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地府系統:捉鬼被強制直播了(蘇慕染江楚逸)全文閱讀_蘇慕染江楚逸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地府系統:捉鬼被強制直播了(蘇慕染江楚逸)全文閱讀_蘇慕染江楚逸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08:49 作者:陸玖兒

章節介紹

蘇慕染接下去世父親留下的偵探事務所,沒想到白天正經營業的偵探社,到了晚上居然成了一人一貓的捉鬼大隊 然而更過分的是,她這個始終相信科學為本的三好青年女偵探,接單捉個鬼,不但被強制全網直播了,還莫名其妙的遭雷劈綁上了一個勞什子的地府內測版本蠢系統! 不但如此,她…

在線試讀

第3章 奶凶的貓叫嚇着鬼了

「當然!」蘇慕染手指一撥弄,那張原本在茶几上的鍥約符紙,不知什麼時候到了她的手上翻了個面,紅字一面沖向胖女人:「拿錢辦事,您就瞧好吧!」

胖女人見狀,以為蘇慕染是在談報酬的事,趕緊想掏手機,結果發現自己穿着晚禮服沒有口袋,自己的包也不在,頓時尷尬的開口:「我的手機和包應該在我車上,我去拿來轉你。」

「不用,報酬已經有人替你支付,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馬上出發。」

「現在?」

胖女人有些意外,她記得自己從宴會出來都十點多了,再加上回家和那對狗男女對峙,雖然不知道自己中途怎麼就莫名其妙出現在這兒了,但看窗外天色,怎麼也該過了午夜,大半夜的,能做什麼?

「對,就是現在,先去收了你的娃兒,保你一條小命,若不然,怕是你還沒等到他們伏法,自己就先去見你父親了。」

說著話,蘇慕染淡淡掃了一眼她的身旁,就起身去了另一間屋子,留下胖女人原地焦慮的搓着手。

可憐身邊的老人,想安慰閨女,偏偏閨女根本看不到他。

過了兩分多鐘,房門打開了。

蘇慕染一改剛才的居家風,換上了一身利索的裝扮,運動鞋,黑色工裝褲,印着金色卍字的大白T恤,一頭波浪長發,被一根漆黑的木簪子在腦頂隨意的捥了個丸子頭,左邊肩膀上還挎着個雙肩貓包!

沒錯,是貓包,就是那種帶個透明圓球的太空貓包!

!!!

「我眼花,請問,主播背的是貓包吧?是貓包吧?」

「笑死!主播是去捉鬼還是去遛貓?」

「不是,我想說的是,主播新打扮那麼美,你們為什麼只關注一個包?」

「主播:我的美顏居然敗給了一隻貓包……」

「對不起主播,我擁有一雙鋼筋混凝土大瞎眼。如果沒有樓上提醒,我的眼裡只容得下一隻貓包!」

……

胖女人見蘇慕染出來,立馬激動的向前邁兩步,然後,視線就落在了她彎腰放在地上的貓包上。

「這……」

蘇慕染瞧出了胖女人的疑惑,拍了拍貓包解釋:「這是打工貓的座駕!」

邊說著,眼睛還四下里尋找着,結果半天沒找到,她立馬叉腰吼道:「白瀟瀟,滾出來!「

屋子裡不見白貓蹤影,蘇慕染咬牙警告:「不走是不是?信不信我斷了你的安魂香?」

躲起來的白貓:「……」

我是被嚇大的么?

區區安魂香就像威脅我?

蘇慕染雖然看不到白貓,但是直播間里,一個小分屏卻清晰的記錄著白貓的行蹤。

自然也將白貓不屑的仰着頭自言自語的神情收錄了進去。

眾網友簡直被一隻傲嬌貓笑暈了。

「再不出來,信不信我讓你連貓都當不成?」

蘇慕染下狠話繼續威脅警告。

這話一出,白貓頓時就不淡定了。

傲(miăo)慢(sóng)的走出來,衝著蘇慕染解釋:「催什麼催,我又沒說不去,我只是去做些準備罷了!」

呵呵~

我信你個鬼!

