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巫祝神:閻羅大人慢些寵)水裊裊人間曦客_重生巫祝神:閻羅大人慢些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重生巫祝神:閻羅大人慢些寵)水裊裊人間曦客_重生巫祝神:閻羅大人慢些寵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2:46 作者:人間曦客

章節介紹

許多年前,被發現是巫神血脈的水裊裊,自幼過着悲慘生活,直到被黑暗勢力得知血脈神奇之處,為了讓她開口,他們不折手段折斷她的翅膀,將她變成籠中鳥供自己享用絕望之下,她詛咒黑暗,召喚閻羅前來相救…… 死後,重生回到15歲,為了報答前世閻羅帶來的自由,她屹然奔赴陽間獄…

在線試讀

第4章 懷疑身份

巫祝血脈有的人避之不及,如水府,為了將她這個麻煩丟出去不知想了多少辦法,卻又希望這身份能帶來一些利益。

而有的人卻趨之若鶩,知道這血脈內里代表了什麼含義的達官貴族,暗中不知派遣多少人搜尋着,就如那司馬侯爺。

巫祝血脈有一高等級救命靈咒,只要到達十六歲者,神獸裂紋完全綻開,就能使用,就能解了楚北辰的蠱毒,

等還了這個恩情,自己也就沒什麼可牽掛的,從此天高海闊任鳥飛。

水裊裊打定主意絕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極力隱藏。

殊不知楚北辰早就將她和水府查了個底朝天,雖然還未得到證實,但瞧着水裊裊慌張的神色就知道了幾分,見她不願說,也不強迫。

倒是雲起雲里霧裡,滿臉疑惑,「什麼吟唱?難道是!」

說到吟唱,不外乎就是楚國被趕盡殺絕的那兩大勢力才有的功夫了。

想起兩大勢力為了權勢聯手搞事情,並將毒送進皇宮裡,引來當年舉國上下的轟動禍端導致被禁。

不知想到什麼,雲起眼眸鋥亮,圍着水裊裊看來看去。

如果她真是那裏面的人,那楚北辰那小子的病可就有救了。

水裊裊不自然的整了整有些凌亂的髮絲,不待手腕放下就被雲起撈住,嚇得她忙縮回手,躲到楚北辰身後。

楚北辰抬眸看了雲起一眼,雲起忙舉雙手表示無辜,優雅入座在一旁。

「先用膳。」

話落,嚴一帶着小廝魚貫而入,烤羊肉、烤牛肉、烤饃瞬間擺上一桌。

水裊裊看着楚北辰和雲起大口快速但不失優雅的吃着,才拿起那烤饃咬上一口。

嘎嘣一聲,又干又硬,差點磕掉她的牙!

水裊裊含着一口,嚼巴好久,膈的腮幫子疼,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最後忍着嗓子被割傷的痛將乾巴巴的饃吞了下去,

這西北的膳食比水裊裊想的豪放多了,雖然她是靠着東拼西撿的邊角料才活下來,也是在對這滿桌美食表示無能為力。

楚北辰吃下大半的饃,轉頭看到水裊裊抱着饃磨牙,那缺的角都沒廚房老鼠咬的大。

這才想她是帝都貴府「千金」,對這粗糙之物應該是食不下咽。

將手邊一碗清水推過去,又割下一塊肉丟在她碗中,

「夕丘就吃這些,若是接受不了,我派人送你回去,賜婚之事,我自會向皇上說明。」

水裊裊剛捧起茶喝下,還沒來得及放下茶杯拒絕,就聽着一聲義正言辭的大喝,「不行!」

楚北辰一瞥激動地差點拍桌而起的雲起,看向水裊裊。

水裊裊忙擺手,表示自己不走,餘光瞟到一旁的筆和紙,噔噔噔跑過去寫。

「我不走,我要留在夕丘!」

雲起看着水裊裊堅定的眼神,不為所動,倒是為紙上整齊的簪花小字一驚,「你竟然識字!」

嚴一所查資料中,水裊裊未出生之時就隨着母親關在冷院,直到七歲時母親身死,此後無人看管,被奴僕欺凌,直到不得不去廚房偷吃、去野外捕食才存活下來。

如此環境,竟然還識的字,且看這字形,沒個十年可練不出來。

水裊裊可不知楚北辰在想什麼,乖乖在紙上寫着,「王姑姑教了幾個常用的,複雜的就不會了!」

水汪汪的大眼睛毫無隱藏和躲閃,楚北辰眉一皺,既然水裊裊沒有說話,那說明這水府也是卧虎藏龍!

水裊裊捏着衣裙,看着神色莫名的楚北辰有些不安。

難道自己哪裡沒有回答好?

這時,嚴一面色糾結拿着一聖旨進來,打破這詭異的氛圍,雲起瞧見其餘光還打量了水裊裊兩眼,忙湊熱鬧,「哪裡來的聖旨?」

嚴一抱拳說著,「主子,這是昨日整理戰場中找到的賜婚聖旨,其中…皇上所賜的七個新娘…只剩水姑娘幸免於難,請問主子要如何安置水姑娘?」

雲起攔路搶走那聖旨仔細看了幾眼,隨即打趣起楚北辰起來,

「你可艷福不淺啊,一來就是七個老婆,可惜天公不作美,只剩一個獨苗苗了。不過,你這楚王府連個母蚊子也沒有,也該來個人幫你打理一番了。」

說著,雲起自己呵呵笑起來,「我近幾日得空,倒是可以賞臉來喝一喜酒。」

水裊裊作為被調侃的對象想着昨日的劫匪的事,倒是毫不尷尬,只當個木頭樁子站在原地,倒讓楚北辰高看一眼。

看着不像那種滿腹心計的奸詐之徒!

隨即從雲起手裡拿回聖旨,起身吩咐着,「將人安排在偏院。」

「不過我王府不養無用之人,你…能做什麼?」楚北辰上下打量了水裊裊一眼,衡量着什麼。

水裊裊知道後半句是對自己說的,若是自己沒有一點拿的出手的,是不是會被丟回帝都去!

可是平日里自己被關在冷院,又會是做什麼?

臉色一白,忙絞盡腦汁想着,因為慌亂,筆下的字被糊成一團。

倒是嚴一提醒着,「霸王又嚇走了看管的,我見着水姑娘倒是可以勝任。」

而水裊裊聽着此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隨即紙上寫好的內容卻被楚北辰抽走,上面被劃掉的幾個字落入他眼中,

「做吃的?這也不錯,府中的膳食也該換一換了,既如此,那你就負責本王的膳食並看管霸王吧!」

什麼?就這麼草率就定下了!

水裊裊瞪大嘴巴,剛想反駁兩句就見楚北辰擺手,臉上帶着倦意示意他們出去。

待水裊裊被雲起拖出院中,房間則傳出商討聲。

「主子,如此安排合適嗎?萬一她是那些人派過來的,那您的命不就……」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僵持這麼久了,不試一試怎麼抓到那些老鼠尾巴!」

「你派人去水府深查一個叫王姑姑的,務必要將她祖宗十八代查清楚了。」

楚北辰指腹點在桌面一疊紙上,叫住即將離去的嚴一囑咐着,「還有,查一下水裊裊的母親來歷!」

「主子是懷疑……」

「當年皇室派兵摧毀整個仙王村時,我記得葯閣老中少了幾個,若是水裊裊的母親真的與他們有關,那就清楚她為何能安撫蠱蟲暴動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