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命運山海)陸遠錦月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命運山海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命運山海)陸遠錦月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命運山海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15 18:04 作者:筆墨隨影

章節介紹

陸遠,他帶着天命降生,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他的命運就不由他做主,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屈從於命運 他奮起反抗,反抗自己的命運,想掙脫命運的枷鎖,最終的最終,他成功了,他獲得了主導自己命運的權力 自由! 這代價是巨大的

在線試讀

第6章 獸族,干支

城門這時已經關閉,屈肆徑直走了過去,陸遠跟在後面看着,不免有些疑惑。

「城門沒開,你要怎麼出去?」

話剛說完,城樓上兩個絞盤突然開始轉動,鐵鏈叮叮作響,千斤的城門開始緩緩降下,以往來講,這兩個絞盤要四個力大的士兵才能絞動,這時卻無緣無故轉動起來。

一旁的士兵,原本還有些倦意,看見這驚人一幕瞬間清醒。

「城門被開,有情況!」士兵大喊一聲,隨即衝上去想拉住絞盤,可任他使出渾身力氣也拉不住。

「吹號角!」

「擂鼓!」

剎那間,城樓上一片忙碌,火把全部點燃,一個個士兵探出腦袋查看城下,震天的號角鼓聲隨之響起,城裡軍營,熟睡的士兵聞聲瞬間驚醒,快速穿戴裝備衝出營帳。

屈肆這時繼續在往前走,等他走到城門時,城門已經完全放下,他就這樣若無其事離開了。

陸遠站在那,眼裡全是震驚,實在想不到他是如何做到的。

當陸遠還在驚訝中,身後傳來一陣響動,轉頭看去,錦月帶着數百名士兵正快步衝來。

「去人拉起城門。」錦月大喊一聲,徑直跑到陸遠身前,滿眼緊張的看一眼陸遠,「你快回家去。」

說完忙不地的跑上城牆,士兵這時已經衝進城門洞,架起盾牌做牆,滿眼緊張的望向城外。

「怎麼回事?」錦月問道。

看守的士兵上前先行禮,回道:「將軍,城門在沒人轉絞盤的情況下無緣無故放下。」

「清不清楚敵人位置?」

「不清楚。」

聞言,錦月心裏思緒電轉,道:「全城戒嚴,絞盤等天亮再查。」

「安林安樂,你們各帶一百人協防,其他人搜索城內,務必清除隱患。」錦月神情緊張,這是她第一次主導一座城的生死,肩上的責任讓她眉頭緊鎖。

此時,城外密林之中,樹洞內,一位人身獸首的生物站在中間,他正閉目養神,身材高大,肌肉格外緊實,一些已經年久的刀疤更顯得硬漢,身形雄壯虎背熊腰,頭像是一隻熊的腦袋,頭和脖子長滿的一尺長的灰色毛髮。

「長者,暮林有情況。」一位稍年輕的半獸人走進樹洞,他叫做蚩窿。

長者,是獸族對德高望重者的稱呼,顯然,面前的這位是獸族中舉足輕重的人物。

他叫做干支,是半獸人部族的首領,在他還年幼時,暮林便是他的家鄉,他也在那時見證了人族攻佔暮林的戰爭。

「什麼情況?」干支沉聲問道。

「陸銘帶了一半以上的軍隊離開了暮林,現在暮林的守軍力量被極大的削弱。」

干支緩緩睜開雙眼,一雙蔚藍色的眼睛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轉身看向那人,思考一陣,道:「去傳命令,命令邢君去城內打探情形,我要知道城裡的所有情況。」

「是。」蚩窿答應一聲便要離去。

「等等。」干支叫住蚩窿,「把鐵木,干革和游霧叫來。」

「是。」

不多時,蚩窿來到林中的一處空地邊上,空地中間生長了一根腰粗的樹,樹皮暗黑,且看起來非常堅硬,樹周圍的地面都是濕土,土裡見不到一點其他的植物。

「鐵木,首領有命令。」蚩窿站在濕土外喊道,對於面前的領地,他深知擅自闖入的後果。

話畢的剎那間,地面開始劇烈震動,土壤彷彿沸騰一般,無數根樹根衝出土壤,像是蛇一般扭動,幾次呼吸的時間,蚩窿便出現了一條路。

蚩窿徑直走到樹前,堅硬的樹皮在這時開始扭動,剎那間便形成了一張人臉。

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樹,是奇樹中少數擁有靈智的一種,名叫鐵木松,擁有靈智的鐵木松,大多性格暴躁,領地佔有欲極強,所以在鐵木松周圍往往寸草不生,進入其中的生物也大都成為了養分,然而這位卻是個例外。

