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喂!你知道大橘為重嗎?(蘇其四隻貓咪)全本閱讀_(喂!你知道大橘為重嗎?)最新熱門小說

喂!你知道大橘為重嗎?(蘇其四隻貓咪)全本閱讀_(喂!你知道大橘為重嗎?)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5 15:45 作者:四隻貓咪

章節介紹

【系統 無cp】   穿成了農村人人避之不及的禍害?   堂妹在她的婚禮上磕破了她的腦袋?   診治她的大夫說她活不過當晚?   你們和人到處說我死了?   哼!看我怎麼大變活人嚇死你們!

在線試讀

第5章 蘇啟光

在房裡繼續躺屍的蘇其,忽然想到原主的臉,連忙下單了一個鏡子。

「嚯!嚇死老娘了!」

雖然已經有心裏準備,原主的臉應該不會太好看,也沒有想到這麼難看啊!

這有的痘痘都發膿了,加上那結痂了的痘印混在這臉上,簡直沒眼看。

「這林家夠淡定啊,看着這張臉都能吃的那麼香。」

蘇其舉起鏡子又仔細的看了看,實在不想承認這張臉是她本人在使用,

「不想要這張臉了怎麼辦?」

沒得辦法,蘇其又趕緊下單了各種護膚用品,和治療痘痘的藥物。

然後趕緊拯救自己的臉。

用礦泉水將臉打濕,擠出洗面奶打成泡沫清潔皮膚。接着敷好面膜之後,再塗精華水保濕,最後塗祛痘消炎的藥膏。

第二天。

林鶴、方英、還有蘇其剛打算出門,林老太看到後問道:「你們三幹嘛去啊?」

昨天蘇其去堂屋的時候,林老太去鎮上給蘇其抓藥去了,所以不知道蘇其今天要跟着去鎮上。

「娘,我們去鎮子上,三弟妹想要去當鋪當一把小刀。」林鶴照實說道。

「蘇其,你後腦勺的傷口大夫說不能見風,起碼要半個月才可以出去走動,你趕緊回屋去。」林老太說道。

林鶴一直都不想當這個刀,聽到他娘的話立馬附和道:「對,三弟妹,你先回屋養傷!」

蘇其也不好拂了林老太的意。

夜晚,蘇家村裡的一處竹林。

「苗苗,那個人埋在了哪裡?快帶我們去。」蘇彩娟朝着對面的女子欣喜的問道。

只要成了這筆生意,大哥承諾給她八兩銀子!

除去給蘇苗的三兩,她還能有五兩的私房錢。

對面的蘇苗臉色有些不好看,說道:「我今天一直在盯着林老七家,直到天黑,都未看見他們抬棺出門。」

蘇彩娟還沉浸在私房錢的喜悅里,聽到蘇苗的話後愣了愣,隨後大叫道:「你說什麼?!」

「他們不抬棺出去埋葬,這麼熱的天放家裡不嫌臭嗎!」

蘇苗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其他人,這才對蘇彩娟道:「彩娟,你小聲點!想引來其他人不成?」

三人中的男子,這時才開口說話,語氣有些陰沉,「你確定你一天都盯着他們家了?」

蘇苗有點害怕這個男人,老實的點了點頭,「我確定!」

男子又問蘇彩娟,「你確定她死了?」

蘇彩娟同樣害怕這個男人,咽了咽口水,有些發抖地回答道:「我專門把她腦袋往石子上磕的,應該是死了吧。」

男人冷冷的看向蘇彩娟,「應該?那就是還有可能她沒死?」

蘇彩娟感受到面前這男人像看死人一般看着自己,嚇的她連忙道:「死了死了!林老七家早上還給她準備喪禮了!」

又連忙扯着蘇苗道:「苗苗,是不是!林老七家今早確實是有給蘇其準備香紙了是吧!」

蘇苗也趕緊道:「是的!早上我特意和村民一起去了林家,看到確實有準備好香紙了!」

男人看了看面前的這兩個女人,給她們留下了話便轉身離開。

「我不管她死沒死,最遲還有七天,我來拿貨。到時候要是我拿不到貨,就拿你們兩個中的一個補上。」

男人一離開,蘇彩娟立馬癱軟在地,黃尿從裙擺處滲出。

太嚇人了,果然和兩個哥哥混在一起的都不是什麼好人。

蘇其出嫁前一天,大哥找到她,說有一戶人家在找冥婚的適齡女子,要求以半個月內的屍體入葬成婚,事成之後給她八兩銀子。

八兩銀子和蘇其的命,蘇彩娟都不用做選擇題,一個物件能和實實在在的八兩銀子做比較?

