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亦瀟梁沐《不一樣的九殿下》_不一樣的九殿下全文閱讀

林亦瀟梁沐《不一樣的九殿下》_不一樣的九殿下全文閱讀

2022-09-15 17:58 作者:長玖亦馨

章節介紹

林國國力弱小,祁王為了不讓唯一的女兒林亦瀟被迫聯姻,對外宣稱其是一位王子,世人稱她為九殿下 祁王的九個孩子,性格各異 大殿下略顯平庸;二殿下出身高貴,生來便預定世子之位;三殿下醉心音律,避世絕俗;四殿下生來便是奪權的棋子;五殿下貪圖安逸,無心朝政;六殿下出身低…

在線試讀

第1章 王子的誕生

精彩節選

大殿之上,燈火通明,紅綢滿柱。

上至王上王后,下至侍衛朝臣皆是一襲紅衣。

殿內,宮人們腳步匆匆,來來往往的忙碌着。

今日六月初九,是王上女兒出嫁的日子。

寧王坐在龍椅之上,望着堂下個個滿面笑容,相互恭維着的朝臣們,自己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為了安邦定國,他的三個女兒已經嫁出去了兩個,而她們出嫁之後就再沒跟自己見過面,與永別沒什麼兩樣。

今天連他最寵愛的四公主都要為了政治聯姻遠嫁他國,自己身為一國之君,卻無能為力。

因為他不止是女兒的父親,更是林國子民的君主,數萬的臣民還需要他的庇護。

他也曾想過要把最後一個女兒留在身邊,嫁個有才氣的普通人就好。

可奈何前來提親的梁國國力強大,眾臣紛紛勸他「凡事當以國事為重」。

林國地處中原東北方位,地廣人稀,雖能自給自足,卻也無法與兵強馬壯的梁國抗衡。

幸而林國東面臨海,西面則地靠山脈,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借用這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才得以苟延殘喘。

