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恆茶壺強(末日的一百種求生姿勢)全章節在線閱讀_《末日的一百種求生姿勢》全本閱讀

蘇恆茶壺強(末日的一百種求生姿勢)全章節在線閱讀_《末日的一百種求生姿勢》全本閱讀

2022-09-15 08:53 作者:凶無點痣

章節介紹

末日流 無限流 輕鬆流 當好哥們秦川吞着涎水把兩三米長的舌頭伸向蘇恆時,他就知道這個世界變了…… 既然末日拉開序幕,那麼,讓我們擺好姿勢,迎戰吧!

在線試讀

第6章 回憶:日記的忠告

蘇恆忍着不適把日記往後翻,發現日記上出現過不同的人名,看來自己不是第一個被飼養的人類。

他翻到最新部分,上面寫着的赫然是自己的名字和信息:

姓名:蘇恆

所屬星球:藍星

職業:小學雞

潛力:未知

成長值:高

武力值:廢柴一星。

經歷世界:0

再往後便是秦川寫的一些觀察日記。

蘇恆隨意翻了幾頁便將日記放在了一邊。

他的目光放在了那枚戒指上。

本着小心駛得萬年船的精神,按說他並不該戴上那枚戒指。可那枚戒指彷彿有種魔力般指引着蘇恆去碰觸。

鬼使神差般的,蘇恆把那枚戒環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剛一戴上,蘇恆便覺得自己跟那枚戒指彷彿有了關聯一般,自身身前開始出現一個虛幻的第三空間。

蘇恆心念一動,手觸在秦川的日記上,下一秒,日記便收進了那個第三空間。

一個念頭間,日記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還真是神奇!

想到秦川的手機需要密碼,他用秦川的指紋再次打開了手機,修改了開機密碼,這才將怪物的屍首丟進了第三空間。

草草收拾了下案發現場,蘇恆將宿舍打掃了一下,這才安心了些。

眼下秦川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算有人要懷疑自己,那也沒有合理的證據。

更何況……

他更在意的是聊天群里關於三天後藍星數據化的信息。那是什麼意思呢?

這恐怕只有進化者才能回答自己的問題了。

躺在床上殊無半點睡意,蘇恆思來想去,只能再次拿出手機,斟酌着在那個怪異的小組群里發出一條消息:

【哈而他】:馬上到時候了,你們現在都準備得怎麼樣了?

他這話問得含糊其辭,就是為了引出更多的討論。

果然,他這一問之後,那個叫做哈而他的男人不由得咦了一聲,

【哈而他】:咱群里也就你一個在藍星吧?不該問問你準備得怎麼樣了嗎?

蘇恆看到這句話,真想扇自己兩巴掌。

他打了個哈哈,內心卻在MMP,

【秦川】:我這一切順利,這不想看看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埃爾森】:我們這也馬上結尾了,我和善雅都拿到了通往藍星的遊戲資格。時間一到,我們就會隨機傳送過去。

【哈而他】:真羨慕秦川,提早拿到了入場券,能提前做好準備。不過都是兄弟,是兄弟就得罩着咱們不是?

秦川在群里跟這兩人打着哈哈,卻不敢再多說什麼。

那個善雅,還有群里潛水的大佬,始終都沒有說話。怕說多錯多,蘇恆找了個理由便選擇繼續潛水了。

根據他們的談話,他嗅出了一點危險的氣息。

再次打開第三空間,秦川看到裏面空空蕩蕩的,除了一具死屍外,就只剩下幾樣小玩意兒了。

他打開一箱裝滿綠色藥劑的盒子,只見藥劑外面的包裝上標有潛能激發藥水的標籤。

另一箱紅色藥水上則標有能力提取劑的標籤。

還真是奇異的東西!

拿起一管綠色藥劑聞了聞,蘇恆的臉便是一綠。

怎麼說他跟秦川也相處了半年的時間了。以前不覺得,可這會兒聞到藥劑的味道,他確信自己食用的食物里都被灑了這種藥劑。

但標籤上明明標着潛能激發藥水的標籤,可怎麼半年了,他還是沒什麼感覺?

這麼想着的話,他還真有點同情秦川了。

別人飼養食物都是為了吃肉,秦川投餵了自己半年,可自己連個屁都沒放出來不說,還把人家給殺了。

這麼一想,還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的蘇恆拿着那疊卡片一張張研究過去,驀得,一張卡片讓他的心跟着冷了幾分。

那張卡片上是一副簡筆抽象畫,畫質有些模糊,隱約是個人形的東西頂着一根草的怪異模樣。

然而,就是這麼一副丑得辣眼睛的圖片上標着兩行字:

蘇恆——

豌豆射手(可進化)

卡片的背面則是一段描述:

——豌豆射手有一個英雄夢,夢想征服星辰大海。然而,這只是一個夢,從未有植物實現過這個夢。

蘇恆帶了幾分詫異,他輕輕摸了下圖片上那棵豌豆射手標誌,下一秒,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卡片上的畫在快速消散,不一會兒,這張卡片就變成了一片空白。

「咦?畫呢?」蘇恆把卡片的正反面都看了一遍,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副簡筆畫在哪裡。

就在這時,一陣風吹來,燙金封面、厚重感十足的日記以不合理的姿勢被風吹得嘩啦啦作響,一直翻到了一張空白頁,這才停了下來。

就在蘇恆想要伸手去抓日記本時,一行字從日記上顯現出來,「畫融到你的身體里了。」

「這是什麼意思?畫怎麼會融入我的身體?」蘇恆愣了一下,開口問道。

這一晚上發生了太多的事,他覺得自己有些處變不驚了。

日記上的字體還在顯現,不一會兒便組合成了新的信息,「因為那是你的能力,就差一點點,秦川就能把你的能力徹底提取出來了。」

「那這些呢?」蘇恆撿起另一張卡片,上面畫的是一個戴着尖尖圓帽的小女孩抱着一個大多數人都會想歪的東西呲牙笑。畫的旁邊也是兩行字:

沈秋——

賣導彈的小女孩。

「這些是秦川吃掉的那些人的能力。」日記盡職盡責得顯出更多的字,把大半張白紙都寫滿了,

「他的潛力值不夠吸收這些異能,只能靠先吸食潛力高的人類來提升自己的潛力上限。然而,是人就有瓶頸,這些人的瓶頸也決定了秦川的潛能上限。你是他在諸天世界中遇到的第一個成長型潛力人類。」

蘇恆雖然看得懵懵懂懂,卻也知道自己能活下來還真是有夠僥倖。

「那麼,三天後會發生什麼?」他問。

「末世。」

「什麼樣的末世?」

「為了保持驚喜感,無可奉告。」

「最後一個問題,我的能力怎麼用?」

日記沉默了一下,這才一本正經得開口,「把手舉過頭頂,大喊豌豆射手就可以了。那些卡片也是一樣的用法,只不過有些限制,請自行探索。」

蘇恆愣了一下,沒想到別人的能力卡也能借用。

雖然對日記話里的真實性有待確定,蘇恆的心裏大概有點譜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