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予你童話)魏安琪肖月柔_予你童話全章節閱讀

(予你童話)魏安琪肖月柔_予你童話全章節閱讀

2022-09-15 11:48 作者:花捲都不卷

章節介紹

【短篇!短篇!短篇!】 【上卷-安琪兒】 如果有人問被自己的小說原型追求是什麼感覺? 小說作者魏安琪會說,感覺不對啊,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而作為小說原型的景少乾會說,太好了,可以作弊! 【下卷-美人魚】 御廚傳人蘇建東有個秘密,他喜歡自己在海上救的一位有點痴傻…

在線試讀

第2章 記憶中的他

在現實生活中的魏安琪確實如景少乾記憶中的那樣,是一個話癆,有着極強的分享欲。

這種分享欲有一半被她轉化成小說了,通過寫小說的方式來分享自己的故事。

在朋友圈不好『撒瘋』,所以她將另一半分享欲全都發在了微博上,而且她的小說有不少粉絲都會評論,有人願意回應她的分享欲,所以她就發個不停。

魏安琪當然也會和朋友分享,但是她最好的朋友元樂心是常年在外地進行考古的,工作特別忙,很少會聊天。

元樂心今年結束了考古工作,魏安琪等她回來的第二天就過來她家了。

久未相見的好姐妹一見面就聊個不停,不過主要是聊元樂心的暗戀對象的事情。

元樂心在高二的時候就轉學去了京師,後來魏安琪和元樂心一起相約考進了京師大學,一起度過了四年的大學時光。

魏安琪讀的是中文系,本科畢業後就開始寫小說,如今也有5年的經驗了,成績也算不錯,有了幾本出版的小說。

經過一番陳說,魏安琪得知了元樂心的暗戀對象就是她們共同的高中同學,現在的頂流歌手,也是元樂心的鄰居姜煜。

魏安琪聽完元樂心喜歡了姜煜很多年的故事,她也慢慢地回想起高中生活。

她對高中時期的姜煜印象並不是很深刻,只是近兩年他出現在銀幕中,多少有點了解而已。

魏安琪費勁地想了想,只想起來以前老是和自己吵架的景少乾。

她性子本就活潑,和景少乾這個話多的同學總能吵起來,不過現在已經想不起來當時為什麼三句之內就能抬杠,只知道高中時代記憶最深刻的男同學就是景少乾。

就在魏安琪打算着幫元樂心製造重逢機會的時候,景少乾居然主動拉了班級群,又主動地提出了同學聚會。

景少乾這麼一操作,幫了元樂心一個大忙,那也就是幫了魏安琪一個大忙,她原本腦海里一直和自己拌嘴的碎嘴子男孩立馬就變成了神采飛揚的少年郎。

和元樂心道別之後,魏安琪一如往常地回到家中,坐在卧室的筆記本電腦前,準備寫小說。

可是她今晚狀態不太好,也許是被元樂心的暗戀往事觸動了,總是寫了又刪,刪了又寫。

思前想後,又打開了自己和景少乾的聊天界面:

景少乾:【去不去同學聚會?】

安琪:【去!】

魏安琪有些不明白,她當時已經在班級群里說了會去的,但景少乾依舊特意私聊問了一句。

但也就僅此一句,沒有再繼續聊天了。

魏安琪放下手機,翻找出以前的相冊,找到了高中畢業照。

畢業照中的景少乾穿着校服,站在他的好友姜煜和蘇建東中間,笑得幾乎能看見潔白的牙齒。

在她記憶中,景少乾的成績不是特別好,而她是學習委員,老師經常安排她給景少乾講解試卷。

也正是因為講解的次數多了,吵架的機會多了,才導致她記到現在吧?