為了鞏固與梁國的關係,寧王只能再次忍痛割愛,他雖生為人上之人,卻也無力阻止這場不幸的婚姻。

即便他剛剛成年的四公主生來就為人中龍鳳,從小受盡萬千寵愛,卻奈何生在帝王家,連自己的婚事都只能當做政治的犧牲品。

大殿之外,身着大紅色婚服的四公主在兩位侍女的攙扶下一步步踏上殿門前的台階。

伴着宮中樂師們喜慶輕快的曲樂緩緩步入大殿,而她的腳步卻顯得分外沉重,紅扇後的臉上不見一絲笑顏。

四公主來到大殿中,王后此時早已滿眼淚光,卻端莊的坐在龍椅一側,勉強的笑着。

她身為後宮之主,必須得時刻大方莊重,才能配得上母儀天下之名。

王上也端坐於龍椅上,他將悲傷埋於心底,一副尊貴威嚴的模樣。

旁邊的幾位王子卻早已面色沉重,世子默默握緊了拳頭,恨不得將指甲嵌進肉里。

可他也無能為力,連父王都拒絕不了的聯姻,他更沒有任何能力左右這場婚禮。

侍女為四公主整理好裙擺,她雖用紅扇遮面,卻已泣不成聲。

只見她雙膝跪地,忍住哭腔道:「兒臣拜別父王母后,今日一別,恐再難相見,萬望父王母后保重身體,珍重再見。」

行完大禮後,四公主在侍女的攙扶下緩緩起身,經此一別,再見已不知是何日……

寧王自嫁女後咳疾愈發加重,漸漸的開始卧床不起,無力朝中大事。

世子自然而然的接過了這個擔子。

不到一年,寧王便駕鶴西去。

國不可一日無君。

**,林國世子林祁得以繼承大統。

林祁自稱祁王,世子妃稱蘇王后,並冊封嫡子林亦涯為世子。

四公主嫁到梁國後不久,便生下了一個王子。

因為天師說這個孩子是天降福星,梁王對這個孩子格外喜愛。

梁王為其取名為沐,希望他可以沐浴在陽光之下健康的長大。

母憑子貴,四公主的位分也從妃位升到了貴妃,僅次於儷後。

可因為思鄉心切,抒貴妃整日鬱鬱寡歡,身體也越發的消瘦。

在沐王子剛滿兩歲不久後,抒貴妃意外得知了寧王離世的消息,從此便一病不起,不久也離開了人世。

小時候最喜歡無拘無束,騎着馬在草原上飛馳的四公主,終究再沒能再踏出過這偌大的梁宮一步……

或許在一個滿是鮮花蝴蝶的世界裏,在一個一望無垠的大草原上,他們這對父女終於可以騎着白馬再次見面了。

祁王得知四公主離世的消息後難掩悲痛,他自幼與一母同胞的四妹感情最為要好。

沒想到這麼突然,兩人便天人永隔了。

為此他為了紀念自己逝去的胞妹,將自己剛剛出生的八王子取名為念。

此前,祁王已經有了七個兒子,皆為亦字輩,名字取自『天涯流落思無窮』的諧音。

分別為,亦天,亦涯,亦柳,亦落,亦司,亦梧,亦穹,以寄託自己對遠方親人的思念之情。

祁王還沒有繼位前,見證了太多的親人為了國家安定不得不被迫遠嫁。

最常陪他一起玩的樂柔姑姑,跟他年紀相仿的樂優姑姑,還有他的長姐,三妹,沒有一個能逃過這王室的聯姻。

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卻匆匆。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

一年後,祁王的第九個孩子也即將來到人世。

按理來說他應該開心才對,可他卻眉頭緊鎖,心也一直緊緊的懸着。

紫晶閣內傳來繼王后痛苦的**聲,祁王將所有御醫都召集於此。

由於雨天路滑,已經懷有七個月身孕的繼王后子元不慎滑倒在後花園內的石子路上。

因而動了胎氣,腹痛劇烈,頗有早產之兆。

「元王后怎麼樣了?」

祁王神色焦急的在殿外踱步,見到太醫出來急忙迎上前去。

「回王上,王后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產婆正在幫王后接生,請派人多燒些熱水備用。」

聽了太醫的話,祁王才把心放在了肚子里,可他似乎還在擔心着什麼。

「王后,用力啊王后。」

元王后身邊的貼身侍女用帕子輕輕擦拭着她額頭上的汗珠,一邊與王后說話,好讓她打起精神,以免昏睡過去。

一番折騰下來,隨着一聲嬰兒響亮的啼哭聲,眾人懸着的心才徹底放了下來,元王后也筋疲力盡的昏睡過去。

「恭喜王上,賀喜王上。母女平安,王后生了個可愛的小公主。」

產婆抱着剛出生的孩子向祁王報喜,她心想祁王這下兒女雙全了,肯定少不了自己的賞賜。

「嬤嬤肯定是走神看錯了,王后生的明明是個小王子啊。」

祁王小心翼翼的接過孩子,看着她奶白奶白的臉蛋慈愛的笑着,一改往日的嚴肅。

可當他的眼睛看向產婆的時候,卻是那麼威嚴。

「王上,這……」產婆看到祁王的眼神,頓時把嘴裏的話咽了回去。

沒等產婆把話說完,祁王身邊的太監總管就將一錠黃金塞到她的手裡。

「嬤嬤年紀大了看錯很正常,您說是吧。」

產婆急忙改口道:「是是是,都怪老奴老眼昏花,請王上恕罪。」

產婆是宮裡的老人了,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對她來說王后生男生女並無影響,只不過就是管好自己的嘴,而且還有金子拿,何樂而不為呢。

王上之所以隱瞞這個孩子的性別,可不是為了狸貓換太子,也並非為了王室重男輕女的思想,而是為了避免自己胞妹四公主遠嫁梁國的悲劇會重新上演。

從元王后懷有身孕開始,就有天師為他算過,王后肚子圓潤,腹中定是一位小公主,從那開始他就一直懸着一顆心,他既期待又害怕。

他下定決心,必須保護好自己這唯一的女兒。

祁王為其取名為瀟,希望她一生瀟瀟洒灑,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度過。

外人都看得出來,他對這個小殿下格外的寵愛。

一開始,知道九殿下是女兒身的只有王上王后,太監總管安泰以及產婆跟王后的貼身侍女。

後來隨着小公主一天天長大,產婆也因病離世,除了幾位年紀略長一點的殿下外,九殿下的女兒身依舊是一個秘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