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蔣成穆簡弋石《窺夢者》_(窺夢者)全章節免費閱讀

蔣成穆簡弋石《窺夢者》_(窺夢者)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5 09:46 作者:簡弋石

章節介紹

如果人們的夢都會被污染 如果你恰好可以看見這些夢 如果你恰好可以拯救那些意識逼近崩潰的人 如果那些真相都可以在夢裡被知道 那麼夢境與真實,哪個會更加重要? 作為從小就可以看見別人夢境的蔣成穆,又會怎樣接受一個個夢境,面對自己的死亡?

在線試讀

第1章 關於「夢」的故事

時間還並沒有到晚上,街上的人卻比以前少了很多,要說更不正常的,蔣成穆居住的地方正在瘋狂的修建植物人的休養院。

正當蔣成穆停在馬路邊上等待紅綠燈的時候,一個戴着黑色帽子的人拍了拍蔣成穆的肩。

「方便聊幾句嗎?」那個黑帽子抽着煙說道。

蔣成穆斜眼看了看對方,對方的一襲黑衣太過惹眼,但是這個樣貌他並不認識。

蔣成穆在想怎樣回答黑衣人,於是他用了一種他認為禮貌的方式:

「怎麼說?」

黑衣人拿着煙的手微微顫了顫,隨即猛吸了一口,然後將煙頭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他告訴蔣成穆,一個小時後,在城西的漫步咖啡館,他們會在那裡等着他。

「為了讓你打消疑慮,我想先拋給你一個問題。」黑衣人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讓那黑色的衣服更加單調,就像是無法容忍其他顏色一樣。

「你會做夢嗎?」

「當然我並沒有針對什麼,如果考慮清楚或是想知道些什麼,我在咖啡館裏等着你。」

說罷,馬路對面的紅綠燈變成了綠色,黑衣人一下子融入等候紅綠燈的人群,在對面街角消失不見。

馬路這邊只剩下蔣成穆一個人等待着綠燈結束,等待着下一個綠燈開始。

「你會做夢嗎?」

這句話在蔣成穆的心頭徘徊着,他不能確定或否定那個黑衣人究竟知道些什麼。

在他接近27年的生活中,他沒有一次做過夢。

蔣成穆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這背後還包含着一個秘密。而現在,這個秘密像是被人挖開了一樣。

在他思考的時候,馬路對面的綠燈亮起,將他拉回現實。

「還有一個小時。」蔣成穆心想,他決定先回一趟家裡。

走過馬路,轉身向城南走去,他的家在一片平房裡。

快要趕到家門前的時候,蔣成穆遇到他的一個鄰居——劉嬸。

劉嬸雖然性格不壞,但是她總是有一個讓蔣成穆煩惱的點:她是個媒婆。

在這麼多年來的鄰居生活里,劉嬸多次的過分「關心」蔣成穆的婚姻狀況。

「小蔣啊,你看起來還是和平常一樣憔悴啊,應該早就聽劉嬸的話,找一個媳婦,這樣才會提高你的精氣神,你看你也老大不小奔三的人了,再不找可失去了很大的優勢,到時候打一輩子光棍可別怪我提醒你啊,劉嬸這邊有一個當老師的女娃你要不要了解一下?」

面對劉嬸的熱情,蔣成穆還是禮貌地拒絕了:「真的不需要劉嬸。」

劉嬸撇了撇嘴:「果然還是個死腦筋,明明長得還算可以非要這麼固執,就是平時精氣神不好,算了我也懶得說你了,你去看的那個女娃怎麼樣?」

蔣成穆尷尬地笑了笑:「還是跟以前一樣。」

「好吧,你媽又給你寄了盆花,我給你放院子里了,記得收一下,我走了。」劉嬸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蔣成穆在後面說著:「謝謝劉嬸,劉嬸再見!」

