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紅樓之以武證道)江飛隨道而行_(紅樓之以武證道)最新熱門小說

(紅樓之以武證道)江飛隨道而行_(紅樓之以武證道)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5 10:49 作者:隨道而行

章節介紹

江飛穿越紅樓夢世界,成為一個快要餓死的小乞丐,而且這個世界的武力值過於離譜,武者一人破軍,修士騰雲駕霧,且看他如何在這樣一個強者遍地的時代走出自己的路,改變十二金釵的悲慘命運

在線試讀

第6章 搏一搏

「老先生,我兄弟二人並非乞丐,來此是想拜師學藝的。」

江飛連忙上前拱手行禮,順便用腳抵住快關上的大門。

「拜師學藝?你們有錢交學費?」老丈詫異問道。

「這個,我兄弟二人最近落了難,已然身無分文,不過我弟弟天生神力,是個學武的天才,不知老丈能否通融一下,讓我們見上館主一面,我兄弟二人感激不盡,日後定有厚報。」

「碰!」

看穿江飛想空手套白狼的打算,沒等他說完,老丈便重重的關上房門,差點把江飛的腳都夾了。

江飛心中無奈,卻也不好再次敲門糾纏,不然恐有血光之災。

帶着弟弟又問了幾家武館,無一例外,都是連大門都進不去,更有一家武館的門房是個年輕人,性子急躁,江飛還沒說兩句,便一把將他推倒在地,讓他趕緊滾。

小江山一看哥哥受欺負了,立馬暴走,衝上去就要揍他,結果被人家一巴掌扇倒在地。

一看「力大無窮」的弟弟竟然和對方差距這麼大,江飛也放棄了在門口鬧事把館主引出來的打算,看來自己對弟弟的武力值有點高估了啊。

拉住還想反抗的弟弟,江飛連聲道歉,快步離開了那裡。

牽着垂頭喪氣的弟弟走在街上,江飛心中思索。

看來自己對這個世界練武之人的武力值有些預估不足,弟弟雖然才十歲出頭,個子也不高,但是百十斤的巨力卻是實打實的。

考慮到他今天又修鍊了一段時間,還近乎吃了一整隻狗,力量可能還有更大的增長,但是在一個看門的武者面前,卻宛如稚童一般毫無還手之力。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的修鍊之法的確可以讓人產生質變,和普通人之間拉開宛如天塹的差距,不是靠區區幾百斤力量就能彌補的。

這樣的話就更要想辦法學到手了,但是怎麼拜師是個問題,賺錢是不可能賺錢的,江飛不是做生意的料,靠打工幾年攢夠學費,想想都覺得不靠譜。

但是空手套白狼又不容易,連門都進不去,還有挨打的風險,這該怎麼辦呢?

首先,空手套白狼的思路要堅持,但是方法要變一變,既然說實話沒人聽,那就來騙試試。

只要能見到有真本事的人,相信弟弟的天賦絕對有可能讓人起了收徒之心,雖然不知道弟弟的天賦天才到什麼地步,但是今天上午感覺到的弟弟修鍊之時,牽引靈氣的速度絕對是自己的百倍不止,這要還不算天才,那我算什麼,普通人都不如嗎?

退一步講,就算靠騙人見到館主之後,沒有成功拜師,只要對方不是兇狠殘暴之人,總不至於直接出手就把兄弟倆打殺了吧。

當然風險也是有的,不過風險越大,收益越大,想要高回報,哪能一點風險都不冒。

做了決定的江飛,帶着弟弟就向下一家武館走去。

來到一家名為混元門的武館門口,江飛沒有急着上前敲門,先是和附近的人打聽了一下武館的情況。

得知混元門門主名叫趙德漢,乃是兩年前來此開辦武館的,武藝高強,來踢館的武師基本在他手裡走不出十招,而且為人和善,對敵很少下重手,待人也好,學徒家有什麼難處也是能幫就幫,在附近名聲很好。

那就是你了,我的舅舅!

和弟弟商量了一下待會要如何如何,醞釀了一下感情,江飛上前快速敲了幾下大門,帶着哭腔喊道:「舅舅,舅舅,快開門啊,爹娘出事了!」

還沒敲幾下,大門就被打開了,一個下人打扮的中年人探出頭來,看到衣衫襤褸的兄弟倆,聽着江飛嘴裏喊着舅舅,心中疑惑。

「小夥子你們找誰,誰是你舅舅?」

「我舅舅是趙德海,就是混元門的門主,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這裡,大叔你快把我舅舅叫出來,爹爹和娘親去世了。」江飛帶着哭腔跟門房說道。身後的小江山一個勁的哭喊着我要舅舅我要舅舅。

門房一看這架勢,也有些拿不準,沒聽說門主還有兄弟姐妹啊,不過萬一真是門主的外甥可怎麼辦,還是跟門主稟報一下比較好。

「小兄弟別哭別哭,我這就去稟告門主,你們先稍等一下,我馬上回來。」

妥了,一看門房回頭急匆匆的走向院內,江飛知道第一步總算是走通了,終於能見到正主了。

不過接下來的步驟才是關鍵,如何在騙了人的情況下讓人不至於一氣之下攆人,然後說服對方收徒,就看接下來的表現了。

片刻的功夫,門內便響起一陣腳步聲,吱呀一聲,大門被完全打開,門內走出一個威嚴的漢子,這漢子約莫三十多歲,身高八尺,身材壯碩,面有長髯,負手而立,自有一股高人風範,隨之而來的就是一股撲面而來的壓迫感,宛如實質。

江飛在這股氣勢壓迫下,竟有些呼吸不暢,腿腳發軟,腦海中道果微微發光,這股氣勢又宛如清風拂面,一點壓迫感也沒有了。

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江山,除了因為見到陌生人有點局促外,並沒有自己剛才那般被氣勢壓迫有些窒息的感覺。

抬頭看了一眼站在大門口的漢子,江飛深吸一口氣,恭恭敬敬的躬身行了一禮。

「敢問可是混元門趙門主當面,小子江飛,攜幼弟江山,見過門主。」

看着在自己氣勢壓迫下言行自如的江飛,趙德漢心中驚嘆,好一對有膽魄的少年郎,要知道自己如此氣勢壓迫下,即便是那些小有所成的弟子,也會戰戰兢兢,說不出話來,這兄弟倆竟是都能頂住,都是可造之材啊。

「你兄弟二人所來何事?」

趙德漢語氣平淡的問道,沒有兄弟姐妹的他一聽下人稟報說自己有兩個外甥落了難前來投奔,就知道是下人被騙了。

不過他也很好奇,兩個年紀輕輕的稚童,竟然敢來武館行騙,不知是有什麼打算,便一見面就用氣勢壓迫,給個下馬威。

「門主勿怪,我兄弟二人久聞館主大名,一直想要拜入武館,奈何父母早逝,身無分文,實在交不起學費,又不願蹉跎歲月,無奈只能出此下策,只求能見門主一面。」

江飛一見趙德漢雖然面無表情,語氣平淡,但是並未有生氣的跡象,便立馬解釋道。

「那你又憑何認為見了我,便一定會被我收入門下呢?」

「小子並無把握,但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豈能鬱郁久居人下,此舉雖然成功的把握不大,但為了前程總要試一試。況且小子聽聞世間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門主武藝高強,遠近皆知,兼之美名遠揚,定是世間少有的豪傑,若能有幸見上一面,我兄弟二人是騾子是馬,自然一眼便知。」

當真是個麒麟兒。

趙德漢心中讚歎,此子有膽有識,粗中有細,不卑不亢,敢想敢幹,將來定非池中之物。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