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快穿: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言克思阿辭一直在_(快穿: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完整版閱讀

(快穿: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言克思阿辭一直在_(快穿:我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完整版閱讀

2022-09-15 18:00 作者:阿辭一直在

章節介紹

被家暴的妻子,天生的溫柔與善良最終卻化為刺向自己身體的利刃 被人販子拐賣的大學生,對落難者的好意被辜負,化作一個暗無天日的陷阱,吞噬了青春靚麗的人生 落入傳銷窩點的創業者,對兄弟的好意相助,最終卻落得家財散盡,負債纍纍 難道一切光明正義的舉動全部都是錯誤嘛?不…

在線試讀

第4章 張老大

門一開,走進來一個魁梧的男人,整體來看不算太高,也許是佝僂的脖子影響了他的實際身高。膚色黃黑不均,身形猥瑣。

但是一雙眼睛倒是意外的生得大,又加上一張標準的國字臉,倒是顯出幾分憨厚來。

張老大走進房子,看見那個買來的漂亮女大學生正依靠着牆,就站在廚房旁邊。

一雙漂亮的眼睛水潤潤的望着自己,他心下頓時就像喝了蜜水一樣,美滋滋的,一陣享受。

媽放她出來吃飯了,她必然是接受我了,果然女人都是這樣,一副賤胚子,我之前看她長得好看,給了她幾分薄面,誰知道她禁酒不吃吃罰酒,偏要整治她幾天她才知道厲害。

也不出去看看別人過得什麼日子,還是要帶她出去漲漲見識才好。

他嘴角勾起一抹殘酷的笑意,手輕輕摩挲着手臂上一個傷口。

看傷口的樣子,應該是一個女人的牙印。牙印紅的發紫,邊緣上還有一圈血痂殘留,一看便知咬他的人有多恨他,正是原主剛被賣來時咬的。

克思看着那個張老大楞在門前,一臉陰狠,臉上的表情隨着思緒不斷變化扭曲,五官擠成滑稽的樣子。

碰到傷口痛了,便一陣的呲牙咧嘴。

這個人看着智商不太高啊,看着又笨又蠢的樣子。

「我的兒,你回來啦,快拿毛巾來擦一擦汗。」張老婆子心痛的叫喚着出來,手中拿着一塊汗巾。

手剛想輕柔的擦去兒子臉上的汗珠,張老大卻不客氣的打掉她的手,自己擦了起來。

「這麼噁心幹嘛,我自己擦」張老大看向張老太的眼神中難掩嫌棄和鄙夷。

哦,看來他們的母子關係不太好啊,張老婆子很心痛她兒子來着,她兒子好像不太喜歡她啊。

有機會一定要去調查一下,說不定會有什麼有用的發現。

張老婆子摸了摸被甩開的手,臉上慈愛的神情僵了僵,一時變得灰暗起來。

張老大倒是對自己母親臉色的改變一點沒關注。只關注的擦完自己的臉和手臂上的汗水,順手又扔回張老婆子的手上。

「飯做好了沒,我要吃飯了。」

「飯做好了,就是你再等一等。你爸在睡覺,我去叫他下來。」張老婆子聲音也不再高揚,好像在我面前的趾高氣昂不復存在了。

她快步走進了破舊的房子里,看她的身影應該是走向了左側的一個房間里。那應該就是她和張老爺子睡覺的房間。

這個張老爺子,這個老頭,竟然還在睡覺。

他在原主被拐賣過來的那段時間裏好像就沒怎麼出現。

在原主的記憶里,全是張老婆子和張老大瘋狂可怕的臉,這個張老爺子好像隱形了一樣,非常的沉默寡言。

但是蛇鼠一窩,這個張老爺子恐怕也不是什麼善茬。

