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姜琳夏言野(嬌氣千金被糙漢大少寵哭了)全章節在線閱讀_《嬌氣千金被糙漢大少寵哭了》全本閱讀

姜琳夏言野(嬌氣千金被糙漢大少寵哭了)全章節在線閱讀_《嬌氣千金被糙漢大少寵哭了》全本閱讀

2022-09-15 12:49 作者:搖搖閑

章節介紹

【豪門 雙c 甜寵 先婚後愛 糙漢大少】姜琳夏最討厭言野,穿着隨意,鬍子拉渣,不修邊幅,時不時還說渾話 這種男人,她死也不嫁!

在線試讀

第3章 他傷得重不重?

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姜琳夏焦急點頭,「恩,怎麼辦?」

雖然心裏還是很討厭他,可現在能幫助自己也只有他了。

言野:「不要慌,聽我的。踩剎車的腳不要停,打開警示燈,往應急車道開。」

「好。」

姜琳夏聽從他的指示一步一步來,可剎車依舊不靈,她的額頭已經急出汗了,「還是停不下來。要不我試試手剎?」

言野與她保持着一個車速,吼道:「不行!你現在車速太快,會翻車的。」

「那怎麼辦?」姜琳夏想到自己可能命喪於此,說話中帶着哭腔。

就在這時,蕭秦方打來電話問她在哪裡。

一聽到他的聲音,姜琳夏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來,「秦方哥哥,我剎不了車了,我好害怕,救我。」

蕭秦方剛才接到陳依雪的電話才知道姜琳夏這次是偷跑出來的。

本想勸她回去,結果竟出了這樣的事。

「別慌,你現在在哪條路上?」

姜琳夏:「我在西郊高速上。」

蕭秦方對助理使了個眼色,助理立刻聯繫相關人員施救。

就在這時,電話那頭又傳來姜琳夏的聲音,顯然她不是對蕭秦方說的。

「我現在要怎麼做呀?」

言野注意到前方有車輛行駛,當即做下決定,對身邊張珩道:「來不及了,用老辦法!」

張珩立刻會意,抓緊車門扶手,對姜琳夏喊道:「握好方向盤,剎車不要停,我們在前面攔着你。」

姜琳夏還沒懂他的意思,就見皮卡突然加速前行,待超過車身一半時猛地向她靠近,瞬間碰撞出金屬摩擦聲並伴隨着火花。

「啊——」姜琳夏害怕極了,又哭又罵:「混蛋!你們想殺了我嗎!秦方,救我!」

時間不等人,前面的車輛離他們越來越近,再不逼停就真要出大事了。

言野罵了聲艹,打死方向盤,猛踩剎車,將車橫在保時捷前面試圖逼停。

「啊啊——」

姜琳夏嚇得狂踩剎車,緊閉眼睛不敢看,耳畔不斷傳來刺耳的剎車聲、金屬碰撞聲以及燒焦的味道,刺激着她的感官,最後在砰地一聲巨響後,她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人已經在醫院了。

