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山崎佑影浸粑古青《網王之安靜的守護》全文免費閱讀_網王之安靜的守護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山崎佑影浸粑古青《網王之安靜的守護》全文免費閱讀_網王之安靜的守護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8:00 作者:愛吃水浸粑的古青

章節介紹

因為心臟病手術的失敗,她來到網王的世界,面對陌生的環境,安靜漠然的她迷茫無措疼愛她的家人讓她放下防備,慢慢接受這平淡幸福的生活有一種愛情叫不用說的默契,他細心呵護,全心全意,只為她柔和滿身的冰冷她默默支持,用愛守護,只為他綻放燦爛的笑顏相攜相伴,網王的路有愛守…

在線試讀

第1章 穿越契機

「嘩」手術中的燈滅了。

「醫生,手術成功了沒,我女兒怎麼樣了?」,一道急切的聲音傳來,帶着微不可查的顫抖。

「手術失敗了,新的心臟與身體出現了排斥反應,導致心臟功能的衰竭,我們儘力了,你女兒現在的情況很嚴重,她最多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做好準備吧」。看着逐漸暗淡的眼神,蘇醫生嘆了口氣,走了,那麼懂事的孩子,可惜了。

冷媽媽大腦一片空白,幾近昏厥的她無法相信這個事實,不是說換個健康的心臟,她女兒就可以恢復健康嗎?為什麼會出現排斥,為什麼,她肯定聽錯了,肯定聽錯了,轉眼看向自己的丈夫,看着滿懷希望的冷媽媽,冷爸爸眼底的痛苦蔓延開來,他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抱着妻子,好像只有這樣,這個對於他們家來說的事實不是真的。身後站着的少年滿臉獃滯,他更無法相信,看着冷紫弦被護士推出手術室,他移動着沉重的步伐,走向病床,看着床上蒼白着臉色,無比脆弱的人兒,他想,只要妹妹能活下去,他願意用他所擁有的一切去交換,但是他也知道這是奢望。

病房裡,暖暖的陽光伸展着它柔軟的手掌,疼惜的撫摸着床上靜靜沉睡的人兒,微風吹動窗帘,輕輕飄動。

冷紫軒握着妹妹的手,想着小時候的事情,那段時光應該是妹妹最自在的時候吧,「哥哥,媽媽說你不能欺負我,要帶我玩。」小小的臉掛滿委屈「哥哥,哥哥,我告訴你,媽媽說今天做糖醋排骨,但是不給你吃,嘻嘻,不過我會偷偷給你吃,哥哥不可以不開心哦。」一臉求誇獎的小表情。

看着現在被病痛折磨的妹妹,冷紫軒哭了,淚划過臉龐,滴在相握的手上。在心臟處傳來熟悉的痛楚中,冷紫弦醒了,感覺到手上的濕潤,她轉過頭,看着掛着淚痕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哥哥,她猜到她的手術應該失敗了,想起手術前蘇醫生的話,只能說一句世事難料,百分之二十的概率還是很大的,看着雪白的房頂,聞着淡淡的消毒水味,蒼白的唇無力的扯了扯。

醒過神來的冷紫軒發現妹妹醒了,隨問道:「糖糖,你醒了,難受嗎?要不要喝水?」。

「不要,我很好,爸爸媽媽呢?」忍着心臟傳來的疼痛,冷紫弦回到。

「媽媽回家做吃的去了,爸爸也一起回去了,應該快回來了。」垂下眼瞼,遮住眼底的情緒,冷紫軒笑着說道。

話音剛落,病房門就開了,冷媽媽看見寶貝女兒醒了,用力眨了眨眼睛,將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收了回去,快步上前,輕輕的摸了摸女兒的頭,低聲問道:「餓不餓?媽媽熬了魚湯,要不要喝一點?」

