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司理理蔣必睿《死去的同學開始攻擊我》全文免費閱讀_死去的同學開始攻擊我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司理理蔣必睿《死去的同學開始攻擊我》全文免費閱讀_死去的同學開始攻擊我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8:03 作者:風吹莞莞

章節介紹

情況很糟糕,當司理理髮現她由一名十年社畜變成一名十七歲的高中生時,還沒等她去享受這絢爛的青春,外面的世界早已病毒肆虐,喪屍橫行,且看這位普普通通的少女如何在着末世求生

在線試讀

第5章 王景的潘多拉魔盒

王景覺得這樣的世界才是最適合他的。

沒有法律,沒有道德,想幹嘛就幹嘛,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太爽了!

從小王景的父母就離了婚,他跟他爸爸,但他的爸爸只會打牌,打牌輸了喝酒,喝醉酒了打他,每天重複這樣的生活。

一直持續到他初中畢業,他老爸就死了,喝酒喝死的,那天晚上他以為他老爸只是跟平常一樣喝多了躺沙發睡過去了,他也沒管他爸,繼續通宵打遊戲,打到第二天一早他要去睡覺發現他老爸還是跟昨晚一樣的姿勢,一點沒動,他才去探鼻息……

沒人養他了,他就出來打工,找工作處處碰壁,打工受氣被人欺負,受盡別人冷眼。像他這樣家徒四壁、兩手空空又沒有文憑沒有未來的男人沒有人肯嫁給他,沒有人瞧得上他,像司理理那樣的女學生也在背地裡偷偷笑話他。

直到三十歲他遇見了朵梅,那個老女人雖然很醜,總好過他在小髮廊里找的五六十一次的,花錢不說,還瞧不起他……

八月三十一號那天,他又來到老情人朵梅的住處。

朵梅在市中心的高校做宿管,他經常以朵梅的弟弟自居並出入高校與朵梅偷情,雖然朵梅比他大十歲,但每個月都能給他三千多塊錢,最重要的是每天都能看見這麼多青春靚麗的花季少女……

太突然了,那天,他就出去領了個快遞,因為是課間,校園內根本沒有幾個人閑逛。他遠遠就看見教學樓里恐怖的一幕,人吃人!

他好歹是個三十幾歲的男人,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躲到宿管宿舍里,阿梅還沒回來呢,可是他又不敢去找她,後來兩天也沒看見朵梅回來,倒是看見那個「網紅」司理理跑出去,他就想上面宿舍是不是有好多值錢的東西,現在的高中生實在是太有錢了,雪梨手機一人幾部的拿,他還沒用過雪梨呢。

不過,現在別說是雪梨手機了,連妹子都是他的。

王景哼着歌熟練的用束口帶將司理理的雙手束在背後:

「爺們要戰鬥,

爺們要戰鬥。

讓心中的淚淹沒四海宇宙。

爺們要戰鬥,

人生要戰鬥。

踏遍了天涯海角永不回頭,

爺們要戰鬥,

爺們要戰鬥。

……」

司理理想不到王景是做什麼工作的,為什麼會隨身攜帶束口帶,她靜默瞬間,說:「景叔,我是真的很佩服你。」

王景聞言歌聲戛然而止,他已經束好腳踝,一把扛起司理理順着樓梯走上去,一臉嘲諷:「佩服我什麼,像你們這樣一出生在羅馬的小姐少爺還會佩服我?」

王景並沒有那麼強壯,只是具備了一個成年男子該有的力量,司理理本身就是十七八的年紀,不到九十斤,身材纖細,因此很輕易就被王景扛着上樓梯。

司理理的腹腔卡在王景的肩膀上,頭朝下:「景叔,你看啊,這活死人爆發了那麼久,多少學生沒逃出來,而你不愁吃喝,待在這麼安全的寢室樓里。我是活到現在了,要不是有你,我就餓死了,所以——我是真的很佩服你!」

然後他慢慢笑了,走了十幾階的樓梯讓他氣息有些不穩:「沒錯,這樣的世道我比你們更能適應生存!」

司理理接著說:「就像剛才,你說蔣必睿想要殺了你把屬於你的食物都拿走。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可能也會反殺他,因為不殺他,他就殺了我,畢竟自保自衛是無罪的——所以我覺得你做得一點也沒錯啊。」

「果然網絡不可信,接觸你下來我發現你跟網上說的不一樣啊司理理!」王景聲音有些粗,他喘着氣,抬眉,嘴角扯起來笑,配上那破碎的眼鏡和烏青的鼻樑感覺怪異的很。

司理理努力剋制住心尖那淡淡的好奇說:「哦,是嗎,景叔,你直接放我下來吧,你要帶我去哪裡,我自己走的,你這樣扛我太累了。」

什麼網上說的不一樣?難不成這司理理還是個全身黑料的網紅?

