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韓啟明孟習白《韓同學他總是不開竅》全文免費閱讀_韓同學他總是不開竅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韓啟明孟習白《韓同學他總是不開竅》全文免費閱讀_韓同學他總是不開竅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15 18:07 作者:不折不扣的桔梗店老闆

章節介紹

韓啟明出生於藝術世家卻立志從商,孟習白身處泥潭卻美術天賦非凡,命運早已暗中交織,兩人註定相遇、相知、相守

在線試讀

第1章 初識

精彩節選

「復讀是不可能復讀的,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們怎麼還是老思想。」

「您也別替夏寬求情了,你知道我的,以前關係再好,拒絕了我就絕對不會再聯繫,媽,先掛了,到學校了。」

韓啟明掛了電話,站在A大校門口,身高腿長只拖了個黑色行李箱,整個人清清爽爽,與周圍拎着大包小包的人群形成了鮮明對比。

來之前他了解過A大校區很大,宿舍樓都分為三期,代表着擴建了三次,一期宿舍比較老舊,幸好被分到了新建的三期,先去看看宿舍條件怎麼樣,如果不行就直接在外租房。

低下頭在手機上翻找事先保存的校園內部地圖,戴着的鴨舌帽在陽光下投下一片陰影,看不清眼睫,露出的半張臉薄唇微抿,下頜線划出一個好看的弧度。

一個穿着紅馬甲,志願者打扮的學姐走上前,臉色有些紅的詢問:「是新入學的學弟嗎,需要幫忙嗎?」

韓啟明抬起頭,看了看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少女,咧開嘴笑了笑,對面的人臉更紅了,一路紅到耳朵尖。

這…這小學弟長得真好看,啊啊啊啊還有小虎牙!

「學姐,不用了,我有地圖。」

他怎麼可能讓女生幫忙拖行李呢,現在這麼大太陽,看人都被曬紅成什麼樣了,拒絕了對方的好意,大步流星而去。

等到宿舍樓,找到掛有504牌子的宿舍,韓啟明推門而進,看到的場景讓他整個人都是一愣。

一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生穿着休閑西服外套和水洗牛仔褲,身形有些瘦削,皮膚在陽光下沒有染上一絲暖意,反而有些蒼白,他微微俯身背脊幅度優美,正拿着抹布,擦桌子的手臂到手指稍許用力,線條流暢有一種精緻與力量的結合感,並不會覺得過分羸弱。

最吸引人眼球的是他有一頭長髮,烏黑濃密,隨着動作從肩頭滑下。

對方聽到門口的動靜轉過頭來,跟發色一樣,瞳孔也比常人的棕色更偏黑,眼尾微微上翹,神情冷淡,與他對視的韓啟明覺得那雙眼睛像是冰封的湖面。

韓啟明的心聲和之前的學姐微妙的重疊了。

這…這怎麼有人會這麼好看。

韓啟明是只膚淺的顏狗,所以他決定和對方成為好朋友。

畢竟,怎麼會有人不愛美人呢。

「嘿,我是韓啟明,金融系的,睡你旁邊。」

兩人的床在同側,上床下桌,他的床靠門,對方的床靠陽台,所以太陽能夠直接照在他身上。

光線模糊了他的輪廓,泛着淡淡的光。

明明不刺目,卻讓韓啟明眯起了眼。

對方沒什麼表情的轉過頭繼續擦桌子,聲音淡淡:「孟習白,美術系。」

「你來的好早啊,看樣子是第一個到的。」

「嗯。」

「你家是哪裡的,我家是B省的,趕來這有點遠。」

「Y省。」

「我去Y省旅遊過,你們那風景很好,少數民族也多,文化挺多種多樣的,好像還盛產藝術家。」

「嗯…還行。」

「需要幫忙嗎?我鋪床挺有一手。」

「……不用了謝謝。」

看來對方是個比較含蓄的人,但是自己問什麼他都會有回應,所以韓啟明並沒有覺得孟習白的態度有什麼問題,只是單純的因為能夠搭上話而高興。

所以並沒有發現,在他被走錯門的學生分散注意力後孟習白鬆了一口氣,這樣性格的人他總是有些應付不來。

韓啟明是個怕麻煩的,拿了些換洗衣服就來了,本想看看宿舍條件再做打算,但是現在他決定了要住下來,不說空間寬敞有獨立衛浴,光是有個這樣的舍友每天醒來看見都能心情舒暢。

所以他現在床鋪空空,連個被子都沒準備,想約上孟習白一起去買東西,但是看到對方大到床單被褥,小到掛鈎削筆刀都準備好了,正挨個拿出來整齊擺放好。

略微思考下看了看時間,又開始搭話:「孟習白,你吃午飯沒,要不要一起去學校食堂看看。」

那頭略帶冷清的聲音傳來,回答還是一樣簡潔:「吃了。」

「那你還差什麼東西嗎,我正好要買點生活用品,可以一起去超市看看。」

「目前沒有。」

宿舍又安靜下來,畢竟初次見面怕對方覺得自己話太多,打擾到孟習白。

韓啟明拿着手機戳戳點點的發消息,那頭是也在本市讀書,大他1歲的青梅竹馬方諾,她比他早一年進入大學,在外面自己租房子,給韓啟明留了一間房間,還準備了一些他習慣用的東西,正在詢問什麼時候來拿。

這時旁邊突然**一句話:「你如果要買被褥,別買學校的。」

也許是拒絕了韓啟明太多次,孟習白見其沉默,以為是生氣了,其實他並不討厭對方的自來熟,只是很不習慣這樣濃烈又單純的情感傾注在自己身上,而讓對方尷尬並不是自己的本意,所以第一次主動挑起話頭。