看到父母焦急的臉龐,姜琳夏再也忍不住後怕,哭得眼淚嘩啦的。

陳依雪即使再怎麼氣女兒離家出走,出了這樣的事,氣也全都散了。

「以後不許任性了。」替女兒抹眼淚的陳依雪說道:「嚇死我了,要不是秦方通知我們,我真是……」後面的話不敢說了,另一種結果,誰也不敢想像。

「媽,秦方人呢?我想見他。」

陳依雪白了她一眼,「他公司還有事,不過在我們到來之前,一直都是他陪着你的。」

聽到這,姜琳夏的心被暖了下。

「對了,那個人呢?」雖然她很不想提起,但畢竟是他救了自己。

陳依雪疑惑道:「什麼那個人啊?」

「就是在高速上攔我車的人。」

陳依雪看向一旁的丈夫,「你知道嗎?」

姜堰搖頭,對女兒說道:「我們到的時候,就只有秦方在。」

這時醫生來查房,姜琳夏開口詢問,得到的答覆是,言野在將她送往醫院後,人就已經離開了。

「他傷得重不重?」

醫生說:「沒什麼大問題,胳膊上縫了幾針,縫好之後他就走了。」

這男人也太莽了吧。

同父母回到家中,姜琳夏首先去見了外公。

看到他老人家病懨懨地坐在輪椅上,姜琳夏感到愧疚。

「外公,對不起。」

外公伸手撫摸着姜琳夏的頭,慈祥道:「回來就好。」

姜琳夏這次在死亡的邊緣走了一遭,心態多多少少有些變化,哽咽着說道:「我以後不任性了。」

聽到外孫女這麼說,陳鐸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光亮,悄悄對女兒使了個眼色。

陳依雪上前牽着姜琳夏坐到沙發上,握着她的手語重心長地說道:「聯姻的事,我們不是要瞞着你,因為對方是蕭家。」

「蕭家?」姜琳夏猛地抬起頭看着自己母親,「你是說蕭秦……」

陳依雪笑着點頭,「你蕭叔叔主動來找你外公,想要兩家結親。本來想過段時間再告訴你的,結果你倒好,偷聽就算了,還離家出走。」

姜琳夏尷尬地低下頭,她也不知道嘛,當時一聽要讓她和不認識的人結婚,心態瞬間就炸了,只想着去見蕭秦方。

既然是蕭秦方的爸爸來提親,那她就安心待嫁吧。

也不知道蕭秦方知不知道?可能他也不知道吧,不然那天見面他就會說了。

蕭叔叔也真是的,幹嘛要背着他們兩個小年輕嘛。

陳鐸和陳依雪自然沒有錯過姜琳夏臉上的小表情,父女倆對視了眼,心照不宣,決定將錯就錯。

「好啦,我們就別打擾外公休息了。」

「恩,外公,我們明天再來看你。」

陳鐸笑呵呵對外孫女揮手,「好好好。」

等女兒和外孫女離開後,陳鐸對身旁的管家說道:「去告訴蕭函,我可以同意這門婚事,但是條件不變。」

管家:「是。」

回家後的姜琳夏直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嚇得姜宇擔心道:「她怎麼了?是傷口痛了嗎?」

陳依雪讓他放寬心,「沒事的,她同意這門婚事了。」

「她同意了?你告訴她要嫁給什麼人了嗎?到時候她要是知道不是蕭秦方,我怕……」

陳依雪挽着老公的手臂往卧室走去,「放心好啦,我自己女兒什麼性子,我清楚。等生米煮成熟飯,她不認也得認了。」

「你是親媽嗎?萬一這人比蕭秦方還難纏呢?」

「呵,蕭秦方那小子八百個心眼子,我們家琳夏要真跟他在一起,只有吃虧的份。」

姜宇還是不放心,「這個蕭秦野難道就沒心眼?」

陳依雪坐在梳妝台前吹了吹剛做的指甲,「他要是有心眼子,就不會離開蕭家了。放心吧,爸也不是老糊塗,當然要為琳夏多考量。」

「這個蕭秦野最好對咱們琳夏好,否則……」姜宇目露寒光,他們姜家和陳家都不是好惹的。

而毫不知情的姜琳夏此刻正躺在床上同閨蜜分享好消息。

「真的?你確定嗎?」

姜琳夏看着去年生日時蕭秦方送自己的手鏈說道:「恩啊,我外公都說了,是秦方的爸爸親自來找他提親的。」

「那真該恭喜你了。」

「謝謝啦。」

「好啦,早點睡個美容覺吧,晚安。」

「晚安,到時候你一定要來做我的伴娘呀。」

「沒問題。」

掛了電話,剛剛還打着哈哈的沐柒表情瞬間變得陰鬱,她從抽屜里拿出另一部手機給蕭秦方發了消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