不過當年的景少乾可是僅次於姜煜的校草,如今的魏安琪看着照片對比了一下姜煜和景少乾,她還是覺得景少乾那種陽光大男孩更符合她的審美。

相冊又翻了一頁,魏安琪竟然發現了一張自己和元樂心、景少乾、姜煜的四人合照。

這照片中的景少乾比畢業照中的他更好看了,雖然是學校統一的白襯衫黑褲子禮服。

她記得景少乾是出國留學的,自從高中畢業之後,他們僅在大三的寒假期間聚過一次,時隔六年了。

大三那一年的聚會,魏安琪似乎記得自己還是和景少乾抬杠了,具體原因也已經記不得了。

魏安琪這些年也不是沒有聽說過景少乾的事情,她和其他高中女同學還是有來往的,偶爾會聽到一些關於他的事情,比如什麼留學歸來接手了家族的娛樂公司。

她快速地放好了相冊,回到電腦前,用景少乾的名字一搜,果然找到了他的微博以及景氏娛樂的官方微博。

刷了好一會終於找到了景少乾的近照,一身筆挺的西裝,收起了笑容,確實有點總裁范了。

魏安琪放大了照片仔仔細細地看着他,按照他們家的財力,這身西裝肯定是定製的。

她不由自主地點頭,同意了自己在腦海中的想法,就連她媽媽敲門進來了都不知道。

「安琪,早點休息啊。」魏安琪的媽媽江秀文端着牛奶進來了。

魏安琪還在專心致志地看着景少乾的照片,江秀文說話的聲音很輕,但也嚇到她了。

「嚇死我了。」她拍拍胸脯,呼出一口氣,「謝謝媽媽。」

電腦屏幕中還顯示着景少乾的照片,江秀文一看見女兒盯着男人看就忍不住催婚。

「這男孩是誰?今年多大了?做什麼工作的?有沒有對象?家裡…」

「媽媽!停停停!」魏安琪這才反應過來,關掉了景少乾的照片,「沒誰,這就是我找的素材。」

她經常會看些亂七八糟的新聞找靈感、找素材,「這人我也不認識,網上隨便找的,是我下一本小說的原型啦。」

「是嗎?」江秀文立馬就失望了,「這男孩長得不錯呀,能認識一下多好。」

在媽媽催婚的情況下,她是絕對不可能承認自己認識景少乾的,萬一說了是同學,估計江秀文明天就把景少乾挖出來跟她相親了。

喝完牛奶之後,江秀文又催促了幾句早點睡,早點找對象之後就離開了,魏安琪被媽媽這麼一打擾,靈感居然就回來了。

剛才說景少乾是小說原型顯然是編的,不過現在不是了,她火速在電腦中輸入了新小說的書名:《祁總太腹黑》。

有了思路很快就將新書的大綱寫下了,並且約了編輯兼朋友明天下午見面。

她重新打開了景少乾的照片,並且保存到自己的電腦上,準備以景少乾為原型寫一本總裁小說。

藉著寫小說這個理由,魏安琪準備深深地挖掘一下景少乾的花邊新聞,結果她搜索了半天,直到自己犯困了都沒能找到一丁點兒緋聞。

魏安琪拖着昏昏沉沉的腦袋躺上了床,打着哈欠琢磨為什麼景少乾一點兒緋聞都沒有,想着想着就睡著了。

次日下午三點多,下午茶時間了,魏安琪才出門去赴約。

寫小說的這幾年她已經和自己的編輯鄭曉筠混成了朋友,關於寫作方面的事情一般都是會和她當面聊。

咖啡館裏,鄭曉筠帶着筆記本電腦,點好了咖啡等着魏安琪了,一見到魏安琪就讓她上交新書大綱。

鄭曉筠在操作電腦的同時還看了一眼魏安琪,「哎喲,瞧你這黑眼圈,寫大綱寫到凌晨4點啊?」

「那還不是為了你,天天催我寫新書!」魏安琪喝了一口咖啡,順嘴就開始控訴,「我就休息了半年嘛。」

「要多注意粉絲的黏合度,不能歇太久的!」鄭曉筠滾動着鼠標,作為一名經驗老到的編輯,閱讀速度很快,眉頭卻皺了起來。

「安琪,我想問問,這本《祁總太腹黑》中的男主祁總是一位娛樂公司的總裁?然後女主是一位捧不紅的女明星?」

「嗯,暫時是這麼想的。」魏安琪只是將初步的想法寫了下來,並不是最終定稿。

鄭曉筠把目光從電腦上移到了魏安琪臉上,「男女主角有原型嗎?」

「女主沒有,男主角倒是有。」魏安琪信得過自己跟了5年的編輯,無話不說,「男主原型就是景氏娛樂的總裁,他是我的高中同學。」

鄭曉筠點點頭,她當然知道景氏娛樂的總裁是姓景的,現在的頂流歌手姜煜也曾是景氏娛樂的藝人,加上娛樂圈的不老女神封文希、當紅小生易知衍,景氏娛樂在G市也是鼎鼎有名的。