韓啟明聽到聲音,下意識的抬起頭對着他露出一個微笑。

孟習白被晃了晃眼,默默垂下眼睫繼續低頭整理東西。

「好的我去外面買,我現在要到市裡一趟,你有什麼需要帶的嗎。」

「沒……幫我帶一個水杯吧。」

下意識的想拒絕,但是轉念一想又改了話語。

孟習白為了省錢,基本上能帶上的東西都從家裡帶來了,確實不缺什麼,而一個杯子方便好帶,還不算貴,也算是承了對方的好意。

能夠認識孟習白,韓啟明確實比較好心情,直到見到方諾對方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高興。

「啟明,入學很開心?」

方諾帶他來到住處,邊從廚房端出煮好的飯菜,邊詢問道。

韓啟明上前幫忙,聞言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是啊,舍友都很不錯,其中一個長的特——別好看。」

能夠讓韓啟明用上「特別」兩個字,那說明是真好看,方諾知道對方顏控到什麼地步,還是孩童的時候,就只和自己覺得漂亮的小朋友一起玩,不符合自己審美的理都不理,最後是長大懂事了,再加上韓父的大棒才改掉了那些壞脾氣,但是對於美人,不管性別如何在他這裡還是會有優待。

她能成為他的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也和長相分不開關係。

夏寬也一樣,雖不是和他們一起長大,但是還是有幾年友誼,她不禁想幫好友說幾句好話:「你跟夏寬……」

「怎麼這個事鬧得人盡皆知,方諾你還不了解我嗎,夏寬不是我拒絕的第一個,以後也不會再聯繫,你們和他的友誼是你們,我和他不可能。」

韓啟明有些生氣,他一直都秉持着美人就要受到寵愛,不管男女,他對朋友一直都很不錯,這導致有的人生出了別的想法,他每次拒絕後就會不再往來,並不是恐同或者其他,單純的戀愛觀問題讓他不可能再和對方成為好朋友。

這次夏寬居然挑得周圍的人都替他說話,讓他越來越不爽。

見他這樣方諾也不再提這事。

吃了飯,韓啟明跟着來到了給他準備的房間,空間不大不小,沒有放床,而是一個大大的工作台,上面放着一個快遞箱,他興奮的打開,確定東西都沒有損壞,才放心的又封回去。

「才入學我有些忙,等軍訓完我再過來整理,避免積灰。」

點點頭,方諾把大門和這個房間的鑰匙交給他,又拖出一個行李箱,裏面是一些他習慣用的牌子的生活用品甚至還有急救箱。

韓啟明覺得有些頭疼:「這是我媽準備的吧。」

方諾一直以他的姐姐自居,平時很照顧他,但是這種程度的準備,家裡只有總是放心不下的老媽。

果然方諾不置可否的嗯了一下,又帶他去超市買被褥,路過餐具區的時候,韓啟明停在一堆杯子面前挑挑揀揀。

他舉起兩個杯子,杯子都呈白色,上面分別畫了一隻鴨子。

一個在說「嗨~」

一個在說「嘎!」

比較有特色的是杯口是不太規則的圓,杯壁有些潤滑的凹凸起伏,很有設計感。

猶豫了一下買哪個給孟習白,想了想兩個都放在了購物車裡,一人一個,豈不是更好。

等回到學校,已經天黑,韓啟明把東西扛上五樓,早上來的時候有多瀟洒現在就有多狼狽,只覺得宿舍樓不裝電梯簡直不科學。

氣喘吁吁的進到宿舍把東西往角落一放,第一件事就是拿出那兩個杯子給孟習白看。

「你看!孟習白你想要哪一個?」

孟習白坐在已經整理好的桌前削鉛筆,看着伸到眼皮底下的杯子,與兩隻鴨子大眼瞪小眼,覺得都差不多,就拿了正在「嗨~」的那隻。

「多少錢,我轉給你。」

早上的時候互相加了微信,他想要伸手拿手機給對方轉賬,就感覺韓啟明拿着杯子和他的那隻碰了碰,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孟習白:「?」

韓啟明一隻手撐在上面床鋪的護欄上,微微彎下腰目光對上孟習白有些疑惑的視線。

「重新介紹一下,我叫韓啟明,真的很高興認識你。」

頓了頓,他又音調上揚,聲音有些小的發出「呀~」的一聲,同時杯子又往前和孟習白的杯子輕輕碰了碰。

可能是才爬上樓有些累的緣故,尾音還有些抖。

那個輕柔的聲音彷彿羽毛在孟習白心頭拂過,讓他睫毛顫了顫,低頭是挨在一起的兩隻小鴨子,抬頭韓啟明背着光,但是也許是反應過來自己的行為有些幼稚,他移開目光,撐着護欄的手撓了撓頭,耳廓微紅,作勢要收回握着杯子的另一隻手。

終於孟習白露出今天第一個微笑,嘴角微微勾起,起身一個跨步兩人位置瞬間互換,韓啟明後退半步,抵在後腰的桌沿阻止了他的動作,只能任由對方靠近。

孟習白左手撐在他身側的桌上,微微前傾低頭,把自己的杯子和韓啟明還沒放下的輕輕碰撞,低聲回應到。

「嗨。」

低沉的嗓音在耳邊炸開,韓啟明現在才發現對方比自己高一些,也沒早上穿着外套看起來那麼瘦,正常的成年男性體格很有壓迫感,他披着的長髮因為動作些許滑到身側,落在韓啟明的手臂上。

韓啟明臉色鎮定:「嗨,是你的益達。」

隨後把他推開去整理行李,很忙碌的樣子,如果不是孟習白看見他紅透的耳廓,還真相信了他心無波瀾。

孟習白眯了眯眼,笑容加深。

我叫孟習白,也很高興認識你。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