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擅長魔術讓我破案如神》沈星雲虎斑小梨花_沈星雲虎斑小梨花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擅長魔術讓我破案如神》沈星雲虎斑小梨花_沈星雲虎斑小梨花全集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0:47 作者:虎斑小梨花

章節介紹

這是一個使用元素的世界,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明、黑暗…… 悠悠醒來準備上班的沈星雲,卻發現自己莫名成為稅金被盜案嫌犯,找不出真兇就會被斬…… 他目的很單純,身處異世安安靜靜當個美男子順便來一場尋美之旅,然而過程中卻發現這個世界異常兇險 妖魔橫行,鬼怪肆虐…… ……

在線試讀

第5章 這絕不是顯擺

就在沈星雲踏入大堂的瞬間,堂內四人的視線皆投射而來。

他看了看堂內四人,身着灰袍的中年男子,眉宇間有着上位者獨有的威嚴之氣,正是東靖城城主龍正豪,在他旁邊是傾國傾城的龍初雪,至於剩下的一老一少,在原主的記憶中並沒有見過兩人。

現在是黃金被盜的敏感時刻,敢來這裡,可想而知他們兩個就是朝廷派來調查此案的官員。

老者被沈星雲直接忽略,他盯着紅衣少女看了好幾眼,心中驚嘆:我去,又是一位美若天仙的少女,與龍初雪相比也不落下風!

準確來說,兩人屬於不同風格,龍初雪散發著冰冷的氣質,而這紅衣少女則是熱情似火,應該是與自身元素屬性有關,一個冰屬性,一個火屬性。

兩人之間似乎隱隱有着火花,果然冰火不相容啊……

龍初雪的胸脯屬於省布料那一類,他再看向紅衣少女,好傢夥……兩人撞型了!

屏氣凝神,沈星雲不再胡思亂想,躬身朝龍正豪行禮:「龍伯。」

「星雲,你怎麼過來了?」龍正豪頗為意外,連忙道,「快來見過你張伯,他乃是暗影司天級首領,專門負責此案。」

沈星雲剛想行禮,卻被一股無形之力阻止。

「行禮就免了。」張英傑表情瞬間變得威嚴,「你身為此案人犯,擅離牢房可是重罪!」

這人一看就是官場老油條,心知此案難以偵破,立刻與案件相關人員劃清界限。

你不讓行禮,小爺我還懶得給你行禮呢……目光轉向龍正豪,沈星雲笑道:「龍伯,我已經找到貢品丟失案的線索。」

「此話當真?」龍正豪驚道。

「哦?」張英傑表情不屑,「你一直在大牢,能有什麼線索?難道是你故意隱瞞?」

他查了好幾天都沒有線索,卻被一個大牢裏面的犯人找到了線索,這要是傳出去,他那張老臉往哪擱。

沈星雲瞬間察覺張英傑的小心思,如實道:「不久前,初雪給了我一份招冊,我的線索就是來自它。」

龍初雪點點頭:「就在不久前,我確實給了他一份招冊。」

為了儘快破案,招冊他們幾人都有,這沒必要隱瞞。

「不久前?」張英傑老臉上滿是疑問,「你是說…你拿到招冊不到數個時辰就從它裏面找到了線索?!」

沈星雲點點頭:「準確來說,我已經破案了。」

張英傑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星雲,要不是龍正豪在場,他已經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轟出去了。招冊他看了無數遍,也沒發現任何問題,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能發現什麼?

「你說說看,不過本官提醒你,如果發現你是信口雌黃想要以此脫罪,最後的結果…只會是罪加一等!」

這種情形,沈星雲在電視上見了無數遍,自然沒有被他嚇到,笑道:「此事絕非妖魔鬼怪所為,乃是人為事件!」

一句話讓在場眾人眼神一凜。

沈星雲語氣堅定,顯然不是胡亂猜測,而張英傑卻不信:「你說說依據。」

通過眾人的反應,沈星雲更加確定自己的判斷:「妖風與詭異的雨中失火,這都是你們判斷這乃是妖族所為的原因,然而…這些都是誤導,真正的犯人故意把你們往那邊誤導。」

「我想你們很疑惑,我連牢房都出不去,是如何斷定那一點的,那是因為…那個偷黃金的人沒有殺我們!」

「包括洪隊長在內,負責押運貢品的人員一共有三十六人,而我們這三十六人連受傷的都沒有,這正是我判斷此事是有人想嫁禍給妖族的重要依據。」

「沒殺你們,就是嫁禍?」張英傑好奇的問道。

「沒錯!」沈星雲無比堅定的道,「此事如果是妖族所為,他們留下的痕迹已經夠多,為什麼還要放過我與洪隊長他們,把我們這些人都吃了,不香嗎?」

「這確實是一個疑點。」龍初雪附和道。

沈星雲繼續道:「一開始我始終想不通,直到小六他們吃飯時聊天的內容提醒了我…謠言起於謀者,興於愚者,我與洪隊長他們對於那個偷走黃金的人來說,就是愚者。」

「你們是愚者?」張英傑問道。

「對,愚者負責傳播謠言,而那個偷金賊需要我們把原本簡單的案件複雜化,結果也和那個人預料的一樣,聽了洪隊長他們的描述,你們對這個案件一籌莫展,甚至一度懷疑此事是妖族所為,是也不是?」