蘇慕染冷笑着踢了踢腳邊的貓包。

「什麼破包,又小又憋,我才不進去!趕緊走趕緊走!再不走天要亮了!」

白貓嫌棄的掃了一眼貓包,催促着徑自往門口走。

在胖女人眼裡,只聽到蘇慕染和一隻不停喵喵叫的貓對話,忍不住嘴角有些抽。

蘇慕染也不是非要白瀟瀟進貓包,見狀撈起貓包甩到肩膀上,沖胖女人招呼:「走吧!帶我去你最近常呆的地方。」

胖女人一愣,問道:「不是去那兩個狗男女呆的地方嗎?」

「不去,你所中邪咒,是需要將嬰靈釘在媒介中,放在被詛咒之人身邊,只有長期接觸才會中咒,沾染怨氣身心難控。」

胖女人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帶着蘇慕染直接去了公司。

自從父親去世,孩子流掉之後,她很少回家,大部分時間都是坐在自己父親以前的辦公室里,靠工作麻痹自己。

胖女人帶蘇慕染去的公司,位於市中心的辦公園區的鑫海大廈。

胖女人一直沒有介紹自己,直到蘇慕染被帶到鑫海大廈18樓,看着公司的logo,她突然知道這女人是誰了。

「你是秦欣秦總?」

「你才知道?」秦欣突然聽到蘇慕染的問話,詫異的極了。

她還以為之前這女孩說了自己的事,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

「對呀,你又沒跟我介紹過你自己,要不是看到你公司的名字,我都不知道你是誰!」蘇慕染聳聳肩。

也是巧了,若是一個月前,她也不知道這個公司,還有這個公司負責人的名字。還是前段時間,暑假剛開始沒多久,她們班的一個同學,正好在這家公司實習,又

剛好在群里跟大家介紹過自己的實習單位,她現在也不知道。

「哦。抱歉,你知道我的事,我以為你認識我,再加上剛才情緒不穩定,所以沒有介紹自己。」

秦欣這才伸手自我介紹:「你好,我是秦欣,XX公司的現任董事長。」

二人對話的時候,彈幕里滿屏問號。

「???」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看不到這個公司的名字?還有這個大嬸到底是誰?為什麼說她名字時候,被嗶——了。」

「我也看不到,公司名字被馬賽克了,人名也被聲音處理了。」

「我甚至都看不清胖大嬸的模樣,你說奇怪不奇怪?」

「卧槽,說起來好像是在真的,我看清了女主播的美顏,卻看不清大嬸的容貌,甚至連剛才的老人鬼,我都不記得長什麼樣子!!!」

……

蘇慕染一走進公司,一股陰氣就撲面而來,她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身邊的秦欣,即使披着她父親的那件西裝外套,也感覺到陣陣涼意。

她搓了搓胳膊,開口解釋:「太冷了,大概是員工把空調調得太低,下班的時候忘記關了。」

說著話,她就伸手想去關空調。

可是手還沒觸到空調面板,就停下了。

蘇慕染見她身體僵硬的站在那裡,視線也掃過空調面板,心下瞭然。

空調面板是暗着的,證明空調並沒有開,可是此時正值炎熱夏日,這涼意就顯得稀奇了。

她能看到公司里散發著淡淡的黑霧。

白瀟瀟趴在她的肩頭提醒:「這裡陰氣太重,尤其是最裏面的那間屋子。」

蘇慕染聞言往裏面望去,果然,最裏面的那間屋子,此時完全被黑霧籠罩着。

尤其是辦公室大門處,黑霧如同波浪似洶湧翻滾着,順着門縫往外溢,像是有什麼東西像是要奪門而出的樣子。

「那就是你的辦公室吧?」蘇慕染指着那道門問秦欣:「走吧,去裏面看看。」

秦欣詫異,那確實是自己的辦公室,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趕緊的吧,你的娃兒就在裏面,再晚些,我都沒把握保住你的小命了。」

蘇慕染見她愣在原地不動,皺着眉催促道。

秦欣周身散發的黑氣已然和這公司內的黑霧融在一起,並拚命的往她身體里鑽。

……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隔着屏幕都覺得恐怖~」

「簡直像極了魔尊降世的樣子!」

「大嬸:牛啊,這小丫頭又沒來過,她怎麼知道那間屋子是我的辦公室?」

「主播張口說出大嬸辦公室所在,大嬸驚呆了!」

「樓上的你們不要一口一個大嬸,很沒品好不好,瞪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她身上那件紅裙子是QW高定,今年限量版夏季新款,25~29歲成功女士專享,小姐姐她不到30歲!!!」

