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雲千落君鶴鳴)絕世神醫:全能公主很囂張_(絕世神醫:全能公主很囂張)熱門小說

(雲千落君鶴鳴)絕世神醫:全能公主很囂張_(絕世神醫:全能公主很囂張)熱門小說

2022-09-15 11:47 作者:桃枝禾葉

章節介紹

她是最尊貴的嫡公主,卻因善良誤信奸人,導致國破家亡,她以身殉國   許是上天憐憫,讓她重生重回一世,她定要把那些螻蟻踩在腳下   她,是南詔公主,雲千落坐龍椅,擬聖旨,玩國璽,權勢滔天   他,是北明晉王,君鶴鳴文武全,掌重兵,攬大權,生殺予奪   勢均力敵,…

在線試讀

第6章 解圍

雲千落扶額,她早該想到,哥哥不來也會派人來,到哪兒都有人跟着。「都起來吧。」

「九小姐,公子命屬下將您平安帶回客棧,還請九小姐不要為難屬下。」

這九小姐的脾氣秉性,他是清楚的,若是硬來,把她惹急了,那他和這幫兄弟今天怕是沒有命回去。

原本不是很高興的雲千落,突然眼睛一亮。來接她回去,就代表有馬車,那就不用走路了!

「走吧,回客棧。」

雲千落大大方方的走在前邊,馬車還是熟悉的馬車。頂上的四角掛着風鈴,馬兒跑起來時,迎着風,便會發出清脆悅耳的鈴聲。

無蹤雖作為貼身護衛,本該和黑衣人一起騎馬,不過雲千落未曾把他當作下人。於是,他與雲千落一同坐上了馬車。

馬車寬敞的很,能容納六七人。裡邊放了一張檀木桌,擺着些許糕點和一壺茶。

無蹤來時未曾用膳,又經長途跋涉,早已飢腸轆轆,這會兒已經吃上了。

雲千落則掀起窗邊的小帘子,趴在窗沿上,望着朦朧的月色……發愣。

他倆來時走的是小路,並不是官道,所以偏僻,雜草叢生。而回去,為了保證二人的安全,黑衣人自然是選擇官道而行,畢竟他們擔不起未知因素導致的後果。

慶幸,官道還算平坦,並不顛簸。難得,向來不喜坐馬車的無蹤也頗為自在。

黑衣人自然不敢交頭接耳,無蹤與雲千落也並未談笑風生,一切都是那麼安靜。

沒過多久,前方平白無故多出了打鬥的聲音,配合這景,顯得戾氣很重。隨即,馬車也緩慢的停了下來。

無蹤率先下了馬車,觀望着向前走了幾步,隨即退了回來。規規矩矩的站在馬車邊,扶雲千落下來。

「發生何事了?」

官道,無論多麼偏僻都會擺放長明燈,以供行路人照明。藉著路兩旁的長明燈能看到,山賊將三位騎馬的公子團團圍住。

「前方持兵器者眾多,不似尋常來往商販起爭執,倒像是山賊。」

來來往往的行人不少,有些摩擦倒也正常。可看這些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漢,也需多個心眼提防着。照這個形式看,極有可能是過路貴公子碰上了山賊。

雲千落也是個愛湊熱鬧的,二話不說,帶着一行人就上前看熱鬧了。

刀劍摩擦,寒光四射,殺氣騰騰。

他們身為南詔人,提早了幾日啟程,為的就是抑制毒蠱人。這件事眾說紛紜,附近村落早就傳遍了,怎可讓事態繼續發展下去?南詔那邊想穩定民心,安撫百姓。若幾個大人物忽然之間聚集在南詔邊境,百姓難免會多想。

這安泰村位置尷尬,通往各國,卻又說不清隸屬何國。因此,它出了這檔子事,南詔、北明、西陵、東瀛,四個大國明裡暗裡都派了人手到此。

奉命來接雲千落的黑衣人也是懊惱,特意走的官道,竟也能碰上山賊。

無蹤扶額,暗罵山賊不長眼,竟將一把匕首投擲出來,匕首是那麼用的嗎?好死不死,匕首又偏就落在了雲千落鞋跟前。

這她雲千落能忍?當然不能。她可沒什麼人若犯我,禮讓三分的習慣,在她這是人若犯我,斬草除根。

匕首都到跟前了,管你是不是故意的,是與不是一律歸咎成挑事兒。

沒等無蹤勸阻,雲千落便拂衣而去。當然,是有根據的「尋仇」。哪個用匕首扔的她,她就找哪個。

你說巧不巧,雲千落也有一把匕首呢。不同的是,她的匕首由千年寒鐵製成,削鐵如泥,刻着栩栩如生的鸞鳳。

雲千落如豹的身手可不是開玩笑的,那名山賊尚未開口呼救,鸞鳳匕首就到了頸邊,就那麼一瞬間便沒了氣息。可惜了雲千落天蠶絲製的衣裙,沾了點血。

無蹤與黑衣人雖知道雲千落的本領,卻也不敢怠慢,要真有個萬一,他們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於是他們上前配合著,三下兩除二就把其餘的山賊解決了。

這才真正看清被山賊圍住的人,是貴公子沒錯,不過就一個,剩下的應該是近侍。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北明派來的人。

「多謝各位出手相救。」

貴公子左手邊的近侍開口道謝,出於禮貌,無蹤答道:「舉手之勞,不足掛齒,有緣再見。」

雲千落抬眼看了一眼馬背上的男子,馬上的男子着一襲黑色蟒袍,眉目如畫,清冷矜貴,如此驚艷之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蟒袍,若不是親王怎麼也是個皇子,來頭倒是不小。

男子也毫不掩飾的用眼神打量雲千落,女子一襲藍色衣裙,翩然出塵,清雅淡漠,眉黛間的風華竟比初陽還要奪人目光。不過,為何會有如此熟悉之感?

僅此一眼,各有所想。

山賊都死了,雲千落沒了興緻,收起了玩心。轉身自顧自的往馬車方向走去,無蹤與黑衣人緊跟其後。

接下來的路程,才是真的平靜。在路上雲千落就睡著了,初夏夜晚寒涼,無蹤擔心她受寒,便將車廂里的披風取了出來,輕輕的披在雲千落身上。

雲千落一向很謹慎,如若此刻身邊的人不是無蹤,就憑這披風披在她身上,她也能立刻睜眼。

雲千落倒是睡得舒服 可無蹤正尋思着待會兒怎麼向雲千塵交代……

客棧名叫萬客來,店如其名,打尖住店的人那叫一個多。

馬車在萬客來客棧前停了下來,許是真的累着了,這會兒雲千落還沒醒。無蹤輕晃雲千落,「小雲祖宗,到客棧了,快醒醒。」

雲千落的起床氣不小,但從不對親近之人發作。她耐着性子,睜開了眼,慢悠悠的下了馬車。

一陣涼風拂過,她不自覺的緊了緊披在身上的披風。原本還不是特別清醒的雲千落,望見客棧門外站着的人,頓時困意四散,無比精神。

那人身穿月白色衣袍,面如冠玉,負手而立。臉上帶着淺淺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風的,除了她那驚才絕艷的哥哥還能有誰。

雲千落快步走到他跟前,「怎麼不在裡邊等,冷不冷?」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