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再撒一次嬌(趙沉玉傅堯年)_再撒一次嬌全本在線閱讀

再撒一次嬌(趙沉玉傅堯年)_再撒一次嬌全本在線閱讀

2022-09-15 08:51 作者:顧瀟

章節介紹

趙四小姐嫵媚風情, 趙四小姐乖戾囂張, 趙四小姐驕矜難馴, 趙四小姐說:玩不起就滾遠點 - 趙沉玉,姑蘇城明艷無雙的玫瑰,可艷可嬌,被捧手心長大,喜歡的東西必然要得到 大學時的傅堯年如同冬日覆雪萬丈的松林,安靜、清冽、矜貴,如神降臨 她喜歡,她追,追到手,捧手…

在線試讀

第2章 記住自己身份,傅太太

「嗯?」趙沉玉沒怎麼理解他的意思,緊跟上他步伐。

傅堯年也不答,沉默着坐上車。

趙沉玉坐他身旁只覺得局促。

他們的關係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六年前她仰慕他這朵高嶺之花,花了一點心思給摘了,後來……

六年後,偶然相見,他出手相助二哥債務,她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他對外抵擋各家千金和各種女人的合法武器。

以及……可能不會。

他應當很討厭她,不會碰她。畢竟婚禮當天他也是很厭惡碰觸她的。

很快,沉穩優雅的邁巴赫停在他們的「愛巢」前,右側車門拉開,頎長身影先行拎着帆布袋下車,走進月曇搖曳的別墅。

趙沉玉沉默許久,挪下車,挪進別墅。

不知道他把旗袍拎到哪裡,她只好順着樓梯上了二樓,尋到主卧,輕輕叩門。

沒得到回應,她懊惱地捶一下額頭,正想轉身,身前雕刻精美的房門便被扯開。

她人被扯進房間,房門重重摔上,響聲震徹安靜的走廊。

「洗澡去。」喑啞不耐地語氣。

趙沉玉怔了怔,抬眸瞧他,瞧見如夜濃稠的黑瞳,下意識喉嚨一緊,停在原地不肯動。

「你需要履行夫妻義務。」

「……」藏在黑暗裡的潤白面頰一點點燒起來,她淺淺嗯一聲,埋着頭往亮着光的浴室走去。

這次,她磨嘰了快一個小時,出來時,男人正靠在床頭把玩巴掌大的黑盒,見她出來,絲毫沒有顧及她的羞恥心,拿出裏面的小方塊朝空着的枕頭上一扔,也不說話,等着她自己走過去。

趙沉玉舔了舔乾的發燙的唇,頂着沉冷的視線挪過去,坐到床邊,潔白玉足僵硬地挪進大紅色蠶絲被。

下一秒,頂燈熄滅,徒留床柜上的一盞燈散開曖昧。

趙沉玉覺得這一定是最頂級的報復,疼的她在迷茫中清醒,清醒不過半瞬又被拋上雲端,摔下深淵。

窗外月曇搖曳,倒影交疊着屋內,隨風揚到牆角,伴着嗚咽。

忽的,她溫熱的無名指套上一枚冰涼,喑啞嗓音如同覆雪松林上因風掉落的雪,斷斷續續,「記住,自己身份,傅太太。」

趙沉玉蜷了蜷手指,疲累的眼皮動了動,沒掀開,索性擺爛繼續閉着。

半晌,擺爛被悠揚的鬧鐘鈴聲打斷,藏在被褥里的玉指緩緩蹭着床單挪動,碰到側腰後她輕輕吐了氣,手指鑽到腰下慢慢屈起,一點一點的碾過酸痛酥軟的骨頭。

媽的,怎麼脫了衣服跟頭狼似的,沒給她拆了。

腹議完男人惡行,撐着床側過身子,強迫自己掀開眼皮,狹窄的視野提醒着她——趙沉玉,你完了,絕對丑爆了!

