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民國神豪:開局駱駝祥子)劉子祥愛喝蜂蜜龍井茶_(民國神豪:開局駱駝祥子)完整版閱讀

(民國神豪:開局駱駝祥子)劉子祥愛喝蜂蜜龍井茶_(民國神豪:開局駱駝祥子)完整版閱讀

2022-09-15 13:48 作者:愛喝蜂蜜龍井茶

章節介紹

[民國市井 享受生活 神豪 幕後黑手] 不腦殘不聖母,平行時空,請勿對號入座! 成了拉黃包車的駱駝祥子 怎麼能繼續延續悲慘的底層生活? 吃名廚的菜! 住王府的宅子! 吃喝玩樂,也能攪動風雲; 不知不覺,已成最大幕後黑手!

在線試讀

第2章 剃頭洗澡

穿越者標配的系統來了!

劉子祥朝周圍拱拱手,示意大伙兒不要客氣,然後查看起腦海中出現的屏幕。

宿主:劉子祥

年齡:20

身高:183

體重:78kg

技能:駕駛(低級);器械(低級);廚藝(災難級)……

影響力等級:lv.0(13/100)

【影響力是系統經過賦予不同的權重,綜合計算宿主對周邊環境的影響情況,綜合來說,當宿主能夠調動的資源(包括人、物)、能夠影響走向的事件數量、能夠在其心中佔據重要地位的人越多,影響力指數就會越高。影響力等級提升時,會給予宿主升級禮包。】

【新手禮包已發放,請及時查收】

【lv.0級系統商城已開啟】

劉子祥先是點開了新手禮包,發現裏面有個前世網上購物優惠券形狀的東西,上面標着10000的阿拉伯數字。

這是什麼東西?

又點開系統商城,劉子祥明白過來,這還真是代金券,系統商城裡大多數商品都是黑的,目前解鎖的一共有不到兩頁的商品。

仔細看看商品名字,劉子祥有點哭笑不得。

全自動機械懷錶復古翻蓋男女機械懷錶學生懷舊雕花項鏈表發條掛表。

復古單車男女英倫老款單速單車城市變速代步車通勤公路款。

這濃濃的某寶詞條風格,不禁給人的感覺有點錯亂。

「系統,這不會真的有別的時空的賣家吧?」

系統沒動靜。

「關鍵是我買了怎麼取出來?」劉子祥默念道。

這時腦海浮現了一行字:商品購買後會儲存在系統空間中,宿主可在合適的地點提取。

這倒是比較合理。

「這個消費點,我能充值嗎?」

又是一行字浮出來:宿主可以通過系統回收功能對周邊物品進行回收。

劉子祥來了興趣,對着面前盛着鹹菜的小碟子,心中問道:「這東西能回收嗎?」

【沒有價值的民窯粗陶餐碟。回收價格:0.1點。確認。取消。】

劉子祥點了取消,繼續不動聲色的吃着窩頭。

突然瞄到了桌子上小攤販老闆還沒收走的一角小洋,心裏問道:「系統,這東西能回收嗎?」

【存世量較多的民初一角小洋。回收價格:90點。確認。取消。】

劉子祥慌忙點回商城,查看那些商品的價格。

只見排在第一的復古懷錶,價格欄上赫然標着76。

發財了!

這樣算下來,一塊大洋豈不是能買十幾塊懷錶!

乖乖隆地洞!

