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不過喜劇(陳凡李四)全本閱讀_(不過喜劇)最新熱門小說

不過喜劇(陳凡李四)全本閱讀_(不過喜劇)最新熱門小說

2022-09-15 18:00 作者:最後的倔強

章節介紹

陳凡有些特別,但總歸是個普通人,可沒曾想上天讓他結識了一個叫李四的怪胎,名字雖然平凡,李四卻一點也不平凡

在線試讀

第1章 說/瞄準/屁/慈善

精彩節選

李四:你家樓下怎麼會來**?

陳凡:據說,我樓上殺人了

許輕盈:為什麼殺人?

陳凡:這是個好問題,每天那麼多人干這事兒,你怎麼不去問他們

李四:殺人犯住你樓上,你就沒所察覺嗎?

陳凡:你還別說,我早料到他會殺人

許輕盈:為什麼?

李四:你怎麼那麼多為什麼?

陳凡:幾個月前,他就開始從超市偷東西,為此,他老婆說了他半宿

李四:他還有老婆?

陳凡:嗯

許輕盈:他老婆除了說他,還做了什麼?

陳凡:沒了

許輕盈:怎麼沒了?她老公可是變成小偷!她怎麼能不作為呢

陳凡:比起後來的搶電動車,小偷其實不算什麼

李四:他還搶過電動車?怎麼搶的?

陳凡:挺簡單的。別人在路上騎得好好的,突然衝上去,把那人從電動車上拽下來,自己騎着跑了

許輕盈:他老婆發現這事兒了嗎?

陳凡:發現了

許輕盈:她什麼反應?

李四:讓我猜猜,他老婆又說了他半宿?

陳凡:嗯。你怎麼能搶別人的電動車呢?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搶別人的電動車?咱家也有電動車啊……之類的

李四:(鼓掌)太有意思啦!

許輕盈:哪裡有意思?

李四:哪裡都有意思。他有意思,他老婆最有意思

許輕盈:我好奇他老婆是不是被殺那個

陳凡:我想不是,他留着老婆還有用

許輕盈:什麼用?

陳凡:等他老婆去探監的時候說他

李四:太有意思啦!

……………………

許輕盈:你們能瞄準嗎?

陳凡:瞄準什麼?

許輕盈:小便的時候,能瞄準嗎?

李四:這算什麼問題,是個正常的男人都能瞄準

許輕盈:一滴也不會灑?

李四:……

許輕盈: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們有病

李四:需要治的那種病?

陳凡:這不是病。我敢肯定,即使再小心的男人,也會灑那麼一兩滴

許輕盈:我問你們,你們瞄準的時候,希望它灑出來嗎?

李四:當然不希望啊

許輕盈:你們有實行不讓它灑出來的措施嗎?

陳凡:百分百有

許輕盈:既然你們提前做好了措施,為什麼它還會灑出來?

李四:……

許輕盈:有沒有可能,你們想讓它灑出來?

陳凡:為什麼我們會想讓它灑出來?

許輕盈:因為這樣你們就有理由怪自己了。我明明提前做好了措施,為什麼它還會灑出來?一定是我這個人有問題,我就不該活在世上……之類的

李四:它灑出來的時候,我還真這麼想過

許輕盈:我說吧

陳凡:這真的是病?

許輕盈:不僅是病,而且是非常嚴重的病,就是這種病,使你們的人生充滿了失敗

李四:那能治好嗎?

許輕盈:癌症能治好嗎?

李四:什麼意思?我……得了絕症?

許輕盈:至於這麼震驚嗎?這種病又不是一兩天形成的,你沒發現自己的人生有什麼不對勁嗎?

李四:我一事無成,沒什麼不對勁啊

許輕盈:這就是癥狀!

李四:完了!我該怎麼辦?!誰來救救我!?

(李四大喊着跑了出去)

許輕盈:(看向陳凡)你不慌嗎?

陳凡:我已經是個無法瞄準的男人了,還有什麼可慌的?

……………………

李四:那天我坐公交車……

陳凡:坐着還是站着?

李四:站着

陳凡:那就不能說是坐公交車

李四:(白他一眼)那天我坐公交車,聽見一聲悶響,緊接着一股臭味瀰漫開來

許輕盈:有人放屁了?

李四:沒錯。而且我知道是正前方那人放的

陳凡:算你倒霉

李四:什麼叫算我倒霉?

陳凡:不然你還想怎樣?

李四:如果是一般的臭,我就認栽了,可那不是一般的臭,是非常非常的臭

許輕盈:(察覺到不妙)你做了什麼傻事?

李四: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問他是不是放屁了

陳凡:他怎麼說?

李四:他竟然不承認,於是我問旁邊的人,聽沒聽見他放屁

許輕盈:你旁邊的人肯定說沒有

李四:對,他不僅說沒有,甚至還說根本沒聞見什麼臭味

李四:當時我真想把他的頭按到放屁那人的屁股後面,問他聞沒聞見,聞沒聞見!

許輕盈:這種情況,大家一般都會撒謊

李四:為什麼?

許輕盈:因為他們懂得尊重別人的人格

李四:什麼是人格?

許輕盈:你不知道?

李四:不知道

許輕盈:假如你在公交車上放了個屁,你希望別人當眾揭穿你嗎?

李四:不會有人有機會揭穿我

許輕盈:為什麼?

李四:因為我會先撞破車窗,從車上跳下去

許輕盈:(直搖頭)實在是搞不懂你

……………………

李四:你們當過志願者嗎?

陳凡:志願者做什麼的?

李四:做慈善啊

陳凡:不感興趣

許輕盈:你對做慈善不感興趣?

陳凡:嗯

許輕盈:那你是什麼人啊

陳凡:網上一大堆富人都被聲援不要道德綁架,為什麼要道德綁架我呢?我又不是過得特別好的人,哪有閑心做慈善

許輕盈:李四都能當志願者,你過得比李四還差?

陳凡:(看向李四)你真的當志願者了?

李四:嗯。昨天去慰問了養老院的老人

陳凡:感覺如何?

李四:好吃

許輕盈:好吃?為什麼會好吃?

李四:慰問總要帶些慰問品嘛

許輕盈:你偷吃慰問品?

李四:我只是替他們嘗嘗味兒

陳凡:那些慰問品好吃?

李四:慰問品其實不怎麼樣,後來的炸雞好吃

許輕盈:哪來的炸雞?

李四:其他志願者做的飯

許輕盈:老人怎麼咬得動炸雞?

陳凡:你應該問,怎麼會做炸雞?

李四:咳,我讓他們做的,說是某個大爺的……畢生所願

許輕盈:他們吃炸雞了嗎?

李四:誰?

許輕盈:養老院的老人

李四:沒有

許輕盈:你真是罪大惡極

李四:我臨走前補償他們了

陳凡:怎麼補償的?

李四:幫他們帶走了一些味兒比較重的慰問品

陳凡:(摸下巴)看來我也該考慮去做做慈善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