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那就熱吻一夏玫瑰)林依易凌程_(那就熱吻一夏玫瑰)完整版閱讀

(那就熱吻一夏玫瑰)林依易凌程_(那就熱吻一夏玫瑰)完整版閱讀

2022-09-15 12:48 作者:Una

章節介紹

【重生 多重馬甲 校園愛情 女強 男強 虐渣】 上輩子林依不堪疾病壓力,選擇了結自己 沒想到重生回到7歲那年,林依誓要給家人最好的生活,追求自己的夢想,找到那個丹鳳眼男人,還他一次人情 易凌程壓低帽檐,低頭抽了口煙,再次望向那個女孩,她很奇怪,好像對一些人有無…

在線試讀

第1章 再見

精彩節選

轟隆隆

窗外雷聲大作。

昏暗的房間內,少女慘白着臉,臉上是未乾的淚痕。

床頭上有一本日記,日記上名字那行寫着林依。

她叫林依。

——「我們來比比看誰能把這個口香糖塞在她的頭髮上怎麼樣?」一個少年嬉笑着說道。

「行啊,輸了怎麼辦?」另一個有點胖的少年笑嘻嘻的接話。

「我會輸?」少年不屑,並把手上的口香糖朝前排女孩頭髮上扔了過去,這一下他是使了勁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了中了,不愧是鄭哥,牛啊!」大家紛紛鼓起掌來,絲毫沒把那個女孩當人看。

女孩默默將口香糖慢慢的往下撥,她已經習慣了。

此時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孩走過來,遞給她一把剪刀,「你直接把頭髮剪了吧。」

「傅娜,你就是太善良了。」少年失望的看了一眼那個甜美的女孩,同時也是9班的班花。

傅娜突然大聲道,「你們夠了!竟然把吃過的口香糖放到林依的頭上!你們不知道她不喜歡洗頭的嗎!你們怎麼能這樣!太過分了!」說著狠狠瞪着那兩個少年。

林依早習慣了,傅娜總是利用她來營造一些假象,只不過好像只有她能看懂傅娜的真面目一樣,其他人都一概認為傅娜善良。

——「哈,你終於脫離苦海啦!」一個胖胖的少女瞥了眼林依,故意大聲道。

「是啊,畢竟人家可是要考清華北大的呢,我怎麼能影響她哦~」另一道嘲諷的聲音立馬響起。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能考清華?陳晨你可別羞辱人了。」

那個叫陳晨的女孩,聞言笑的花枝亂顫。她就要所有人都討厭林依,誰讓她和自己作對?她該死!

林依低垂着頭,默默的把桌椅搬到了講台旁邊。

——「我都不知道她怎麼了,昨天晚上還好好的,早上就說不去讀書了,你自己回來管管吧,我是管不動了。」林老頭對着電話大聲道。

「不去讀就不去讀唄,我就不信她真的敢不去讀。」一道女聲從電話里響起,帶着不耐煩。

「她現在在房間鬧自殺!」

「死就死唄,我就不信她真的敢死,你讓她去死,別管她了!」

電話里的聲音很大,或許是因為林老頭的聽力不如從前,或許是想讓林依知道,沒人在意她,最好乖乖的。

總之,林依聽的很清楚。

她的母親,她的親生母親,讓她去s。

………….

一個一個片段閃過。

女孩猛地從夢中驚醒,一年了,整整一年了,這個噩夢纏身一年了。

外面雷聲大作。

她像泄了氣一般,低頭喃喃道,「老天爺,放過我吧,我真的快不行了,這個病要害死我了。」

是的,她患了嚴重的抑yu症。

明天是高考成績出來的日子。

她沒有勇氣查。

她已經復讀了一年,爸爸媽媽花了很多錢,把她塞進一家私立學校,她的壓力很大。

她不敢死,也不想死,哪怕這個病讓她身上都是傷痕。

高考完,母親帶着她去看了病,花了很多錢。

﹉﹉﹉﹉﹉﹉﹉﹉﹉﹉﹉﹉﹉﹉﹉﹉﹉

她知道,母親經常在夜裡偷偷哭。

母親很後悔,後悔之前對她說的那些話,她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原來真的患病了。

林依很想活着,可是她活的真的很累。

唯一支持她活着的是什麼呢,大概是她記着自己一定要報答母親,她太苦了,她的母親這輩子太苦了,或者說,她的家人都太苦了,因為遇到了她。

有時候她偏激的想,直接拿一把刀去把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sha了一了百了,可是她又想好好活着,這樣的念頭讓她一直矛盾着。

