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快穿:老娘沒那麼好欺負》花絨長贏全文閱讀_(花絨長贏)完整版免費閱讀

《快穿:老娘沒那麼好欺負》花絨長贏全文閱讀_(花絨長贏)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2:47 作者:高子曦

章節介紹

失戀被甩,喝酒消愁,宿醉後莫名穿到古代,一開始受盡欺辱,突然覺醒,不再忍受,開啟腹黑報仇路最後攻下所有!

在線試讀

第4章 OMG!這竟不是劇本殺

不誇張的說,花絨買好胭脂,繞着臨安城轉了一圈,滿頭大汗也沒找到出口。唯一的那個出口看出去似乎是去另外的地方,反正不像劇本殺的出口。

傍晚十分。夕陽染紅半邊天。

夏末的空氣還有些燥熱,初秋的涼風撲面。

花絨泄氣地原地蹲下,腦海里盤算玩這麼久劇本殺要用多少錢,自己還找不到路口,計費的時針還在滴答滴答轉着。

「是她!」王夫人帶着官兵出現面前,指使官兵上前抓花絨。

又不傻,花絨拔腿就跑。鑽進身後的小巷子里,看着一扇開着的門,裏面一片漆黑,鼓足勇氣鑽了進去。成功甩掉跟來的官兵。這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氣。

「你覺得你安全了?」還是那冰冷的聲音,怎麼哪裡都有他!逃不出魔掌了不成?

花絨翻了個白眼,「怎麼哪裡都有你?」

「沒有我給你開的門?你不被抓走?」冷酷反問。

「殺人的又不是我。」

「我是為了誰殺人?」

兩人都沉默了。好像是示愛?少年恨自己嘴快。

「我叫長贏,我不是什麼好人,我殺人不眨眼。」壞笑。

「不,你眨眼,我見過。」花絨回憶剛才。內心有些暗爽,出軌的前男友死了。以後別人問起你前任呢?死了。

這人腦子是不是不好啊,我只是比喻一下,這麼認真!長贏點了一盞燈。他穿回粗布麻衣,又是陽光燦爛的少年,只是講話的語氣還是那麼冷。

「你不記得我了嗎?」長贏問。

「你是?」花絨內心暗喜,我什麼時候認識這種頂級帥哥的?

「小時候啊,淵伯的院子?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不記得。」很果斷的回答。

「那你怎麼認識王八的?」

「誰?」還有人叫王八?

「服裝店裡被我殺死的那個。你看他的表情怪怪的,像他挖了你祖墳的樣子。」長贏皺眉。

「噗。」花絨笑了出來。

他竟然叫王八,真是個好名字。花絨心想。

「我前任咯,把我甩了,第二天就結婚,渣男啊。」聽不懂花絨說什麼,長贏眉頭皺得更緊了。

「說人話。」花絨要吐血了。說的不是人話嗎?

「這劇本殺我玩不下去了。工作人員呢?怎麼跳車?」花絨擺爛。

「什麼劇本殺?」長贏一臉認真。

花絨表示差點就相信了,「你演技很好,去橫店發展吧!」

「橫店?」長贏審視着花絨,思考她是不是中邪了,一直說自己聽不懂的話。

「如果這不是劇本殺的話,我不可能穿越了吧,哈哈哈。」

長贏沒笑,花絨尷尬地停下,認真看着長贏:「不會,現在一切都是真的吧?人也是真的死了?」試探地問。

「嗯。」長贏點頭。

「卧槽!那我們會被官兵追嗎?」花絨害怕。

「不然為何在這裡?」長贏笑着說。

此刻,官兵已包圍百花樓,一層一層搜索,從夜鶯衣櫃搜出帶血的裙子,要捉拿夜鶯歸案。夜鶯表示不知情,聲稱是被人陷害。如果她是兇手,又怎會把裙子帶回來。

花嫂也證明夜鶯並未出過百花樓。

夜鶯被帶走就沒人彈好聽的曲子了,店裡的男客紛紛指責官兵不明事理。查清楚再說。況且王八挑事,就是該死啊!

王八這人平時欺善怕惡,王娘子也不是什麼好人,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個門。

聽聞王八的死因,連當朝太子都來王府追悼了。還和一伙人在停屍間瞻仰遺體。

揭開棺材蓋,王八面無血色,太子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把飛鏢從王八胸口抽出,但死亡時間過久,肌肉變硬,費了些力氣。

拿着飛鏢對着燭光觀察,波浪型,尾巴深溝,就是這裡致命。旁人遞上一枚飛鏢。兩個放在一起,同樣的形狀。

「就是他!」旁人發出感嘆。

已經找了這人半年了,到處殺人,每次都一點線索不留,查不到蹤跡。這次竟然留下活口。

「走。」太子一伙人換上夜行裝,來到服裝店。把老闆逼到角落,老闆緩緩提起:「裙子被百花樓的丫頭拿走的。」

線索又回到百花樓。

花絨和長贏結伴回百花樓。剛走到門口,就被從服裝店出來的太子叫住:「喂,又見面了。」

一回頭,烏壓壓的一片黑衣人。花絨認出那是闖入浴室的男人,他腰間的玉佩在夜光的照耀下發光。緊張地看了一眼長贏,怕他被認出。雖然他變態又殘忍,可他救了自己一次又一次,還是不想他出事。

長贏倒是很淡定,問:「這是誰呀?」卧槽,這個聲音!軟軟糯糯,判若兩人。

「闖過我澡堂的人。」花絨顫抖地說。

「你怎麼認出我的?我記得當時蒙了面。」太子饒有興趣地問。

「您腰間的玉佩很醒目。」花絨再次看過去。

太子把玉佩往衣服里藏了藏,頃刻間,長贏跑過去,雙手捧着玉佩,「好漂亮啊!」被太子一腳踢開。

吃痛地在地上滾圈圈。

「這誰?」太子問。

「好像是百花樓的智障雜工。」黑衣人答。

智障雜工?沒聽錯吧?智障?他們是不知道這人殺人不眨眼!都是裝的。

「裙子最後是你帶走的嗎?」太子進入主題。

「我丟在百花樓門口了,因為我家小姐還叫我去買胭脂,我也不知道衣服怎麼去她衣櫃的。可能這臨安城,只有她一人配得上穿這裙子吧。」花絨在內心給自己鼓掌,睜眼說瞎話的能力又進步了。

「那當時和你在一起的人又是誰?」

「他帶着面紗,我也沒看清,就看到他在我旁邊殺人,然後拉着我跑,我嚇壞了好嗎!」花絨反客為主,露出受害者的表情。

「有消息了跟我聯繫。」太子遞來一塊金牌。

待到人群走散後,長贏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走到花絨身邊: 「那是當朝太子。」

「我知道。」花絨淡淡地說,「他腰間的玉佩不一般,還有這金牌,寫了入宮令。不過?他為什麼要追殺你啊?」

長贏意味深長地看着太子一行離去的背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