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安凡硯)陰陽閣之重生在冥界_安凡硯全章節在線閱讀

(安凡硯)陰陽閣之重生在冥界_安凡硯全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15 10:49 作者:一隻貓餅

章節介紹

(腹黑 有甜有虐 後期女強 ) 安凡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里,從小的時候便心裏有些孤僻,可是有一天,她突然發現了她竟然可以穿到另一個世界……剛開始我就死了?冥界有個叫陰陽閣的地方,陰陽閣可通萬物……冥界里,我見到了曾經去世的外婆……還見到了他……

在線試讀

第5章 初遇硯

我沒有繼續找下去,人太多了,找下去如果按照概率來說,太難。

「籽粒,你說陰陽閣可以通曉萬物,對嗎?」我看着籽粒。

「是……不過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要找一個人,一個很重要的人。我有兩個方案,一個是去打聽,不過在這裡人生地不熟,我只認識你,我外婆在陽間的名字估計已經改了。第二個就是陰陽閣。」我回頭望着陰陽閣。

「那個地方吃人的!!你瘋了!你找人確實很困難在這裡,不過你們可以安排見面,那個方法也可以的,在這裡見面之後忘卻。」她看着我說,

「忘卻?你說那種見一次就忘卻嗎?我做不到,我要的是她能在這裡好好生活!就像她曾經愛我那樣,我可以在這裡陪伴她,我這個人啊,俗,我不奢求其他的,我只想陪伴外婆,只要她幸福,我這輩子跟她在這冥界我也夠了!」我看着籽粒認真的說。

「我們再想想其他的辦法,陰陽閣的閣主,沒人見過真面容,到底是個人還是個怪物誰也不知道,萬一你進去真被這個閣主吃了,你就真見不到你外婆了!」

「好……我冷靜一下,還有什麼辦法能找到我外婆,偶遇嗎?這裡,上千萬的居民,大海撈針。見到她,她認識我嗎?」我不禁的流出來眼淚。

我心裏還是想着陰陽閣這個地方,可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先準備還是去住宿的地方。

「籽粒,謝謝你,但是我先回去了,我們以後怎麼聯繫?你怎麼找到我?」

「我看一下你的地址就知道了,剛發給你的牌子上有的。」她看了一眼。

「記住了,明天我再來找你。」籽粒見我心情不好,自己往我的反方向走了。

我心裏不知道是喜悅還是悲傷,舊事重提,故人重聚,失而復得?

我自己走在了街道,這裡倒是好燈火通明的,什麼時候都有忙來忙去的人,人們的睡眠也不需要保證什麼質量,對啊,都死了還害怕心肌猝死嗎?我低頭一笑。

「咣!」我不小心撞到了一個黑衣男人。

我抬頭一看,這人一頭紅色的髮絲,白皙的肌膚如凝脂!

「好漂亮的男人!」我目瞪口呆的看着。

「喂喂喂!幹什麼你吃人啊?」他不屑的看着我,把我的臉推向一邊。

「咳咳咳,雖然本人是比較出眾,但是我還不會飢不擇食,小姐自重!」他高傲的抬着頭。

「那個,對不起撞到了你。」我心想,tmd一個男人至於的嗎,我的臉好燙,我是不是太久沒碰男人了。

「你是不是太久沒碰男人了?」他看着我。

「你你你,你在說什麼呢?你長得好看也不能這樣污衊本小姐吧!」可是我的內心在想,他怎麼知道的,碰巧一定是碰巧,自戀狂!

「不碰巧,我也不是自戀狂。」他看着我嘴角多了一絲笑意。

「嗯?你會讀心術?這是讀心術?」我驚訝的看着眼前這個男人,這不完了,心裏想什麼都瞞不過他了!

「你撞到了我,賠錢!」他一抹笑意更深了。

「我沒錢,我我我,我剛來的我還賠錢,你看看我哪裡值錢拆了算了,不就撞了你一下嗎,你看你小氣的要死,看你這打扮也不缺錢的樣子。」我眼睛盯着他的玉佩,黑色的一身衣服帶着斗篷,掛了個玉佩的,一般都是這裡的上司吧。

「你打我玉佩什麼主意,我可不是什麼上司,我對那些可沒興趣,請爺去,爺不去。」他拍了我一下,看起來更囂張了。

「我說你,能不能別用你的讀心術,當個鬼,你都那麼囂張!生前是不是囂張死的呢?嗯嗯?」我哼了一聲,沒再理他。

「對啊,你怎麼知道我囂張死的?」他的臉突然湊了上來。

「哎,不逗你了,你可真沒意思小丫頭,請我吃個糖葫蘆就算完了。」他得意的看着前面的糖葫蘆。

我摸了摸自己發的錢袋,總共就那麼少,少的可憐,我還給他買糖葫蘆,不可能!

