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程期江亦舟)七日玫瑰_(七日玫瑰)全本閱讀

(程期江亦舟)七日玫瑰_(七日玫瑰)全本閱讀

2022-09-15 14:46 作者:月野舟

章節介紹

【心機偽高嶺之花影帝X真人間妖精女明星】 全網都說江亦舟是只可遠觀的高嶺之花 溫和疏遠,不近女色 直到狗仔偷拍到,一向清冷的江亦舟將女人抵在牆邊,語氣偏執又卑微 「期期,我要你愛我」 所有人都認為江亦舟是一個極端冷漠的人,但只有程期知道,男人藏在冷漠下的炙熱又…

在線試讀

第2章 利誘

程期禮貌的打完招呼後,就上前扶着程父的手臂往樓下走,嘴裏念念有詞:「走,程老闆。我一進門就聞到王嬸做的香煎小黃魚的味了,是不是有人特意吩咐的啊?」

程父不再板著臉說:「你怎麼一天天除了氣我就知道吃呢。」

兩人的聲音漸漸遠了。

書房裡只剩下江亦舟自己,他還保持着剛剛的姿勢一動不動。

腦海里響起剛剛程父說,程期也進了娛樂圈。

他骨節分明的手撫上腕間的佛珠,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逐漸沾染上複雜的情緒。

過了良久,江亦舟才有了動作。他緩緩從椅子上起身下了樓,裁剪精緻的西裝上沒有一絲褶皺。

程期下樓的腳步有些雜亂,淡色的眸子逐漸發沉不知道在想什麼。

到了樓下後,程期神色已經恢復如常。

程父端坐在沙發上,緩緩走下樓梯的江亦舟上前恭敬的給程父斟了一杯茶。

程父喝了一口茶,「程期,解釋解釋昨天的事兒吧。」

程期屁股剛落到沙發上,她撫弄頭髮的手一頓,悠悠道:「程老闆不是從來不管這些事嗎?」

程父聽了這話倒是沒生氣,也慢悠悠的說道:「行啊,我不管,昨天你王嬸發的文件還我。」

程期噎了一下,「你這老頭……」

話還沒說完,程父咳了一聲,言簡意賅道:「還我。」

她爸怎麼跟小孩似的呢…

程期妥協了,想和她爸鬥法還得再修鍊幾年。

「行行行,我說。就被人給黑了,別說是那導演了,就是那個酒店我都不知道在哪。」

江亦舟修長的雙腿交疊,在聽到酒店兩個字的時候,他放在腿上的手不經意間的扣了扣。

「酒店?」

江亦舟隨即把目光投向程期,漆黑的瞳孔似是漩渦把人深深吸引進去。

程期笑起來很妖,她抬頭對上江亦舟的目光。

「酒店怎麼了?」

程父把茶杯放在茶几上,玻璃材質的茶杯撞上大理石的茶几發出『當』的一聲。「跟你亦舟哥說話怎麼陰陽怪氣的呢?」

程期:「……」您還挺時尚,還知道陰陽怪氣這詞兒呢。

程父繼續轉頭對着江亦舟說道:「我就說不讓她出去演戲,她也不聽啊,硬着頭皮往裏面擠,也不知道圖什麼。這回好了,現在網上都讓她滾回家呢。」

江亦舟怔了怔,他骨節分明的手指撫上腕間的佛珠,片刻後沉聲道:「期期為什麼要進娛樂圈?」

程期扯了扯嘴角,笑了。

她把『演戲』兩個字咬的極重。「亦舟哥,你能演戲我不能?」

江亦舟,十九歲進圈二十二歲就獲封影帝,每部作品都是封神的存在。一年前去國外跟隨老前輩進修演技,如今二十五歲。

他從出道起就備受矚目,像一顆永不暗淡的星。

江亦舟因為清冷的形象和一部作品的戰損造型,一直被網友稱為背負神罰的謫仙。

程期收回思緒斂了斂眸子。

廚房裡的王嬸也正好忙完,端着菜放到餐桌上。「程總,江少爺,期期,可以吃飯了。」

三個人一起在餐桌前落座,程父坐在主位,程期和江亦舟分別坐在兩側。

程父自顧自的看着公司的文件。

江亦舟目光還盯着程期,像是在等一個答案。

程期不知是不耐煩還是怎麼,眉頭微微皺着。那道目光過於炙熱,程期想忽視都忽視不了。

她放下手裡的筷子,說道:「進圈是因為我喜歡。」她又似笑非笑的說:「亦舟哥,沒必要什麼事情都刨根問底吧。」

江亦舟只是深深的看着程期。

程期沒什麼胃口,吃了兩口就想回房間。

正在這時,手機突然來了電話。

程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王曉。

她抬眸瞄了一眼身後的程父和江亦舟,然後接起電話走的遠了些。

那頭傳來王曉惡毒的聲音:「程期,想通了嗎?」王曉又繼續說道,「給你買的洗白通稿可全在我這擺着呢,你只要點個頭同意拍那個劇,我就立馬給你澄清,這筆買賣挺划算的吧?」

程期差點氣笑了,划算你個大頭鬼啊。

昨天威逼不好使,今天又開始利誘我了是吧?

