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全家穿:發家致富養崽崽》楚郁芊葉輕塵_(全家穿:發家致富養崽崽)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全家穿:發家致富養崽崽》楚郁芊葉輕塵_(全家穿:發家致富養崽崽)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08:50 作者:我是小醋

章節介紹

種田經商 美食 醫術 一對一(溫馨家人無極品) 楚郁芊一家四口穿越,附帶只會拆家的二哈和兩隻喜歡朝人吐口水的羊駝 窮到只能天天喝粥,沒幾天,還撿到一對雙胞胎男孩;又沒幾天,撿到傻子一個 咋辦?只能挽起袖子,全家人同心協力,努力賺錢 這是個從一貧如洗到富可敵國的…

在線試讀

第3章 二哈和草泥馬也穿來了

她趕緊把頭湊近去吹,火沒吹燃,稻草吹飛幾根。

再接再勵,把稻草歸攏好,繼續擊打。

十分鐘後,她泄氣地喊:「爸——爸——」

「女兒,有什麼事?」

也就幾秒,爸媽出現在門口,楚父同樣彎腰低頭才能鑽進廚房,他身高有1.78米。

「你會不會用這個?」郁芊舉起手中的東西。

「沒問題。」在心愛的老婆和女兒面前,不會也得會!

楚父蹲下,接過東西,「爸負責燒火。」

連續敲打十幾下,依舊是星星點點,吹不燃。

楚父的心頭火倒是蹭蹭蹭地先燃起來了,就不信搞不定這麼一塊小石頭!

一發狠,他加大手勁,摩擦力增強,火花比之前增大不少,稻草慢慢燃起。

用火㶰把稻草夾進灶里,又塞進一點稻草。

「搞定!」

郁芊莞爾,洗乾淨茄子切成條,放進盆里浸泡,加一點鹽。

茄子浸泡能阻止氧化變黑。

這個家窮得叮噹響,沒有肉菜,調味料也少得可憐,只有鹽和油,恐怕媽媽只能做出蒜香茄子,清炒黃瓜,韭菜炒蛋。

「姐,救命——」

郁楓的吼叫聲,嚇得她差點切到手指。

下一刻,他出現在廚房門外,

「姐,我要止血藥。」

郁芊點頭,把廚房交給父母,去找草藥。

她的原身和她一樣,對醫學方面有天賦,從小跟村裡的老大夫學醫,還不時跟他上山採藥。

年初,老大夫的女兒來把他接走了,村裡沒有大夫,郁芊年紀尚小,村民們都不敢找她看病。

21世紀的楚郁芊,從小跟外公學中醫,大學選的也是中醫。

這樣最好,她以後可以光明正大使用醫術而不會遭人懷疑。

在屋後陰涼潮濕的石頭縫裡,拔起一棵她特意移植的翠雲草。

此草外用可治創傷出血,和燙傷。

遞給她弟:「搗爛敷。」

楚郁楓接過,看向正在燒火的父親,「爸,你幫我敷藥唄,我不好弄。」

楚父抬頭,左看右看,「你哪裡弄傷了?」

提起這個,郁楓就覺得有無限委屈,扁着嘴說:

「……廁所沒有紙,只有幾塊竹片,把屁股刮傷了……」

楚父也挺心疼兒子的,說:「要我敷藥可以,你擦乾淨沒?」

楚郁楓哽住,好一會,才說:「用竹片,誰知道干不幹凈……應該……可能……」

「滾!去井邊打水沖乾淨,自己敷!」

楚父腳上的臭鞋朝門口扔去,郁楓趕緊溜去打水。

楚郁芊再次嘆氣,銀子!銀子!銀子!我愛銀子!

粥煮好,菜炒好後,楚父把堂屋裡的小桌搬到院子里,

四人在堂屋裡找凳子,找來找去,只找到四個四腳小木凳,其中一個凳子,缺少一隻腳,只有三隻腳。

「你就坐這個。」

楚爸把手裡缺一隻腳的凳扔給兒子,拿起另外三個完好的,和老婆女兒一人分一個,坐下。

楚郁楓:心塞!

他坐下,努力讓屁股重心挪向有腳的那邊,以免自己摔個四腳朝天。

一家四口坐下,準備吃他們來到異世的第一餐。

「嗷~~~」

「啾啊~~~啾啊~~~」

陣陣怪聲從主屋裡傳出來,狼嚎?羊叫?

四人面面相覷,怎麼回事?

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道黑白影從泥磚房裡竄出來,聲音變成「汪汪——」

「啊——番薯,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郁楓驚喜交加,他在現代養的寵物二哈竟然跟着穿越來了?

被叫作番薯的二哈直接竄進他懷裡,爪子上的泥印在他的衣裳上。

屋子裡又跑出兩道白影,邊跑邊叫:「啾——啾——」

是兩隻白色毛茸茸的羊駝,長得很漂亮。

「吉祥,如意,你們也來了!」郁芊也是驚喜萬分,一家大小都到齊嘍!

只有楚父沉思,不解:為什麼它們穿越過來的時間跟他們不同步,會延遲半天?

楚父撓破頭,也想不出其中原因,不脆不再想。

郁芊起身去摘幾個黃瓜,洗乾淨擦乾,放在小籃子里給吉祥如意做晚餐。

楚郁楓好不容易在廚房角落找到一個豁口大碗,洗乾淨後,給二哈用。

他從自己的碗里分出一半粥,「茄子你可不能吃,喝白粥吧。」

「汪汪汪——」

二哈怒瞪眼,瓜子不停刨地,

居然讓它吃沒味道的白粥,主人一朝穿越就成小氣鬼。

郁楓板起臉教訓它:

「我們家現在窮,知道不?我姐好不容易才從雞窩裡掏出兩個雞蛋。

再說,雞蛋吃得多對你的腸胃不好……」

二哈聽得直翻白眼,一口都沒吃上,哪來的吃得多?

「算了,給你個黃瓜加餐吧。」

郁楓從小籃子里打劫一個黃瓜,惹得如意不高興,朝他噴口水。

隨手抹掉口水,把黃瓜塞進二哈嘴裏,「我容易嘛!自己吃不飽還得養你!」

楚父楚母慢條斯理喝粥,還好,他們沒養寵物。

「我們現在身無分文,吃了上頓沒下頓,怎麼辦?」郁楓問道。

「我們上山採藥去賣行不?」

郁芊否定:「附近值錢的都被別人挖完了,進深山太危險。」

「說的是。那你治病能**不?」楚郁楓又問。

他姐醫術不賴,如果不能學以致用,那就太可惜了。

楚父插話:「別說現在沒人敢找她看,就算看一次也只能收三五文錢,連塊廁所磚都買不到。」

這裡的一兩銀等於一千文,這麼三文五文地賺,一年恐怕都賺不到一兩銀子。

郁楓看看在「咔擦咔擦」啃黃瓜的二哈,眼珠子骨碌碌,又想出一個主意來:

「要不我們把二哈拉去集市讓人參觀?一人收一塊錢,呃,一文錢。或者,把羊駝也拉去?」

他越想越覺得這是個絕世好主意,彷彿看到自己躺着也能財源滾滾來。

被他爸當頭潑冷水:「就二哈這狼不狼,狗不狗又黑黑白白的醜樣子?誰會花錢去參觀?」

郁楓很不服氣,,「番薯哪裡丑?」

「嗷——」

二哈抬起頭嚎叫,咱是只高富帥!

楚郁芊緩緩說:「這世界沒有二哈和羊駝,雖然我們可以說是在山裡抓的,但如果有哪家少爺小姐看上它們,硬要搶的話,怎麼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