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許幼沅夜非臣)團寵嬌嬌兒,暴君的白月光_(許幼沅夜非臣)全本閱讀

(許幼沅夜非臣)團寵嬌嬌兒,暴君的白月光_(許幼沅夜非臣)全本閱讀

2022-09-15 18:06 作者:聞郎如玉

章節介紹

【青梅竹馬+毒舌夫婦+甜寵+1v1雙潔+爆笑+萌寶】 天界歷來規矩,情劫過後,二人升官發財形同陌路,彼此都能落到個好處 許幼沅就不同了,和同一個人歷劫了99次,然而那人依舊不近人情,視她為死敵,導致每一世的結局都是情未生,人先死 許幼沅悲憤了,這狗男人,姑奶奶…

在線試讀

第5章 誰要喜歡你

許幼沅就這樣被留在了宮裡。

晨起她在涼亭里用膳,在眾多宮人的目瞪口呆中吃了一碗八寶果羹,一碗雞絲粥,外加一碟棗糖糕和一張薄餅。

像一個沒有感情的吃飯機器。

這人間皇宮裡的吃食真是吃上好多天都能不重樣,她心滿意足地放下湯碗,順帶打了個嗝。

服侍的人正琢磨着要不要給小主子來點健胃消食片,誰知這小主子已經抬頭,眨着無辜的大眼,問道:「姑姑是不是嫌阿沅吃的太多啦,家裡阿母平常都不給阿沅吃這些,阿沅很喜歡吃皇伯伯家的飯菜。」

李姑姑:「……不妨事,想來小主子胃口好,能吃是福……」

許幼沅繼續懵懂,「真的嗎?」

「自然自然。」

許幼沅這才點點頭。

「飯桶,怎麼吃的多還不讓人說了?真是嬌滴滴。」

一小塊石子砸到了許幼沅的腦袋上,她吃痛地抬起頭,眼中有些惱意。

涼亭上跳下來一個四五歲左右小胖子,看向許幼沅時帶着些嫌棄加鄙夷,但更多的目光集中在許幼沅桌子上剩下的糕點。

「四殿下安。」

宮人們不算恭敬的請安聲中,許幼沅得知小胖是四皇子夜寄北。

許幼沅只能賣乖:「原來是四殿下呀,阿沅給你請安啦。」

粗短的四肢裝作學着大人的模樣見禮,給人很虎的感覺,逗笑了夜寄北。

夜寄北哼了一聲,「聽說你很喜歡哭啊,我叫你飯桶你怎麼不哭一個給爺看看。」

他今日是專門來找麻煩的,聽三哥說這女的住在宮裡,父皇就是想把她當皇子的童養媳的,可是這女的只有一個,大哥雖然早逝,但是餘下三個皇子怎麼分人,狼多肉少,恐生變數還是先把肉扔了。

許幼沅有些欲哭無淚,這是碰上熊孩子了呀。

她彎了彎嘴角,上前一步友善地拉起夜寄北的手,輕聲道:「四哥哥,阿沅把你當朋友呀,四哥哥應該不喜歡哭起來嬌滴滴的女孩子,所以阿沅不哭,阿沅要成為四哥哥喜歡的樣子,這樣四哥哥就不會討厭阿沅了吧。」

誰知夜寄北聽完,徑直瞪大了眼,「誰要喜歡你?你聽好了,我們三兄弟誰都不會娶你的,趁早死了這條心。」

許幼沅:……您撥打的電話與您不在一個頻道,sorry……

許幼沅假裝被嚇得後退一步,一邊擺手一邊委屈道:「四哥哥,你誤會我啦,阿沅怎麼敢這麼想。」

說著說著,眼淚又在眼眶裡打轉,但是又畏懼地看着夜寄北,像是強忍着。

夜寄北看得有些心軟,但是想起三哥說的,心裏不免又憋住了一口氣。

不能心軟,這女人是來毀掉兄弟感情的。

許幼沅察覺到他有點動搖,又繼續哽咽道:「是阿沅太傻了,到五歲了才剛剛學會說話,皇伯伯覺得我可憐,這才想讓我與諸位哥哥一起學習,既然四哥哥不喜,阿沅去回了皇伯伯就是,」頓了頓,又加了一句「放心四哥哥雖然不喜我,但我不會告訴皇伯伯的,二哥哥已經疼了,四哥哥絕對不能再疼了。」

夜寄北突然感覺是不是自己太過嚴肅,尤其是聽到那句「二哥哥已經疼了」,他就熄火了。

會心疼他二哥哥的人不多,總不會是壞人吧,雖然三哥也是親人,但是終歸不是陪他長大的交情。

他看向一桌子糕點,嘆了一口氣道:「你可真好命,吃的糕點每樣都可以來一樣,但是我二哥就不同了,他什麼都沒有。」

許幼沅:「那阿沅反正也吃不完,不如四哥哥全帶走,也可以順便帶給四哥哥點,阿沅也覺得二哥哥不容易。」

小孩子就是這樣,一提到吃的就什麼也不怨恨了,更何況還是有名的憨憨草包四皇子。

他坐下來,拿起一塊桂花糖糕大口塞進嘴巴里,支支吾吾道:「也不必了,多謝你的好意了。我太胖了,母妃不讓我吃早膳,而我二哥就更不必了,冷宮裡關着,一天到晚就是厭世,吃個飯還要人給他灌下去。」

他咀嚼完一塊,又拿起一塊放嘴裏,接着道:「哎,我與我二哥,都命苦!」

這小胖子看着特別喜歡夜非臣,許幼沅準備拍個馬屁,「其實四哥哥是良善之人。」

「倒也不是啦,雖然二哥三哥我都喜歡,他們的話我都會聽,但是情分還是不同的,我小時候就胖,母妃那時位分低,所以我是在元妃娘娘身邊長大的,而三哥有時候……」

有時候教他的都是些他不怎麼喜歡的事,比如欺負許幼沅這件事上,他其實有些後悔了。

她能給他吃糕點,能是壞人嗎?!

許幼沅聽完大概是明白了,合著這傢伙就是夾在兩個哥哥中間的炮灰,但對夜非臣尤其狗腿子。

那事情就好辦了。

她用哄小孩的語氣哄他:「以後四哥哥要是餓了,便來找我拿吃的,阿沅一定幫哥哥保密。」

夜寄北有些猶豫,「真的可以不告訴母妃?」

「當然,阿沅說話算話,哥哥餓了,儘管找我就是。」

這不廢話,老娘也不認識你母妃哪位。

夜寄北頓時眉開眼笑,「行吧,那本殿宰相肚裏能撐船,就當你是妹妹了。」

許幼沅用欣喜萬分的眼神回應,好像真的在感謝夜寄北肯收留自己一般。

夜寄北把桌上所有糕點都一掃而空,打了個飽嗝,還不忘扶着自己撐起的肚子。

他還是有些遺憾,「你這的糕點是真好吃,可惜二哥吃不到了。」

許幼沅輕輕試探道:「那我叫人去送糕點?」

夜寄北聞言,掃了她一眼,不信地搖了搖頭,「可別了,我日日給他送飯,他全給我扔了出來。我都做不到的事,能指望你一個五歲女娃娃?」

「想來,元妃娘娘去了,二哥還在難過。」

「放心放心,阿沅會有辦法的,那今日的午膳就我來送,要是我能讓他吃東西,以後四哥帶我一處玩可好?」

「你要能成功,我做你兒子都成。」

許幼沅:……這不大好吧

怎麼搞的,這皇帝做父親的身份是多失敗,一個一個都想換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