不一會兒,便從房子里走出來一個老頭,同樣是農村人,這個老爺子倒是伙食好。

他身形中等,不胖也不瘦。但是面龐圓潤,不似張老婆子那樣乾癟。眉毛尤其的長,眼睛彎彎的,嘴也彎彎的,人看着特別的好說話。

他雙手背在身後,明明是格外有壓迫感,格外擺闊氣的姿勢。卻讓人不太能感覺到不適。

「大家站在門口乾什麼啊,進去吃飯吧,一家人好好吃個飯。」他出來看見我們都站在大門口,就招招手,打算帶着我們往廚房的棚子的走去。

一進棚子,他便走向那張方桌的正前方。

「面朝大門為尊」、「尚左尊東」是在餐桌座次上極其講究的兩個方面。以圓桌為例,主客應面朝大門而坐,靠左側的位置為尊。在不對大門而坐時,為尊的則是朝東面的右側。

張老爺子正是面朝大門而坐,是坐的最尊貴的位置。

隨後便是張老大,張老婆子,我和不知道從那個地方竄出來的張大丫,依次坐下。

飯正是我之前吃得那幾樣,又添了幾竹篾簍子的饃饃,再外加一小碗臘香腸。

呦,這肉還藏着藏着不讓吃,咋的,我不配吃肉了。

我特意的只看着那碗肉,不停的咽口水,裝作一幅很想吃但又不敢動的樣子。

一雙筷子不出所料夾了一塊肉放在我碗里,抬頭一看正是張老爺子。

「你這女娃子快吃吧」他眯着眼笑道。

「唉—」張老婆子想要阻攔。

張老爺子一個眼神過去,張老婆子立刻就咽下了口中的話。

我馬上憋了些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一臉感謝又夾雜着信任,仰頭看着他。

筷子夾起肉,一口一口仔細的品嘗着,結果一入口,濃重且油膩的肉腥味湧上來,教人犯噁心的難以下咽。

眼淚立刻落了下來,立刻把肉壓在舌頭下,強忍着不嘔吐出來,免得引起了他們的懷疑。

畢竟這塊肉,按理來說,對於之前餓了好幾天的原主來說,是來之不易的美食。

但是對於我來說,我的靈魂並不飢餓,我的腦子告訴我,我不能接受這塊過於油膩的肉。

我強忍着噁心將肉咽了下去,此刻我嚴重缺乏營養的身體需要它。

「謝謝爹,這肉真好吃」我壓下眼中的淚水說道。

「唉,不用謝」張老爺子看我感謝的眼神,點了點頭,滿意說道。

見狀,張老婆子也夾了一筷子給兒子「兒子你也多吃點」。

而張老大果不其然的把碗端開。

「老大,你幹什麼,你媽每天都給我們做飯洗衣服和干農活,我們家少了她就不行,你還這樣」

張老婆子聽見這句話,原本灰暗的臉色逐漸神氣起來,佝僂的背也逐漸挺起。

「老婆子,你也是的,孩子大了,在他媳婦面前給他留點面子」

張老婆子聽見指責她的話,卻是一點也不介意,反而點了點頭,一臉附和的樣子,最後反倒瞪了我一眼。

「好好好,是我老婆子的錯,我再去給你們打壺水,給兒子賠罪」她神氣地走了出去,明明要去幹活,卻像一隻耀武揚威的大公雞。

反倒是,明明做錯了事的張老大,屁事沒有,正夾了塊肉,津津有味吃着。

連一個眼神都沒給他媽。還等着他媽端水來喝水解渴呢。

這個張老爺子可真是個面甜心苦的狠人,明明是張老大不待見他媽,在他嘴裏卻是輕飄飄的誇了句張老婆子,對自己的兒子的錯只是一句似是而非的指責。

這就算了,還給張老婆子戴個高帽,還要忽悠她去伺候他們爺兩父子。不但讓張老婆子心甘情願的幹活,還自豪的很呢。

最後的最後,也不放過人家,還要將罪過歸於張老婆子。

原以為張老婆子是個厲害的,結果現在一看,竟然是個不折不扣的大蠢貨。

真正要注意的是這個不顯山不露水的張老爺子。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