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秦羅輯《黎明時:暮鐘聲》_黎明時:暮鐘聲全文閱讀

蘇秦羅輯《黎明時:暮鐘聲》_黎明時:暮鐘聲全文閱讀

2022-09-15 15:47 作者:蘇子名秦

章節介紹

【不知道誰敲響這聲黎明時分的暮鐘聲,海風中的夜鴉留下血色的眼淚,人類的枯骨成了餘燼里的裝飾,放眼望去,只有心中叢生的無窮怪異】 本書故事的社會背景,類似於英國19世紀的維多利亞時代,但相比於維多利亞時代,這個社會的工業革命並不完全,顯然這是由於這個世界某些扭曲…

在線試讀

第2章 迷途的終主和祂的圖書館

(塞拉伊諾大圖書館)

這並不是蘇秦第一次推開這扇旋轉門進入到這座內部美輪美奐的圖書館裏,就像祂在地球上曾經看過的哈利波特里描寫的那樣,如同魔法般的懸空樓梯和極具年代感的土黃色大理石石壁,牆壁上每隔一段間距的青銅燈爐里燃燒着紅色和黑色的火焰,在火焰的搖曳中時而浮現出一張因為極度痛苦而撕扯變形的蒼白人臉。

可是描述魔法城堡的文字遠遠無法描繪這座雄闊詭譎的圖書館之萬一,在蘇秦的眼中,祂可以透過圖書館一層大廳天頂的巨大天窗看到外面巨大的宇宙天體以及星空里的浩瀚星辰散發的黃色光芒,而朝着圖書館最深處凝望,那裡是破碎的空間維度,被無盡的虛空與黑暗冷寂所充斥,哪怕是如今的祂已經掌握了整座圖書館的權限,感知能夠延伸到圖書館的每一個房間和每一個角落,最深處的破碎維度也讓祂感到異常緊張。

根據腦海中【Hastur】的知識,那裡是萬物虛無之地——幽影界,連死亡在那裡都毫無意義,只有位格極高並且具備終極威能的主宰才能在其中遊行,這之中當然包括曾經的【Hastur】。

圖書館一層的藏書就可以用壯闊來形容,大廳四面的牆壁上全部都設有類似人偶陳列架的台座,披着黃衣的青玉色觸鬚雕塑守護着每一座書架上那些早已遭到世人遺忘的語言所記載的奇書異典,不同的角度看到的書架和裝飾都不一樣,僅僅是在最為安全的大廳,若是沒有選擇正確的方向都會迷失在圖書館內部時空當中,最終在圖書館的任何一個可能的角落被吞噬化為圖書館的血肉養分,哪怕是一些實力可怕的怪物迷失在圖書館中也會被封裝成書籍放置於書架上,變成圖書館的收藏之一。

自從數天之前,蘇秦第四次從原先的洞穴中醒來,原先刺入胸口的紅色晶石匕首已經褪去了光澤,變成一把普普通通的武器跌落在泥沙中,而黑色的長刀已經消失無蹤,在腦海里有尋找意念的瞬間,長刀便出現在祂的手中彷彿從身體延伸出去的肢體一樣自然。胸口的異狀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道呈現不對稱的黃印徽記融入了自己皮膚之下,烙印在不再跳動的心臟之上。當蘇秦閉上眼,那道黃印彷彿懸浮於他望向的每一處地方,那是一種他曾經在地球上從未見過的不健康的黃色,但是卻讓此時的祂分外愉悅。

蘇秦已經意識到了祂無論是在意志還是物質形態上都轉化成為了一種非人的擁有異常強大神性和不可名狀神聖邪性的舊日支配者,若是祂想要,一個念頭便可以在黃衣聖主和蘇秦之間來回切換,但那種切換成為黃衣聖主後喪失人性的感覺還是讓他感覺到分外彆扭,所以他決定自己在成為蘇秦時依舊使用他來稱呼自己,哪怕蘇秦是【Hastur】的化身之一。

在洞穴里短暫的適應了一下身體之後,那張原本屬於弗朗.納爾羅德的臉已經和蘇秦的臉彼此融合,成為了一位黃色瞳仁並且具有東方風情的西歐人臉。

在腦海中【Hastur】傳遞給他的眾多能力中蘇秦最先學會並運用的也是無形無相,即他可以將自己轉化成為任意他想要的形態和狀態,即無論是靈體還是實物生命只要蘇秦能夠想到他就能變成那樣。

而簡單甚至本能的能力如直視,低吟,呼喚,轉化等等都可以熟練掌握。至於其餘的高階威權,如降臨神恩,僕從蛻變,神聖烙印,扭曲感官,靈魂觸摸,死亡吟頌等等能力蘇秦基本上都簡單學了一下,哪怕作為【Hastur】的化身能夠將這些能力掌握並且如臂使指依舊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蘇秦還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掌握這些威能的奧義。同時對於神權的練習因為沒有實物可操作也只能作罷,縱然他能夠聆聽到很遠的地方有人呼喚【Hastur】的真名,也沒有去給予回應。