聽到這句話的王景呵了一聲,空出一隻手扶着扶手,有點警覺,粗聲道:「你又想耍什麼花招,去哪裡?到了你就知道了。」

司理理放軟語氣:「我能耍什麼花招,女寢外面都是喪屍,我也不敢跑啊,這裡有吃的有喝的,哪個想不開要跑,這樣景叔,你就剪開我腳的帶子,你看你這樣扛着我多累。」

王景腳下沒停,上到三樓樓梯拐角處,大掌一下子拍下,重重落在司理理的臀部上。

司理理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深吸了好幾口氣,王景見她這般,笑了一聲,粗重的呼吸聲傳來:「看起來挺瘦,其實蠻有料啊,難怪李少珩花二十萬買你初夜。」

司理理聽到這句話,心底一沉,李少珩又是哪個?什麼網紅什麼二十萬買她初夜,這都是些什麼破事?她推測;難道這司理理是個網紅,然後榜一大哥李少珩打賞二十萬,接着他們見面發生交易?所以說其實司理理並不認識蔣必睿,但學校里的大部分人是認識司理理這個網紅的?

王景見她沉默誤以為是他戳到她痛點,便不由得有些欣然。

——

很快,王景就扛到了四樓,他將司理理放在樓道口處,自己也累得癱在一邊,一個勁兒的喘氣。

明明彼此只有十幾秒的寂靜,卻恍如隔世。

司理理瞟一眼他身後,平靜了一下語氣:「來四樓幹什麼。」

兩人對視了一瞬,她低下頭,慢慢往後挪了挪,讓自己的身體更舒服地靠在背後的牆壁上。

「我要干李少珩對你乾的事!」王景走過來。

這話讓司理理心中一直緊繃的瞬間蔓延全身,雖然她不知道李少珩對司理理做了什麼事,但是網紅跟榜一大哥見面能做什麼事?隨着他不聲不響的靠近,她慢慢的往後挪:「景叔,違背婦女意願的犯法的,我覺得這一切還沒有……」

「這一切還沒有什麼?」王景半蹲在她前面,他的伸手摸了她的臉,她幾乎是立即偏頭避開。

王景也不以為意,眼睛裏反而泛起格外興奮的笑,「你喜歡這樣玩?只可惜手機沒電,不然我也要錄視頻,這回輪到我當男主角了吧。」

司理理雖然聽得一知半解,也知他說的不是什麼好話,她剋制住心尖那淡淡的噁心感,順着他的話說下去:「其實那並不是我自願的,我是被李少珩逼的,畢竟我又不喜歡他~~」

王景靠近過來,手掌終是落在司理理的臉頰上,她眼角餘光注意着王景身後慢慢靠近那道影子,她依然盯着王景的臉,好像在表達着什麼,王景一陣欣喜,他粗糙的手掌慢慢順着光滑的臉頰留戀到那優美的頸脖……

就在這時。

埋伏已久的男生撲過來,手肘從背後狠狠勒住王景的脖子。

於是司理理得以清晰看到王景瞬間蒼白凝固的神色,嗓子里憋出幾個字:「你!」

司理理連喊:「他有刀!」

說時遲那時快。

後面趕來的蔣必睿一腳狠狠地踹在王景的手腕處,只聽見王景一聲厲叫,匕首應聲而落。

「先找東西把他先綁起來。」控制住王景的男生說。

「王景口袋裡應該有束口帶。」司理理提醒道。

蔣必睿嗯一聲,從王景口袋裡再掏出兩根束口帶,依葫蘆畫瓢,把他的雙手雙腳也束起來。

蔣必睿撿起匕首走過來,在她跟前蹲下,手起刀落,司理理手腳處的扎帶也跟着落下,她掙扎的爬起來。

被束起來的王景還很不甘心,一臉憤恨地盯着他們三人,不過,他倒也沒有大喊大叫,畢竟把喪屍引來,情況先大條的還是他,看見蔣必睿在朝他走去才叫起來:「你要幹嘛啊!」

「閉嘴吧!」一開始撲倒王景的男生踹了一腳他開口道。

直到看見蔣必睿在王景身上摸索,她才注意到蔣必睿胳膊上有血跡斑斑:「你受傷了?」

「我沒注意到王景有刀。」只聽見一聲鑰匙抖動的玲琅聲,蔣必睿抬腳就往樓梯上走。

「你看着他。」司理理丟下一句便抬腿跟上蔣必睿。

「胖子你上來看他。」男生朝樓下丟一句話也抬腿跟上司理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