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思媛江皓安冉顧斯洛(你的開心最重要)_(你的開心最重要)完整版免費閱讀

林思媛江皓安冉顧斯洛(你的開心最重要)_(你的開心最重要)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3:46 作者:7uki

章節介紹

【冷戾少年x 孤獨少女 相互救贖 純愛】 林思媛x江皓 那是一年盛夏,被人丟棄的女孩遇到了那個冰的讓人窒息渾身戾氣的男孩 他從不向人打開心扉,可他的心卻被她給融化 直至初雪來臨他和女孩穿着棉襖在寒冷刺骨的雪地里烤火,互相取着溫暖,她在他懷裡訴說著心事 他笑着對…

在線試讀

第2章 陌生

陌生的環境里,心中那股孤獨在某一瞬間被表現的淋漓盡致。——題記

【1】

中午十二點,太陽越來越大。

大得使人喘不過氣來,站在隊伍中,迎面的熱氣直面撲來。

林思媛在歷經兩個多小時的「磨難」之後她已是滿頭的大汗,衣背濕透,濕透的可以看見裏面白皙的皮膚。

她想再這樣下去她可能就要中暑了。

她當然忘不了幾年前家庭還沒有支離破碎的時候。姜唯拿濕毛巾敷在她的額頭上,告訴她以後中暑的防範措施。

因此以後每一次太陽大的時候她都會找一個地方避暑。

在這炎熱的夏天,熾熱的太陽熱的使人抓狂,天空留不住一絲雲彩,僅剩的都是熱氣。

林思媛正準備找個地方休息一會。可她光顧了四周發現沒有適合休息的地方。

林思媛頓時頭皮發麻。

心裏煩躁不安的情緒頓時愈來愈強烈了。

記起那年之前都是他們陪自己來學校。

一瞬間恍如隔世。時間就是這樣,有些事情隨着時間的流逝變得不同。就好像是一場美夢,醒來之後卻一場空。

思緒被炎熱的天氣和眼前嘈雜的環境拉回現實。

可笑的是林思媛竟然還在期待着這不可能的事情會不會再次發生。

【2】

林思媛拖着個箱子到處去找教育處在哪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迷路了。

不知道是這學校太大,還是自己智商不夠。她從小就是路痴,沒想到現在還是未變。

明明每條路都有路標方向,可她卻還是能離譜到找不到路。

這時旁邊經過兩個男生,他們朝着林思媛的方向走來。

就在下一秒,林思媛耳邊傳來一個聲音,帶着輕聲的詢問:「同學你好,請問學校的小賣部怎麼走?」

林思媛的思緒順着聲音往上看,沒再思考什麼,直接回答:「不知道。」

話音剛落,他們都齊刷刷地看向自己,猶豫了幾秒後其中一個長得比較斯文的男生輕聲說了句:「不好意思打擾了,謝謝。」

其實她連教育處都不知道往哪走,又怎麼會知道小賣部。面對面前男生的疑問,她只能這樣回答。

等她回過神來,他們的背影已經離視線越來越遠了。

她總算鬆了口氣。

想起之前自己內向的的性格不知道被多少女生欽慕。

那時的她不主動交朋友也不愛搭理別人,就知道做自己的事情,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學習上,同時這樣也解決了很多沒必要的麻煩。

每次大型考試排名一出,她的名字永遠都是年級前三。

「林思媛」,一個很普通且文雅的名字。

跟她人一樣文靜,不愛說話。

卻是眾人眼中的好學生。

同學們看到她的成績之後都用欽佩的眼光看着她。

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林思媛一直在偷偷努力。

因為經常是獨自一人。所以她連上廁所吃飯的時間都給了學習,背單詞背語法背課文,也不忘在宿舍熬夜打燈看書刷題。

她喜歡一個人,與眾人不同的是她喜歡安靜的地方。

他們費盡心思的東西跟林思媛想要的東西也完全不同。

林思媛想要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變優秀。

她想用理想的成績和一份獎學金去換一所理想的高中。

聽起來很簡單,但卻很難。

林思媛覺得只有這樣她才能變得有安全感。可現在父母的離異,家庭的破裂讓她迷失了方向。

【3】

「來給你,記得在表上籤好字。」語氣慈祥帶着點委婉。

眼前的這個人,戴着一副中年的老花鏡,黝黑的皮膚和額頭上的皺紋顯得她年老。

林思媛拿起筆簽好字丟下筆準備抬眼間在名單最頂上看到了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往後看發現是自己班上的同學,她瞬間發了一會神。

