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異界之星神傳奇)雲起遠方的遠方全文在線閱讀_異界之星神傳奇最新熱門小說

(異界之星神傳奇)雲起遠方的遠方全文在線閱讀_異界之星神傳奇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5 14:46 作者:遠方的遠方

章節介紹

【笑點多 無系統 無虐主 無平推 智商在線】 雲起因穿越來到了這個危險而神秘的世界, 狂暴的獸人,強大的蟲族,神秘的海族, 龐大的巨獸,每一樣都挑戰着雲起的神經 而強大的修行者,靈修、戰修、醫修、心修 巫修及那些詭異莫測的異能,每一個都讓 雲起在死亡間遊走 黑…

在線試讀

第9章 夢幻迷離的人生

雲起和黑三快步走進岔洞中,轉折幾下後來到一個較大的山洞中,不是很大的山洞堆着不少糧食、衣物、瓶瓶罐罐等東西,雲起打量一下,這個不像是什麼好東西啊,上前走兩步打開一個陶罐,裏面裝着麵粉而已。雲起心裏暗罵一句這老頭沒意思,一堆普通玩意還看得這麼緊。

雲起隨即匆忙離開,還有一個沒看呢,來到第二洞口,這山洞大點,有個數百平樣子,像是一個住處,沒猜錯就是那老者住的。

一張鋪着獸皮的大床,一張大桌子和幾張椅子,一排擺着各種小物件的貨架,一個洗澡地方的小隔間,上面還有不少衣物,雲起二人進去看了看直接去貨架上,上面雜七雜八的東西真不少,一陣翻找不是石頭就是草藥,都不像值錢的東西。

雲起苦笑,還以為能發點小財,沒想到這老頭這麼窮,而這時的黑三還在貨架下不死心的翻找,甚至那些看着有點好看石頭也拿二個放懷裡,一副賊不走空的樣子,正翻找時,蹲下的黑三眼尖的發現床下一個箱子一樣的東西,不由招呼一聲雲起。

兩人鑽進去抬出來,不大的箱子卻很沉重,且是鐵的,前面有把鎖鎖住,雲起看到後趕緊問黑三:「剛才有沒有看到鑰匙」說完還瞄向貨架。

「沒有,沒看到」黑三也有點鬱悶的回答。

雲起皺眉,忽地看到貨架上擺着一個似鐵棍一樣東西,連忙走近一看,像個葯杵,又好像不是,卻是鐵做的,拿着「鐵棍」回來雲起吩咐一句黑三:「你坐在箱子上,我看能不能撬開」,黑三聽完點頭坐下,近二百斤矮小身體,居然一坐把那箱子給坐沒了。

雲起一臉鬱悶道:「你往旁邊一下,這樣我怎麼撬」

黑三聽後不好意思挪了挪,雲起把鐵棍伸進去鎖中,用力往下壓一下,黑三不動如山坐着,鎖未開,雲起也不灰心,又用力震幾下,那不大的鎖終於脫落。

撬開後黑三趕緊下來,隨後雲起打開箱子,一本書剛好蓋在上面,雲起一愣拿開,只見書下面是全是金幣銀幣混亂堆着,居然有滿滿的一箱,在房間油燈下,散發出一抹絢麗光彩。

黑三呼吸一下加重,死死盯着箱子,一秒後就撲了上去,其速度之快之猛甚至把雲起都擠到一邊,一把抓住錢幣。

口中狂熱大喊:「錢!都是錢!都是我的!我的!哈哈哈!」雙眼冒出一種可怕的光芒,隨即一把一把的抓住往懷裡塞。

被擠一邊的雲起看着這平時傻憨憨,有點危險還嚇得雙腳顫抖的人,此時在金錢面前卻露出了讓他都感到害怕的眼神與話語,不由心裏迷茫又帶點恐懼的想到「這就是人性嗎?這才是他真的樣子嗎?還是這世界都這樣子?」