「哎呦王姐,瞧你這話說的。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上面那人到底是不是我沒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吧?我需要洗什麼白?」

王曉聲音裡帶着幸災樂禍,「王姐哪能知道你到底做沒做出這檔子事兒呢?公司說是那就只能是了唄。」

程期短促的笑了一聲,「我的事情就不麻煩您操心了。」她頓了頓又繼續說道,「馬上月底了,您有這時間不如多給公司物色幾個小雞仔沖沖業績。」

真不怪程期這麼說話,銀興娛樂就像是一個大型某院,王曉現在乾的事和拉.皮.條更是沒什麼區別。

那頭傳來王曉惱羞成怒的聲音,「你!」她咬牙切齒的說,「好啊,你是硬骨頭。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收場。」

程期早就想明白了,公司這是逼着她做選擇呢。

想要早日清凈就解約賠償那天價違約費,要麼就老老實實的呆在公司,為其他藝人的黑料當『擋箭牌』以及被不停的壓榨。

她輕聲笑了一下,「王姐怎麼急了呀?我說錯了?」

王曉不再理會她,留下一句『你等着』就掛了電話。

程期翹了翹嘴角,想跟我斗?去峽谷和人對噴個幾年再來吧。

姐姐我打嘴炮就沒輸過。

在江亦舟走後,程期就懶洋洋的從卧室走回客廳。

程父瞪着眼睛怒道:「一年不回來一次,一回來就躲在屋裡是吧?」

程期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坐到沙發上。

她沒骨頭似的窩在沙發里,端起茶几上的草莓,一顆一顆地往嘴裏送。

「哼。」程期從鼻子里發出個單音,「當初還不是你讓我滾出去的。」

「你還有理了是吧?」

程期拉着長音認了個錯,「程老闆我錯了。」她又似隨意的問一句,「江亦舟回來幹嘛啊? 」

她回國後就聽說江亦舟出國了,貌似是要進修個幾年。如今才過了一年江亦舟就回來了。

程父品了一口茶,「剛才你亦舟哥在的時候裝啞巴,怎麼?現在又會說話了?」

程期深呼一口氣,臉上露出一個十分格式化的微笑,「我親愛的程老闆,您別懟我了成嗎?」

程父哼哼一聲,「程老闆只會懟你。」頓了頓又接著說。「不過你爸不會。」

程期抬頭看見她爸那張已經爬上少許皺紋的臉,上面滿是不自然的神情。

她在心底偷偷笑了一下,然後說道:「那我親愛的父親大人,可以告訴我江亦舟回來做什麼了嗎?」

一旁的王姨聽到父女倆的對話樂呵呵的笑着,程總在外面一直是威嚴的形象,也就只有跟自己女兒才會露出這副模樣。

程父嘆了口氣道,「聽說他公司出了點問題。」

程期愣了一下,「公司?」

程父瞥了她一眼,「哦,你不知道,那時候你還在國外上學呢。」

???

捏媽,江亦舟是不給她活路了是吧?

還以為他放棄小時候那個當霸總的夢想轉行當演員了,結果是總裁影帝兩手抓?

程父看着自家女兒臉上一會紅一會白的,不禁問道,「你想什麼壞事呢?」

程期緩了一會,但還是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沒事兒,我先上樓了。」

程父沒讓程期回房間,他放下手裡的茶杯,正了正衣襟,「我有正事和你說。」

程期剛要抬屁股走人,聞言又坐下,「爸,你別這麼正經,我害怕。」

程父瞪了程期一眼,「你今年24了。」

「啊…」程期張嘴無意識的答了一聲。

程父又嘆了口氣,「我相信我的女兒現在可以考慮清楚,自己想要的未來究竟是什麼樣的,我以後不逼你了。」他頓了頓,臉上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出了事兒別自己憋着,有程老闆給你兜底呢。」

程期心裏一暖,她把抱枕扔到一邊,坐到程父身邊。

「謝謝爸!」

程父面上裝作高冷,責怪程期這麼大的人了還撒嬌,其實心裏在偷偷笑着。

江亦舟這次回國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到了公司後,前台看見他像是見了鬼一樣,猛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江亦舟徑直上了三十層。