她拿着校服和一些床上用品伸手遞給林思媛,看林思媛心不在焉的,並沒有伸手去拿。

「小姑娘是新生嗎,沒事吧。校服前幾天就讓人快領完了,還好你人高。」

林思媛晃過神來,沒再繼續看名單。而是順口說了聲沒事謝謝,便拿起東西起身走了。

一系列床上用品可以說明這學校規範的很統一。

【4】

林思媛剛進宿舍時不免迎來一道詫異的眼光。

她今天穿着短袖和短裙,還有及膝的黑色襪子配上一雙皮鞋,並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令人關注的地方。

直到林思媛看到他們都穿着校服才發覺到自己的特別,但晚來學校領校服的她也沒辦法。

姜唯還是沒看家長群的習慣。

她沒想太多,徑直走到唯一空着的一張床前。

剛好是下床。

一間宿舍四人。

是那種木質的上床下桌,可以看的出學校這方面的做工很細緻。

想起之前媽媽給自己發的信息,床位先來先得。

林思媛突然感覺眼前的一幕好陌生。

就好像回到了剛上初中的時候,那時候她睡的上鋪,每天都踩那個鐵質的欄杆。

而這裡卻跟初中截然不同,這讓她變得有點不適應起來。

林思媛拿起校服走進了沖涼房,她發現陽台很大,大的裝下了兩間浴室和廁所,還有四個洗臉盆和一台洗衣機。還有一面全身鏡貼在牆上。四個臉盆都有對應的鏡面,方便我們打理頭髮。

不得不說這學校的環境還是挺優異的的。

一下午的勞累讓林思媛在不知不覺地睡過飯點了。

進學校到現在也沒吃飯的她頓時飢餓感撲面而來。

她的胃開始隱隱作痛。

從小到大的她都是這樣,沒吃飯就胃疼。

她沒有那麼矯情,每次胃痛吃一兩粒胃疼葯她就好了,隨之而然也慢慢的習慣了。

但是今天的她沒帶葯,所以只能去食堂附近的小賣部隨便買點東西應付一下肚子。

她隨手拿起一瓶牛奶和兩個麵包,還沒來的的及吃,林思媛就奔向了教室。

她一口氣也沒喘地跑了六樓,終於在找到九班的教室門口前停了下來。

她忽然有點後悔剛剛為什麼不買水,而是拿了瓶不解渴的牛奶。

她的確很久沒這樣了。

她才發覺到自己並沒有很獨立的生存能力,雖然初中畢業之後自己就一個人獨居了。

【5】

夜幕降臨,此時的校園在夜色中顯得格外寧靜。

林思媛快速的找了個窗邊的空位坐了進去,沒過多久,老師走了進來。

「同學們,今後三年就是我帶領你們九班,我姓王,名叫王林,你們可以叫我老王。他說著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了個王明兩字。停下來繼續說道:「我這個人不太喜歡墨跡,所以你們今後無論是生活還是學習上的問題都可以來問我。不好說的話,寫在紙上放在我辦公桌上也行。」他眼神和藹,輕聲細語地說道。