「好啊!我給你買!」我笑嘻嘻的裝着樣子給他買了一根糖葫蘆。

「老闆,來一根糖葫蘆。」我大聲的跟老闆說了聲。

「好嘞,小姐,你拿好。」糖葫蘆小販給我一串。

我舔了一口,糖葫蘆,手指指了指。「老闆,這是男人,帥不帥,他付錢!」我眼睛看着這個男子。

我心想,一個男人,還是男朋友。連個糖葫蘆都買,這不小氣死了,看我怎麼整你。

誰知道,這個男子伸手就把我的糖葫蘆拿走,在我吃過的地方又吃了一口。

「啊,真甜!謝謝娘子~「他看了我一眼,似乎看穿了一切,技高一籌的樣子。

我心想,老娘霍出去了,來來往往得人多,反正這個地方誰也不認識。

「相公,我如今有身孕在身,想吃酸的。」我指了指那串他手裡的糖葫蘆。

「安凡?你有身孕?」誰知道剛剛分開的籽粒跳了出來。

原來籽粒擔心我出事情,一直跟着我,暗中觀察着我。

我心想,這可丟人了,剛還說沒人認識,這下好了,唯一認識的還知道了。

「娘子,為夫付就是了。」只見這個男子,拿出來一個這裡銀子,不用找了。

只見籽粒一臉吃驚。

「你們?安凡?這是?這是?」她驚呆了眼神看着眼前這個男子。

「我不認識他,他有病!」我搶過我的糖葫蘆繼續吃着,反正你不嫌棄我臟,我也不嫌棄你臟。

「娘子,你忘了為夫前陣子染了臟病。」他看着我說道。

「呸呸呸,給你不吃了不吃了,我呸!」晦氣我心想,真的晦氣!

「哈哈哈,他笑了幾聲。」清秀的面孔,真的很討喜。

誰知籽粒,看了這位男人許久。

「有趣的小丫頭,我叫硯,我還會找你來的。」說著,這個男子一下子就飛走了,不能說飛走了,應該說一下子就沒了。

只剩下驚呆的我。

「這人還會法力呢?」 我看着籽粒。

「這位公子,應該身手不凡,能這樣在咱們面前一下子消失的,都不一般」籽粒看着我。

「哦,這裡也就是冥界這個地方,有的人會法力?有的鬼?有的人?」

「你直接稱為人,就可以了,這裡不光是死去的人,你別忘了,前面的宮殿里,後面的陰陽閣,可有不少高手呢,我們確實不能做什麼。」她一笑彷彿知道的那麼多。

籽粒繼續說道。

「拋開我們的冥王大人,這裡有三位頂級高手,一個是煉製藥物的奎生大人,人稱神鬼公子,煉藥治毒,冥界無雙。第二位是席殷,不過這個人聽說是個文人的相貌,會變化成各種人的樣子,這個可不是易容,是完全變化,讀人們所有的記憶。其他的不太了解。第三個人我也不清楚,只聽說過這兩個大人。」籽粒津津有味的說著,好像雙眼在幻想着什麼。

「你怎麼知道那麼多啊?」我驚呆了這個知識量。

「哈哈,我也是偶爾聽到的,你別看我年齡小,但是來了很久了,只是相貌不變而已。」她摸了摸頭,笑了起來。

「哎!我可要回去睡覺了!」我聽了那麼多,稍微有些想放空一下腦袋,來到這裡確實很少有睡意,不過還是想躺着休息一會。

我們就這樣分開了,饒了很多彎子,才找到了我的地方,只能說是像宿舍的地方,進了大門十多個房間,找到了我自己的房間,我們這個房間住着兩個人,比我想像的要好的多,原來都是一個個的小隔間,布局也非常的簡單,兩個小床,一個柜子 一個吃飯的桌子。能滿足日常的需要而已。

我收拾着我的床,心想也不知道室友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哎,學校住宿舍,來到這裡也住宿舍,好想有個家,外婆也是住這種房間嗎?我內心想到這裡有一些難過。

這裡用的還是蠟燭,我吹滅了蠟燭。準備休息一會,看看自己的手腳確實還是做人的時候樣子。想起來了今天的那個男子,犯了花痴的樣子。

就在這時候,一把刀放在了我的脖子上。

「別動!」一個女子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我不動我不動,這,您是?」我心想,這刀還能給我再死一次嗎?

「讓你別動,我問你,今天你見過硯了是嗎?」她的語氣好像很認真的樣子。

「對,見過。但是我不認識,我就蹭了一根糖葫蘆吃,對不起姐姐,我是真窮,我買不起,他非讓我買。」我胡亂的解釋着。

「你跟硯到底什麼關係?」眼見這刀越來越深地像我脖子按下去,甚至出了血痕。

「我!」我還沒說完,突然聽到刀消失,脖子被扭斷的聲音。「咔」

我閉着眼睛不敢動一下。

「發什麼呆啊!」熟悉的那個欠打的聲音。

「硯?」他忽然站在我面前。

我回頭看看,剛才拿刀的女人已經涼涼了,刀在硯的手上把玩着。

「你殺人了?大佬!」我驚恐的看着手上拿着刀的硯。

「我不殺她,你就死了。」他看着我,好像並沒有當回事。

「這人死了?我的天。」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想這裡殺人不犯法嗎?我這是共犯嗎?他一會跑了我怎麼解釋,這男人!不過他也算救了我吧?我怎麼謝呢?

只見硯還是那個熟悉的笑容。

「這人沒死,回來交給官府,這裡可比人間的刑罰嚴格的多,我不會跑,我是救了你,以身相許嗎?我可嫌棄!」他呵了一聲。

「硯大哥!你能不能別讀心術?你交給官府,官府治這女子什麼罪行?殺人反被殺?你覺得人家官府會承認嗎?承認這女的殺人?」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這裡,有席殷,可以讀取她的記憶。」他看着我說道。

說著,硯慢慢吃掉了那把刀子,桌子上有一個茶壺,他看了看倒了一杯,喝了下去。

「好茶」他看着這個茶杯,眼睛看了許久。

只見硯打開茶壺,灑在了地上。

「這茶真是好茶,用那麼好的毒藥,不愧是神鬼公子,出來吧。」硯盯着門外。

一個身影出現了,在這個燈火通明的地方,想睡覺只能關上門,不然門外真的亮的人睡不着。

「好久不見,硯。」一個陌生的男人的聲音。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