於是她跟着去林家,故意跌倒在蘇其身上,故意把蘇其腦袋往石子上磕。

蘇苗看着跌倒在地上被嚇尿了的蘇彩娟,心裏一陣厭煩,這女人真是又蠢又壞又慫。

要不是蘇彩娟在蘇其成親當天晚上找上她,和她說只要弄清蘇其下葬的地方,就給她三兩銀子的酬勞,她也不至於惹上剛剛那個殺神一般的恐怖男人!

「彩娟,人已經走了,你快起來吧。」蘇苗強忍着噁心將人扶起。

剛剛在蘇家村竹林處的男人,此時正坐在蘇彩娟的大哥蘇啟光的書房裡。

「啟光,你說你為什麼非要多此一舉將人嫁去林家呢?」王新成喝着茶水道。

「她不嫁人,家裡的小輩不好成婚。」蘇啟光淡淡道。

王新成心裏嗤笑了一聲,真是當了女表子還要立牌坊。

先是將自家妹妹以屍體的價格賣給了我,中間為那五兩銀子的聘禮又把人賣給了林家。然後再把人弄死,想將屍體刨出來給他,完成最初的交易。

今晚他去蘇家村就是為了接他那堂妹的屍體,拿去給僱主的。

「我可不管你是什麼原因,最多再給你七天時間,時間到我沒拿到貨,你就得按照十倍的賠償給我。」王新成慢條斯理的說著。

「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大不了我給你換一件貨就是了。」蘇啟光依然淡淡的說著。

王新成:「你有數就行,我走了。」

蘇啟光:「嗯,慢走。」

王新成走後,一女子從側房走出,道:「相公,你怎麼看這事?」

蘇啟光:「明日一早,我去林家看看是什麼情況。」

次日,林家村林老七家院門口。

「蘇家小子,你敲我林老七家的門是有什麼事嗎?」林老七沒好氣的問道。

他和家裡人在家吃完早飯,剛打算出門去田裡勞作,聽到敲門聲,打開一看,就看到蘇啟光、蘇彩娟帶着林家村的一些村民站在院門口。

這仗勢,一看就是來找茬的,林老頭語氣能好才怪。

蘇啟光滿臉歉意的道:「林老伯,我今早回村,聽彩娟說,那天她不小心碰到了蘇其堂妹,還致其受傷了,今天我特地過來給林家賠禮道歉的。」

說完便朝着林老頭行了個拱手禮以示歉意。

而後又向林家望去,似是在找尋什麼人,「林老伯,我堂妹呢?是下地幹活去了嗎?」

全家人都還沒出門卻讓一新進門的媳婦先去地里幹活,這不是故意苛待人新媳嘛!

媽的這狗東西竟然敢當著村裡人的面抹黑我林家。

林老頭嗤笑一聲,道:「你堂妹有沒有去地里幹活,你問問你旁邊的好妹妹不就知道了。」

把人磕成那樣,還下地幹活呢,要不是蘇其命硬,現在身體就該硬了。

林鶴冷哼一聲,「哼,你直接說你帶人上我林家門有什麼事,別給老子瞎扯犢子。」

他才不信這狗東西是來關心他三弟妹的,這話就是說給他小兒子聽,他小兒子都不信。

有人忽然問道:「蘇秀才,你是來問你那個嫁到林家的堂妹的嗎?」

蘇啟光向那人抱手行了個禮,道:「是的,我今早回來才知道家裡人給堂妹找了人家,又聽說彩娟那天不小心磕傷了堂妹,今天特意過來給堂妹賠禮道歉的,希望她能原諒彩娟。」

說到後面蘇啟光甚至帶着些無可奈何的感覺,好似他經常給蘇其賠禮道歉一般。

其他人說道:「蘇秀才,你的堂妹已經沒了,黃大夫說了沒救了。」

「是啊,按照時間,昨天應該就下葬了。」

蘇啟光頓時紅着眼眶不敢置信道:「什麼?!」

同時往旁邊踉蹌了兩步,身子有些微微發抖,隨後用顫抖的手指着蘇彩娟道:「彩娟,你不是說只是輕輕碰了下你堂姐嗎?這怎麼人就沒了?」

蘇彩娟抬起手胡亂的擦了擦眼淚,哽咽道:「不可能!我那天就是腳崴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堂姐,我堂姐身體那麼好,怎麼會突然就沒了呢!」