腹議完他十八代祖宗,她挪出雙手撐開自己眼皮,看見躺在落地窗邊的真絲睡裙,果斷放棄救它的念頭,雙手攥着被角,猛地把自己一裹,忍着酸疼三步並作兩步走進浴室。

撐着盥洗台緩出幾口氣,廢了似的挪進浴缸,瞥到舒緩精油,猛地就是倒下去小半瓶。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嘟囔着數完能看見的咬痕,她側了側身子轉頭數自己背上的。

「這鏡子倒是省事。」她喃喃道,伸手抹乾凈浴缸前鏡子上蜿蜒的水霧,瞧向自己後腰窩的緋色咬痕,狠嘖出一聲,牽動傷口,「衣冠禽獸!嘶——」

四十八個。

再有下次,直接……

忽的,她愣住。

為什麼她會想下次,這些都是他對她的恨啊。

折了高嶺之花的面子,讓他淪為所有人的笑柄,這種仇,是個人都沒有辦法不了了之。

她怎麼還會去想下次。

自嘲的笑出一聲,迅速洗乾淨自己,在亂糟糟的房間里找到自己手機,買完緊急避孕藥她跌坐到床上,往後一栽,懊惱自己的蠢。

鬼迷心竅了,怎麼還由着他了。

等了十五分鐘,同城快送的電話打進來,她拖着疲憊的身子下樓,剛彎腰駝背的踏下樓梯,狹窄視野便撞進被深灰色馬甲束縛的窄腰和一點明黃色。

「給我。」她伸手奪過明黃色袋子,不知怎麼的心虛又慌亂。

「少吃這種避孕藥。」

聽不出情緒的聲音,冷漠的表情,與昨晚衣冠禽獸的模樣無半分相同。

趙沉玉背過身,掰了一顆扔進嘴裏,強忍着苦味咽下去,放鬆地舒口氣,轉過身問:

「我的旗袍呢?我得去店裡了。」

「書房。」傅堯年朝樓上抬抬下巴。

「……」試探性的屈了屈膝蓋,緩慢邁出一步,鑽心的酸疼瞬間襲來,疼的她瘦肩緊縮,微微顫着。

身後的目光似乎是嘲笑,扎的她不知作何反應。

強迫性地大邁一步,後腰骨頭響亮的「咔」一聲,她整個人朝着樓梯栽去。

忽的,腰被人攬住,身子被帶回原地。

「蠢。」

他鬆開她腰,拎過餐廳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大步離開,邁巴赫漸行漸遠。

「太太。」半百的婦人見他車走,從廚房迎出來,扶住趙沉玉胳膊,示意人進餐廳用餐。

趙沉玉搖頭,還想上樓拿自己東西。

秦嫂趕忙按住她胳膊道:「先生逗您的,您的東西都在外面車裡了,用完餐有司機送您去店裡。」

這是趙沉玉第三次腹議他十八代祖宗,腹議完才安心的用餐。

霓裳坊。

趙沉玉趴在寬桌上昏昏欲睡,耳邊是宋幼儀的嘮叨聲,吳儂軟語,聽着挺催眠的。

「玉玉子,聽說你家傅總回來了,怎麼樣,技術好嗎?」

趙沉玉偏偏頭,沒睜眼,「周星純告訴你的?」

秋後算賬的語氣。

「嘿嘿……」宋幼儀尷尬地扯扯嘴角,「她快煩死我了,之前的緋聞搞得自己借不到禮服,做什麼妝造都嫌不夠好,只好勞煩您這尊大佛了嘛。」

趙沉玉沒應,良久,喪喪地哦一聲,帶走大半力氣。

「你家傅總技術這麼差?」宋幼儀心疼地給她理理散落在臉頰上的青絲,摸摸她紅潤異常的小臉兒,草出一聲。

「你倆真尼瑪能折騰,發燒了。傅總牛逼。柳鶯,柳鶯。」

她慌忙往外喊,「退燒藥,退燒藥。」

柳鶯慌忙跑進屋,查看了趙沉玉的情況,慌忙去翻藥箱。

宋幼儀直接一個電話砸到傅堯年助理那裡,罵完一通,超級爽的掛斷。

傅堯年中午到的霓裳坊,一身風塵僕僕,打理妥當的發被風吹亂幾根,撬開周身冷漠。

「傅總?」柳鶯怔了下,趕忙去攔,「傅總,傅總,玉姐,玉姐……」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