「我說實話,現在的總裁文都是批發的冷酷無情、殺伐果決,你寫的祁總是一位大碎嘴子總裁,人設還是很新穎的。」

「但是吧!」鄭曉筠話一轉彎,「但是女主的人設有點兒老套,現在很多類似的情節了,如果女主能換一種職業更好。」

魏安琪托着腮認真聽鄭曉筠說話,「其實我也覺得,行業靠得太近了,故事來來去去的,基本上都是最後女主紅了,我再琢磨一下吧。」

「行,既然是原型是你同學,那不就好辦了。多和人家聊聊,說不定有什麼靈感呢。」

魏安琪用勺子攪拌了一下咖啡,「我們也有六年沒見過啦,人家一個大總裁哪還能記得我。」

「那怎麼就想起他了?」鄭曉筠不愧是做編輯的,一下就嗅到了這裡邊有故事。

魏安琪張了張嘴,想說卻還是忍住了。

想起景少乾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好友元樂心說起暗戀往事,但這段往事還涉及如今的頂流歌手姜煜,所以這原因當然是不能告訴鄭曉筠。

「哦,沒啥。就是我們要舉辦高中同學聚會呢,忽然想起他。」

鄭曉筠沒有懷疑地點點頭,「景總真的是個大碎嘴子?」

這個稱呼讓魏安琪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以前她都是直呼其名的,其他同學一般都是叫景少的,景總這個稱呼倒是第一回聽見。

「對啊,話挺多,都快趕上我了。我倆讀高中的時候經常吵架,不出三句話就會吵起來。」

鄭曉筠眼前一亮,「這不就是個好故事嗎??」

魏安琪自己都沒想到有什麼好故事,「什麼?」

「景總和你的故事啊!如今一個當了總裁,一個是小說作者!」鄭曉筠越說越興奮,「然後重逢了,三句必拌嘴的歡喜冤家的故事。」

「……」魏安琪竟然沒法反駁,「我們雖然是同學,但也有很多年沒說過話了。把這女主套自己身上,我還要不要臉?」

「呵呵呵。」這下輪到鄭曉筠無語了,「你作為一名小說作者就是要把自己的夢寫下來呀?你有這麼多男主角,難道你從來沒有幻想過自己是女主角?」

魏安琪還真的想像過,她筆下的女主有醫生、明星、俠女,她都曾把自己代入,想像一下故事的發展走向。

鄭曉筠都有點着急了,「而且,要臉做什麼?要的是吸引眼球啊!!難道景總還能發現你寫的祁總就是他?」

魏安琪轉念一想,編輯說得有道理,景少乾怎麼會看言情小說,寫就寫了吧,「行,我改改,沒問題的話我就申請發新書。」

鄭曉筠立馬就蓋上了筆記本電腦,將剩下的咖啡一口悶喝完了,「趕緊的,現在馬上回家寫!!!」

魏安琪倒是不着急,她決定自己開車去景氏娛樂附近看看,既然決定了以景少乾為原型,還是多了解一下比較好。

景氏娛樂獨佔一座高樓,魏安琪站在樓下仰着頭才能看見樓宇上的公司名,她在大門樓邊的花壇坐着,觀察着來來往往的人群。

除了拿着咖啡身穿正裝的人之外,畢竟是娛樂公司,最多的就是衣着時尚潮流的人了。

這些人群都有一個共同點,步伐快且匆忙,像是趕着去做什麼大生意一樣。

魏安琪拿着筆記本和筆詳細記錄了自己觀察到的事情,但她很快被別人說話的聲音吸引住了。

「聽說景少親自下了通知,開除了新簽約的女藝人誒?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魏安琪前面走過兩個穿着職業裝的女生,還掛着景氏娛樂的工作牌,還聊着和景少乾有關的八卦。

為了收集素材,魏安琪毫不猶豫就跟了上去,前面的兩位女生邊聊邊在附近的咖啡館坐下了。

魏安琪摸了摸自己剛和編輯喝完咖啡的肚子,咬咬牙走了進去,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我聽秘書室的人說,那個新人特意等着景少加班,然後上去想走捷徑!」

「新人怎麼不了解一下,景少剛上任那年就在會議上說了,誰也別想走後門,他不會和旗下藝人曖昧不清的。」

「是啊!景少最不喜歡就是老闆和下屬有桃色新聞了,新人直接撞槍口上了!」

魏安琪坐在了隔壁,將女生們的對話一字不漏地聽清楚了。

看來景少乾這些年沒有變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