「對不起,是我孤陋寡聞了!」

一聽說自己那未出生的孩子就在辦公室里,秦欣二話不說,抬起腳就往辦公室走。

走到辦公室門前,她剛要拉開門,突然胳膊被抓住,然後整個人就踉蹌着往後退了幾步。

與此同時,辦公室的雙扇大門,突然就猛地從內向外彈開了,重重撞在兩旁牆壁上。

一陣強風迎面撲來,吹得秦欣險些窒息。

若不是有蘇慕染及時拉開她,恐怕她剛才就直接被大門拍扁了。

而現在要不是有蘇慕染抓着她的胳膊,自己大概早就被這陣強風吹飛了。

秦欣披在身上的外套被風刮到了一邊。

蘇慕染逆風眯着眼看了一眼,眼見着附着在外套上秦欣父親的魂魄被彈出來,因為耐受不住這陰氣而痛苦猙獰。

她將貓包背到身前,從裏面掏出一張符紙。

啪的一聲,將符紙貼在西裝外套上。

頓時,符咒散發出一團金光,將外套和老頭的魂魄籠罩其中。

老頭這才得以喘息,感激的沖蘇慕染點點頭。

秦欣不明所以,想要將外套撿起來,被蘇慕染攔住了。

「別撿了,正事要緊。」

蘇慕染又從貓包里掏出來一張符塞到秦欣手裡,鄭重其事的囑咐她:「這張符你拿好了,千萬不要鬆手,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鬆手!」

秦欣拿到符紙的一瞬間,只感覺空氣好像瞬間清新了不少,她立馬將符紙緊緊的抓在手裡。

蘇慕染這時抬手一巴掌拍在她肩頭的白貓身上,吩咐道:「別想着偷懶,趕緊幹活!」

白貓翻了個白眼,四肢併攏立在她的肩頭,拱起後背伸了個懶腰,抱怨道:「到底是誰在賺錢……啊~~~」

話還沒說完,就被蘇慕染直接抓着脖頸扔進了辦公室里。

白貓迎着陰風怒吼道:「蘇慕染,老娘遲早吃了你!」

結果一陣黑煙鑽進嘴裏,白貓落地的一瞬間,頓時乾噦一聲,拚命的吐口水。

「呸!呸!呸,這邪咒出來的陰氣真特娘的臭,噁心死了,噦~。」

直播間中白貓的畫面,跟蘇慕染看到的是一樣的,白貓趴在上一遍又一遍乾嘔。

而在秦欣眼裡,她只看到蘇慕染將白貓扔了進去,然後白貓就一直在那又叫又吐的。

這讓秦欣懷疑的看向蘇慕染,不由得沉思,她怎麼就鬼迷心竅的相信並順從這個女孩了。

「別廢話了,趕緊的,我快撐不住了。」

蘇慕染眯着眼催促道,身形有些搖晃。

「嘖!廢物一個,沒本事接什麼單!」

白貓咂嘴嫌棄道,但還是任命的站直身子,深吸一口氣,張開嘴衝著裏面咆哮一聲。

「嗷——」

頓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音波氣浪從白貓口中噴出,聲音奶凶奶凶的,但是聽起來氣勢十足。

一瞬間,音波所到之處,滾滾黑煙頓時向後退去,直到音浪充斥辦公室每一個角落後,原本那洶湧澎湃的黑煙,已然縮成一團,集中在辦公桌上。

……

直播間里看的分明,白貓叫出來的音浪,如同水波似的散開,那些黑煙碰觸到音浪,猶如老鼠見了貓似的,拚命後退最後龜縮到辦公桌上。

「我看到一隻貓,但是他她是她好像學會了老虎叫!」

「原本以為是只貓,結果是只能嚇退鬼怪的神獸啊!」

「這奶凶奶凶的叫聲,好像rua~rua!」

「還是別了,看着特效,貓叫威力無邊,聽後恐有內傷。」

蘇慕染鬆了口氣。

就連秦欣,都突然感覺屋子裡不在那麼冷了。

「該你了!」

白貓吼完之後,軟趴趴的鴨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提醒蘇慕染。

「辛苦,回去給你買小魚乾補補。」

蘇慕染走進辦公室,路過白貓的時候,拿腳尖戳戳它,安撫道。

「要你妹的小魚乾,老娘要香!沒有一滿抽屜的香下次堅決不出門,管你是死是活!」

「呵呵~」

蘇慕染垂眸看着冷冷一笑,聳着肩無所謂的提醒:「反正我沒錢!隨你!」

然後走到辦公桌前,盯着桌上那濃煙滾滾的物件,問秦欣:

