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符紋天下》林晟方素素精彩小說_《符紋天下》完結版在線閱讀

《符紋天下》林晟方素素精彩小說_《符紋天下》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15 18:01 作者:你是阿叼

章節介紹

茫茫大海之上,有一片被符陣籠罩的大陸,裏面的人卻渾然不知廢材少年林晟,覺醒了萬中無一的符師一步一步的成長之後,漸漸揭開了整片大陸都別獨裁統治者用符陣隔絕起來的秘密

在線試讀

第2章 拜師神符師,遭韓家逼親

萬中無一的雙重覺醒,林晟好不容易看到了一點可以回林家的盼頭。

可白髮老者一句「符師為天下所不容」又硬生生給他潑了一桶冷水。

「符師怎麼就天下不容了?」

老者笑而不語,從石碑上飄下,右手攤開,一座紅色的符陣就顯化在掌心之上,呲啦一聲,陣法之上憑空燃起一團赤紅烈焰。

左手攤開,掌心之上又顯化出一座紅色的符陣,咕嘟一聲,那符陣之上竟憑空凝結出一團無色液體。

老者左手一掌朝石碑擊去,那團液體觸碰到石碑瞬間,整個石碑瞬間就變成了晶瑩剔透的冰碑。

右手一掌朝一旁的水池擊去,熊熊烈火轟的一聲,將水池炸起,水滴四濺。

緊接着老者右掌覆地,自他腳底又升起一座紅色的陣法,瞬間幻化成一口金黃色的大鐘將他罩在其中,滴水未濕。

林晟被眼前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就算被濺**半身,依舊沒有緩過神來。

白髮老者淡淡解釋道:「修行一途,分為兩種,一種是以魂器為引,調動天地元氣進行戰鬥。另一種則是納天地元氣入體為己用。而符師偏向於第二種,只不過是將天地元氣納入符印之中,可化萬物,可攻可守,也可輔助他人甚至是掌心煉藥。」

「所以,符師是天下修行者最為忌憚的存在,每當有符師崛起,都會遭到各方勢力的聯合絞殺。」

林晟看懵了也聽懵了,但同時也理解了為什麼符師為天下所不容。

一名符師,一人便囊括了攻擊,防禦,輔助,甚至是煉藥的能力,如此神人,各方勢力自然要佔為己有。

得不到就忌憚,而得到又擔心無法控制。既忌憚,又無法控制的東西,正確的做法自然是毀掉。

林晟輕輕地撫摸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一番思慮後,噗通一下跪地叩首。

「請前輩收我為徒,授我符道之法。」

老者微微一笑。

「我可以教你修行符道,但拜師就不必了,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林晟沒有多想,因為他符師的身份若不拜師眼前人,恐怕藏不了多久,到時候自己身死不說,必然還會給連累林氏一族,儘管他現在已經被踢出了林家。

「什麼交易?您請說。」

老者抬手穿過自己的身軀,一陣亂攪,身體虛影就被攪得凌亂不堪,完全不成人形,無奈嘆道。

「你也看見了我這靈魂之軀,我授你符道之法,他日你若修有所成便助我復活。如何?」

林晟猛地抬頭,驚詫道:「啥?還、還能復活嗎?」

「當然,但需要尋到一副足夠強的身軀。」

「什麼樣的才叫足夠強?」

「這個不好說,但至少是知命境巔峰的身軀。」

林晟一聽,瞬間驚掉下巴,癱坐在地:「您等會,我數數,入定,不惑,無念,洞玄,知命。還要知命巔峰?」

看到林晟的反應,老者有些不解。

「怎麼,知命很難嗎?」

看白髮老者那雲淡風輕的口氣,林晟也察覺到這老頭來歷不簡單。

「那,您之前是什麼境界?」

「神符師,五境之上,相當於不朽境。」

林晟驚愕道:「不朽?真的有天人之境嗎?」

「那是自然。」

林晟滿眼的崇拜,又無奈嘆道。

「可是,知命境強者,我上哪給您弄去啊!」

老者大笑道:「哈哈哈!老夫雖然討厭這幅模樣,但是殺人奪舍的事老夫也不願做的,而且奪舍乃逆天之舉,還需要顛倒五行大陣,可老夫研究多年,連五行陣都尚未參透,遙不可及啊!」