雲起安靜站起來,沒有和黑三一起搶,此時自己在想什麼可能連他都不知道,總之就是很亂的感覺,隨即雲起想到了什麼,把手上書拿起來一看,有點灰色的似獸皮的書本,整個書有個一尺長樣子,有個幾十頁樣子,正面書面上被磨損有點破舊,翻開一看,上面寫滿着密密麻麻的字體。

雲起一陣疑惑,不知道這是什麼書,但現在也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把書放到裡衣裏面,貼着胸口放好,隨即看向黑三。

此時黑三上下全是金幣銀幣,連地下也掉了不少下來,懷裡裝的滿滿的,一箱金錢已經空了大半。

雲起看着面無表情說了句:「黑三,你拿這麼多幹嘛,外面全是官兵與那些信徒,你這一身金銀幣你覺得你能安全帶走?」

此時已經比那些信徒還狂熱的黑三聽前面那一句還以為雲起要跟他搶,聽到後面才反應過來,是啊!不管外面誰打贏他都不可能拿着滿滿一身金錢走出去的。

手一僵放下一手的金銀幣,抬頭一臉不甘地說道:「那怎麼辦,難道不要了嗎,這可是好多好多錢啊,有了這些錢我就可以娶婆娘了,可以天天吃好吃的,可以有自己的房子……」

黑三越說越多,越說越激動,那神情彷彿不拿這些錢像殺了他的感覺。

「拿一部分就可以了,盡量不要太明顯,如果能安全帶出去是最好的,如果被檢查你帶再多也沒用。」

黑三聽後張了張嘴沒反應,雲起也不管他繼續說道:「我們快點拿好離開,外面可能很快就會有結果,到時有人進來我倆都走不了,另外這錢我也有一部分功勞,我拿點你沒意見吧」

黑三沒說話,卻垂頭喪氣的點點頭,雲起看後知道他理智回來了一些,隨即蹲下拿些金錢。

雲起只撿金幣拿,之前為了方便他衣服去裁縫店裏面縫了不少口袋,這世界的衣服一般沒有口袋這概念,出門在外都是拿着籃子或提包裝東西,像之前他系在褲帶上錢包一樣。

雲起沒有多拿,大概收了各數值一百二十金左右,這箱子看着很多錢,其實多是各種數值的銀幣,金幣很少,雲起估計這箱子得值近千金幣的樣子吧,這個可是他之前所在莊園魯大財主一年多收入了。

黑三聽後也是一臉便秘的表情,不情不願的把之前的拿出來,又重新挑選金幣拿起,他就一身亞麻衣物,沒穿裡衣,也無口袋,之前全是往懷裡塞。

看到雲起那見針插花般的拿着一個個金幣往各個角落裡塞,但無任何不正常的鼓起之處,不由淚流滿面啊,也學着雲起做法,甚至連鞋子里都塞着不少,卻仍藏不了多少,不由焦急萬分。

「隊長,我帶不了多少啊!」焦急的黑三不由看向雲起,一副可憐巴巴的說道。

雲起看了眼,心裏莫名嘆了一下,說道:「你從這抽塊布帶點」說完指了指那洗澡地方的幾塊布說道,

黑三趕緊去拿一塊,雲起則把隨身攜帶錢包帶出來全換成金幣或大面值銀幣,嗯,還是要給黑三留點。

等黑三已經懷中鼓鼓時二人已經讓箱子瘦了一小節,雲起大概拿了二百金幣樣子,雲起估計黑三那大包能有近三百金這樣,至於能否帶出去就不知道了。

雲起二人成功的幫那火神轉移了財富,避免了落入壞人手中,又整理一下箱子和散落的金錢,然後推進去,裝成一副本來就這麼多的樣子,拿着鎖和黑三匆匆往洞口趕,得趕緊溜啊!