他打開手機,在搜索框上打下程期的名字。

其實小時候,程期還真跟他說過自己想要演戲的,不過是為了追星。

江亦舟還記得女孩拿着一張和她年齡相仿的男孩的照片,笑着對他說:「亦舟哥,我以後要嫁給他。」

江亦舟當晚瘋狂的找那個男生的資料,才知道那人是個很紅的練習生。

江亦舟看着手機里,程期居然被罵成了那樣。

他皺着眉,好看的眉眼染上一絲戾氣。

然後給助理髮了條短訊。

做完一切後,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隨手關了燈。

外面夜色已經深了,辦公室里陷入一片黑暗,只有落地窗前有着淡淡的月光。

他的手腕間掛着的佛珠自然垂落,猩紅的光嵌他指間,朦朦朧朧的煙霧在即將觸碰到月光時散開,江亦舟的身形隱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

這幅夜景他已經看了很多年了,下面是車水馬龍無盡喧囂。

他扯了扯嘴角,右手撫上心臟的位置。他想起今天程期冷淡疏離的語氣,輕聲說:「看來是不高興啊。」

程期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剛給自己煮了碗面,李雯雯就來了。

李雯雯看着程期膚凝如雪,一般人素顏撐不起來的大紅卻在程期身上顯得更加明艷動人。

一瞬間在她的腦中划過四個字。

—風情萬種。

程期把碗放在桌上,準備去廚房再添雙筷子。

她問道:「怎麼突然過來了?」

…..

李雯雯沒說話,立馬掏出手機對着程期就是一頓咔嚓。

她昨天連夜為程期的職業生涯做了個規劃。

既然公司不管,那麼她來管,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有熱度。

深夜,素顏,美女。

李雯雯一個女人都有點忍不住動心了。這圖髮網上她不信沒人看得見,畢竟無形撩人最為致命。

她這麼想着,手裡的動作也沒停。程期的臉和身材是完全不需要P圖的,她迅速打開微博把剛拍好的原圖發上去。

程期看着李雯雯這一套行雲流水般的動作,有些遲疑地問:「你這是幹嘛呢?」

李雯雯把手機放在桌上,看着程期神秘一笑,深藏功與名。

她當然是干一件偉大的事。

程期吃了口面,皺眉問道:「你這麼晚過來,是不是又和家裡人吵架了?」

李雯雯擺了擺手,拉開椅子。「別提了,不跟他們吵架才是稀奇事兒吧。」她繼續說道:「老闆,網上那個酒店門的事兒到底該怎麼辦啊?微博都已經爆了。」

程期把筷子放下,說道:「你說說我現在微博有多少粉絲。」

李雯雯不解的說道:「三十萬。」

說完,她瞪大了眼睛。卧槽,居然都這麼多了。

程期淡淡一笑:「我還怕它不爆呢,銀興娛樂的免費宣傳,我用着還挺順手的。」

李雯雯想起網上那些謾罵,只覺得心疼程期。如果可以,誰會想要黑紅?

她一抬頭,看見自己心疼的對象正在抱着薯片咔咔的嚼。

李雯雯:「…….」

她一把奪過程期手裡的薯片,塞給她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好的蘋果。

程期:「?」你有事嗎?

李雯雯沒理會程期懵逼的眼神,自顧自地往嘴裏塞薯片,含糊不清的說:「老闆,你是藝人得嚴格控制飲食。」

啊?我是個屁藝人我是…..

她慵懶的靠坐在椅子上,髮絲自然的從一側垂在胸前,面無表情的嚼蘋果。

李雯雯發現不管什麼動作讓程期做出來都覺得美得像是一幅畫,她掏出手機又是咔嚓幾聲。

她一股腦把照片全都發到網上並艾特出程期的微博。

李雯雯一邊低頭編輯文案一邊和程期說著話。

「那你跟我透個底,這事兒你到底能不能解決?」

程期神秘的招招手,將昨晚程父給她的視頻文件播放給李雯雯看。

李雯雯瞪大了眼睛,「我靠,老闆,酒店走廊的監控你都能弄到,牛逼啊。」

昨天,王嬸在把文件發過來之後還順帶說了一句。

這酒店是她老爹一個朋友投資的,明裡暗裡意思就是,如果程期看着不順眼,她爸跟朋友說一聲撤資就行。

程期含糊道:「家裡一個親戚是酒店工作人員。」

李雯雯感嘆道:「老闆,還好幸運女神還是眷顧你的。」

她又想起了自己剛剛發的微博,她打開手機一看,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消息就已經999+了。

李雯雯雖然早就料想到會小火一下,但是她沒想到能火成這樣。

她臉上不禁浮現出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她是真的為程期高興。

她點開評論,下面幾乎都在誇程期。

【姐姐我可!】

【怎麼以前從來沒在娛樂圈見過這樣的美女?】

【這姐姐是素顏啊!顏值真的能吊打娛樂圈了!】

【買了多少水軍啊這是?】

【互聯網沒有記憶是嗎?前幾天酒店門事件就是她好吧?】

李雯雯知道關於兩性的新聞一旦出現就會是一個藝人一輩子的污點,不過她們問心無愧,早晚有一天會真相大白。

她沒管那些黑子的評論,在一群誇程期的評論中選一條點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