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驚悚推演遊戲:我能回檔不死》顧宇宇某全文閱讀_(顧宇宇某)完整版免費閱讀

《驚悚推演遊戲:我能回檔不死》顧宇宇某全文閱讀_(顧宇宇某)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4:45 作者:宇某

章節介紹

【懸疑腦洞+無限流+無女主】 驚悚推演遊戲降臨現實世界,從現實世界中被選中的人將進入了一個又一個詭異的副本 顧宇很不幸的成為了其中之一,作為一個新人,他第一個推演的副本就是三星難度:絕望公路 身為新手的顧宇剛進入副本沒多久,就被同類陷害,慘死在了厲鬼手中 好在…

在線試讀

第4章 皮質日記

最讓顧宇頭痛的就是回檔的功能可以確定不是無限次數的了。

腦袋的疼痛隨着死亡次數的增加也在加重。

顧宇可以明顯感覺到雖然身體表面看不出大礙,但是精神上卻一次比一次疲憊。

如果再來幾次,他可能會忍受不住一瞬間襲來的疼痛,之後會變成什麼樣顧宇完全不敢想,但絕對不是一個好結局。

身上的符咒依舊緊緊的粘在身上,算上兜里的那張,他在上一次死亡前使用的東西也會原封不動的回來,這算是一個好消息。

整理完腦內的思路,顧宇重新拉開的士的門坐了上去。

用身體擋住車門,細緻的觀察着周圍的一切,任何風吹草動現在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周圍沒有任何情況發生,他的猜想是正確的,坐上的士沒有任何問題。

長呼一口氣,顧宇轉身趴在座位上,尋找着車子的鑰匙。

皇天不負有心人,顧宇在座位底下的夾層處找到了一串鑰匙。

將車鑰匙塞進鑰匙孔里轉動,車子沒有任何聲音響起。

「不是這樣嗎?」

顧宇皺着眉頭拔下鑰匙,看來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從擁擠的的士上出來,顧宇爬進了的士的后座上,準備將的士翻個底朝天。

朝着座位看去,皮質的座椅上面有着無數細微的月牙形裂口,不像是刀口或者其他東西割傷,更像是…指甲?

顧宇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將其放到其中一個裂口上對比了一下,確認了這個想法,就是指甲造成的。

這些裂口的周圍還散落着一些長頭髮,看起來也不像是一個男人該有的,可能是乘坐的乘客留下的。

伸出手朝着看不到的縫隙摸去,一個凸起的東西引起了顧宇的注意。

將其從縫隙里掏出來定睛一眼,原來是一個筆記本。

眼下厲鬼既然沒有找上顧宇,那就說明脖子上的玉飾可能真的有用。

顧宇決定靜觀其變,帶着好奇心,將筆記本放在手裡。

皮質的手感摸起來非常不錯,翻開第一頁,上面寫着兩個大大的字。

日記。

右下角顯示時間是2018年的8月31日,從這個時間開始司機就習慣性的記錄自己的日常生活。

第一頁的內容很簡單,只有短短兩句話,「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和我的妻女度過了美好的一天。」

慢慢往後翻,裏面的每一頁都記錄著司機的一天。

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是一篇長長的文章,每個字里都透露着生活的點點滴滴。

「今天有個女人嫌我開得慢,她快趕不上飛機了,想讓我開快點,她難道就沒有一點時間觀念,不知道提前一點叫車嗎?」

「今天我的車上載了一個病危的病人,十幾分鐘的路程我僅僅花了六分鐘就到了醫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今天被老婆罵了,女兒要報補習班她不同意,但我努力一輩子就是想讓我女兒將來過得比我好,所以我就偷偷給她報了,果然挨了一頓臭罵,哈哈。」

顧宇快速的翻動着每一頁,視線最終停在了2019年的3月25日。

「我的愛人和我女兒死在了一場車禍里。」

這一頁里只有這一句話,裏面還夾着一張照片,照片上也是一家三口。

由於這張照片是正面朝上,顧宇並沒有反應過來,視線依舊停留在照片上幾秒。

好在上面的圖像很正常,沒有出現任何異變。

既然沒有什麼危險,顧宇的膽子就大了起來。

拿起來仔細觀摩一番,照片看起來有些年代感了,站位則是和之前那張完全相同。

最開始找到的那張上面的臉顧宇完全對不上號,但是夾在日記里的這張照片顧宇的腦海中有點印象,上面那個男人很像是年輕版的司機。

將照片先放回兜里,顧宇覺得有些不對勁,如果這張照片是司機一家,那另外那張別人家的合照為什麼會放在他的車上?

收回心思重新放到日記上,顧宇翻到下一頁,密密麻麻一大串字體映入視線內。

今天是我妻女去世的第二天,屍體已經被送去火化,**告知我的結果是一場意外車禍,奪走了我妻女的性命。

但是我有很多疑問得不到證實,為什麼**不讓我看案發現場的攝像頭?

說什麼攝像頭損壞,沒有拍下任何現場,這都是借口吧?他們已經串通在一起了吧?

我聯繫上了毀掉我家庭的車主,約他出來見一面。

他是個和我年齡相仿的肥胖男人,當我找到他,表明身份以後,他為什麼還能表現得那麼無所謂?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已經親手毀掉了一個完整的家庭,甚至於…他在面對我的時候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愧疚。

他不耐煩地告訴我想要賠償多少直接說,他不差那個錢。

哈哈,他太小瞧我了。

我沒有問他要一分錢,但他的態度讓我知道了在他心裏,我的妻女可能連螞蟻都算不上,死不足惜。

我將他告上了法庭,並且拒絕和解,讓我心寒的是兩位找來的目擊者全部都在幫男人說話,說事情就是一場意外。

整個法院除了我請來的律師以外,全部都是幫助那個男人的,這還真是可笑啊…

這頁日記到這裡就結束了,字體越到後面越凌亂。

破損的紙張也足以看出,司機下筆時的力氣明顯帶着憤怒。

後面的幾十頁都被暴力破壞掉,基本不可能再寫下任何內容。

翻着翻着,後面還算完整的紙張上重新出現黑色的字體。

我的猜想沒錯,無論我怎麼打聽都沒有任何線索,整個事情像是被一張無形的大網覆蓋,我只是裏面最微不足道的一個人而已。

所有消息渠道全部被封鎖,我在搜尋證據的時候還挨了幾頓揍,我知道是誰指示他們乾的。

一定是那個害了我妻女的男人,一定是他指使的!

我沒有氣餒,反覆去尋找那兩位法庭上幫助男人的目擊者,把我所有積蓄全部花給他們,反覆哀求他們告訴我事情的真相。

我真的只想要一個真相,要一個真相而已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