等二人來到洞口時,外面官兵平民的戰鬥已結束了,全是被打趴下痛苦叫着的平民,官兵則看着他們並遠離了廣場,只見此時廣場上另一場戰鬥仍在繼續,雲起看着眼前二人的戰鬥瞪大着眼睛說不出話來。

只見大廣場上那老者拿着劍正和那古銅色的人戰鬥着,正是沙銅,而夜風流則只在旁拿劍看着。此人拿着一根手臂粗近三米長的大鐵棒,揮動間發出一聲聲可怕的尖嘯聲,狠狠砸向那老者,而那老者也不甘示弱,轉身避過時抬起劍流光般擊出,一下似有四五個劍芒刺向沙銅。

沙銅經驗很豐富,掄起棒子畫圓,一下擋住這一擊,又欺身向前一步斜劈而下,老者力氣明顯不如沙銅,只能躲閃着伺機進攻,但沙銅步步緊逼又讓他險境環生。

二者再度碰撞間老者已被逼到高台處,只見沙銅又一擊打下,那磚石製作的高台被打崩了一個一米大缺口,老者狼狽而逃時,左手不自然的冒出了紅光,一道火焰出現,趁沙銅一擊未收時打在他身上。

火焰一出現迅速變大,居然一下把沙銅整個包裹進去,一股高溫烘烤下沙銅不由慘叫一聲,顯然這一擊在他意料之外,一擊得手老者心中一陣興奮,正想提劍上前補幾下時,一道幻影般的身影從旁邊閃出,二十米距離居然只一晃就到,一道亮光閃過又消失,等身影停下才看清楚,是夜風流。

那老者愣了下,不知道他在幹嘛,忽一陣劇痛傳來,只見那拿劍的右手從手腕處整齊掉落,之前居然毫無反應,老者「啊」一聲捂住斷掉的手,此時劇痛才傳來。

而火焰中一身影緩緩走出,沙銅那皮甲居然沒被點着,只些許裝飾燒掉,一臉古銅色皮膚一點事沒有,只感覺更深了,走出的沙銅死死盯着被切掉手的老者,手中鐵棒重重插入地上,鬆開後臉上憤怒的一字字說道;「我—要—打—死—你!」

說完身影閃過,劇痛中老者沒反應過來,被一擊打中腹部,口吐鮮血間被從廣場一下打飛到邊緣,重重砸在一棵樹上,沙銅又大喝一聲,如一頭公牛般衝去,三十米距離不過一秒多就跨過,此時老者才剛撞到樹上。

老者居然活着,感覺又一拳打來,不由往旁邊一閃,身後那腰粗的樹木則被沙銅攔腰打斷,一擊之威竟如此恐怖。沙銅又衝上去,一道可怕鞭腿狠狠抽在老者身上,這一下沒閃過,把他踢回了廣場,經過這兩下老者顯然已經被打的半死了。

還剩口氣的老者又看到沙銅衝來,可怕氣勢下老者慫了,有氣無力舉起左手急喘道:「別打,別打了,我認輸了!」

沙銅那鐵鍋大的拳頭已經來到老者頭上,一臉憤怒而可怕的眼神看着他,彷彿憤怒他的投降讓他沒打夠一樣。

「沙銅,好了,城主說了盡量要活的,我們也有很多問題要問他,留他一命」,一旁默不作聲的夜風流開口,如果他不攔下這老頭一定會被打死的。

「是,便宜他了」沙銅聽後只能收手站起來,他再狂妄也不敢挑釁城主的威嚴。

此時沙銅膚色隨着收手慢慢由深銅色變成淺銅色,顯然剛才老者讓他丟面子的一擊讓他拿出真正的實力,之前不過熱身而已,戰鬥結束,老者被一根看着特製的繩索死死綁着。

而周圍一直看着的平民一臉不敢相信,這是他們的神啊!是無所不能來拯救他們的神啊!居然這樣被打敗了,跟死狗一樣綁起來。不過也有許露出高興色彩的,終於解救了,甚至有幾個一臉就知會如此表情,顯然對這世界有較深的了解。