跨進院門的那一刻,蔣成穆似乎就聞到了花香。

百合花,蔣成穆還沒注意到天氣逐漸熱起來的時候,春天是以這種方式宣告存在與離去。

將鑰匙**鎖眼,擰開熟悉的大門,映入蔣成穆眼帘的還是那個熟悉的房屋。

房屋內四個房間,廁所與廚房相對,另一個角落是他的主卧,外面則是一個不大的客廳。

窗外傳來炒菜的聲音,蔣成穆看了看時間,拿起一塊早上吃剩的麵包向外走去。

到城西咖啡館的時候,蔣成穆的頭上已經布滿汗珠。

「叮咚——」他推開咖啡館的時候,門旁的風鈴清脆的響了響。

咖啡館內是少許的靜謐,並沒有太多人坐在位置上。

「你好?請問是蔣成穆先生嗎?」咖啡館內的服務員湊上前問。

蔣成穆點點頭。

「有位客人在樓上的013號房間等你。」服務員說。

「好的,謝謝。」蔣成穆從扶梯下走上去,緩慢踱步到013號房間前,深吸了一口氣,敲了敲門。

「請進。」門內的回答聲沒有給蔣成穆太多思考時間。

門內的房間里坐着一位看報紙的黑衣人,旁邊還站着一個穿着西裝的人。

「我就知道你會來。」那個黑衣人將報紙放下,露出了笑容。

蔣成穆嘴角抽了抽,感覺似乎上了故事中最簡單的當,如果不是黑衣人吊的胃口,他會來這裡?又或者······

「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唐,叫我老唐就行了。」老唐起身伸手遞過來一張名片。

蔣成穆接過手來看,那名片並不跟平常的名片一樣,上手的感覺十分的硬和鋒利,感覺他現在把牌扔向老唐的話,估計就不用聽他嘮叨了。

名片上的格式也並不一般,在碩大的「唐皓」兩個字旁,有一個蔣成穆從來沒有聽過的的名字:夢語。

手上的這張後面還有些看不懂的後綴:寤者代號十三。

「這是?」蔣成穆疑惑的看着唐皓。

「接下來你可能會聽到一些你從來沒有聽過的事情,我們出於某種原因,需要你的介入,不知道你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老唐看了看旁邊的人,旁邊穿西裝的人立馬掏出來一個球狀的裝置並啟動。

蔣成穆感覺到一股波動從那個圓球裝置中湧出。

他猶豫了。

就像是最簡單的相親面臨的問題一樣:你該怎樣選擇你的未來?

說實話蔣成穆並沒有很強的動力去面對一些困難。

老唐看着蔣成穆猶豫的神情,明白蔣成穆將要做出的選擇,但是,他並不是沒有準備的來約見這個人的。

「植物人,你猜猜為什麼最近這麼多植物人休養館修建起來?」老唐看着蔣成穆,說著。

剎那間,似乎蔣成穆一下子清亮了眼睛,像是有了目標一樣,點了點頭。

老唐笑了笑。

「這是一個關於夢的故事。」

「你所知道的世界,還有另一面的模樣,那個層面被我們稱為『第二世界』,也就是精神,意識所存在的世界。每個人在做夢的時候,都或多或少地與那個世界發生了聯繫,當然這並不會對現實有太多的影響,我們的科學家曾經一直致力於尋找第二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關係,比如為什麼有些時候會有夢裡夢到過的感覺之類的。」

「直到有一天,他們發現了可以介入夢的世界。但是當這個技術還沒有成熟的時候,事情變得複雜起來了,『黑夢』出現了。」

「『黑夢』是一種夢的稱呼,它來源於某些人做的夢,在本身比較極端的情況下受到了不明原因的污染而形成的巨大夢境,它會不斷地擴大將一個個人囊括進去,然後饞蝕掉人的意識,最終人會成為,植物人。」

老唐一字一句地說著,像個悲情故事的主角。

蔣成穆先是眼皮一跳,然後再陷入沉思,過了半天,才緩緩緩過神來。

「成為了植物人,有什麼辦法恢復嗎?」

蔣成穆點燃了根煙:「這話可能並沒有太多用處,但是還是可以聽一下。」

旁邊的西裝男拿起一段錄音筆,播放了起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們沒有消失!哈哈哈哈哈哈我沒有失敗,要快!要快!才能拯救小紓!」

後面是一段雜音,什麼也聽不清楚。

「這是?」蔣成穆內心震驚地問着。

「我們一個同事從某處夢境醒來後最後的錄音。」老唐回答着,手微微顫抖着。

「然後呢?」蔣成穆問道。

「瘋掉了,由於他破壞性極強前陣子注射了安樂死,小紓是他的妹妹,植物人。」

「對不起。」蔣成穆降低了聲音。

「沒什麼,」老唐又吸了一口煙,「我們夢語組織的目的就是介入那些夢境,找到夢境的線索並交給現實中的人,找的夢的來源,最後解決夢境拯救別人,懂了嗎?」

「懂了。」

「當然這些對你來說還是太早了,但是還是想提醒下你,黑夢的級別,大體受困難影響分級。」老唐說著。

「那個人從哪······」

「人類已經接觸的最遠區域的夢境之一,具體的現在你還不用知道。他曾是一個優秀的隊友,這也說明你走上這條道路的路程超乎想像。」老唐回答到。

沉默。

就像沒打開的故事一樣。

「如果你想好了的話,打我的電話,我們會來接你,當然,只是限期明天之內,假如你拒絕的話,我們有手段讓你忘記今天的這一切。」老唐指了指那個球狀的裝置。

「當然,風險很大,這一點我們不可否認,你需要做足準備。」

老唐跟那個西裝男走了,剩下蔣成穆一人坐在座位上。

「夢的故事么?」他喃喃着。

「你們會做夢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