這時,林晟堅毅的目光盯着白髮老者漸漸恢復成人形的虛影回道:「好!成交!」

「我叫林晟,雖然是交易,但畢竟是授業之恩,請受小子一拜!」

白髮老者見狀,臉上閃過一縷喜憂參半的複雜神色。

「起來吧!我叫白玦。」

林晟可不關心老頭叫什麼,磕過頭就算是拜師了,他現在只關心符紋一道要怎麼修鍊,猴急猴急的問道。

「老師!您快教我這符印怎麼修鍊,從哪開始?」

白玦瞪了他一眼,但看着林晟那渴望的眼神又不知如何拒絕。

「符道自然是從畫符開始了。」

話音未落,林晟便盤膝而坐,捧着臉準備認真聽教。

白玦有些尷尬,他沒想到這小子求知慾這麼的強烈。指了指林晟的額頭問道:「你那個不要處理一下嗎?」

林晟一聽直接抬手用衣袖胡亂的擦了一下,然後迅速坐正認真聽教。

「老師,好了,您說。」

並不是白玦不授教,而是不知如何教授,他現在是靈魂之軀根本無法觸碰到實物。

「要不老夫直接傳給你一道可以毀天滅地的符怎麼樣?」

林晟連連點頭。

「好啊好啊!」

「臭小子,想什麼呢?夜深了,先回家吧!你家裡人該擔心了。」

提及回家,林晟隨即癱坐在地,一臉的無奈,長嘆道。

「唉!我這個廢魂器,已經不是少族長,也沒有家了,沒人會擔心。」

白玦笑了笑道:「你是沒人擔心,但外面你那個小女友呢?她可是絕品魂器,她家裡人不擔心嗎?」

「什麼小女友?」

白玦回道:「你們倆不是隔三差五的就到這山洞幽會嗎?」

「素素?」

林晟拔腿就往外跑去,剛跑出洞口時,駐步回望道:「老師,那您呢?」

「我靈魂之軀,只能附着在陣法之上,如今陣法已經融入你的身體里,為師自然也在你的身體里。」

藉著月光,林晟一路小跑下山崗,在山崗前一棵大樹下找到了已經入睡的方素素,她手中還緊握一截炭黑的木棍。

林晟咳了一聲,方素素驚嚇而起,不由分說手中木棍伴隨尖叫聲就胡亂揮舞起來,只聽『咣當』一聲。

「喂!素素,是我啊!」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方素素說著趕緊掏出一方手帕擦拭林晟額頭上的血漬。

林晟將計就計,順勢就把他自己磕破的傷口嫁禍給了方素素。

「素素,你是真狠啊!」

可憐的方素素還滿懷愧疚,一個勁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過來,所以就。。。。」

「行了行了,先送你回家吧!方伯伯該擔心了。」

想了想又改口道:「我們回家吧!」

方素素突然有點懵,林晟進去之前還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這是鬼上身了?

。。。

待兩人回到方家時,方家並沒有像他們以為的那樣正着急的四處尋找大小姐,而是朱門大開燈火通明,異常安靜!

門仆看到方素素和林晟,趕緊上前迎接,躬身道:「林少爺!小姐,您可算回來了。韓二爺帶着韓二少爺,賴在咱們府上不走了都。」

「韓立?他來幹什麼?」

門仆吞吞吐吐回道:「他們是來。。。提親的。」

林晟一聽,立馬抖擻身子,拉起方素素就往大廳去。

口中還怒罵道:「韓立那個小淫賊,仗着韓家勢大,平日里在街上調戲小姑娘就算了,竟然還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揍死他。」