「嗚嗚嗚」

其餘人聽着蘇家兄妹的說法,也覺得有些道理。

村民1:「是啊,輕輕的碰了一下怎麼就死了呢。」

村民2:「而且蘇其的身體又好,不至於碰一下就沒了吧,又不是紙糊的。」

王翠花:「呀!這該不會是林……」

呵呵,雖然沒有說完,可是在場的誰不知道王翠花說的是什麼意思。

無非是說林老七家弄死了新進門的兒媳,給自家地下的三兒子做真正的冥婚唄。

林家眾人一言不發靜靜地看着這蘇啟光、蘇彩娟演戲。

演啊,繼續演啊,怎麼不演啦。

蘇啟光看着村民替他說出一些話來,目的便達成了一半,接下來只要……

「林老伯,是我堂妹福薄,沒有福氣伺候二老。請問林家是將她安葬在了何處,我……我去祭拜祭拜她。」蘇啟光聲情並茂的說著。

一時間,空氣中除了蘇啟光略微抽泣的呼吸聲,和蘇彩娟一樣抽抽搭搭的哭泣聲外,無一人說話。

林家人甚至臉上還帶着些嘲笑看着他們。

沒得到應答,蘇啟光硬着頭皮繼續道:「林老伯,我沒有要怪林家的意思,我只是想給我堂妹上柱香,請您成全。」

林鶴倒是樂的看這兩兄妹唱戲,但是時辰不早了,還得下地幹活呢!

「我沒記錯的話,你好像就一個堂妹是吧?簽了賣身契嫁入我林家的那個。」林鶴說道。

蘇啟光不知道林鶴問這個是什麼意思,兩個村子就挨一起,平時誰家有點什麼八卦,用不了半天兩個村子都能知道,他是不是只有一個堂妹林家能不知道?這又不是鎮上的富貴人家。

「是的,我就這麼一個堂妹,平時待她是如親妹妹一般的。」

誰知他剛說完,林鶴對着他的肚子就是猛地一踹,將他踹倒在地後,又照着他的臉狠狠地揮了好幾拳,差點把他牙齒都打松。

「狗東西,敢詛咒我三弟妹,你他娘的不想活了是吧?」林鶴拍着蘇啟光的臉說道。

林家村的村民見林鶴真的動手,紛紛往後退了好幾步,拜託,他們只是來湊熱鬧,可不是來挨打的。

蘇啟光萬萬沒有想到,他會被人暴打一頓。尤其是他現在還當上了秀才,這個林鶴他怎麼敢的!

對上蘇啟光那要殺死自己的眼神,林鶴表示不在怕的。

蘇彩娟也沒有想到林鶴會突然打她大哥。

「林家哥哥,你為什麼打我大哥啊?」

震驚的聲音響起,在周遭無一人敢說話的氛圍下,顯得格外響亮。

忽地,方英掰過蘇彩娟的肩膀,使她的臉正對着自己,抬起手「啪啪」就是狠狠的兩巴掌,然後將她往蘇啟光的方向猛地推去。

「下次再敢管我相公叫哥哥,我就划了你這張爛臉。」

方英站在院門口居高臨下的對着跌倒在地的蘇彩娟道。

林家村眾人又是趕緊往後再退兩步,害怕!

蘇彩娟都要氣瘋了,這個母老虎!林家哥哥怎麼就娶了這個一個母老虎!

方英看到蘇彩娟惡狠狠的瞪着自己,眼眸一沉,說道:「你要是再瞪我,我現在就划了你的臉。」

嚇得蘇彩娟直往蘇啟光身上躲去。

蘇啟光被林鶴揍了一頓,是哪哪都疼,蘇彩娟又往他身上躲,碰到他的傷口,他痛到眼淚都要飆了。

「真是不要臉,當面勾引別人相公在前,現在又坐在自己親哥身上,傷風敗俗,恬不知恥!」王曉花說道。

蘇彩娟再蠢也知道不能傳出和親哥的流言來,連忙道:「不是!我沒有!你胡說八道!」

王曉花又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那你現在坐在誰的身上?」

眾人一看:卧槽,真的坐她親哥身上!

「彩娟,還不快扶我起來!」

蘇啟光快氣死了,這王曉花是故意的吧,彩娟哪裡就坐我身上了?她明明只是挨在我旁邊而已!挨和坐她是不是不會分啊!

沒錯,王曉花她就是故意的,讓你們故意抹黑我林家。

「林鶴,你竟然敢毆打秀才!我要去衙門告你!」蘇啟光真是恨極了林鶴。

林鶴滿不在乎的說道:「哼,我勸你最好現在就去。」

蘇啟光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鶴懶得再陪這兩個傻比玩了,反正該打的他和媳婦已經打了。

「哼,無故毆打秀才你去了有用,可是你在我家門口詛咒我三弟妹,你去了只怕要出事的就是你。」

蘇啟光能考上秀才也不是個傻的,之所以挨了打,是因為沒有想到會有人如此大膽敢打秀才。現在他一聽林鶴的話,猜到蘇其肯定還活着。

「我堂妹是還活着嗎?」

「蘇家秀才,我已經不是你的堂妹了,你娘沒有告訴你嗎?」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