗別給人嚇着。」

「啊呀,原來真是小學妹呀?」

溫紓入學早,比他們都小,復讀了一年也剛好跟這一屆新生一樣的年紀,算起來是要比他們小上一兩歲。

大家態度都很友好,釋放着善意,溫紓彎唇輕笑了笑,跟他們打招呼:「你們好。」

「好好好,學妹叫什麼名字啊?」

「留個聯繫方式唄,回頭在學校遇到什麼困難了就去學生會找我們,學長們都能替你解決。」

有人笑眯眯道,「實在解決不了就找我們肆爺,他是學生會主席,官威大着呢。是不是啊肆爺?」

提到周景肆,一群人又揶揄的哈哈笑。

他在哪都受歡迎。

周景肆只淡淡的瞥了他們一眼,懶得搭理。

「肆爺不在找驍爺也成……」

美女誰都喜歡,何況是溫紓這樣長得好,看着又很乖的女生,一群大男生笑着找溫紓要二維碼,說要加微信。

溫紓微不可察的停頓了兩秒。

下午動漫基地回到宿舍後腦海中就總是浮起來的念想瘋狂躁動,原本準備拒絕的話就咽了下去。

……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

她餘光瞥了眼倚着沙發喝酒並沒有關注這邊的人,那個念頭便更加強烈,像野草突兀的遇到了火,一下燎原。

她此刻離他那麼近那麼近。

她喜歡他這麼多年,努力往上爬,變優秀,她知道她沒有明媚艷麗的樣貌,她不是他能看進眼裡的人。

她知道,她都知道。

可是知道沒用。

知道難過,知道隱忍,知道放不下。

她就是喜歡他。

這一刻,這一年來支撐着她模糊的大膽念頭清晰起來,雲開月明。

她想要做什麼?

下午的動漫基地,舍友的討論,紛亂繁雜的夢境,他漫不經心的提醒……憋悶了一下午的心情終於明亮起來。

——她想觸碰月亮。

她想將月亮擁入懷中,讓周景肆眼中看得到她。

只有這樣,才能不那麼酸澀。

他眼中看到那麼多人,可不可以,也看一看她呢。

「學妹?」

「——學妹!想什麼呢學妹?」

溫紓猛然回過神,垂了下眼,語氣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剛剛有點走神。」

她指尖輕輕壓住眼角,將那道身影驅散開,抿着唇將微信二維碼找出來,手機放平遞了過去。

眾人也不在意,嘻嘻哈哈的拿手機掃碼。

秦驍有溫紓的微信,沒湊熱鬧,雙手環胸靠在一邊,挑眉掃着林佳儀已經有些泛紅的臉色:「你哥剛才說的話你沒聽見?小姑娘家在外面少喝酒。」

「關你屁事?」林佳儀橫了他一眼。

秦驍哼笑,理直氣壯的:「怎麼不關?他妹就是我妹啊,論輩分你還得叫我聲哥哥呢。」

「妹妹在外面喝酒,哥哥當然得管。」

林佳儀:「……」

「嗯?林妹妹?」秦驍壞笑着湊近,壓低聲音笑道,「要不叫聲哥哥來聽聽?」

「林妹妹你大爺!!」

林佳儀面無表情的把手機沖他丟了過去,「你個狗!給老子滾啊!!!」

秦驍動作靈敏的躲過去,笑的肩膀發顫。

林佳儀氣的咬牙,丟完覺得一下不夠,砸不疼這狗東西,她又撈起桌上的其他物件,一件一件的扔。

一邊扔一邊咬牙切齒。

「秦驍你想死是不是?你給我記住了,老子才是你爸爸!」

「什麼爸爸,要叫哥哥——」秦驍從善如流的接住,逗小孩似的逗她。

「滾——!」

這倆是學生會的活寶,見着面就掐,眾人已經見怪不怪了,完全當沒看見,調侃兩聲再上去拉拉架。

鬧騰了一會兒,他們繼續玩兒起來,不知是誰忽然朝角落裡看過去,喊了周景肆一聲。

「四哥!一起過來玩遊戲唄?自己坐那兒喝酒有什麼意思。」

「就是就是,四哥一起過來玩啊!」

眾人聞言都看過去。

溫紓藉著喝飲料的動作,也跟着一起看過去,心中有些細小的期待。

周景肆把玩着易拉罐,往這邊看了兩眼,將啤酒幾口喝完丟在桌上,扯唇笑了下,慢悠悠起身。

林佳儀喃喃自語:「艹,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

秦驍:「嘖。」

周景肆實在是很少參與他們這些遊戲。

平時他們自己瞎玩玩鬧鬧,招呼周景肆一聲就過去了,誰都沒想到他真的會過來,霎時間氣氛更熱了。

陸以晴也沒想到。

她愣愣看着依然漫不經心的男生。

頓了頓,又看向溫紓。

女人的第六感讓她下意識有了敵視感。

但溫紓一副冷淡安靜的樣子又實在讓人看不出什麼。

最後只好皺着眉收回了目光。陸以晴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讓開了一個位置,笑着招手:「肆哥,這裡!」

周景肆頓了頓,走了過去。

「怎麼玩?」他低低的嗓音有些沙啞,像悅耳的大提琴音,又有幾分隨意,落在耳中有些發癢。

溫紓不經意的抬眼看他。

他垂着眼皮,懶洋洋的勾了勾桌上的玻璃酒瓶。

「老規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的回答問題,不行的就自罰三杯,怎麼樣?」

「玩兒唄。」周景肆抬了抬下巴,抬腳勾過來一個凳子,在茶几前坐下,手肘隨意的撐着桌面。

要開始時,他突然抬了下眼皮,眸光在茶几上轉了一圈,沒找到想要的,最後又慢悠悠的看向秦驍。

「……」

秦驍暗罵了聲,給氣笑了,沒好氣道:「煙還是酒?」

周景肆舌頭頂了頂腮幫子:「糖。」

「……行。」秦驍真挺想罵他,公主病的主兒,臭毛病一個接一個的,誰來這地方找糖吃?

他站起身就要出去。

這時候溫紓突然叫了他一聲,「別去了,我有。」

那正好。秦驍聞言挑挑眉,站住腳,雙手環胸,又慢悠悠回到茶几前坐下。

溫紓打開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包,從裏面翻了翻,抓出了一把糖,張開手心徑直遞到周景肆面前。

「你要吃哪個?」她問。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