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越女的穿越片段》秀兒小靈魂西帥_秀兒小靈魂西帥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穿越女的穿越片段》秀兒小靈魂西帥_秀兒小靈魂西帥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09:46 作者:靈東員外郎

章節介紹

大學畢業生,她喜歡運動,尤其喜愛武術,從小和一郭秀秀是個姓陳的武術名家習練槍法 她在未開發景區,救了猴子出石窟,老猴子年久通靈,給了她一個玉鐲,那是穿越神器,想穿越去哪裡,就看哪裡的照片,就穿越去了哪裡 她看的是媽媽壓箱底的舊照片,是給照相館照相的布景,裏面的…

在線試讀

第7章 製做蜜棗

任誰學武,也不能在短時間之內就能有對戰成年人的能力,提前說幾個月就可以了。

一聽是姓陳的尼姑,馬上就有人聯想到了陳鐵頭的師兄妹,問到了是否和他們有關係,秀兒搖頭不答。

那些人看到了秀兒姐弟的籮筐,就問他們把這些草背回來幹什麼?

「我娘說我家會買兩隻小羊的,我和弟弟就提前去打了草,預備冬天給小羊吃的。」

等到人都散了以後,姐弟進屋草草的吃了飯,就把棗子清洗後劃道,那是把棗子均勻的划出八至十道,方便煮棗子的時候糖分沁入。

沒有多餘的刀具,就用竹刀,雖然不方便,也必須將就着用。

按說,蜜棗無核的比較好,但現在也沒有工具,棗子去核有難度,就省去了這一道工序。反正也沒有人吃過蜜棗,也就挑不出毛病。

當棗子劃道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爹娘都來幫忙,她就把這些教給了爹娘,開始指揮郭峰往大破鍋里加水加糖,放在鍋里開始煮。