「相反,遵守校紀校規還是最重要的。在學校跟在家裡不一樣,沒那麼輕鬆自然。我們來這的首要目標也就是學習並拿到理想的成績讓父母開心也讓自己開心。最後我想告訴那些打算渾三年的同學,時間有限,你可以渾完這三年,但你渾不了一輩子。我們最終的目標還是高考,拿到滿意的成績考上一鎖理想的大學。」他語氣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當然我相信各位來這裡都是認真學習的,我們學校剛開始不是按成績分班的,所以大家都在一個共同的起跑線上,高一下學期才開始分班。那時就要靠自己的真實成績了。到那個時候,你身邊的環境就會依你的成績改變,總之我希望大家好好學習,把重心都放在學習上,別的無關學習的事不用多想。至少這三年是這樣的。希望三年後大家都不會後悔,人生沒有多少個三年,青春也無悔,我相信在三年後大家都會走向自己人生的巔峰。」最後他不忘補充道。

王林語重心長地說完這一番話之後,全班都鼓起了掌聲。我抬頭看到他皺着眉頭在思考的樣子。

眼前的這個男人算得上中年了,炯炯有神的眼睛彷彿可以看穿一切,額頭上的皺紋可以看得出他教書很多年了。他中等的個子,眉宇間卻帶着一絲的威嚴。

「現在按學號順序上台上來做自我介紹」。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教室只剩下安靜地呼吸聲。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就連呼吸都獃滯了。卻還不忘睜着大大的眼睛期待着前面的人會怎麼說。

在這陌生的環境中,林思媛空洞的眼神望向窗外。

她透過窗子看向窗外夜色。頓時一股孤獨的情緒在心裏慢慢蔓延開來。

突然一個女生的聲音瞬間打斷了她的思緒。

「大家好,我叫安冉,以後就是同學了,希望以後三年能跟大家好好相處,謝謝。」少女的聲音柔美細膩,和她人一樣甜美。

一個瘦小的肩被寬大的校服包裹着,校服下一雙筆直細長又白的腿,一頭如墨的黑髮紮起高馬尾披在背後,櫻桃般的小嘴。濃濃的睫毛在雙眼皮下微微翹起,臉上略微帶了點妝,在光的襯托下她皮膚顯得很白。是典型的瓜子臉高鼻樑。

她嘴帶微笑着說完了這寥寥幾句話。隨後鼓掌聲不斷,期間還有夾雜着一些稀稀碎碎的嘈雜聲。

看得出她很受歡迎。

林思媛目睹着她坐回了位置上的身影。

沒想到緊接着的就是自己,她沒站起來,就聽見兩個男生的議論聲。

「是她誒,她不是我們今天問路遇到的那個女生嗎?」陸思明疑惑道。

「對啊,怎麼會那麼巧,還在一個班。」顧一洛懶散地附和道。

「……」嘰嘰喳喳地聲音不斷從周圍響起。

林思媛心想他倆還真把這當茶談會了。

隨後他們說話聲越來越大,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聲音在安靜的氣氛中顯得格外突出。被站在講台旁邊的班主任給打斷。

「好好聽別人介紹,到你的時候你在發揮。」

班主任話音剛落,兩個男生都很識相的閉了嘴。

林思媛裝作很平靜的樣子走到了講台上,沒去注意剛剛因為他們議論自己而迎來別人的眼神。

她冷聲說道:「林思媛,熱愛畫畫。」

接着停頓了不到兩秒鐘。

「夢想考上a大,謝謝大家。」

講台下傳來一陣掌聲。

一個男生的聲音突然響起。

「有個性。」聲音有點耳熟。

她放眼望去,還是那兩個男生那邊傳過來的聲音。

王林的聲音再次響起。

「下一個」

林思媛沒想到是今天問她路的那個男生旁邊的一個。她當時沒細看,現在打量一番才發現男生穿着藍白寬大的校服,一雙小白鞋。一雙筆直的腿在校服短褲出顯得細長。

再往上看立體的五官和輪廓突出格外分明。

「我叫顧一洛,愛打籃球,希望能進籃球校隊,理想就是打籃球職業賽。」

最後他的一句話一說出口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不愛學習,但特別愛上課睡覺。」說到這他下意識的撐了撐眼皮,像似應了他這句話,很快就要睡過去了。