「請說。」

「首領命令,命令邢君進入暮林打探情報。」

「什麼情報?」

「守軍人數,布防情況,以及軍備糧草。」

話說完的剎那間,一根樹根瞬間將蚩窿緊緊纏繞,樹根末端如劍一般直逼蚩窿眼睛。

「我不會讓我的女兒去冒險。」鐵木眼中滿是憤怒,語氣堅決。

「這只是冒險,還有機會能活下來。」蚩窿面不改色,冷靜的出奇,「如果不遵從,那她一定會死。」

聞言,鐵木的表情漸漸沉了下去,眼中滿是思緒,許久,鐵木再一次看向蚩窿,「我遵從首領的命令。」

話說完,纏繞的樹根漸漸放鬆下來。

「你是明智的。」蚩窿淡淡一笑。

「啪。」

突然,一聲樹根抽在肉上的聲音響起,蚩窿剎那間飛了出去,狠狠砸在空地外的樹上,隨後又重重摔在地上。

艱難爬起來,看着鐵木,眼中滿是怒氣,怒吼一聲,「你要叛變!」

「不,我是在告訴你,不尊敬長者的代價,我並不害怕你在干支那說什麼,他一直都很了解我。」

「你會為此付出代價。」蚩窿扔下一句,隨後憤憤離去,他心裏明白這之間的差距。

等他走遠,一位俏麗身影從樹後走出來,身着飄飄白衣,長發及腰,面容俏麗玲瓏,乖巧中又帶着幾分俏皮,「父親,真的要讓我去嗎?」

鐵木並沒有立即回答,一根樹根從地下竄出,繞過樹榦放下又再次繞上樹榦,樹根便成了鞦韆。

「你要去。」

邢君,這個名字乍一聽還以為是男人,實際上卻是一位十來歲的女孩,很奇怪,但一想到她有一位作為奇樹的父親,卻又不覺得奇怪了。

邢君坐上鞦韆,「我不想去。」

「你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父親在哪我就去哪。」邢君昂起頭,一臉的驕傲。

鐵木看着女兒這般模樣,不禁一笑。

「我要在這一輩子,你也要在這跟我一輩子?」

鐵木剛說完,心裏不禁一沉,這是一個現實的問題,他們終究會分別,想到分別之後無法保護她的日子,就莫名的揪心。

「要,我就是要跟父親一起。」邢君嘟嘟嘴,一副俏皮的模樣。

「你得去外面的世界。」鐵木淡淡說道,說話間十來根樹根從地下冒出,樹根緊緊纏繞在一起,裏面像是包了什麼東西。

樹根橫到邢君面前,樹根緩緩散開,一把嶄新的刀漸漸展現。

「你幫父親一個忙,幫我去找一個人,帶他來見我。」

「誰?」邢君嘴上說著,眼神不自覺被眼前這把刀吸引。

這把刀刀身銀白,兩條黑色的流線織成一隻眼睛似的圖案,刀柄與刀身渾然一體,透出一股流線美感。

「我還不能告訴你……他很特殊,他對於你,就像是我對於你的意義一樣。」鐵木滿目柔情。

邢君拿起刀,握在手裡細細查看,「我該去哪找?」

鞦韆在這時緩緩放下,讓邢君站在地上,道:「我也不知道。」

「拿上這把刀去吧,找到之前不要回來。」

邢君聞聽此言,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眼眶頃刻間紅了,「父親,你是要趕我走?」

「不,你還會回來,我相信你會回來,帶着那個人回來,我相信你。」

樹枝從樹梢接下一包東西,裏面是一些動物的肉烤乾做成的,送到邢君面前。

邢君抬起頭看着父親的臉龐,緩緩跪下,嘴唇嗡動,「父親!」

鐵木顯得抉擇,長嘆出一口氣,「從這,一直往西北方走,幾天就到暮林了。」

「父親!……」

「去吧。」

沉默許久,鐵木操作樹根拖起邢君,一直送往領地之外,「找到之前,不能回來,即使你回來,我也不會見你。」

鐵木表情痛苦,眼裡儘是不舍,這不是他想這麼做,他若是人或是其他什麼東西,都不會是現在這樣,但他是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