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葉天林紫怡《都市奇針仙醫》_《都市奇針仙醫》完整版免費閱讀

葉天林紫怡《都市奇針仙醫》_《都市奇針仙醫》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15 18:01 作者:小妖

章節介紹

葉天瞭然,撓了撓頭:「你爺爺說的太嚴重了,我只是半年前為他配了副葯而已」韓凝霜搖頭:「他說的不是過去,而是未來」「什.........

在線試讀

都市奇針仙醫第3章  (1901字)

精彩節選


張志剛連忙說:「周廳,他就在屬下旁邊。」
「讓他接電話,快!」
周廳連忙催促。
張志剛很震驚,看得出,周廳應該是認得此人!
他連忙把電話遞給葉天。
葉天拿起電話,淡淡道:「周廳,我是葉天。」
周廳笑道:「是葉神醫啊!
聽說您今天出獄,您到家了嗎?」
這位周廳,原本也想去迎葉天出獄的,可惜他級別太低,根本沒資格去!
葉天:「我現在被你的下屬控制了,說是要拷走我。」
周廳一愣,繼而大怒:「什麼?
反了他!
葉神醫,您讓那個混賬接電話!」
葉天把電話丟回到張志剛手裡,後者臉色發白,顫聲道:「周廳長,我……」我字剛落,周廳長就一陣劈頭蓋臉的痛罵,最後怒聲道:「一,馬上給葉神醫道歉。
二,回去你給我掃一個月廁所!」
「再敢怠慢葉神醫,你就掃一輩子廁所去吧!」
「是是,我一定照辦。」
張志剛點頭如小雞啄米一樣。
那周廳又和葉天客氣了幾句,這才掛斷電話。
張志剛擦了把冷汗,他向葉天深深一鞠躬:「葉神醫,是我工作馬虎,我向您道歉,對不起!
您大人有大量,請原諒我這一次!」
葉天淡淡道:「退下吧。」
張志剛不敢多說,趕緊躬身退下。
丁建見他要走,頓時就急了,叫道:「張所,你別走啊……」可張志剛看都不看他一眼,一揮手,就帶着手下離開了。
丁建一臉焦急,葉天就是一個剛出獄的窮小子,怎麼可能驚動周廳?
騙術,他一定用了騙術!
他想去追張志剛,被葉天一腳踹在了膝蓋上。
他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這一腳很重,丁建頓時滿臉猙獰,恨不得抱着腿打滾。
葉天低頭,淡然道:「丁建,以你渾身的罪孽,我今天把你殺了都不為過。」
丁建一聽,頓時嚇個半死。
但葉天話鋒一轉,冷笑起來:「不過,我想了想。」
「讓你們這麼簡單地去死,就太便宜你們了!」
「從天堂跌入地獄,這反差的滋味嘗過嗎?
不如我們慢慢玩。」
說完,葉天一腳踹開丁建。
隨後轉身,拉着林紫怡就往外走。
而丁建一瘸一拐地爬了起來,他盯着葉天的背影,一臉怨毒地道:「葉天!
今天的事沒完,我不會放過你!」
……進了電梯,葉天拉着林紫怡的手立刻鬆開。
電梯到了一樓,葉天也不理林紫怡,徑直向外走去。
林紫怡看出他情緒不對,連忙追上去,道:「葉天,我……」「你不用解釋。」
葉天語氣很平淡,「三年時間很長,人心易變,我不怪你。」
林紫怡急了:「葉天!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丁建之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夠了!」
葉天握緊拳頭,他凝視着林紫怡,「把我當三歲小孩哄嗎?」
「今天我不來的話,你和丁建會怎樣?」
「還想着維護他?
怕我把他打死?」
「那三年前我差點被打死的時候,你在哪裡?」
「三年的牢獄時光,你一次沒來過,你又在哪裡?」
林紫怡錯愕,頓時眼淚滾落,搖頭道:「不,我不是,我……」葉天長嘆一口氣:「行了,怪只怪我是坐過牢的人,配不上千金大小姐!」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廳。
林紫怡呆住了,她已經淚流滿面。
葉天的話深深刺傷了她,那些原本用來解釋的話,此時一句都說不出了。
這時,一直在大廳等待的韓凝霜走了過來。
「林紫怡小姐?」
林紫怡抬頭,雖然淚水模糊了視線,但她已然能感受到,面前的這位美女的氣質驚人,容貌絕美。
「你是?」
「我是誰不重要,但你讓葉天很傷心。」
韓凝霜嘆氣道。
「明明是他在承受着一切,你卻反而像個受難者一樣,用廉價的眼淚洗刷着他的委屈。」
「要我說,既然你都拋棄了他三年,那就不要再糾纏了。」
「他屬於更遠的世界。」
林紫怡愣住了。
她獃獃地看着眼前神色恬淡的女子。
恍惚間,竟有幾分剛剛葉天面對丁建時,淡然的影子。
「你,你們?」
「你們什麼關係。」
韓凝霜沒有回答,她只是摘掉了墨鏡。
一雙桃花眼看着林紫怡,似笑非笑,似恨非恨。
好像在嘲笑林紫怡不自量力。
林紫怡一愣,隨後就覺得自己明白了。
苦笑一聲,含淚出門。
酒店大門外,葉天站在韓凝霜的豪車前等待。
見林紫怡出來,他淡淡道:「上車吧,我、我們先送你回家。」
林紫怡搖了搖頭,徑直從葉天身邊走過。
過了幾秒,她又扭頭看向葉天,美眸中滿是水霧,泫然欲涕的模樣我見猶憐。
葉天卻硬起心腸,生生移開目光,不與她對視。
林紫怡心中凄苦,她又低下頭,輕聲道:「你現在出獄了,我再沒什麼好擔心的。
我……我走了。」
說完,她再不回頭,直接離開了。
看着林紫怡的背影,葉天卻站在原地怔怔出神。
三年的感情,他不可能放下,也放不下。
但林紫怡的「所作所為」,讓兩人誰都沒辦法回頭了。
龍湖監獄是一座特殊監獄,不能與家人通電話,但可以探視。
可大哥癱瘓在床,不能來監獄探望他,侄女還小,更不能來。
這幾年,他只能給家裡寫信。
可是他寫的信都沒有得到回復。
他只能找人打聽家人近況,好在一切平安。
可三年來,林紫怡從未去監獄探望他,為此他很失落。
而剛才包間里的一切,更令他心如死灰。
許久,他輕輕一嘆,坐上了勞斯萊斯。
該回家了。
幾年不見哥哥和小侄女了,他很想念他們。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