因為鍋是破的,不能多煮,每次就煮七八斤,煮一次就一刻鐘的火候,連着煮了四鍋才完畢。

接下來,把晾涼了的熟棗子,接着第二次煮,又煮了半刻鐘以後,看蜜棗熟透,糖分也浸泡的透了,撈出晾曬在了筲箕上,晾曬的糖分不黏手了就是成品。

如果天氣好,蜜棗晾曬兩三天就可以賣了。

他們煮制蜜棗,是有甜香味的,黃姥姥就在牆頭上探頭問秀兒在幹什麼。

「黃姥姥,我和你說,閆綿華曾經和我說過蜜棗的製作方法,她說她們老家就製作這個,我偷摸記下來了,打算做了賣錢,現在還沒有晾曬好,晾好了送你一些嘗嘗,可好吃了……」

「什麼,是閆綿華告訴你的,他的話你還信啊,你這孩子沒有心眼兒,誰的話都相信,她沒有把你坑死呀?」

「黃姥姥,他說的話我是不信,唯獨相信她說的這個,我們就是在實驗,沒準就成功了呢。」

那些剩下的糖漿粘稠了,就不能接着用了,也不太多,可以加水當糖水喝,後來攢了一水缸。因為甜度大,能保存幾個月不壞。

沒有白糖了,就不用去撿棗子,只能等着把蜜棗賣出了錢買白糖。

姐弟不閑着,把晾曬蜜棗的活計留給娘,爹就竹編筲箕備用。兩人就去接着撿棗子,多了以後,一旦後天賣了蜜棗,就買糖接着做蜜棗不耽誤了。

第二天下午了,秀兒看蜜棗品相已經半硬不軟了,就嘗了一個。

外表稍硬,掰開裏面像小柿子一樣起砂綿軟,吃一口像蜜一樣甜香,也有一股棗子的香味,還有蜜汁的甜膩。

一家人每人嘗了兩三個,又給黃姥姥送去了一碗,她品嘗了以後,也是讚不絕口。

第二天,爹爹背着背簍,在黃姥姥家裡借了一桿秤,姐弟像保鏢一樣護衛在爹爹左右,秀兒還拿着一打蓖麻葉。

這些蜜棗,秀兒打算賣十五個銅板一斤,如果碰上好耍狡賴的,也可以十二三個銅板一斤賣掉。

一開始,這些人沒有見過黃色的蜜棗,只是好奇的問的人多,實際掏錢買的人少。有的還挑剔,說是裏面還有棗核,給孩子吃容易卡着。

秀兒把十幾個蜜棗放在蓖麻葉裏面,有問的就讓他品嘗一個,這些人嘗來嘗去都說好,最後輪到了一個中年人。

他吃着蜜棗卡巴着眼睛,忽然問道:「十五個銅板一斤,你們有多少啊?」

郭凱回答:「就只有這些,大概三十斤吧。」

「別零着賣了,跟我走,去吉祥貨棧,我給你介紹一個專門跑京城的大主顧……」

郭凱還在猶豫,秀兒道:「爹,你就答應了吧,這位大叔好心給你介紹大主顧,怎麼你還拿不定主意了呢?」

「哎呀,老哥兒,怎麼你還沒有你家你兒豁達啊,大主顧和你談妥了以後,你家有多少這東西,他都照單全收,豈不比你零着賣強多了。」

到了貨棧,他讓秀兒給他用蓖麻葉裝了十幾個,就托着蜜棗進去了。

片刻之後,中年人領着一個老者出來了:「老哥兒,這是貨棧的老掌柜,他兩個兒子是專門跑京城送貨的,只要是好的特產,都收購。」

老掌柜個子不高,滿臉的絡腮鬍子,他笑着對郭凱打招呼:「你是姓郭是吧,你的蜜棗我第一次品嘗,這東西老少都適宜吃,你還有多少?」

「我家是試着製作,今天是第一次做來賣,就這些,這不,是探探銷路的……」

「郭老弟,憑我幾十年做買賣的經驗,你這個東西秘方不泄露的話,可以保持三五年的暢銷,以後,你有多少就送來我這裡吧!」

「多少都要嗎?」

「多少都要,過稱就給你付款。」

秀兒問:「老伯,你不得談談價錢嗎,您要的多還有要的多的價錢呢。」

「哈哈,還是女孩心思縝密,價錢嗎,就你們說的十五個銅錢一斤,如果以後,你們的蜜棗做出了沒有核的了,就二十個銅板一斤好了。」

這次,出乎了爺兒三個的預料,三十二斤,共賣了四百八十銅板,差點就是半兩銀子了。在平常的旱田地價十兩銀子一畝的情況下,這樣的收入非常可觀。

就是街上賣苦力的,平常累死累活的,一天下來不過三十個銅板。

當下,買了十斤白糖,回去就接着製作。

後來,撿棗的速度就跟不上煮制的速度了,在又添置了兩個大鍋以後,情況就更不樂觀了。

秀兒讓爹和鄰村的人談妥了,讓他們把棗子賣給自家。現在打了棗子也不用往她家裡送,自家每斤給五個銅板去上門收購。

這樣的棗子還不甜,就能賣高價,他們當然樂意了,堅持給郭家送貨上門。

秀兒考慮到,如果讓他們送,村民看到了必定會打聽的,都知道了蜜棗的製作方法,難免會跟風製作。那樣,自家的優勢會蕩然無存了。

現在,就自家家人上門去取,明年這個時候製作蜜棗,就提前買個偏遠的大院子,避免讓人看到蜜棗的製作過程。

她們選的時間都是在天剛亮,或者天黑透了以後,背着棗子回家,從鄰村過了橋,就走河邊到了家的對面,避免了好事的村民看到。

蛐蛐罐裏面的小靈魂,她也經常放出來,秀兒讓她看看,自己家裡的大變化,這些,以後自己把軀殼還了給她後,都是留給她的。

有錢了,秀兒讓首飾店做了幾個空心的銅管子,專門用來捅棗核,沒有核的無核蜜棗,賣到了二十個銅板一斤。老掌柜說了,有多少就要的少。他家的兒子把蜜棗送京城賣高價,這東西暢銷着呢!

現在,每天能出產二百斤無核蜜棗,把青棗子買了背回來,清洗煮制,晾曬,賣掉,儘管忙的腳打後腦勺,一家人怕露富,可也不敢僱人幹活。

得益於老爹郭凱的名聲臭,並沒有人來串門,因為加高了圍牆,別人也看不到。後來,村長媳婦來黃姥姥家串門,在牆頭看過來,算是先知道了。

郭凱一家子好不容易有了掙錢的道道,村長兩口子也高興,加上黃姥姥囑咐他們保密,別人還是不知道。

那些煮蜜棗的糖漿,用幾次以後,就又粘稠又不清亮了,煮出了棗子以後,賣相就和一開始頭幾鍋煮出來的差得多了,不得不淘出鍋來,接着換水加白糖。

每天,這樣粘稠的蜜汁也要有個十多斤,一開始是用小水缸裝了儲存起來,因為這樣的蜜汁和開水勾兌了,當糖水喝很好,一家人都喜歡。

後來,因為太多了,一家人和黃姥姥都喝的有些膩了。

秀兒看扔了可惜,沒準留着以後會用到,就讓爹買了兩個最大號的水缸,專門用來裝糖漿。

那個大伯家的二兒子,在秀兒家製作蜜棗接近尾聲的時候,在門外過,就聞到了蜜棗的甜香味道,饞的難受,可沒有人給他開門。

那個被秀兒打的重傷的閆一科,被人送到了朱大昌的家,閆一科不敢說是黑三先打了他,只能說是秀兒打的。

朱大昌早就知道了黑三不能娶秀兒的原因了,對這個小舅子被黑三打了,也就懶得理,何況他好幾天沒有去他家。

按說,秀兒還是個年幼的女孩子,一個成年人侮辱了一個幼女的清白,也是他不齒的行為。

閆綿華氣壞了,喊着去郭家崗找秀兒要賠償。

朱大昌說:「你還要替他賠償嗎,你知道侮辱幼女的清白,中原國的律法是怎麼判決嗎?當堂就打幾十板子,然後是充軍,做最下等的奴隸……」

黑三那人還算厚道,就秀兒和他說的那些話,他並沒有到處亂說,所以,秀兒並沒有不好的流言傳出來。這樣就最好了,她爹的名聲臭,如果再加上他的名聲也一樣了,這老郭家就丟人丟大發了。

他沒有娶到秀兒當然不高興了,對着豬大腸的新媳婦討要那十五兩銀子,閆綿華不想給他,說不娶秀兒是他自己的事,攀扯不上別人。

可黑三不吃他那一套,逼着他給錢,不給錢就去揍那個還沒有養好傷的閆一科。

後來,真的把還沒下床的閆一科打的哭爹喊娘,閆綿華一看閆一科要被打死了,才不得已掏了錢還給他。

秀兒一家也不知道這事情,只是悶聲發大財,等到村裡許多人知道了郭凱家做蜜棗以後,棗子已經到了完熟期,棗子的含糖量大了,皮起了褶皺,就不適合做蜜棗了。

一家人攏了一下帳,兩個月純收入一百三十兩銀子。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