「正所謂謠言止於智者,即便那個偷金賊再怎麼狡猾,也還是留下了許多破綻。龍伯你們還是太過於專註黃金的動向,反而漏掉了很多細節,否則你們早就破案了。」

一個小小的馬屁,讓得龍正豪與張英傑連連點頭,後者詫異的看了一眼沈星雲,僅從小小的招冊上,他居然聯想到了這麼多事情,而且還很有道理……

張英傑再也不敢小覷沈星雲,聲音頓時恭敬了三分:「說說你發現的線索。」

沈星雲笑道:「我先來說說整個案件,我們是寅時出發,午時抵達,然後酉時回到漢陽古道,接着就出事了,這個時間線,你們沒發現問題嗎?」

「有什麼問題?」張英傑問道。

「我們花了四個時辰趕過去,除去吃飯檢查的時間,兩個時辰後回到了漢陽古道,沒問題?」沈星雲反問道。

「沒錯啊,四個時辰的路程,二個時辰當然是回到東靖城與漢陽城**。」紅衣少女紅蓮理所應當的道。

都說胸大無腦,你胸不大怎麼也……

沈星雲繼續道:「我們是怎麼過去的?」

紅衣少女回道:「騎馬啊。」

「……」沈星雲徹底無語了,這個大陸的人智商都這麼低的嗎?

而這一刻,張英傑卻是瞪大了雙眼,猛地一拍手:「妙啊,有問題,確實有問題!」

紅蓮頗為鬱悶的道:「哪裡有問題?」

張英傑首次露出微笑,道:「四個時辰的路程,二個時辰不可能回到**!對啊,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居然沒有注意到……」

紅蓮還是沒搞明白,這麼簡單的數學問題,這幾人怎麼都不會算了?

張英傑興奮的解釋道:「他們空手過去,回來時帶着百萬兩黃金,別說四個時辰,八個時辰能回來就不錯了,所以他們那個時間不可能在東陽古道!」

紅蓮有點暈了:「可事實是他們確實到了那裡。」

張英傑無法回答這個文字,望向沈星雲。

「這隻有一個解釋,我們押運的根本不是黃金!」沈星雲擲地有聲。

「你們難道連黃金是真是假都判斷不出來?」張英傑反問。

「我們檢查的時候還是真的黃金,但吃完飯回去,我們只是簡單的開箱檢查,見到黃金還在,我們就沒有在意。」沈星雲道。

「我怎麼聽暈了。」龍正豪插話道:「你們既然看到了黃金,為什麼又說押運的不是黃金?」

「這和玩魔術是一個道理,眼見不一定為實。」沈星雲笑道。

「魔術?什麼是魔術?魔族的能力嗎?」紅蓮問道。

「額……」沈星雲想了想,道:「在你們這個大陸好像叫戲法,整個貢品被盜案其實就是一個戲法,而我與洪忠隊長他們就是觀眾。」

「什麼戲法?」張英傑忍不住問道。

「我需要準備一下,等一會你們就知道了。」沈星雲故意賣個關子,然後朝龍正豪道:「龍伯,石坊開採的礦石還有嗎?」

龍正豪點頭:「有很多。」

「讓人挑幾塊黃褐色的礦石送到我的煉器室。」說完,沈星雲朝龍正豪與張英傑躬身行禮,「我先過去準備一下,龍伯你們稍等片刻。」

這一次,張英傑並沒有阻止沈星雲行禮。

「我也要去。」紅衣少女紅蓮笑着道,她很好奇沈星雲究竟要做什麼。

「戲法最重要的就是神秘感,見識了全部過程反而沒了效果。」沈星雲直接拒絕了她,朝眾人拱手道:「我速度很快,不會讓你們久等。」

就這樣,沈星雲前往自己的煉器室,而龍正豪立刻吩咐下人去準備礦石。

「張老弟,繼續品茶?」龍正豪笑着抿了抿杯中新茶。

「好。」張英傑臉上同樣洋溢着笑容。

聽了沈星雲的分析,兩人心情大好,一邊喝着茶一邊看向堂外,都在期待沈星雲帶來的『戲法』。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