方素素看着林晟挺碩的背影,內心有些莫名的悸動。

但是,她忘記了林晟的魂器是一柄木劍,而韓立的魂器卻是極品玄鐵劍。

兩人急沖沖的闖進大廳,還沒等林晟開口,一柄玄鐵劍影就朝他眉心襲來。

林晟釋放出自己的桃木劍格擋。然而,僅接觸得一剎那,他的木劍就被擊碎,劍影直逼他眉心而來。

林晟側身躲過劍影,但仍然被劍勢掀翻倒地。

而這一擊,直接把木魂器和極品魂器之間的差距表現得淋漓盡致。

「哈哈哈!林晟,木魂器,你已經是廢物一個了,離素素遠點。」韓家二少爺韓立走到林晟身前,俯瞰着林晟嘲諷道。

方素素一把推開韓立,趕緊扶起林晟。

此時堂上方素素的父親方闐和母親蕭氏也趕緊來到林晟身邊。

「晟兒,你怎麼樣?」

「方伯母,我沒事,摔倒而已。」

蕭氏看到林晟額頭上的傷痕,也沒注意是什麼傷,趕緊就抽出自己的手帕就要幫林晟擦拭。

這時,一旁方素素埋着頭愧疚道:「娘,那個是我不小心打到的。」

蕭氏愣了一下立刻訓斥道:「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快去上點葯去。」

方素素正要帶林晟離開時,一直端坐堂上的韓家二爺韓楓咳嗽一聲道:「方族長,如今韓方兩家即將成為姻親,還希望方大小姐和某些人能保持好距離。你說呢?」

方家只是經營藥材生意的普通家族,族中也並無修行者,面對韓楓這個無念境巔峰的修行者,只能低聲下氣的求全。

方闐小心翼翼的回道:「韓二爺,小女性情頑劣無法無天,恐怕不能照顧好二少爺。」

此前方闐明裡暗裡的已經拒絕了很多次了,韓楓也沒有再說什麼,一抬手,他身後一名中年男子拿出一張紙條遞給方闐道。

「方族長,這是定神丹所需的藥草。如今我家大少爺和二少爺勘破無念境只是時間問題,方族長把欠下的藥草都準備一下吧!」

方闐接過紙條,定眼一看,紙條上只有兩味藥材,卻差點讓他背過氣去。

「七星草?參陽果?韓二爺,我方家何時欠過此等藥材啊!」

韓楓品茶不語,那中年男子回道:「方族長可不要忘記了五年前就是因為你們提供的藥材問題導致煉丹失敗,當時方族長可答應過韓家下次再練此丹時無償提供所需藥材。」

方闐急忙回道:「我是答應過,但是我並沒有答應這兩味藥材啊!」

這時,韓楓站起身,撣了撣長袍。

「方族長,如今我韓家只缺這兩味藥材,或者方家直接賠一枚定神丹也行。」

七星草,參陽果都是極其珍貴的藥材,可遇不可求,而定神丹是三品丹藥,只有四品以上的煉藥師才能煉製。

而四品煉藥師,整個武戈城就一位,那就是韓家的三爺韓棟。

韓楓又道:「當然了,若是我們兩家結為姻親,那就是一家人了,此事就另當別論了。」

明明知道方家不可能拿得出這兩味葯或者定神丹,還故意刁難,簡直欺人太甚。

林晟看不慣,挺身上前指着韓楓斥責道:「你們這明擺着就是逼親。」

這時,一直從未正眼瞧過林晟的韓楓突然怒目掃視,林晟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拍飛禁錮到柱子上,動憚不得。

「小廢物,我忍你很久了,仗着還沒覺醒魂器就踏進入定境,在武戈城呼風喚雨,為所欲為。要不是忌憚你林家的樊籠大陣,我早就踏平你林家祠堂。」

方闐和蕭氏上前阻攔,韓楓虎軀一震,二人就被氣浪掀翻在地。

事已至此,韓楓也不再裝模作樣。

「我就是逼親又怎樣?方闐,若不是為了那絕品輔助魂器,你的女兒能配得上我兒子?別說韓某人仗勢欺人,一個時辰內,你若拿出一枚定神丹此事就此作罷,否則,這門親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一個時辰之內無論如何方家都是拿不出來的,就算是林家也是沒有。方闐眼含淚水,看了一眼方素素,無奈的埋下頭。

這時,林晟腦子裡響起一道聲音。

「半個時辰,賠給他一枚定神丹。」

眼看着方闐就要開口妥協,林晟也無暇顧及其他,脫口回道:「好!一個時辰,我賠給你一枚定神丹。」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