雲起在那老者認輸時就溜下來了,走時還把那破鎖往樹叢一扔,不過此時有點尷尬啊,他們「同夥」已經全被打趴下了,而且在廣場另一邊看着,此時二人往這邊走來,想不引人注目都難,頗有種事一完就現身檢查的感覺,還在其中發揮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此時大家注意到還有二個漏網之魚,那些官兵一臉戒備,而沙銅則一臉興奮,剛才還沒打夠呢,這二人最後出場難道更強?想着起步向他們二人走來,這讓雲起二人有點不敢動,停了下來,這位剛才可是能一拳打斷一棵大樹的,要是給他們來一下的話……

還好此時的夜風流看到了雲起,五天時間,他還記得這個在僱傭酒館說要接任務的菜鳥,不由笑道:「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難道來這接任務嗎?」

夜風流一句話讓沙銅停下,看看夜風流,後者擺擺手,示着不是敵人,雲起二人正踹踹不安時夜風流話讓他倆解了圍。

雲起不由急忙說道:「我是雲起,這是黑三,我倆接了失蹤者任務來找人的,沒想到被抓住了,還好你們來了。」黑三也在旁使勁點頭。

夜風流聽後點點頭,這任務他知道,僱傭酒館有發佈,難怪這二人跑這裡來了。

隨後夜風流微笑道:「算你們倆走運,過來吧,一會隨我們回去,下去不要到山林深處了,你們實力還不夠」

說完也不管二人,指揮官兵收拾殘局,沙銅看到這也只好作罷。至於二人一片歡天喜地跑過去,這認識人就是好啊!到哪都要有關係啊!那一枚金幣花的值!

二人未被搜身,只見官兵迅速打掃完,山洞也沒放過,見一人拿着那隻剩銀幣箱子走到夜風流面前,他也只看下不在乎的讓其拿開,顯然不是缺錢的人。

……

黑石城廣場上,一百多人的站着,上面十米高平台上站個身形高大,穿着精美紫色獸皮的人,周圍都是官兵圍着,夜風流則不見蹤影。

雲起回到黑石城已經早上天亮了,一行人被押送到這廣場上,等了半天這人才來,也不知是誰。

此時站着的人看了看眾人,沉聲開口說道:「我是黑石城夜城主,作為一城領主,在我的領地上居然發生這種事,我!深感痛心!你們都是領地的好領民,是國家的好子民,可是!居然有人惡毒的蠱惑着你們,讓你們在哪荒無人煙的山溝里吃盡苦難,受盡折磨,有家不能回,有親人不能聚,這是我的失職才讓這惡魔如此傷害你們,我對不起你們!但幸好現在!我的領民們,惡魔已經伏法了,再也不能傷害你們了,你們可以回家團聚了,現在,也讓惡魔受到應有懲罰!」

說完二個官兵押着老者來到面前,一腳讓其跪下,此時老者已經蓬頭垢面了,一雙眼睛死死盯着前面不知想着什麼。

夜城主示意一下後,不想讓他多活一秒,二人領意,一個拿起頭髮,一人撥出劍,劍起劍落,一顆人頭已被斬下,無頭身體冒着滾滾熱血倒下,提着的頭顱無聲張了張嘴,最後眼神便暗淡下來。

雲起看着這一幕不知說什麼好,昨晚還在「稱神」,今早就死去,生命無常啊!

隨即夜城主又說幾句話,慢慢把那些帶着迷茫、震驚、惶恐的眼神變的激動,在不知誰一聲大吼聲中,揮動手臂一聲聲「感謝夜城主」響起。

夜城主滿意點點頭又說幾句話離開,周圍的人慢慢散去,只有幾個拿桶清洗血跡的民工。

雲起深深看一眼那血色,扭頭看着也激動回去的黑三背影,心裏一股莫名無力感湧起,人的愚昧到底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也許這就是人生吧,夢幻而迷離。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