「這個是你那老公送的?」

秦欣順着她的手指看過去,一愣,點點頭。

那是個小擺件。

蛋殼裡是個鳥窩,鳥窩裡是一個白白胖胖的陶瓷娃娃,手臂彎曲着搭在肩膀兩側,撅着屁股趴在裏面熟睡。

睡姿像只青蛙。

隨着秦欣的靠近,那籠罩在上面的黑煙,突然凝聚出一張臉,一看眼眶黑洞洞的嬰兒臉,面色猙獰叫囂着沖向秦欣的面門。

蘇慕染眼疾手快的掏出一張符紙就貼在了擺件上。

黑煙嬰兒臉在距離秦欣臉不足兩公分的距離後,突然被數道金線五花大綁的束縛住,任他怎麼沖都前進不了分毫。

秦欣只覺得面部一陣冷風襲來,驚得她忍不住後退了幾步,膽戰心驚的指着桌上的嬰兒擺件問:「是這個東西有問題嗎?」

這個是她父親去世後沒多久,她的丈夫劉家成送給她的,說是等以後有了孩子,她就不會因為父親過世而難過了。

其實那時候她已經懷有身孕,只不過還沒來得及告訴丈夫。

結果沒過多久她就流.產了。

大夫說她是因為家人去世,情緒不穩導致的流.產。

「嗯,這個物件被下了收魂術,只有嬰靈收入其中,在將胎兒屍身注入其中,咒術才算完成。」

「不可能,我老公根本就不知道我懷孕,所以如果我沒有懷孕,這個詛咒根本就不會成立對不對?」秦欣悲痛萬分的搖頭否認。

「你確定他不知道?」

蘇慕染冷笑的問。

秦欣一愣,難以置信的搖着頭。

「就算他不知道你當時未懷孕,那他後面努把力,讓你儘快懷上呢?」

秦欣備受打擊的搖着頭拚命後退,不願相信這個事實。

可是視線落在這個小擺件上,她又不迷茫了。

「不見棺材不落淚!」

蘇慕染搖搖頭,感到有些可悲。

明明都已經知道對方不但出軌,甚至可能還是害死自己父親的兇手,偏偏還在自欺欺人。

「那我就讓你看個明白!」

蘇慕染說著話,就伸手要去拿那擺件。

「住手!」

就在她的指尖碰觸到擺件的蛋形外殼時,白貓突然跳到她的肩膀大喊着制止她。

與此同時,蘇慕染接觸到蛋殼的一瞬間,立馬從指尖傳來一陣劇痛。

就像是被電流擊到皮膚似的,又麻又痛。

她猛地抽回手,看了一眼指尖。

「你當心點,什麼東西都敢亂碰,毛毛躁躁的找死呢?」

白貓在肩頭罵罵咧咧的數落着她,然後提醒:

「看清楚那娃娃身上有什麼東西!」

蘇慕染聞言往擺件里看過去,一道細微的光點閃了閃。

她彎腰眯着眼湊近瞧了瞧,是一根極細的針,筆直的戳在娃娃的手掌上。

在仔細一看,娃娃的手腳和頭顱,都各插着一根針,針及其細小,若是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見。

直播間中,也給了那幾根針一個大大的特寫鏡頭。

「這是什麼?廠家固定娃娃用的針?」

「應該不是吧,我家有同款,剛才看了一眼,根本沒有針。」

「XX擺件裝飾廠: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家的娃娃絕對沒有固定,都是可以拿下來的,設計的時候就是怕有人嫌棄蛋殼又丑又佔地方,所以娃娃可以拿出來直接擺在桌上!」

「廠家親自出來闢謠了,而且還嫌棄自己的產品丑!」

「這麼誠實的廠家,我決定明天就去買兩個同款擺件。」

「還是算了吧,看再直播,再看我家同款擺件,我恐懼啊~」

蘇慕染有着和直播間水友們相同的疑問:「這個是固定娃娃用的針?」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