這邊正看的出神,那邊來了個「耍骨頭」的。

所謂耍骨頭,就是用兩根牛肩胛骨做的骨板打節奏,上面還鑲嵌了不少鐵環銅環小鈴鐺之類的,一打起來嘩啦嘩啦響,跟着這節奏唱蓮花落、鼠來寶之類的要吃要喝。

「咱們說的是誒,

這一夜之間換了天,

姓袁的帝城坐江山,

這江山坐的挺有趣啊,

是大戰沒有,小戰不斷。

坐江山不把皇帝來叫,

叫什麼統領惹了禍端,

你想統領是我也想啊,

這南邊北邊就起了烽煙。」

聽到這裡,劉子祥就明白了,原來這時候是藍星曆兩千九百一十三年。

小攤掌柜的拿出這個三合面的黑窩窩,遞給那唱鼠來寶的,「勞您駕,勞您駕,到別處唱您這仙樂去,要是我這些主顧里有一個兩個不喜歡聽的,吃了飯不給錢,您說算誰的?」

唱鼠來寶的笑笑,接過那窩頭塞進褡褳里,又唱着走了。

劉子祥站起身來,小攤老闆連忙過來招呼,「這位爺,您吃好了?」

一邊說著,一邊又給倒了一碗水,劉子祥點點頭,把水喝了,轉身往城裡頭走。

看看自己身上的破爛衣裳,不禁搖搖頭,直奔街邊的估衣攤子,買了一身漿洗乾淨的舊衣服,倒不是不捨得買新衣裳,而是一會兒還要回車廠,上下一新的衣裳過於乍眼。

又走幾步,聽到一種奇妙的「嗡嗡」聲音。

只見一個通身打扮乾淨利落的老頭兒,上身是青色小褂,下邊是黑緞子褲,褲腳扎的緊緊的,穿雙灑鞋,手裡拿着一個鐵器,類似於後世孩子上音樂課時候用的音叉,輕輕敲擊,就聽到「嗡嗡」的聲音。

原來在帝城,並不是所有的買賣都得吆喝叫賣,有那麼幾個行當,就有自己獨特的「樂器」,人們聽到這種動靜,就知道是幹什麼的了。

像這個類似於音叉的東西,名字叫做「喚頭」,聽名字或許有點恐怖,實際上就是走街串巷的剃頭匠招攬客人用的。

見劉子祥看過來,那老頭兒就問,「爺們兒,刮刮?」

劉子祥點點頭,走過去,老頭兒連忙把挑子一頭的凳子擺好,請他坐下,又把擔子另一邊的爐子捅開,把銅盆里的水燒熱。

這就是所謂的剃頭擔子一頭熱。

在蟎清那會兒,這擔子上還得放一桿小旗,上頭寫着:奉旨剃頭!

現在這旗杆沒了,換成了兩個小木盒兒,裏面裝着胰子之類的傢伙什兒。

拿熱毛巾滿頭滿臉的擦乾淨,然後老師傅問:「全光還是見青?」

這就是問你,是剃成光頭,還是留一層頭髮。

劉子祥想了想,光頭總歸不太適應,「還是留一層吧。」

不大多會兒功夫剃完了頭,又開始刮臉,鋒利的小刀掠過臉上的胡茬,發出令人舒爽的「唰唰」聲音。

剃頭比吃飯可貴多了,花了一角小洋外加四個大子兒。

老師傅笑呵呵收了錢,又囑咐一句,「前頭就是天裕源,身上刺撓了去洗洗,便宜!」

天裕源是給苦力們洗的池子,水上頭常年飄着一層臟沫,當然如果你肯多花錢,也可以洗乾淨的小池子,一洗一換水!

走進去,就一股熱浪撲來,當時額頭就見了汗。

小夥計一看剛颳了的頭髮,手裡頭又拿着衣裳,就知道來了買賣,上前招呼,「這位爺您來啦!巧了今天水熱,洗着舒服,我來伺候着您!」

劉子祥直接掏出一塊大洋,放在柜上,剩下的則全收進系統空間里,「找個小池子。」

小夥計樂開了花,「您擎好!」

到裡邊,把衣裳脫了給小夥計,他拿來一隻柳條筐,把衣服放進去,「我給您看着,您放心的洗,洗完了再睡一覺,我給您敲敲!」

掀開一道帘子再往裡走,先是一大一小兩個池子,水汽蘊的滿屋都是,看不清人影,小夥計領着他往裡走,一排屏風後頭,是幾個圍起來的小池子,果然水清澈的很,摸摸溫度也合適,劉子祥憋着氣坐下去,靠在池子邊上,然後長長出了一口氣。

疲憊與不安,似乎都隨之消散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