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任路遙賀無憂《誰解其中味》_(誰解其中味)全章節免費閱讀

任路遙賀無憂《誰解其中味》_(誰解其中味)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5 08:54 作者:六神非神

章節介紹

賀無憂過五關斬六將,此時整個人卻像是從調料罐子裏面滾了一遭般狼狽不堪,他緩緩合眼,覺得既可惜又遺憾,意識逐漸渙散,耳邊卻傳來一聲嘆息: 「你,究竟是什麼味道的?」

在線試讀

第5章 無盡黑夜

任路遙是徹頭徹尾的唯物主義,他本也不信什麼帝王之氣的玄學言論,可他現在所處的世界也是那麼光怪陸離,他只能沉默。

「如果熒惑守心在這裡真的代表帝星隕落,一直安寧的河清城如今也開始頻頻遭受劫難,恐怕這天下是亂了。」

「天亮之後我們去城門看看情況,也許最終的任務並不在河清城。」

賀無憂挑眉:「為什麼這麼覺得?」

任路遙:「非要說的話……直覺。」

他們回到鋪蓋旁邊,肚子已經沒有之前那種燒心的飢餓。兩人已經毫無睡意,就坐着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賀無憂心中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

他們聊了許久,從天文地理聊到金融股市,但就是無關**。

每當任路遙問及賀無憂個人的事情的時候,都會被他巧妙地岔開;倒是任路遙知無不言,每個回答都無比真誠,聽得賀無憂愈發慚愧。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賀無憂總算是發現哪裡不對勁了——這裡明明是夏季,天亮地應該很早,況且他們半夜又是經歷飢餓風波、又是幫老人止痛的,還說了半宿的話,按照時間推算,天早該亮了。可是此時外面的天黑漆漆的,一眼望過去無邊無際、深不見底,如凝固的墨錠,彷彿能把人吸進去一樣。

更麻煩的是,賀無憂又聽到了一聲悶悶的輕響,他循着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旁邊停着的棺材,中間的那一口的棺蓋被移開了一條縫。

賀無憂呼吸一滯,正打算直接逃出這間房子,身邊黑影一個箭步竄了出去,竟是向棺材的方向去了。

跑到棺材面前,任路遙絲毫沒有猶豫的,用力將蓋重新合上了。

賀無憂凝固了兩秒,腦子裡飄過無數問號:?????

然後他扯了扯嘴角讚揚道:「任路遙同志,好身手!」

任路遙沒有絲毫的扭捏,大方地點了點頭,眼睛亮亮地看着賀無憂。

賀無憂試探地問道:「你是做什麼工作的?**?軍人?」

任路遙認真地想了一下,「算是在警局工作吧。」

什麼叫算是?賀無憂思慮再三,腦子裡一個職業逐漸浮出來:警犬。一下子沒忍住笑了出來,正對上任路遙探究的目光。

「我只是想起來銀行卡裏面的工資應該要到賬了。」

任路遙點了點頭又轉過身去了。

賀無憂心想,這麼扯淡的理由也就任路遙能毫不懷疑了。不過,他總不能告訴任路遙,我笑是因為覺得你像只警犬吧?

就在兩人幾句話的間隙里,他們又聽到了那囂張的開棺蓋的聲音。任路遙一回生二回熟,頭都沒有回就把蓋重新合上了。

賀無憂見狀甚至有些想笑,棺材裏肯定是有點東西的,只是那東西也太憋屈了,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

兩人就這樣靠着棺材坐着,蓋子開了就把它合上,一副勢必守護人家死後安寧的架勢,調戲了這口棺材不知道多少次。

到後來,雖然任路遙有的是力氣,但是賀無憂已經漸漸膩了這樣的表演。

「任路遙同志,要不讓它露個臉?太可憐了。」

就這樣,情況又變成了棺材裏面的大粽子伸出慘白僵硬的手掌,緊接着探出同樣慘白的臉,臉上化着很濃的妝,死氣縈繞在她的身周,本來猙獰的臉上甚至出現了幾分惱羞成怒的模樣。

任路遙確實接受了賀無憂的建議,讓這個女粽子露了個臉,然後,一把拍在她的臉上把她重新送了回去。他力氣大,下手也沒個輕重,可憐花容月貌的粽子小姐姐,臉都要被拍變形了。

也許是意識到自己確實碰上了硬茬,在粽子小姐姐的臉報廢之前,棺材徹底沒了動靜。就在那一瞬間,黑洞洞的天穹似乎被利刃劃開了一道口子,開始隱隱透出光亮,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天色已經大亮。

天亮了,棺材裏的東西也早就沒了聲息,兩人決定開棺看一看裏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剛一打開,裏面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正是夏天,兩人卻感覺寒意入骨。

他們不是沒見過死人,只是眼前的景象太過駭人。棺材裏面積滿了厚厚的血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血污已經發黑,有的地方乾涸地裂出一道道恐怖的紋路。躺在棺材裏面的女子雙目圓瞪,嘴巴大張着,彷彿在進行最後的呼救,她整個身體都泡在血水中,隨着血水的凝固一起被封存固定,她的手已經殘破得不成樣子,所有的手指都被嚴重磨損,露出森森白骨的指骨,斷端上還掛着些許碎肉。

賀無憂看着她的模樣,心神一動,把頭伸進去從裏面看開了一半的棺蓋,果然,棺蓋的上半部分全都是血痕,有的血痕已經深深地嵌入棺木,棺木裏面也同樣嵌着零零碎碎的肉末。

賀無憂見旁邊人許久沒有動作,看了任路遙一眼,這才發現任路遙像是魔怔了一般,立在原地,眼睛死死地盯着棺材裏面的女子,一動不動。

「任路遙?」賀無憂輕聲喚着。

沒有應答。

直到賀無憂走近,才發現眼前的黑衣青年竟然在微微顫抖。昨晚面對大粽子面不改色地摁回去十幾次的任路遙,此時看着滿身血污的死人,竟然在微微顫抖。

賀無憂這才知道任路遙確實不對勁,一把抓住他的手,冰涼一片,一用力,狠狠地掐住他的虎口。任路遙這才好轉過來,眼睛裏的混沌逐漸清明,身體終於動了起來。

賀無憂舒了一口氣,皺着眉問:

「你怎麼了?」

任路遙已經冷靜下來,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剛那一瞬間,我以為這個女子……是被我殺死的。」

「她昨晚那麼多次奮力掙扎出來求救,被我一次次地摁回去,她該多絕望啊。」

賀無憂沉默了兩秒,以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任路遙:

「你覺得,昨晚的粽子小姐姐是個活人?」

「不,是這裡的幻像想讓我以為,我殺了人。」

賀無憂輕笑一聲,「不算太傻。」

棺材裏黑色的東西不出意料是血液,血液的陳舊程度、還有女子和血水緊緊凝在一起的狀態,無一不在說明着死亡已經過去了很久,也無一不在控訴着女子死前的慘烈。

賀無憂暗道不好,任路遙已經衝去了隔壁老人的房間。

一切如舊,除了老人已經消失。

被褥收拾地整整齊齊,彷彿昨晚根本沒人睡在上面痛苦地**。

破舊的小木桌上,一壇開封了的酒靜靜地放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