她翻了個身,轉頭看到床頭上的日記,不知道為什麼,她昨天把它補全了,說不清為什麼,只是想這麼干。

把所有能記住的都寫了進去。

日記裏面有着她曾經的驕傲,有着她曾經鮮衣怒馬的青春。

而現在她曾經所有的驕傲,都被這個世界磨平了。

她曾經所有的活潑開朗,都被這個病活生生的抽離了。

這個病太費錢了,她又聽到奶奶的罵聲了。罵媽媽糊塗,一個心理病又不是什麼絕症,怎麼就要看了。

但是看到林依的樣子,這個老太太還是紅了眼眶。因為每天起早貪黑的賺錢,老太太本來剩下的一些黑髮全白了,哪怕這樣,他們也沒有放棄她。

這個林依曾經討厭的老太太,哪怕每天罵罵咧咧,還是沒有放棄她。

可是要她怎麼辦呢,她控制不住自己啊,壞情緒會讓她吃不了飯,會讓她哭到壓抑,甚至是自can。

弟弟的學費還是借的,她甚至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她想了一個晚上,決定放過他們。

她跟母親說,她好像好多了,她想看看日出。

母親答應了。

她說她想一個人去,母親有些不安,她安撫她,我不會死的。

然後逼着自己吃了一碗飯,為了忍住噁心感,她死命的掐着自己的大腿。

母親很開心,她答應讓她去看看日出,母親以為她的病要好了。

當林依爬到最高的樓層時,她突然有點害怕了,她打了個電話給**。

大概是本能的求生意識,又或者是矯情,她突然希望有其他除了家人以外的人能告訴她,她配活着。

「喂,哪位」一道不耐煩的聲音傳來。

林依愣了下,平靜的說道,「**叔叔,我跳lou。」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多大了?」這道聲音很不屑,帶着教育的口吻說道,「網絡上視頻刷多了吧?是覺得這樣很流行嗎?你就不能想想你父母?什麼事情過不去的?來來來你多大了?」

一大段話突然襲來,林依愣了一下,「不是,你誤會了,不好意思。」說完立馬掛了電話,她想**好像跟她想像中的不一樣。

一個陌生號碼打來電話。

「嗤,沒事別打電話行不行,要死趕緊死,不知道我們**很忙的嗎,滾遠點!」說完不耐煩的掛了電話。

林依看着那個電話號碼,默默的記住了,數不清為什麼要記住,可能是恨吧。

她不該恨的不是嗎,她或許本來就該死。

而後她跳了下去,毫無留戀。

決絕的樣子,嚇壞了樓下的人。

人們嘰嘰喳喳的,看着地板上血肉模糊的人,在討論着會是誰。

然後林依看到了母親,看到了很久沒見的父親,看到的滿身泥土的爺爺奶奶,還有穿着校服的弟弟。

看到他們都在嚎啕大哭,看到**狠狠拽着母親往後退。

然後無意間看到了人群外一雙紅着眼眶的丹鳳眼。

林依吃驚的看向那個男孩,那是唯一除了家人,為她感到難過的人,或許是被她嚇到的人。

然後她看着母親那彷彿老了十歲的背影,她聽到母親歇斯底里的哭喊着都怪自己,她看到經常罵自己賠錢貨的奶奶暈了過去,她看到驕傲的爸爸駝下了背,她看到古板的爺爺紅了眼眶。

她以為他們會覺得她的si法讓他們太過丟臉,可是並沒有。

而後她抬眼便看到弟弟從樓上下來,捏着拳頭,發狠的盯着手機上最後一通電話號碼,放着裏面的通話內容,全場安靜一片,只有手機裏面傳來一遍又一遍不耐煩的男人聲音。

林依有通話錄音的習慣。

通話錄音被發到了網上,上了熱搜。

所以為了平息網友的怒火。

那個**失去了崗位。

多諷刺,是為了平息網友的怒火。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