「老師學號42號的人沒來。」

全班一共就43人。

42號沒來,到了最後一個。林思媛強撐着困意,突然想起了今天去領校服在名單上看到的那個特別的的名字。

全班介紹完差不多晚自習都過去了一半了。

因為剛開學,所以班主任說了一些班上的班規和要求,並且強調明天我們要穿軍訓服到操場集合。

這要求一說出口,全班都很不情願的說了一聲。

「啊,能不去嗎老師?」

「老師我明天特殊時期去不了。」

「……」

各種各樣的理由,一個比一個離譜。

「沒什麼太大的問題的話都回宿舍,明天每個人都必須來。」怕有些人不來他特意強調:「有問題再來找我,明天記考勤,一個都不缺。」

【6】

學校十點半準時熄燈。

今天回宿舍比以往都要早很多,林思媛強撐着疲憊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情,不知不覺地就睡了過去。

隱隱約約還能聽見室友洗漱的聲音。

「起床了起床了!!!」

宿管拿着衣架一間一間地往宿舍門上敲,離門最近的林思媛一下子就被吵醒了。

將近六點四十的清晨帶着些許暖意。

林思媛揉了疲憊不堪的眼睛,意識到即將到來的軍訓,便起身換好了軍訓服,塗好了防晒準備,她怎麼也忘不了上一次的軍訓因為沒讀防晒而給皮膚帶來的催慘。

往宿舍門外走的時候,室友都還在悠閑地討論着今天軍訓前應該如何讓自己不被晒黑的話題。

烈日炎炎的太陽在空中升起。

林思媛的身高在班上女生算中等。

自己來的太早,所以只看到寥寥幾人,隨處一站,沒過多久,她便感受到了頭頂太陽不斷地催慘。

在隊伍中站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林思媛此時已腿腳酸麻。

再加上她有低血糖,她有點意識的開始頭暈起來,好在從小養成的習慣。

在口袋裡塞滿各種味道的糖。

她隨手從口袋裡摸出一顆草莓味的糖塞到了嘴裏。

這股味道開始在口腔內蔓延起來。

太陽刺眼直曬在頭頂上。她眼角酸澀起來。

那是林思媛年幼犯低血糖的時侯,外婆教她的方法,她總給林思媛買各種味道的糖。

以後的的每一天每次林思媛低血糖發作時,她都不忘往嘴裏塞一顆。

於是隨身帶糖已經潛意識的成為了她生活里不可缺失的習慣。

林思媛看着教官宣言,可就在這時,他站在主席台上拿着話筒對着班上後面幾個男生訓斥着。

「為什麼不穿軍訓服,不知道今天軍訓嗎?他臉上滿是憤怒,那幾個男生卻絲毫沒有因為教官的怒吼而害怕,而是繼續站在那裡成嬉笑着。

教官話音剛落,林思媛感受到了身後不遠處傳來一陣嬉笑聲。

「沒穿軍訓服的都給我上來」。教官聽到他們的嬉笑聲後更憤怒了,神情彷彿透露着他們不穿軍訓服而讓他丟失面子,隨即下一秒他拿着話筒的一陣怒吼聲從主席台上傳遍了整個校園。

整條隊伍最後面的幾個穿搭最特別的男生終於安靜了 下來,頓時氣氛也變得緊張起來。

慢慢地好幾個男生從後排往主席方向走了過來。

顧斯洛經過林思媛時他嬉皮笑臉地說了句:「hi」隨後緊跟着前面幾個男生走了上去。

這人心態可真好,都這樣了還有心情開玩笑。

她沒打算理他。

【6】

陽光打在他們的身上,更能突出他們站成一排穿着校服與台下其他站成一列列,穿着軍訓服的同學成了很鮮明的對比。

他們此刻穿着校服就以為自己是「三好學生」覺得自己正在台上準備領獎,臉上並沒有半點的不好意思,絲毫不覺得丟人還很光榮地在那排排站着。

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是拿獎。

想到這,林思媛的眼神沒再繼續望着主席台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