「恩,好」

背靠着冷爸爸,冷媽媽喂着冷紫弦,魚湯很淡,但是很鮮,暖暖的,喝了一點後就再也喝不下了,躺在床上的她,沒一會兒就睡著了,看着這樣的她,冷媽媽無聲呢喃:「糖糖,糖糖……」,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七天後,冷紫弦出院了,回到闊別已久的家,日子一天天過去,冷紫弦也一天天的虛弱下去,她知道她快死了,即使家人一直不願承認,這種等死的日子很難熬,心臟處的疼痛與日俱增,疼的久了,好像就不疼了一樣,爸爸,媽媽和哥哥天天寸步不離的圍着她,開心的同時也很難過,看着他們越來越疲憊的神色,她不怕死,但怕他們傷心。

第二十六天,天氣晴朗,微風習習,冷紫弦的精神好了很多,看着外面玩鬧的人群,她很想出去看看。

飯後,在家人俞現傷心的表情下,她踏出了家門,公園裡依舊那麼熱鬧,無處不在的活力顯得這個春天更加的生機勃勃。暖暖的陽光,歡快的風帶着花香吹動那片純白的裙角。

感覺很累的時候,是在回家的路上,閉起眼眸的瞬間,風聲大了,呼呼,呼呼……純白的裙角依舊在飛舞,卻沒了生命的活力。

發現還能掙開眼睛時,冷紫弦澄澈的眸子里散發出點點星光。看着雪白的房頂,聞着淡淡消毒水的問道,她想這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顏色,最好聞的味道。

山崎美子見女兒醒了,激動的拉着丈夫山崎佑一的衣服,但卻輕輕的叫着:「佑雅,佑雅,媽咪的寶貝,你有沒有不舒服」

聽到聲音的冷紫弦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地,當陌生的臉龐映入眼帘時,冷紫弦心裏划過一絲不安。面前的女人很漂亮,銀色的長髮披散在身後,白皙的面頰邊散落着急縷髮絲,漆黑的眸子在瑩瑩的水光下使整個人楚楚動人,線條優美的嘴唇因激動微微張開,一襲米黃色的連衣裙包裹着纖細身軀,顯得格外溫和優雅。身旁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裝,挺拔健碩,紫色的頭髮,健康的小麥色皮膚,丹鳳眼,藍色的眼球,包含在裏面的激動可以輕易的看見,緊呡的唇看着很是嚴肅。

「佑雅,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傷口疼了?」

在淡淡的香味傳入鼻中時,冷紫弦才意識到她被女人抱在懷裡,聽着耳邊的詢問聲,她想起了媽媽,這種關係,時屬於母親的溫度。

剛想說話,頭部傳來的劇烈疼痛讓她失去了意識。

在疼痛中,一些畫面如電影般在腦海中出現,從畫面中得知,剛才的男人和女人是一個叫山崎佑雅的小女孩的父母,山崎佑一和叫山崎美子。

山崎佑雅今年十三歲,和她一樣有先天性心臟病,都進行了手術,區別是她手術失敗了,山崎佑雅卻成功了。現在的種種無一不說明着,她靈魂穿越了,穿在了這個叫山崎佑雅的女孩身上,這樣的情況,她不知道該難過還是該慶幸。

根據記憶所知,山崎佑雅一家是日本人,因為山崎是日本的一個大家族,又因為家中的大部分的產業在美國,所以她和爸爸媽媽還有哥哥住在美國,爺爺奶奶不想離開家鄉就住在日本老家。

再次醒來是在中午,床邊坐着一個少年,正在看書,在陽光的照射下紫色的頭髮散發著淡淡的光暈,他是山崎佑影,山崎佑雅的哥哥,有着和山崎佑一如出一轍的相貌,因常常掛在臉上的笑容,顯得溫潤如玉。