基於【Hastur】的記憶,秩序人類天然的對舊日支配者和外神具有強烈的恐懼和抵觸心理,在這個未知的世界他也不知道人類會對祂的回應有什麼激烈的反應。弗朗.納爾羅德的記憶因為腦死亡殘留的並不多,除了那些認知記憶外,對整個人類世界的知識基本都丟失殆盡,蘇秦只能大概了解到,這個世界被人類稱為納維斯星,整個世界因為三萬年前的隕石雨撞擊,之前的人類文明被完全摧毀,幾乎尋找不到生存和文明痕迹,大陸破碎沉入海底,整個星球九成被海洋所佔據,只留下一成左右的大陸,還幾乎都是流離破碎的群島,更可怕的是隕石撞擊為納維斯星帶了某種不知原因的變化,整個世界就像是在不斷生長,島嶼的面積雖然有多增加但是海洋擴張的速度快於陸地面積的增長速度,人們只能擔憂的發現,島嶼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當今的人類是在隕石雨撞擊後的一萬年起,納維斯本土誕生了許多新生神明,這些神明合力重建了人類世界,並在新生人類社會撒下屬於自身信仰和力量,使得人類能夠擁有超凡神秘的力量去殺死那些出現在整個納維斯星的各種各樣的怪物和怪異。

而距離當今的一萬年前,納維斯的諸神全部都消失了,他們不再能以本體存在於世間,只能將自己的力量進行投影,而這一變故的發生是因為人類在探索世界的過程中發現了幽影界,從而導致某種概念上的連接被切斷,人類呼喚神明尋求答案,但人類一萬年過去依舊對其一無所知,因為神明也無法探究幽影界的一切,這便是蘇秦能夠在弗朗.納爾羅德記憶中讀取到一切。

周圍的時間似乎陷入了凝固,蘇秦不知道這是否是他的錯覺,這種情況在他成為【Hastur】之後似乎成為了他的一種獨特的屬性,而且展現的時間往往是他陷入深度思考的時候。

回過神來,回想在蘇醒之後走出洞穴,外界的黃沙漫天早已無影無蹤,這時候的蘇秦才發現自己身處茫茫遠海的一處島嶼上,天空中的太陽散發著濃濃的暖意,微風吹過海岸線帶起島上的植被搖曳作響,遠處甚至還有海鳥傳來的鳴叫。潮汐在潔白的沙灘上潮起潮落,蘇秦閉上眼睛開始享受這彷彿祥和安寧的人間美景的一切,當然如果蘇秦忽略天空之上太陽中心的那道漆黑的恐怖裂縫和黑得發綠的無盡之海的話。

如果不是不遠處傳來一道咳嗽聲,蘇秦還發現不了那道用古舊橡木和髒亂不堪的灰色琉璃做成的旋轉門。

發出咳嗽聲的人是一個頭戴白色面具,有着白色長發,身着不知名灰色法袍的挺立老者,赤着雙腳站立在一塊灰色的大理石圓台上,整個體態如同古希臘的雕塑一般,沒有那些扭曲怪異的附肢和腐爛的腫塊,好像一個真正的人類智者一般,在【Hastur】的記憶中這是祂的眾多分身之一——舊約先知。

如果還有根法杖就更像甘道夫了,蘇秦內心不禁調侃一句。

舊約先知是【Hastur】為了管理塞拉伊諾大圖書館和收集群星間的知識而創造的一具化身,任何見到舊約先知的人都會陷入一陣獃滯,之後就會因為失去意識,智力彷彿回到了出生時的嬰兒狀態,這種狀態將一直保持直到死去,只有極少數幸運兒能夠被先知賜予超脫於本身的知識而得以強大。

先知就像是一位在家等待主人回歸的老管家一般,站立在古舊破損的旋轉門旁,似乎等待着蘇秦進入那扇等待開啟的旋轉門一般。

彷彿是回家般的,蘇秦走到舊約先知和旋轉門前,湊近看才發現旋轉門的門扉上刻着一行字「塞拉伊諾大圖書館」。

而只有遵循正確的旋轉圈數和咒語才能進入真正的塞拉伊諾大圖書館,但顯然這不是對蘇秦或者說【Hastur】設計的,祂和他想怎麼開就怎麼開,正着轉反着轉都行。

在進門的之前,蘇秦依舊感覺這一切不太真實,擁有強大人性的化身蘇秦此時不能完全掌握【Hastur】全部威權,於是他轉向舊約先知開口問道:

「我進去了還能回到這裡嗎?」

舊約先知躬身回答:「吾主意念之所在,即塞拉伊諾之所在,前行何處,皆是您一念之間。」

蘇秦點點頭,表示了解,終究在極致的掙扎之後,對舊約先知這具化身說出謝謝,他覺得有些開心,推開了塞拉伊諾大圖書館的破小旋轉門。

而在蘇秦還在練習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圖書館館長的時候,納維斯星無盡之海的近海正在醞釀一場即將爆發的劇烈風暴。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