記憶中的山崎佑影和冷紫軒一樣,特別寶貝自己的妹妹。想起冷紫軒,冷紫弦叫出了聲

「哥哥」

聽到叫聲的山崎佑影抬頭看向自己的寶貝妹妹,嘴角的笑容無限擴大,漆黑的眸子里盛滿柔情,站起身的他長身玉立,簡單的白色T恤,黑色休閑褲也因此格外有型。

「佑雅,你醒了,來喝點水。」

在山崎優雅喝完水後,山崎父母到了,山崎爺爺奶奶也來了,兩位老人很慈祥,看向佑雅的目光中儘是慈愛。

「佑雅,奶奶的寶貝孫女,從現在開始,你就可以像正常小孩一樣生活了,開心嗎?」

「恩,開心」冷紫弦笑着回到,她喜歡這個慈祥老人。

實際從醒來到現在,冷紫弦一直在想,原身去哪裡了,以至於性格冷靜的她第一次出現了焦躁的情緒。

在再一次昏昏欲睡的時候,一道縹緲的聲音傳進腦海:「我要去我該去的地方了,請你安心的接受這個身體吧,麻煩幫我照顧下家人,謝謝了,再見」,完完全全的來無蹤去無影,冷紫弦焦躁的心情卻因此慢慢平復了。

山崎佑雅在美國的家是幢很別緻的別墅,外觀大方優雅,同時帶有這城堡的夢幻色彩。

山崎佑雅的卧室裝修的風格是溫馨的公主風,粉色的牆壁,粉色的大床,粉色的衣櫃、書桌,白色的地毯鋪滿整個房間,大大小小的娃娃散落在房間的角角落落,卻不顯凌亂,白色的窗帘隨風飄蕩,夢幻但也溫馨。

看着鏡子中的女孩,冷紫弦愣住了,雖然在記憶中知道自己和山崎佑雅長的很像,但遠遠沒有真真看到來的震撼。唯二的區別在於發色以及瞳孔的顏色,山崎佑雅的頭髮是銀色的,瞳孔是藍色的。

門外傳來山崎美子的聲音,「佑雅,洗漱好了嗎?吃飯了」

「來了,媽媽」

冷紫弦想既來之則安之吧,有的事情不一定要弄得很明白,不是嗎?所以,她決定以後她要以山崎佑雅的身份活下去,去體會以前不能有過的快樂。

餐桌前,望着熟悉又陌生的家人,山崎佑雅微微一笑,道:「爺爺,早上好;奶奶,早上好;爸爸,早上好;媽媽,早上好;哥哥,早上好」

「早上好,佑雅」哥哥笑着說到。

「快吃吧,吃完了爸爸媽媽送你們去機場,佑雅,你真的想好了嗎?要回日本。」

「想好了,爸爸,您不用擔心,再說有爺爺奶奶在啊。」看着爸爸皺起的眉頭,山崎佑雅肯定的說。

「就是,佑一,你是不放心我和你媽是不是」爺爺眼睛一瞪,不客氣的向爸爸回到,頗有你再說一句,看我不收拾你的架勢。

山崎爸爸頭疼了,看的全家人好笑不已,山崎佑雅也笑了,淡粉色的唇角勾出了一絲弧度,但在山崎佑雅看不到的角落,山崎爺爺暗暗嘆了一口氣,山崎爸爸皺了皺眉頭,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山崎佑雅太過安靜,太過淡漠的性格,讓他們既心疼又心酸,卻也無可奈何。

「前往日本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美國航空公司2783次航班現在開始登機,請帶好您的隨身物品,出示登機牌在4號登機口登機。」

聽到廣播後,山崎佑雅被媽媽抱在懷裡,細細的叮囑着她不在身邊時需要注意的地方,還有必須天天打電話的死任務,看着媽媽因不舍而泛紅的眼眶,山崎佑雅的心暖暖的。

這次爺爺奶奶回日本,想讓山崎佑雅回去日本念書,一是陪陪他們二是希望孫女在新的環境下,可以變得快樂起來。

山崎佑影在美國的學業不好放下,要不也一起回日本了。看着越來越小的飛機,山崎媽媽紅了眼眶,捨不得女兒的同時,也為女兒能不能適應新環境而擔心。

默默站着的山崎佑影,看着飛機的蹤跡,輕輕的呢喃到:「吶,下一次見到你要給我驚喜啊,我最可愛的妹妹」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